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回首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與大法相遇是在一九九六年,那時我上初三卻遭受附體的困擾,在學校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中度過的。

全家人為我操碎了心,到處找人幫我看,卻無法解決。下半學期的時候,媽媽原單位的同事曲姨來看媽媽,帶來了一本《轉法輪》。告訴媽媽這是一本能指導修煉的書,讓媽媽認真看一看。晚上,媽媽突然對我說:這本書怎麼有這麼多五顏六色的東西在轉呢(後來才知道是法輪)?

之後,開始有很多人在我家學法煉功。一天晚上,爸爸、哥哥出於好奇把我推到了大家煉功的屋裏,我也不好意思出去,便和大家一起煉了起來,在煉第五套功法時,熱、重、電、麻等等感覺一起湧了上來,渾身被能量包圍著,心想這功怎麼這麼好呀!坐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感覺身體有一種物質在不停的亂竄。我知道這是附體,但心裏卻甚麼也沒想,不一會兒,那種感覺就沒了。身體又重新被強烈的能量包圍著。困擾了我一年多的、給我帶來無數痛苦的附體就這樣在煉功的第一天徹底沒了。現在回想起來依然熱淚盈眶,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

可惜,那時我不懂甚麼叫修煉,也沒發願修,只是心中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這樣我與大法擦肩而過。

一九九七年,剛上高一的我出了車禍。左大腿骨折,並在接下來的兩年裏又折了兩次,共三次的骨折,我生了修煉的心,發願再也不要在人中輪迴轉生,再也不要當人了,人間的路是走不通的,只有修煉返回去,才是我要走的路。這一次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從心裏發誓:盡我的一生好好修煉,這才是我唯一要走的路。這一年是一九九八年,我十七歲。

走在修煉的路上,每一天都是幸福的,雖然過程磕磕絆絆,也有徘徊不前的時候,但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一路走到了今天,感人的事,神奇的事太多了,僅寫幾件修煉路上的故事與同修分享。

二零零一年,我上高三。那時我家住平房,一共三間房。其中兩間是原有的,第三間是後接蓋的,單獨的門,是一個獨立的房子。為了學習安靜,晚上我便住在那個獨立的房間裏。一天晚上,半夜起夜回來,掛好門,便上床躺了下來,忽然聽見有開門聲,我坐了起來,一看進來一個陌生的男人,穿著花襯衣。我說:「你是誰啊,我怎麼不認識你呀,這麼晚了。你進來幹甚麼呀?」那個男人一步躥了過來,把我摁倒,捂住我的嘴,我一下明白了:遇到壞人了。只聽他說:「你不要喊,喊也沒人會聽見。」他的手放到了我肚子上。當時的我,沒有一點害怕,我指指他捂住我嘴的手,他便把手拿開,但依然說「沒人聽得見。」我坐了起來,很平靜的對他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很珍惜我自己,我不能給你。」他聽完一愣,掏出一根煙,在地上煩躁的來回走著。我看著他,突然想:這時不走還等甚麼呢?!便下床開門往父母的房間跑,咚咚的敲門。這時他追了上來衝著我的鼻子就是一拳,然後就跑向院牆,「嗖」的一下翻過去。晚上我和媽媽一起給師父磕頭,感謝師父。媽媽說屋裏都是法輪在轉呢!若不是修煉了大法,我的人生會怎樣,真的不敢想像啊,再次感恩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由於腿骨折了,我休了兩年學,身體也很瘦,高考時我才七十八斤。晚上放學到家就累得甚麼也不想幹了。晚上九點多就上床睡覺了,因此整個高三我都不算用功,思想業力也很嚴重,學法也少了。一天晚上夢到自己的床上到處都是綠色的、可怕的蟲子,我就一邊用手扒拉,一邊喊哥哥幫我。這時,家裏的錄音機忽然傳來師父的聲音,師父說了一首詩,可惜由於時間太長了,已經記不清了,然後聲音漸漸遠去,我很慚愧的低著頭,頭腦裏思想業還在往上返,我難過極了,心想,我的根基怎麼這麼差,跟師父的緣份太小了。這時漸漸遠去的師父的聲音又響起「佛都把你度到這個地步了,還不悟嗎?往裏記,往裏記……」轟轟的聲音在我耳邊不斷的迴盪著。我醒了過來,看了看表,凌晨兩點,我想了想坐了起來,開始學法,早上讀法。我知道作為修煉人不光法要學好,功課也要做好,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才能真正的維護法。爸爸、媽媽白天要工作,中午放學回來,我需要自己做飯,從那天起,每天中午回家洗洗頭(由於天熱,我騎自行車會出汗),吃完飯,我便看半個小時的法,再上學,直到高考,從未間斷。

高考三天後,估完分,媽媽看見天上飄來一束漂亮的花,帶著一條長長的彩帶。媽媽笑著說你考上了。

由於我在小縣城,那時一個班考不上幾個本科的,而我又不是那種特別聰明的學生。最後的成績比我平時模擬要高出四十分左右。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修了大法,沒有大法,初中時被附體、高一時骨折、高三時險遭壞人欺負,這樣的人生註定是悲劇的,無解的。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使我的人生漸漸從黑暗中走出,越來越光明,越來越美好。

大學離我家很近,只要不到兩個小時便到了,我每個星期回家一次,跟同修們學法,發資料。畢業後在一所學校當老師期間與也是老師的一位同修白天有時間一起學法。由於學校是在省城並且封閉式管理,我們就每週回家帶大量資料,在省城附近的各個農村去發,有時也去各個監獄外邊發正念,雖然也遇到過危險,但都在師父的看護下平安度過了。

一天夢裏我聽到威嚴而嘹亮的聲音不斷說著「世界法輪大法電台,世界法輪大法電台……」我循著聲音找去,看見海邊一艘巨大的紅色法船停靠在岸。於是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哇!太漂亮了。師尊,我一定要跟您回家!」夢中的我快樂的像個孩子。

一天媽媽跟我說:「姑娘,我打坐中看到你全身金光閃閃的,可漂亮可漂亮了,但是往下一看,腿沒盤上,是散盤的。」我頓時慚愧極了,由於之前腿折了三次,大腿骨是彎的,坐不住,我便動功煉的較多,而靜功是真的打怵,煉的少。無論讀大學還是工作後,我都是住寢室,八個人一屋,我也沒有開創好煉功的環境,直到結婚後我才逐漸的每天督促自己煉功,漸漸的能在早上煉功。

我知道與師尊對弟子的要求比,我還差的好多,還有許多沒修好的地方,我會在大法的修煉中不斷的提高、歸正自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