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和我走上返本歸真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二零零八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這個神聖的日子讓我終生難忘。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還給我身體裏下上許許多多的機能和氣機。我老伴也得法兩個月了。老伴和我先後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我們的故事很平常,但我也想說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清理邪黨資料

開始修煉的時候,我甚麼也不懂,就是為了祛病健身。在專心學法的過程中,我明白了一些法理。學大法不是單一的祛病健身,在心性提高和道德回升的基礎上,才能達到祛病健身。今生有幸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感到無比的幸福。

老伴是邪黨黨員,家裏有好多邪黨的書,心想:這些邪的東西一定得清理。我就三番五次的對老伴說,死人的東西放在家裏不好,又是邪的,把它賣掉吧!可每次他都暴跳如雷,大吵大罵,持續了一年多。

一個星期天的中午,兒媳婦在我這兒吃午飯,老伴又在翻這些邪的東西。他視如珍寶。我又對他說:你一定得把這些邪黨的東西扔掉,放在家裏不好。你現在有病提前退休,你們的黨不但不對你照顧,反而逼你交黨費,他又和我大吵大鬧。

中午十二點,我進屋發正念,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的老伴是一個很頑固的邪黨黨員,家裏有好多邪黨的書,弟子沒辦法清理,請師父幫忙。」

發完正念,就看老伴指著一堆邪靈刊物,對兒媳婦說:那就扔了吧。兒媳婦對我老伴說:媽說的對,死人的東西放在家裏是不吉利,一定得扔掉。因為兒媳婦明白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把那帶有邪靈的東西清理的一乾二淨。

當時我熱淚盈眶,心裏喊著:「師父啊!您這麼偉大,我的師父真的無所不能呀!弟子在心裏這麼一想,您就幫弟子做到了。」

我摔了神奇的一跤

中國新年前的一天,去超市,我和老伴領著小孫女,兒子和媳婦走在我們的前面。快到超市門口,我突然摔了一跤,感到很神奇。我慢慢的坐在地上。

兒子和兒媳婦回過頭來看我一眼,好像沒看見我摔在地上,繼續往前走。老伴看看我,也好像沒看見一樣。小孫女說:奶奶,我拉你起來,我說:奶奶自己能起來。心想:跤摔的這麼奇怪,這大冬天的摔在地上,感覺應該是涼涼的,硬硬的,很疼的,可是我摔的這跤好像坐在海綿墊上一樣,軟軟的、熱乎乎的,還很舒服。

我突然想起師父講過:「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1] 「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是師父在保護我,否則對上了年紀的我就不堪設想了。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坐在了甚麼地方,軟軟的、熱乎乎的。天哪!我不敢往下想。心裏感謝師父:「師父,您又為弟子承受了,謝謝師父!」

在師父的呵護下闖出病業關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大法弟子正是發真相台曆的時候。有幾天,我總覺的前胸的左側不太舒服,也沒在意。星期天在家搞衛生,感到前胸左側有針扎似的疼痛,就隔著衣服抓一把,更疼了,衣服也濕了一小塊,覺的不對勁兒,就掀起衣服對著鏡子一看,當時嚇一跳。心想這是甚麼東西?六、七個紅包,紅紅的,腫腫的,大的像雞蛋黃,小的像手指肚一樣,帶著白尖兒連成一片,被我用手抓的兩個在流膿淌血,不知道甚麼時候長出來的,我心裏很害怕。

去找同修大姐,我們是一個學法小組的。這位大姐在修煉的路上走的很正,法理也清,在修煉上有甚麼事,我願意和她說,同修大姐給予我很多的幫助。到了大姐家,大姐發現我臉色不好,問我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因我心裏害怕,甚麼也沒說,就掀起衣服叫大姐看。大姐看了一眼。當時我看出大姐心裏也很不安,但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對我說:沒事,都是假相,這些毒的東西排出來,更好。大姐同修還說:有師在,有法在,在法中歸正自己,甚麼事都沒有。

回家的路上,我一邊走一邊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把我的身體給淨化了,我沒病,我身上有的都是最好的,都是師父給下的上萬而不止的機能和氣機。

回家後,我的心臟突然疼痛,而且放射到後背。我不斷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這時想起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我法身都給去掉了」[2]我聽師父的話。

師父又說:「我告訴大家,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1]我像以前一樣,每天去學法小組學法,和同修一起去講真相救人,還和同修去資料點取真相台曆。拉著購物車,擠公交車,心裏不停的背師父的《洪吟》中的詩詞。不知不覺中,心臟不疼了,又紅又腫的大大小小的包也沒了,連點痕跡也沒有了。我又一次充滿對師父的感恩。

在法中歸正自己 解開對老伴的怨恨

我老伴是多發性腦梗後遺症的患者已十三年了。患病前就脾氣暴躁,有病後,提前退休,退休後,脾氣更大了。他只能表達一、兩句語言,我還得琢磨著聽是甚麼意思,他不能與人溝通,只會罵人,每天大罵不停。對我每天更是張口就罵,兒子和兒媳婦勸他也不聽,搞的全家不得安寧。我沒有工作,更沒有退休金。他的工資很高,一分錢都不給我,就連買褲頭、襪子的錢都不給我。平時買菜只能給一百元錢,而且對菜的質量要求很高。要買好的、新鮮的。去菜市場兩次,錢就花沒了,連水果都不能買。有時給五十元、二十元,那也得罵你一頓。就這樣,我對他的怨恨心很大。

修煉以後,我知道了他對我這樣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他不能上班,每天看電視,還吃保健品,對慾望要求很大。我在修煉前就和他斷慾了,那時是怨恨心指使著我這樣做的。因為我每天都煩他、恨他,他只要碰一下我的手,我的感覺就像要爆炸了一樣。修煉了,在這個問題上更不能滿足他,所以他對我的態度更不好了,攪的我要崩潰了,每天都在高壓下生活。

就這樣我也沒在法上悟,每天都抱怨,怨恨心越來越大。我恨他生在福中不知福;恨他不知珍惜我對他的付出。他有病這麼多年,我和大兒子對他的精心照顧,他不但不知珍惜,還反目成仇。那時的我每天都在抱怨他。我被怨恨層層包裹著,不知自拔。同修大姐總對我說要在法上悟,找自己,可我就是做不到。有一天他竟然提出要和我離婚,而且是三番五次的提出離婚。

這時我才覺的不對勁兒,沒有深挖自己,修煉還是浮於表面。我想起師父的法:「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我想自己修煉八、九年了,全家都受益了,做了三退,特別是大兒子和小孫女。老伴怎麼就沒變呢?大兒子總是對我說:「媽媽,我爸現在這種情況,咱們就當小孩哄著他吧,不要和我爸真生氣,你現在修大法了,我爸對你這樣,你就把壞事當成好事吧。」孫女也對我說:「奶奶,吃苦當成樂呀!爺爺罵你,你也是在吃苦呀!」可能是師父用他們的嘴點化我吧。同修大姐也說該你提高了。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可我對他沒有一點慈悲心,我對他的怨恨覆蓋了我的一切。我下決心對他好,可我怎麼努力都做不到,還是浮於表面。心想:像他這樣自己根本生活不了,我就是他生活中的一根拐棍,他自己也很清楚這些。

直到有一天,他又和我發火,伸手就來,打我的脖子,把小孫女嚇哭了。兒媳婦過來勸他,他竟然把兒媳婦給打了,照媳婦臉上就是一拳,當時就打的臉又紅又腫。我對他大聲喊著:你瘋了,怎麼還打兒媳婦,你有沒有人性了?當時恨的我牙根疼,也沒想起求師父加持。這時小孫女,一個六歲半的孩子,哭著大聲對我說:奶奶,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吧!孫女的聲音剛落,老伴就坐在沙發上不作聲了。

孫女的舉動,我很震驚,也很慚愧,修煉這麼多年了,還不如一個孩子,修來修去,把家裏的環境搞的這麼緊張,和老伴的矛盾激化到這種地步,這哪像修煉人所為呀?我這種狀態,師父知道有我這樣的弟子,該多傷心啊!

晚上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前思後想,下決心深挖自己,向內找。突然一念出來:老伴的一切的表現,打人、罵人、離婚,都是他的慾望和色慾在起作用。雖然我和他斷慾多年,那是因為我煩他、恨他,不是因為自己修煉了才斷慾的。我的出發點不對呀,這是私心哪!找到了人心,解體它。這時師父的詩句打到我腦中來了:「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5]。想到這些我的心情好了些,空間場亮堂了,解開了我對老伴的怨恨。第二天老伴高興了,甚麼事也沒有了。

老伴走進了大法修煉中

老伴的病情雖然穩定,可還是很痛苦。我看他每天都在病痛中苦苦的掙扎,心裏很不安。他每年都要住兩次院,病情好一些,沒過幾天,又回到原來的狀態。我對他說:「你自己看看,剛出院沒幾天,你又難受了,你和我一起學大法吧!你現在這種情況,醫院治不好你的病,白花錢,只有我們師父能管你,一分錢也不要。」他聽我這一說,就答應了。

一天我把老伴帶到學法小組。到了同修家,他一眼就看見了師父的法像,很激動。手指著師父的法像對我說:「你看這麼好,多好,」當時我就感覺老伴是在指責我,你修煉這些年,你都沒把師父法像請回來,你是甚么弟子?老伴的這一舉動讓我很感動。當時我就和同修大姐說,幫我請師父的法像吧!

師父的法像供上之後,每天我倆一起給師父敬香。在跪拜師父時,我望著師父那慈悲、莊嚴的面孔,讓我感到無比的幸福,就像與父母失散很久的孩子一下找到親人一樣。現在老伴和我天天一起去小組學法,暴躁脾氣大大減弱,他也在法中逐漸的歸正自己。

到寫此文時,老伴走進大法已有兩個多月了。他雖然不能讀法,同修們讀法時,他就用手指一行一行的往下看,同修讀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一點也不錯。學法小組每天從上午九點開始學法一直到中午十二點,發完正念,才結束,他也一直和同修一坐就是三個多小時,腿疼時也堅持著。

他和同修用手比劃,摸著自己的腿,意思說,腿比以前好。他的臉色也比以前好看了。有時和我一起出去給師父買水果,都是買最好的,天天搶著給師父敬香,頭磕的噹噹響。同修告訴他說:師父說大法弟子不殺不養。他馬上就把自己家裏養的花全處理了。他的這種信師信法的舉動讓我感到震驚,我修煉這麼多年也沒做到啊。

真是幸運啊!在末劫的最後得到了真法。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和老伴都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我們都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我們也盼望著自己早日把常人的執著心儘快去掉,順著師父鋪好的路走到底,早日同化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