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車禍中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喜得大法。這個日子我永遠不會忘記,因為是這一天使我改變了命運,使滿身業力的我生命得以延續。二十年來,雖經歷了風風雨雨,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都走過來了。

遇車禍 有驚無險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早晨,老伴說:今天下雨不出去吧。我打開窗戶一看,下的小毛毛雨,心想今天街上行人少,商店人也不會多,那就去貼不乾膠吧。

我拿了四十張不乾膠,到公路西邊小區貼完後,就要去公路東面小區貼。剛要過馬路,過來一輛白色大吉普車。我想等車過去我再走,可是大車停下,司機示意先讓我過。我想人家既然讓我先走,我就快過。剛跑過大白吉普車,就被疾駛過來一輛轎車撞倒了,我的頭和雙手撲在車頭上,腿在車底下。我的第一念就想:「沒事,我沒有事。我是大法弟子。」這時就聽到有人喊了一聲:「媽呀!車再稍往前一點就壓過去了!」

我心裏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我想起來,一動身子,起不來,只聽到右腿「喀嚓」一聲,但是不疼。這時司機過來把我拽出來,又扶我站起來。司機說:「你的鞋……」我問:「甚麼鞋?」司機看了一下四週,跑過去把我的鞋撿回來幫我穿上。

四月份天氣還比較冷,下雨天地上有水,我光著腳站在涼水裏,卻沒一點涼的感覺,只覺的五臟六腑在換位置似的。右腿的腿肚子好像朝前了,一抬右腿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右邊扭,站不住。我立即抓住路邊的護欄站住了。司機急切的問我:「怎麼辦?你說怎麼辦?」看司機也就是三十歲左右,臉都嚇白了。我說:「小伙子你別怕,我不會要你一分錢,更不會訛你,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師父教我們遇事先為別人著想,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我告訴你,那個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江澤民集團策劃加害法輪功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你平安。」他說:「記住了,記住了。」我接著說:「小伙子,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大法,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他說:「知道,知道。」我讓他幹活去吧,他激動的說:「謝謝,太謝謝了!」

我招手叫拉板車的過來,請他送我回家。他過來說:「我都看到了,被撞成這樣,你為甚麼不叫他送你到醫院檢查檢查?」我說:「我沒事,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很快就好了。師父教導我們遇事先為別人著想,如果把我送到醫院去檢查,至少他得花個千兒八百元的。」他說:「那是,現在醫院也挺黑的。」我就又給他講了真相,他靜靜的聽著。

他一直把我推到單元門口,又關切的問:「你自己能下車嗎?你能開門嗎?」我說,「你這麼善良,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你『三退』了嗎?」他說:「我甚麼也沒入過。就看你們的言行,我記住和相信法輪大法好。」

我住三樓,我打開樓門求師父加持我上樓,我感覺輕飄飄的,腿一點不疼,一步一步上去了。可當我打開房門時,全身就疼的受不了了,右腿一點動不了,腰也彎不下,鞋也不能脫,我喊老伴來幫我脫鞋,老伴急忙過來問:「這是怎麼啦,在哪摔成這樣了?」我說沒事。老伴把我攙扶到床上,這時我可真一點動不了了。

下午同修來學法,看到我腿腫的變形,右腿幾乎有左腿兩個粗,膝蓋上邊還有一個大包。同修趕緊打電話又找來一位同修幫我發正念,我冷的全身發抖,蓋上被子還冷的不行,感覺全身沒有一點熱氣。同修摸摸我腳說:「這麼涼呀!」

上衛生間是兩位同修架著我去的,右腳一點不敢著地。到了晚上疼的更厲害,不能翻身只能仰臥。心想,師父說:「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話,按師父說的做,其它甚麼也不要。我就一遍一遍的背法、背《洪吟》,逐漸的不那麼疼了。

第二天早晨老伴過來一看我的腿,嚇的「媽呀!」一聲,我的腿從膝蓋到腳整個是條黑腿,只有五個腳趾沒黑。他說肯定是骨頭斷了,不然不能這麼黑呀。兒媳婦說:「媽,這條腿這樣了,不上醫院能行嗎?」我說:「上次腿疼也很重,沒去醫院不也好了嗎?」兒媳婦說:「你這是硬傷,而且還是大關節骨頭,不上醫院接上能行嗎?」我說:「你放心,師父接的肯定比醫院接的好。不信等著看。」

兒媳婦說:「叫你兒子知道怎麼辦?」我說:「誰也別告訴他,等我好了再告訴他。」

師父慈悲 大法超常

我對腿說:「咱們是一個整體,你要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不能聽邪惡的,三天之內我必須能走。」第三天中午我真的能站起來,扶著牆走到陽台上,從飯桌下拿了個凳子,拄著凳子回到臥室。待了一會老伴進來,看到凳子問:「誰把凳子拿進來的?」我說:「我拿的。」老伴激動的說:「你能走了?你真的能走了!你真行,你真了不起!」我說:是師父給治好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第四天老伴看著我的腿驚喜的說:「呀!你的腿變化這麼快,不到兩天時間就恢復原色了。」我一看,只有腿彎和腳心有點發烏,其餘的真的全變過來了。老伴說:「李大師太偉大了!大法真是超常啊!太神奇了,你好好煉吧!」

第五天我就開始煉功了。隨機下走因右腿膝蓋不能彎曲,就坐床邊煉。每天堅持五套功法都煉一遍。

一天我換褲子,感覺有東西刮了一下,紮的腿很疼。我用手一摸,一看,右腿膝蓋右邊有兩處骨頭支出來了。我用手按著對它說:「你本來在哪個位置上就回到那裏,別干擾我。」它真回去了,再也摸不到它了。

第十天我能扶著樓梯上的欄杆慢慢下樓了。膝蓋不能彎曲,但是能走,我就晚上到附近小區發資料,貼不乾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每次回來腿會腫的很粗,也很疼,起、坐都很困難。

煉第五套功法,不能雙盤,因為膝蓋不能彎曲,稍微彎一下就疼的不行,心想怎麼這麼難啊?

想起師父說:「其實我覺的難與不難,看對甚麼人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煉,他會覺的修煉簡直太難了,不可思議,修不成。他是個常人,他不想修煉,他會看的很難。」[1] 我覺的師父在說我,是呀,修煉能怕難嗎?應該是知難而上。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於是我開始煉盤腿,疼的汗水和淚水一起流。

我終於盤上了!現在已經能正常雙盤了。一個月後就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一般到超市、商場去,那裏人多,還有凳子,累了可以坐一會,給坐在一起的顧客講真相。有時一上午能救七、八個人,有時兩、三個人。不管能勸退多少,每天堅持上午出去講真相救人,下午學法。

如今我已經行動自如。兒媳婦看到我這次車禍後的全過程,現在有時間也拿《轉法輪》看,不玩手機了。我真為她高興。

這件事在我住的小區影響也很大。我們五樓有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被汽車把小腿骨撞斷了,去醫院做了手術,打上鋼板,一直拄著拐杖。一天我在樓下,這個小伙子那時剛好從醫院做完理療回來。看到他拄著拐杖,一位鄰居說:「你這小伙子,腿斷到醫院做手術打鋼板,還拄著拐杖。看人家,快八十的人了,腿斷了,不去醫院,腿就好了,還不用拄拐杖。」另一鄰居說:「人家是煉法輪功的,不用治就能好。」我說:「你說的真對,煉法輪功不僅能把腿傷治好,被醫院判死刑的,有不少煉了法輪功後都康復了。」我給他們舉了幾個具體例子,接著給他們更深入的講了真相。

他們說:「就看你,我們相信大法好。只是共產黨不讓煉,我們害怕,不敢煉。」我說:「那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不要反對法輪功,別做對大法不好的事。這樣劫難來了能保命。」他們高興的說:「好,記住了。」

師父慈悲,眾生能認同大法,在劫難中就能留下,我從心底裏謝謝師父救度之恩!

感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叩拜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