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 找到內心平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明慧記者雪莉採訪報導) 經過了一個碎磚亂石,塵土翻揚的夏天,家住德國法蘭克福的瑪麗塔(Marita)終於又坐上那把熟悉的木椅,在「面目皆非」的自家花園中體會自在和寧靜。瑪麗塔非常喜歡原先的花園,一石一木錯落有致,周圍自然風光旖旎,從花園隔著山坡就能看到山下的村落。下班後坐在花園遠眺,是她的一天中的最大放鬆。

而她的作家丈夫一個夏天幾乎把整個花園翻了個個兒,說是「給花園換個面貌」。瑪麗塔說:「如果是以前的話,我會堅持會和他抗爭,以前我先生常說我偏執,他總是得讓著我。」不過,修煉法輪大法後,她跟以前不同了:「我能意識到,這是對花園和植物的執著,我得去掉這些心,所以我放手讓他做。最後甚至還能讚揚他做的好。中間他問我這個木雕放這兒還是那兒,我甚至還能說,隨你吧。雖然我是有想法,木雕放在那裏比較好看,但是我可以做到『退一步海闊天空』。」

「我先生非常隨性,以前常常為這些事爭執。讓我發怒。讓我不安,心裏會緊張、怕混亂。修煉後我學會順其自然。我發現我能放鬆那個尺度,那件事情就簡單易行的多,如果我想把每件事牢牢掌握在手中,沒有一個人能在我的周圍環境生存下去。我控制的越少,身邊的人越輕鬆,最後我自己也變得輕鬆。我丈夫現在比以前快樂多了,至少我會傾聽,以前他說甚麼沒幾句就被我擋回去,現在我們的對話討論比較有建設性了。」

'圖:修煉法輪大法後,瑪麗塔(Marita)找到心中的內心平和。'
圖:修煉法輪大法後,瑪麗塔(Marita)找到心中的內心平和。

一個在過去就是很大的家庭矛盾,就這樣輕鬆過去了;一個希望每天家裏「整齊有致,一紙一筆的位置都每天一樣」的妻子,是怎樣放下緊張、沮喪和控制的執著,找回順其自然,和內心平和的呢?

不屬於這個世界

瑪麗塔很小的時候,就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全感和對人們的恐懼。大約十一歲時,她發現人類的許多行為是負面的和極具破壞性的,她開始更多地注意和思考周圍發生的事情。她的功課卻一直都很好。高考以優秀的成績畢業後,選修藝術史、歐洲民俗學和世界民族學,但兩年後她發現自己對人和自然如何平衡,他們的關係更感興趣。於是轉為攻讀人體藥物研究,畢業後在法蘭克福的一個診所做醫生。

她不喜歡和人群相處,認為人的許多行為是不理性甚至相互傷害的。她說:「整個社會在你爭我奪,人與人相互傷害,破壞自然。我發現跟人相處讓我非常疲憊。我心中的願望是維護自然的平衡,人卻在破壞它們。作為醫生我至少能夠和病人共同努力,找回他們身體和精神上的平衡與和諧。在這一點上我和人能夠有共同的興趣點和目標。」

「我常常工作十小時,加上通勤時間,幾乎每天十二小時在外。上下班的路上除了讀書還是讀書,主要是修行和類似生活顧問方面的書籍,有積極意義的,我需要在工作之餘找到精神營養和內在的平衡。」

讀書對瑪麗塔是一大慰藉。她大量閱讀靈修方面的書籍,也嘗試不同的修行方法。特別是在感情生活不如意的時候,從新思考自己的生活目標。「經歷了一些魔難後回過頭來只能對自己說,自己應該知道感恩,因為又可以想想生命的意義,為甚麼活著這樣的問題了。也就是說,實際上所謂『最美好的時光』,簡直可以直接從我的生命中刪除,因為它們沒有給我帶來任何好處。真正讓我對生命有深刻領會的恰恰是低谷期。魔難越大,思考和對靈性的追求越深刻。」

唯一可以永遠讀下去的書

瑪麗塔工作出色,努力生活,卻還是感到自己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她深深缺乏安全感,一心想的是脫離這個世界。「我漸漸明白,要解決我的問題,我需要的是真正的好的法門。我不需要那種溫吞水的舒服,在我人生中遭受很大挫折的時候,溫吞水的舒服沒有幫到我。我只想離開這樣的生活。所以我繼續追尋。」

一九九九年二月份的一天,她在書店裏想找一份禮物給朋友。看到《法輪大法──返本歸真之路》,書後還附有當地聯絡人的地址。她翻看了一下,覺得這本書不適合那位朋友,好像更適合自己。不過,那天她口袋裏錢很少,五天後賬號上才會有錢進來,「或者五天後再來買?」 可是又一想,「不,我要這本書」。買書回家後,她馬上讀起來。當看到書中「免費傳法,免費教功」幾個字時,她心裏非常感動:「這必定是一個非常深厚,極其純正的功法,我當時想,時至今日世上還有這樣純粹的東西,我的眼中充滿淚水,心裏非常感動。」

書中提到還有一本書是主要著作,於是她又找來《轉法輪》。「我從不一本書讀兩遍,從不。我有時會想,有時間某一本書再讀一遍,但實際上從未這樣做過。我讀完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咦?讀完了?』第九講中提到傳法傳功快結束了。我大吃一驚,『甚麼,現在就結束了?』我對自己說,『你知道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再從頭開始讀』。從此再也沒有停下過。」

讀第三遍的時候,她明白了這是個性命雙修的功法,除了讀書外還得煉功。她找到了法蘭克福附近的中國學員,和她們一起學法煉功。

身體的新機制

瑪麗塔從青春期開始,一直到三十八歲,儘管結了婚,也生了個女兒,經期卻從來不規律,得通過長期服藥調整。不吃藥就很久來一次。也許是因為生理期不規律,婚後也是過了兩年才有孩子。生了孩子後也還是不正常,和過去一樣。青春期過後一直有青春痘。

大約開始讀書後的第三個月,她來了例假,兩個星期後又來了一次經期,她納悶怎麼回事。從此以後例假正常起來了,荷爾蒙變規律了,而且沒有例外,無論生活多緊張,壓力多大,例假都非常規律,好像是身體上設立了新的機制。

「這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瑪麗塔說,「我後來理解,是身體更新了一個機制,精準無比。第一次經期後的那兩個星期內,身體換了個工作模式,兩星期後按照新模式運作了。更奇妙的是,皮膚上的青春痘也忽然不見了。」那時因為皮膚問題前來找她的病人不少,一來看見她自己的臉上都那麼多痘,讓她非常不好意思。現在臉上皮膚光滑,除了些微細紋沒有一點痘疹。

放開手 生活變輕鬆

她的同事都注意到她皮膚變好了。還有一個同事驚訝的說:「共事那麼多年,你最近開始會說說你自己的事了。」「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個變化。」瑪麗塔回憶到,「很多年來我都不會說有關我自己的話題。我不再感到在人群中陌生。在各種狀況中,我的抗壓能力也增強了。」

她先生以前常常嘲笑她膽子小,精神總是緊繃著。漸漸的他看到了瑪麗塔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也非常驚訝。以前家裏所有的事情都得按照計劃進行,大到旅行計劃,小到書桌上的用品擺設,所有的細節得安穩妥帖她才放心。「這種變化其實來自於我不斷的同化大法,在許多事情上能後退一步,給他空間,放棄控制欲。」

瑪麗塔說道:「就比如翻修花園這件事,他說幹就幹,我整個夏天沒有休息的地方了,每分鐘擔心植物被弄壞,我心裏非常緊張。可是他為翻修後的成果很驕傲。我努力從他的角度看這件事:他花費了整個夏天,做了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他為這個成果驕傲。如果我堅持自己的角度看待這件事,看到的是凌亂、不安、心裏的空落。我失去了一些,但是我有個快樂驕傲的丈夫,和他的成功,我不該為此高興嗎?而且我發現自己對花園有很強烈的執著,這棵花得是這樣的,那個植物該如何侍弄,每一草一樹對我非常重要,它們是我的,我每天心裏很緊張,很痛,我是修煉人,那就要放下執著。」

瑪麗塔從小渴望的安全感和內心的平和,在她三十八歲那年找到了。坐在陌生而熟悉的花園中,她微仰起頭,徐徐清風拂面而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