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邪黨謊言 修煉法輪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我出生在福建省一個普通家庭裏,從小受到共產黨無神論的灌輸。從小父母就告訴我,他們小時候一直都吃不飽飯,都是共產黨在六十年代造成的大飢荒,餓死了幾千萬人。他們都是靠吃野菜長大的,他們缺乏營養,身體都長不高。文化大革命中,中共還迫害了很多知識分子。他們一直都很討厭毛澤東,說他是殭屍,死了也不入土為安。然後還告訴我那個號稱「偉大的設計師」鄧小平其實是劊子手。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所以我從小就對共產黨沒有好感。

那時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加入了少先隊,我也跟著加入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在上初二,那時候看到新聞造謠說法輪功如何,老師也告訴我們絕對不可以練法輪功等。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發生了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造謠誣蔑法輪功,造謠修煉者「自焚」。我上高二,對共產黨的宣傳半信半疑,心想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會自焚呢?誰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啊?心裏存在著懷疑和好奇。雖然政治老師的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謊言,我倒是持中立態度,總覺的自焚是不可能的事。

那時候我的注意力都是在考大學上,也沒有去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在這之後,經常會發現人民幣上面有印著「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的這些字,心裏覺的修煉法輪功的人還挺多的。在上網的時候,qq會有很多陌生人來加我,向我介紹法輪大法,叫我退黨退團。因為當時還小,不了解迫害的事情也沒怎麼和他們聯繫,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漸漸的就遺忘了。

上大學期間,零星會聽到一些對法輪功的負面報導,聽到身邊有朋友的親戚被抓走了。由於我和老師的關係不錯,老師一直叫我要入黨,說以後不管是找工作還是考研究生都會給你很大的幫助。由於我從小心裏就不喜歡共產黨,我就找藉口拒絕了。

我是學計算機的,經常上網,後來接觸了VPN,懂得利用VPN翻牆看國外新聞。一天我吃驚的發現,共產黨竟然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雖然以前也偶爾聽旁邊的人說過,但是壓根不信,總覺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然後看到了大紀元網站,裏面有活摘的照片和案例,報導了很多國內媒體不敢報導的新聞,我開始驚訝我在國內竟然一無所知。我繼續深入了解,發現這樣的信息很多,這樣我就徹底明白了中共政府迫害法輪功是事實。而且小時候就聽說了「六四」天安門事件,看了大紀元網就更清楚「六四」事件的真相,知道共產黨甚麼壞事都做得出來。

這時候起就非常同情法輪功學員。然後看到全球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薄熙來,要求法辦他們。我拍手稱快,感覺大快人心。

我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到美國旅遊,認識了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姐,她說她叫Rebecca。我本來就對法輪功同情,就和大姐聊了起來,親口從她嘴裏聽到了迫害的真相,她告訴我法輪功只是一種氣功,強身健體,美國很多人都在修煉,包括洋人。

我就在公園裏試著跟著大姐一起煉功,雖然剛開始很累,手很酸疼。但是煉完後竟然感覺非常舒服,整個人精神特別好,果然有神奇的效果。我告訴大姐,法輪功確實神奇,我要多煉習,因為我一直都是坐著,對著電腦,整個人精神都不是很好。大姐告訴我要退團、退黨,我說我不是黨員,只是團員和少先隊。大姐說團員、隊員也要退了,叫我把名字給她。我說我不敢把真名給她畢竟我還要回國,她說化名也可以,我說你就幫我用「聰聰」這個名字登記吧。她說沒問題,會幫我退的,我表示感謝。

期間我又跟大姐煉了幾次法輪功,感覺精氣神好多了。從此心裏把法輪大法當成一種信仰。我非常感恩李洪志大師,得法後,身體一天一個變化,思想也在逐漸昇華,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妙,無以言表。

我和我好朋友陳某談到了我在美國修煉法輪功的事,說回國了想繼續修煉。他說他認識一位煉法輪功十多年的大哥。他帶我到大哥家裏,我告訴了他我在美國的經歷,和對法輪功看法的改變,希望能繼續煉法輪功。他非常開心,表示願意帶我一起煉法輪功,然後介紹其他法輪功學員給我認識,還送了一本《轉法輪》給我,叫我要好好看,說煉功固然重要,看書更重要。

我開心的接受了他的禮物。接下去每週我都會到大哥家裏煉功打坐,大家一起交流。每次大概五~六個人,多的時候有八個人。林大哥告誡我要低調,儘量不要讓人知道我們在煉功。我說我明白。我問大哥說《轉法輪》挺深奧的,我很多地方不理解。林大哥耐心的給我談了他的理解,說沒關係,慢慢讀,讀多了就懂了。就這樣大家一起煉功,然後讀書,感覺日子過得很開心,我精神狀態也是越來越好。

我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來到新西蘭,發現這裏的風景果然很漂亮,藍天白雲,讓人心情都好起來了。在超市裏看到了熟悉的大紀元報紙,上面發現奧克蘭各地都有法輪功煉功點。我選了個離我住處近的地方,過去,見到了周先生,我告訴他我也是法輪功學員,希望能和他一起煉功。周先生很高興的答應了,帶著我煉功,我彷彿又回到了在美國和大姐煉功的日子,感覺全身心放鬆,精神壓力得到了釋放。

周先生介紹了另外一位袁先生給我,告訴我可以跟著他們小組一起煉功,等三個月後就可以參加大組煉功。我聯繫了袁先生,每週日上午九點在植物園煉功。因為是小組,我們又在南區,修煉的人數不多,每次都是五個人左右。但是他們對我非常好,還告訴我,如果有甚麼需要,他都可以幫助我。我很感動,在新西蘭都沒有朋友,法輪功學員給了我幫助,讓我感受到了溫暖,有家的感覺。他們就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

在這裏煉功讓我有了安全感,可以在公園裏煉功,不用躲在房子裏煉。這裏的路人對我們煉功也是充滿了好奇,經常有人過來問煉功的事情。不會像國內,一直被其他人歧視。有一次碰到兩個中國遊客,我主動上去和他們打招呼介紹法輪大法,說我也是國內過來的,在這裏修煉法輪功。然後拿神韻晚會的宣傳單給他們,讓他們有空去看看神韻晚會,感受下真正的中國藝術文化,他們笑著答應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