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母親已是七十六歲的人了,多年來都是獨自一人生活。人到晚年,往往總想著兒女能在身邊,才是莫大的幸福。雖然我們兄妹多人,但是由於生活所迫,誰也不能守在老人的身邊,照顧她。

因母親歲數越來越大,我在外面難免有些擔心。二零一六年初,我回家看望母親,剛坐下來說了沒有幾句話,卻見她拿出一張紙條來,上面是她寫的兩個字,問我讀甚麼?我告訴她這兩個字怎麼讀,心中卻感到驚奇。母親告訴我,自己在跟著電視上認字,有時電視上做廣告時,要出字幕,自己就跟著認一些生字。

大概過了十多天,我因有事去了家鄉的一位朋友家,第二天順便再去看望母親。母親正準備吃早飯,我們母子倆剛落座就餐,母親又迫不及待地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十多個字,讓我教她。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她念。母親像個天真的孩子,一絲不苟的學念每一個字。

母親顧不得吃飯,一遍一遍的問我。我把飯吃完了,但見母親碗裏的飯只下去了一點點。後來,吃完了飯,母親又忙洗淨手,走向一個桌子。我不知母親在幹甚麼。

正在我納悶時,母親卻恭恭敬敬的拿著一部書走到我身邊,然後坐下來,翻開書,就讀了起來。

哦!我不由得肅然起敬──這部書在我心目中是無價之寶!是他告訴了我人生的真正意義;是他教我去做一個先他後我的好人;這部書就是李洪志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我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因為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十幾年來,我都不方便回家,母親也總是為我擔驚受怕的。她深知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有一年,警察闖入家中綁架我,她斥責那些警察:你們放著壞人不抓,為啥抓好人?!

此刻,母親像個剛入學的小學生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用手點著、讀著,每遇到生字時,我就急忙告訴她讀甚麼。母親雙手捧書,專心致志的讀著,有時發現不小心把書頁卷了,就趕緊放開,從這一細小的動作,我看到了母親對這部大法的尊重。

母親啊,一位年過古稀,接近耄耋的老人開始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為母親感到自豪和幸運。

早些年,我就希望母親修煉法輪功,但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中,卻沒有說出口。一年一年的過去了,隨著歲數的增長,母親的健康狀況也開始下降,有時出個遠門,辦點甚麼事都得求人。後來,村裏一個女法輪功學員小芝就主動幫助母親,無論母親有甚麼事,只要對她說一聲,她就把自家的活放下,先幫母親做。

去年,母親生病了,小芝就馬上帶母親上醫院。冬天下大雪了,小芝幾天沒看到母親,就來家裏看看母親。有些活小芝幹不了,她就讓丈夫幫母親幹,對待母親像親人一樣。

小芝的熱心、善良、真誠,深深感動著母親。母親對我說:自己的親閨女對自己還有不耐煩的時候呢,人家小芝可從來不這樣。誰好誰孬,要認清,人要有良心。幾年來,母親真正的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和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品德。

二零一六年年前,我試著對母親說,你也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吧,對您有好處。母親同意了。師父講的法理博大精深,母親一下子被吸引住了,認真聽起師父講法來,夜裏睡醒覺,不管甚麼時間,就趕緊聽師父講法。

因家裏還有人要修煉法輪功,我就留下了兩部《轉法輪》,母親又開始學習《轉法輪》,努力認字。現在母親每天晚上聽師父講法錄音,白天就學習《轉法輪》。

母親在大法中認識得越來越深,心胸越來越寬闊,精神越來越好,一天到晚樂呵呵的,健康也明顯改善。她知道遇到了矛盾,別人對自己不好了,要忍讓,常說起師父在法中講的韓信忍胯下之辱的故事。

有一次,我和弟弟、母親在一起說話,談到我們要幫助別人,包括一些親朋好友,母親卻說出一番令我震驚的話:誰從前對咱們不好,別人的缺點想都不要想,咱們就得真心對人家好!

這就是一個才剛剛學習法輪大法一個多月的老人的內心直白和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