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得法的喜悅、去怕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二零一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得法之後,我真的體會到中國人真是活的太可憐了,從上小學就被中共邪黨欺騙、捆綁加入它的邪惡組織,一直在它的謊言灌輸下長大,把中華神傳文化一概說成是迷信。百姓沒有知情權,只能聽信被中共控制的央視欺騙愚弄百姓的廣播。我就是被邪黨謊言欺騙的受害者。

一、得法的喜悅

由於受央視天安門自焚謊言的欺騙和中共多年來對法輪功妖魔化的宣傳,我不知邪黨表面粉飾太平、暗地裏那麼殘酷的迫害這些修佛向善的修煉人,不知道大法弟子是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在救眾生,見到修煉法輪功的人我都躲的遠遠的,根本不聽他們講真相

但是,生活在這個物慾橫流、人人向錢看的社會裏,生活的魔難使我早年疾病纏身,把多年省吃儉用的錢都用在了喝湯藥上了。多年醫治無效,慢性病越治越多,當時真是覺的生不如死,難受的我都睡不著覺、只想跳樓。

在二零一四年我遇到了講真相救人的大法弟子,就這樣我得法了。得法後才懂得,我不該聽信中共惡黨的欺世謊言,以至於走了這麼多年的治病彎路。

修煉大法不長時間,我全身的慢性病、失眠、便秘、心臟病、高血壓、胃病、風濕病、頸椎病、肩周炎等多種疾病全無,走路生風。腦袋也像是換了一個腦袋,原來頭昏腦脹,得法修煉後頭清眼亮、整個換了一個人。原來沒病這麼幸福呀!

我這個高興呀!真想叫全中國人都明白真相,遠離邪黨。這麼好的大法,我咋才得呀!太晚了!我要用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我就每天跟著老同修上街講真相救人。那時我還沒學多少法,還不太懂大法是修煉,我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也不知道中共邪黨表面粉飾太平,暗地裏卻煽動不明真相的世人跟蹤、監視、舉報大法弟子。我甚麼都不懂,碰到突發事件也不會發正念,腦袋裏也沒有法,都是師父時時看護著我,幾次都是有驚無險。

二、去怕心

但是在一件事之後,我開始覺得後怕,也不懂得發正念清除怕心,結果「怕」這個敗物在我空間場越來越重,看誰都像壞蛋,因為另外空間的邪惡舊勢力不想讓我們當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想毀掉修煉人。我當時實在挺不住了,就用人心想,離開這個地方,離家出走,到外地租房去。但是我空間場讓我產生疑心、怕心的敗物沒去掉,人走到哪都對應著假相。那時嚴重到另外空間的邪惡總往我腦子裏打負面思維,思路老順著怕心往壞處想,不長時間嚇出了很多白頭髮。

就是在這種壓力下也沒動搖我修煉的心。師父看我這麼堅定,就安排精進的同修天天帶我學法、發正念。漸漸的,我在法理上有所提高,功長的很快,由不能單盤突然一下能雙盤一個多小時。師父慈悲,常給我灌頂,我淌著汗水、流著淚水,感謝師尊苦度。狀態好一點,我就走出去救人,同修每天鼓勵我,那陣子我覺得功真是呼呼往上長。

但是邪惡總往我腦子裏打負面思維,我也不知道否定,我就順著負面思維往壞處想,嚇唬同修。聽的次數多了,同修也被帶動了,她一動心,也給她出假相了。有一天早晨,同修敲門,我剛一開門,同修蹦進來了,驚恐的說:「樓道裏有警察。」其實不是警察,是因為舊樓供暖管道漏水,供暖公司來人檢查情況,那人穿著警察大棉襖蹲在樓道裏沒走,同修上樓正看見他胳膊上的警察標誌。修煉真是你有啥心,邪惡就給你演化啥假相。

幾次下來,同修也挺不住了,一天晚上跟我喊:「我不管你了,你總嚇唬我,都給我演化假相了,我還得讓師父管呢。」我傻了,哭了起來,這可咋辦呀!也不知哭了多長時間。但我這個人柔中帶剛,哭沒勁了就想,反正我要不修法輪大法,我早難受死了,是師父管我了,我才好了,我還怕啥,死都不怕。不知啥時睡著了。

早晨鬧鈴叫醒我,全身輕鬆,兩個胳膊做著往上爬的動作,腦子裏打入師父的法,「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1]呀!原來這些假相都是「怕心」招來的呀!自己嚇唬自己。

我流著淚給師父敬香,是弟子想到了師父,放下了生死,師尊將另外空間像山一樣壓得我半個身子發硬、擋在我修煉路上那層「怕」的敗物拿掉了,我脫去了厚厚的一層後天形成的「怕」的外殼。腦中又想起師父的法:「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2]我再學法,每個字都能打入腦中,以前總像有層蓋兒擋著,裝不進去。

等到午後二點多鐘,同修帶著協調同修來就準備把我交給協調同修了。聽到我的喜訊協調同修說:「你終於見亮了。你說你呀!你想修,師父管你,我們就不能不管你。你就記住了,都是假相,就師父說了算,這還記不住嗎?」協調同修又找來另外一同修。

就這樣,在師尊的加持下,同修每天帶我學法,發正念、滅邪惡。我做好時,師父鼓勵我,灌頂,從頭頂一股熱流打下去很多壞東西,當我寫起訴江澤民訴狀還沒等郵呢,師父就讓我在雲朵裏飛。我感受到:「會出現往那兒一坐時,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知道自己在煉功,但是感覺全身動不了。」[3]我狀態越來越好,能盤腿打坐三個小時。

我終於明白了,我就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實修,我就不承認你舊勢力演化的假相,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師父沒給我安排遭受迫害,邪惡你少給我演化假相。我終於會修了。

在這裏叩拜師尊苦度,感謝我的好同修在法理上帶我,我只有不斷精進來回報師尊的苦度,同修的付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