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中我穩穩當當的站住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一歲,已退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左右,我騎電動車在斑馬線上過馬路時,被一輛突如其來的商務車撞出四米多遠,重重摔在馬路邊上,當時我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聽見有人問:「你怎麼樣了?你怎麼樣了?」突然間又聽見有人喊:「她的手會動了!她手會動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被車撞了。我睜開眼,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事。」司機看我醒過來了,就把我扶著坐了起來。

我看見停在馬路中央的商務車,保險槓上面的部份,被撞進了一個深深的大坑,面積有洗臉盆那麼大。我剛買的嶄新的電動車就躺在離這輛車頭不遠的地方,失去了原來的風采,零件都灑落在地上,不能再騎了。我兜裏揣的手機被甩在離我三米多遠的路邊。

我掙扎著想從地上站起來,有兩個人立刻跑過來扶我,我終於站起來了。這時我發現我右腿根本不聽使喚了,右腳也踩不到地面上,只能用左腿支撐著身體。我感覺我左額頭上有一個重物,死死的壓著我的頭和臉的左側,左眼皮被壓的閉的緊緊的,連眨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力圖用右手掀掉這個重物,當手觸摸到此處,才發現我左臉的上半部份連著頭的左側,被撞起了一個比饅頭大的硬硬的大包。一位女士把手機撿起來遞給我,我用左手去接,發現我的左胳膊一點也不會動了,左胳膊就像剛剛提起來的一條裏脊肉一樣那麼耷拉著、悠盪著。我只能用右手去接手機。

當時我心裏難受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呼吸困難,頭暈眼花,四肢無力,身體在不停的打晃,我只要一不留神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可能。我有點站不住了,就想坐下去。我心想:我都告訴人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就不能坐下!」就這一念,身體難受的感覺就立刻煙消雲散了,我就像巨人一樣穩穩當當的站住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發現這些人中,大部份人是我的鄰居和我熟悉的人,以前我都給他們講過大法真相,他們都嚷嚷著:「快上醫院檢查!快上醫院檢查!」我看見司機嚇的兩手發抖,兩眼傻傻的盯著我,他說:「快上醫院檢查檢查,看看哪地方撞壞了沒?」

我對他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沒有事,回家煉功就好了!」我想我這個左胳膊不能這樣耷拉著,我立即用我的右手抓起左手,把兩隻胳膊同時擎上了頭頂。用頭頂著兩隻胳膊對司機說:「我有師父保護,我不會有事。你是開快車了,你又不是有意撞我。我更不會訛你的。」我又給在場的人講了大法真相。

講完後,我把胳膊從頭頂上放下來,奇蹟發生了:我的左胳膊能活動自如了,一圍觀的人說:「你們快看,她頭上的那個大包這麼快就變小了!」我用手一摸就剩雞蛋黃那麼大了。不知甚麼時候右腿好使了,右腳不但能踩到地面上,還能瘸著走路了。人們都瞪大了眼睛驚奇的看著我,好像在問:「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恢復的這麼快?」

這時我神清氣爽的一邊來回踱著步,一邊甩著兩隻胳膊,並笑著對他們說:「法輪大法就這麼神奇超常。」人群裏發出了「嘖嘖」的讚歎聲。司機也得到了一絲安慰,平靜了許多,蒼白的臉也變的有點紅潤了。

保險公司來了兩個人看現場,司機對保險公司的人說:「責任全在我這兒。」那兩個人仔細勘測了現場,和司機達成了共識。

保險公司那兩個人又來到我面前,可能看見我左臉的上半部份呈青黑色,就說:「快到醫院檢查檢查。」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事,不用檢查。」他倆又說:「還是檢查檢查吧!免費的。」我說:「免費檢查我也不去,我是大法弟子,沒有事檢查甚麼?」我當時的心裏是那麼的平靜、坦然。他倆又問:「你有甚麼要求嗎?」

因為圍觀的人太多了,為了讓圍觀的人心裏得到一點平衡,同時也讓在場的人知道,我們大法弟子在人中也是和常人一樣的生活、學習、工作、眷顧家庭,並不是像江氏流氓集團宣傳的那樣:煉法輪功的人甚麼都不要、家裏家外甚麼事都不管、最後自殺自焚。同時也要讓圍觀的人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遇事處處為別人考慮的人,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以及超越常人的好人。

我就對他倆說:「我就要一輛電動車,其它的甚麼都不要。」保險公司的一人問我:「你這個電動車買時多少錢?」我說:「兩千三百元。」那人轉身問司機:「你兜裏有錢嗎?馬上把錢支付給她。過後我們從保費裏再支給你。」司機說:「我兜裏沒有錢,只有銀行卡。」那人說:「你馬上到銀行去取,馬上把錢給她。」因為銀行就在附近,司機連跑帶顛的向銀行奔去。

這時圍觀的人又嚷嚷開了:「你怎麼就說那麼點錢?」「你真行,怎麼不多要點錢?」「你現在感覺沒有事,你回家後一旦出了事,他們能管你嗎?」還有的人拿起電話要找我丈夫。我沒有讓他們找。司機很快從銀行回來了,當著眾人的面把錢點給我。圍觀的人說司機:「你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我說:「是遇上大法弟子了,師父告訴我們不能訛人家錢,遇事要為別人考慮。」

保險公司的人叫我和司機都上保險公司去一趟。我問:「去幹甚麼?」他們說:「你拿的兩千三百元錢需要簽字,司機維修車需要錢也得簽字。」

我知道保險公司的人和司機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也不知道我們大法弟子的心態和思想所在的境界。他們是用現在人的道德標準來衡量我。他們不相信我說的話是發自內心的,也可能認為我是被車撞的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因此閃電般的了結了此事,以免留下後患。我心裏一陣酸楚,人啊,道德水準甚麼時候才能回歸到傳統的正道上來。

保險公司那倆人招呼我坐他們的車一起走。我從思緒中回過神來,自己上了保險公司的車。剛坐下,一保險公司的人說:「沒想到現在這個社會還有像你這樣的好人。」我說:「我們大法弟子都是這樣的人,如果共產黨不迫害法輪功,大家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那社會是不是就都變好了?」他連聲說:「是、是。」

簽完字我從保險公司出來,在路上打了一輛的士回到了家中。我站在鏡子面前一照,看見我左面臉上半部份,全呈青黑色。因為還有些腫,所以左眼睛就剩下了一道縫。我解開上衣扣子,看見我身體左面脖子、前胸、腋下直到肋骨末端全呈青黑色,後背甚麼樣我看不見。我左肩膀後面還有一個像二號碗那麼大的一個大包。

對於這一切我連想也不想,就開始聽師父講法,晚上我就開始煉功。早晨起來,全身沒有不疼的地方,就像散了架子似的。我就坐下來煉靜功,煉完功輕鬆了很多,我就開始給丈夫做飯,然後我就坐公交車來到女兒家看孩子。前後只六天時間,我的身體就完全恢復了正常。

丈夫對我被車撞了不要賠償不理解。對保險公司處理的結果極其不滿。我就讀師父的法給他聽,師父說:「其實你別以為撞一下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1]

我對丈夫說:「如果沒有師父為我所做的、所承受的一切,我還有命嗎?也可能後半生躺那起不來,家裏甚麼活都不能幹了,你不也得受累嗎?你說錢重要還是命重要;幸福重要還是痛苦重要?」丈夫不吱聲默許了。

師父的大慈大悲、大恩大德,我無法用人類語言來形容。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弟子代表全家人跪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