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阻擋與干擾 我終於走進了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由於自己的思想業力干擾與舊勢力的阻擋,我是走過很長時間的彎路才走進大法。

記得八十年代中後期到九十年代初期,當時氣功熱席捲大陸。我與氣功好像一直有甚麼緣份似的,出來一個功法就買書、練練,甚至參加講座,而且自費訂了三本氣功雜誌,但舊勢力擋著我竟然一直沒看到法輪功,甚至我都沒聽說過。

直到一九九四年(左右),才知道法輪功這個功法。那是一個上午,同學拿了一些法輪功資料,到我辦公室說:「你不是喜歡練氣功嗎,怎麼沒看到你煉法輪功?」我問:法輪功是啥?他說:「這麼說吧,你煉的那些都是邊緣小道的,太低的東西,不值一提,快扔了,我們煉的法輪功是中間大道,將來圓滿成神的,你還是學法輪功吧!」當時我說:「你們怎麼能這樣貶低別人的功法來抬高自己?再說了,甚麼成神?衝你這些不靠譜的話我也不會煉!」就這樣,我第二次與大法擦肩而過。以後聽到中共媒體污衊法輪功的報導,我離法輪功就更遠了。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同學的妻子對我妻子說:「你看看法輪功這本書吧,挺好的,你把書從頭到尾看上一遍,就明白他是教人怎麼做個好人。」我回家看到妻子看《轉法輪》,就想這到底啥書,她從來不看氣功的書,這是怎麼了?好奇心促使我把《轉法輪》拿過來看,第一遍還沒看完就覺的這書用一個字形容─「好」,是教人做好人、走正路,難得的寶書,同時感覺書中內容很深,其他功法裏說不清的地方都讓法輪功說清了,而且看完後,那幾天覺的自己靈魂被洗滌、世界觀發生了徹底改變。

在我看第二遍的過程中,記得是在江澤民流氓集團打壓法輪功的前幾個月。有一天我滿屋子找書找不到,問妻子,她說:「你看的那本我送給別人,我再拿本你看。」當妻子拿來另外一本《轉法輪》時,一個字都看不進去,感覺我的魂好像丟了似的,好像在空中飄著沒根似的,心好像被拽走了,這樣只是看了不到兩遍《轉法輪》,還沒正式煉功就放棄了,我第三次又失去修煉的機緣。

這一放整整十四年,再也沒看《轉法輪》,也沒有煉功,但平時妻子拿回來的經文,每次我是搶著先看,但就是進不來。修煉後才知道,是師尊一直就沒有放棄我,只是自己不爭氣,非得被重錘敲醒。

二零一二年春天的一天,妻子外出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當天晚上國保大隊警察來非法抄家,抄走計算機、筆記本及大宗大法資料。那天晚上,天塌了一般,我真的懵了。從小就知道警察是抓壞人的,怎麼這事弄到我們頭上了?人生第一次面臨重大變故與轉折。

妻子被非法關進了邪惡的洗腦班,完全失去了自由:不能下樓,不能洗澡,不能見陽光,不能打電話,沒有暖氣,不能呼吸新鮮空氣,每天面對的是她同事所謂的「勸」、洗腦班的邪悟人員對她洗腦,甚至國保警察拿孩子來威脅:「你不轉化,孩子將來出不了國,參不了軍,入不了黨,提不了幹!」殘酷的精神折磨,我看到妻子到後期只能很虛弱的躺在床上,事後她告訴我,她躺在床上,心裏一直默默的背著師父的經文:「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

以前我也知道邪黨惡、邪黨壞,但沒想到邪黨惡的真沒底線。那些日子,我用盡了常人的辦法,天天到處找人、托關係,腿跑了不少,錢花了不少,就是救不了妻子;那些日子我看到,由於邪黨的造謠媒體對世人連續十多年的欺騙與恐嚇,致使被矇蔽的世人對所謂政治的恐懼,包括一些領導,有的直接對我說:「別的事好辦,法輪功是政治,不能給你幫忙。」那些日子,我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甚麼叫做「泰山壓頂」,甚麼叫做「黑雲壓城城欲摧」,甚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甚麼叫做「精神崩潰」?人生處於從未有的絕望之中。

當我後來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時,看到師尊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我才恍然大悟,當時真是怕甚麼,來甚麼:怕影響孩子,他們就拿孩子來威脅,這也是給我的壓力最大的,因為在大陸,如果父母有修煉大法的,子女參軍、提幹(眾多年輕人奮鬥的「目標」)的機會幾乎是沒有的,假如需要,中共甚麼邪惡、流氓手段都能用上;怕讓岳父知道後有大麻煩,作為頑固的邪黨信徒的岳父,突然三天兩頭打電話追問他女兒上哪去了,他以前可是經常幾個月甚至半年也不會主動打電話過來,世上的理由都讓我用遍了來瞞著他,當時擔心萬一瞞不住,岳父鬧起來會瘋狂,妻子最終有可能會妥協,這對我的壓力非常大;怕關的時間長,結果是找常人幫助營救,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毫無進展,而且邪惡一次一次用「只要她不交代,不轉化,就不好辦」來魔你,「你還是勸勸她,早點轉化早點出去」;擔心妻子身體,到洗腦班看到的是她一次比一次消瘦、虛弱,擔心這樣被魔下去,她能不能頂的住邪惡的壓力(她這十幾年非常不容易)。這些湊在一起,使我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

在妻子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更加看清了邪黨的邪,邪黨的惡,邪黨的假,也看到了眾生的被邪惡流氓集團的宣傳所欺騙、矇蔽及恐嚇;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對大法堅定的心、救度眾生的苦心。每次他們(同修)冒險來我家,我明白的那面使我感覺非常親切,看到他們就像看到希望,由此也促使我儘快的走進大法。

妻子走出魔窟後,我反思,我悔過、我痛心,我被重錘敲醒,終於突破舊勢力的阻擋與干擾,走進了大法,走上光明、永生之路,從此不再迷茫中找尋。

走入大法修煉後,原來每天用來看常人電視的時間全部用於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年下來,以前常年腰疼病不知道甚麼時候好了,胸口悶、疼的症狀也消失了,經常失眠也離我而去,放下了在常人中對名利的追逐,全身心壓力得到釋放,等等,這些並沒有刻意追求,這是大法的神奇與師尊的慈悲救度。

把自己得法的經歷寫出來一是給自己走了這麼多年的彎路曝曝光,二是對那些對大法有懷疑、質疑的世人說一聲:《轉法輪》首先是指導人們做一個好人的寶書,法輪功是講真、善、忍,修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在殘酷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