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壓掉一截的手指七天康復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雖然年近古稀,卻精力充沛,身體健康,師父給了我新生。

一、師父救了我

我年輕時好動不好靜,由於受無神論的灌輸和洗腦,甚麼都不信,甚麼事都敢幹,根本就不考慮後果;上中學又趕上文化大革命,後來又被上山下鄉、精神頹廢。艱苦的農村生活,使身體每況愈下;回城後成了單位裏有名的病簍子。最嚴重的是,十二指腸球部潰瘍和心臟病,經常疼的一宿都不能睡覺,吃藥簡直就像吃飯一樣,一天都離不了藥,簡直就是以藥度日。

一九九八年秋天的一天,我連續七天滴水不進。整天吐的都是膿血一樣的東西,走路都直打晃。在醫院看病時,醫生看過化驗單和透視單後對我妻子說:領他回家吧,他想吃啥給他做點啥。大夫說完後,我明白了,整個精神全崩潰了,回家後有氣無力的躺到了炕上,萬念俱灰!

傍晚,妻子(法輪功學員)一邊給我蓋大衣一邊說:聽聽李老師的講法吧,你也知道沒有甚麼別的辦法了,只有李老師和大法能救你!我想,反正也這樣了,聽就聽吧。

我一邊聽一邊感覺這個老師講的真挺好,不知聽了多長時間睡著了。一睜眼,天已大亮,看看牆上的掛鐘八點,忽然覺的肚子咕咕叫,我就大聲喊:我餓了!給我弄點吃的。一碗麵條,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又喝了一碗稀的,我還要吃。她說不能吃太多。你都好幾天沒吃飯了,一下子吃太多不行!這時我才想起來我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

第二天,我上班了,班組的同事都問我:小趙,你不在家休息,幹啥來了?!我說上班來了,拿起工具就幹活去了,耳邊聽到的就是大家說「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下班回家後,妻子說:你看看書吧,是師父救了你,你知道不?我點點頭。

從那天開始,我就捧起了救了我命的寶書《轉法輪》!從此我精力充沛、幹勁十足,對人生和魔難有了新的認識,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

二、沖床壓掉一截的手指七天康復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大法,污衊法輪功,我聽了以後想政府說的不是真的,我有責任和必要向領導講一講法輪大法是甚麼!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是有奇效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我去了省政府。去了北京信訪辦,結果我被送進遣送站、看守所,後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在那裏吃盡了苦頭。我的工作也沒了,只能出去打工維持生活。

我在一個小工廠幹衝壓活,一天下午,左手的二拇指被五噸的沖床壓掉了一截手指,機台上、手套上、套袖上、圍裙上,全是血。有人喊:出事了!出事了!大家都圍攏過來,其中一人拿一塊床單大小的布嚓嚓幾下扯了幾條布,勒住了我的胳膊、手腕,一大塊布纏在手上,可是,血還是止不住,好幾個人喊:趕快上醫院!趕快上醫院!我說幫我把套袖、圍裙摘下來。這時廠長也聞訊跑過來,研究去哪個醫院好。趁著他們研究的時候,我騎上自行車舉著左手,飛快地回家了。一邊騎車,一邊想這回可以好好看看書了。

進屋後,妻子問怎麼的了?我說手碰了,來幫我洗洗手。打開布以後,她看見我油乎乎的手和紅黑的血塊子問怎麼辦?我說洗呀,她說咋洗?我說拿洗衣粉,她用刷子沾上洗衣粉在自來水龍頭下幫我沖洗,把手洗乾淨後,用乾淨的布包好。在她的詢問下,我講了我被壓斷手指的全過程。

把手剛剛包好,廠長領著兩個人來到我家,關切的問:手一定很疼吧?為甚麼不上醫院去縫合而回家呢?這是大事故,不去醫院處理,出了事怎麼辦?!我說:廠長你放心。跟廠子沒關係,我不會給廠子添麻煩的,我也不會要廠子一分錢的。請你放心!我們倆口子都修煉法輪功。他們還是不放心,接著說;這麼的,你實在不去就不去,在家好好養傷,覺的哪兒不好,立即打電話,我們隨叫隨到。這點排骨給你,這錢你收下,買點水果啥的補補身體。我說:廠長,你的心意我領了,排骨我收下,錢一分我也不要。再三爭執下,他們只好把錢揣起來。凌晨,妻子和我煉功學法。

一眨眼七天過去了,我給單位打電話要求上班。不一會兒廠長領著幾個人來我家問,你說你要上班?別開玩笑了,有甚麼要求和困難儘管提,我們單位會盡力。我把受過傷的左手伸出來讓他們看,他們三個人看完我的手後又互相看,只聽他們說:「怎麼可能好的這麼快?!這手指頭也長出來了,簡直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我對他們說我可以上班了吧?!

可能廠長有些激動,聲音顫抖著說:小趙,我求求你,你再休息三天,再上班行不行?!我看見他實心實意的樣子說:行!三天以後我上班!我們又嘮了一會兒,他們才戀戀不捨的走了,一邊走一邊還自言自語:「這和電視上說的也不對勁兒啊,法輪功(弟子)真是一群好人!」

第十一天早上,我到了班上,大家圍住我問這問那,有人急不可待的問:「聽說你手好了,是真的嗎?讓我們看看。」我回答:「對呀!全好了!你們看吧。」

大家爭先恐後地拽著我的胳膊看我的手。有人說:「這法輪功也太厲害了!人家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你這十天就好了,還長出來一截手指,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你有時間教我煉法輪功唄?!」我說:「行,我有時間就教你。」還有幾個人也說:「你也教教我們唄?」我說:「行!你們誰想學我就教誰。」大家都很高興,過一會兒,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到了發工資的日子了,出納員拿出兩個工資袋遞給我。我問出納員:為甚麼兩份工資?出納員說,廠長說正常工資正常給,病休十天按日工資算,日工一天二十塊錢,這個袋裏是二百塊錢。如果要上醫院的話,怎麼也得個萬八千的,而且還牽扯其它的事,告訴趙師傅這點錢必須收下。十天的日工資袋我放在辦公桌上,對出納員說,請你轉告廠領導:這十天的工資錢我不要,因為我沒幹活,是休息,所以不應該拿這錢!謝謝領導的好意!

我走出辦公室很遠,偶爾的一回頭,只見出納員他們還站在門口望著我,也不知道他們互相之間說些甚麼。我知道我離師父的要求差的還遠,如果修的好就不會出這事,我會努力的修好自己,真、善、忍的法理永遠銘刻心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