師父把我的腳治好了 並使我心靈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我是吉林大法弟子,學法修煉已經二十一年了,得法那年我二十七歲。我公公婆婆修煉大法後總向我介紹法輪功,說這個功法非常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也來學吧!我拿起婆婆給我的書,看看覺的確實好,就說:「媽,你們學吧!我沒有時間。」就這樣推托著。我看到公公婆婆在煉功後確實變化很大,多年的疾病都好了。

我也修煉大法了

一九九六年我的腳崴了,造成毛細血管破裂。當時社會上正流傳一種抓茶葉治病的假氣功,因為自己根本不懂氣功,也去用了這種氣功治腳。吃了一包半沒好。後來又聽說到醫院打封閉針能治好,打完了還是老樣子,走不到二十米就瘸了。心想自己才二十六歲就瘸了,太可悲了,咋辦呢?這麼點小病怎麼就治不好呢?有點心灰意冷。默默的忍受著吧。

一九九七年的正月十一這天,我突然做了一個夢:我在一艘船上,眼看船快要沉了,我就趕緊從船上逃了出來,跑到一座房子旁邊。這時來了一位老人,他告訴我:「你不要跑了,你的媽媽告訴我來救你。」然後把我領到一個地方,讓那裏的一個人記下了我的名字。

醒來後不知為甚麼突然就想學法輪功,而且還有一種不學就沒有時間了的感覺。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我是屬於那種能熬夜不能起早的人。但是想要修煉了,我卻能不顧北方的寒冷,早上四點多就起來,毫不猶豫的到外面等公婆一起去煉功點煉功。

我煉功的第二天,站長走到我跟前說:「明天到我家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吧。」第二天吃過飯我就和婆婆打車去看錄像。可那天沒看成,因為那時放一次師父的講法錄像不容易,有很多人因故沒到,就沒播放。第二天我們又去了。那天只看了師父的第一講的講法錄像我和婆婆就回家了。

婆婆說:「咱們今天走著回家吧!」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看錄像的地方離我家挺遠,我走路又不方便,所以兩次去都是打車去的。我想不能總讓婆婆掏錢打車,也就痛快的和婆婆一起往家走。讓我驚訝的是我一直走到家腳都沒疼,一點也不瘸了。腳就這麼神奇的好了。

我太高興了!法輪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沒花一分錢,只看了一講錄像,師父就把我的腳治好了,這可是正規醫院都沒治好的!當時我心裏就想:今生我就學這一部大法了,永不放棄!後來我的甲亢病還有多年的手腳冰涼、痔瘡和月子裏落下的病隨著煉功也都徹底消失了。

心靈的昇華

自從煉功之後,我每天早上都去煉功點煉功,風雨不誤,從不間斷,每天都看《轉法輪》這本書。我的世界觀、價值觀隨著學法煉功不斷的發生著變化。原來願打抱不平的心沒有了,因為師父告訴我們要修善,對於他人的傷害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用高標準要求自己。

可是就在我修煉的第二年,一九九八年,丈夫卻有了外遇,不但有了外遇還染上了性病。在結婚之前,我們兩個曾經說過:結婚後誰都不做對不起對方的事,做了就離婚。因我從沒有懷疑過他會做那種事,所以對他平時的行為根本不注意,不放在心上,更何況倆人的感情還挺好。

突然遇到了這種事情!怎麼辦?我沒有忘記婚前的約定,但又一想:我現在修煉法輪大法了,師父告訴我們要寬容、善良,對於他人的過錯要給機會改過,要有大忍之心。我甚麼也沒說,還主動領著他去看病。

我問他:「你還記得我們倆說的話嗎?不做對不起對方的事,做了就離婚。可現在我不和你離婚了,因我修煉法輪大法了。你就感謝我師父吧,要不然我不會善罷甘休的。」就這樣我們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不了了之了。

過了一些日子,他說單位有事他要出門去辦事,我信以為真,說:那你就去吧。可是回來後那病情又加重了!我就犯嘀咕了:難道他又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了?要不怎麼又嚴重了呢?那一夜讓我知道了甚麼是失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一片空白。

第二天我對他說:「對你幹的那些事,我沒有一絲的埋怨,還陪你去看病,你卻這樣待我,那我們只有離婚的份了。」可他卻拽著我的手不放。我心裏七上八下,同時還想著師父的法,師父不讓做的我不能做,可我也得讓他明白,不能讓他一錯再錯了,就對他說:「咱們今天就去辦離婚吧。」他不肯。

我只好把事情的原委和公婆說了。公公把他叫過去說了一通,可他就是不離婚,還跪著對我發誓:絕不會有下次了!我一看他給我跪下了,趕緊說:「你快起來,你怎麼給我跪下呀!男人膝下有黃金,只能給你的父母下跪,你趕緊起來!」他說:「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我只好答應了。

以後的日子裏有時會想起這份傷痛,時常有想放棄這個家的想法。可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起師父,想起師父的教誨:「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2]

對呀,我的心要扭轉過來不就好了嗎?想到師父的法,我原諒了他。就這樣一個將要破碎的家保住了。

「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有一天我有事,把兒子送我媽那裏就去辦事去了。也就過了一個小時吧,我爸爸打來電話說:「你快回來吧,你兒子被車撞了!」我急急忙忙趕到家,一看孩子的胳膊和手打著繃帶,就問兒子怎麼了?兒子說:「和姥爺去送酒瓶子,被一個騎車的人給撞了。這人把我送到醫院,拿了那麼一堆藥還打了針。我害怕就讓姥爺給你打了電話,姥爺就把我送回家了。」

撞我兒子的那位婦女也在我家。她買了不少藥,還有些吃的,還要給錢。我說:「大姐,不要這樣,你也不是有意的,沒事的。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會訛你,錢你拿回去,還有藥、吃的都拿回去吧。」她執意不肯,說:「把孩子弄成這樣,你不要我一分錢,還讓我把東西拿回去,我怎麼忍心呢?」我說:「那就把吃的給孩子留下吧!」這樣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回去了。

中午下起了雨,我和兒子吃過午飯就睡覺了。夢中就聽見兒子隱隱約約說:「媽,輕點拽我胳膊,疼。」我起來看看兒子沒有動靜啊,還整整睡了一下午。等睡醒了起來對我說他的胳膊不疼了。我高興的說:「謝謝師父!」是師父把孩子的胳膊治好了,要不是我學大法,孩子的胳膊都折了,哪能這麼快就好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第二天,那位大姐不放心又買了一隻活雞送來了,說給孩子補補身體。我告訴大姐不用了,孩子已經好了。她不相信說:「哪能這麼快就好了,別騙我了。」我告訴她是真的,我拉過孩子給她看。大姐高興的說:「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將來我也學。」說完把雞扔下就走了。

我急忙跑出去說:大姐,你把雞拿回去吧,我們不能要你的東西,更何況我們不能殺生。可她頭也不回騎上車就走了。活雞我們不能殺,況且孩子已經好了,更不能再要人家的東西了,下午我就把雞送回她家去。

她說啥也不要,我說:「你知道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是絕對不能殺生的,真的不能再殺生了。法輪大法講修善,動物植物也是生命,得善待它們,而且殺生還會產生很大的業力,那就不能修了。我不能違背大法、違背師父呀!要不是遇見這麼好的大法,我都還不起殺生造下的業了。」

大姐一聽急忙問我咋的了?我對她說,我學法前經常太陽穴疼。我爸爸打魚,每天早上我家都吃魚,那些魚都是我殺的,所以我造下的業太大了。學法以後我就不敢也不能再殺生了。我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不斷的淨化身體,身體都純淨了,你說我能違背大法違背師父嗎?師父告訴我們:「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的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2]師父講的非常明白,既然我學這個法,我就得按著師父說的做。

大姐說:「你信的真誠!」我笑著說:「大姐,不僅我這樣,學大法的人只要是真修的都這樣。」我接著說:這就是我們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

大姐開心的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