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相師尊救我命 修大法感恩知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我叫吉祥,今年六十四歲。二零一六年一月的一天下午,我出去蹓跶,回來時走到離家不遠的胡同,由西向東走著走著,忽然聽到我身後「喀嚓」一聲,是甚麼東西?我回頭一看,啊!?怎麼是我的身體躺在地上,我不是在這站著嗎?躺下的身體頭朝西,臉朝上,和我腳對腳,一動不動,當時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想我得等他甦醒過來再走,我就站在那一動不動的等著,望著天空中太陽。這時從西邊過來兩個婦女,看見躺在地上的我(當然她們看不見站著的我)說:這人怎麼摔倒了?說了好幾遍,站著的我也不吱聲,從我身邊繞了過去。我繼續站那等著。等了半天,躺著的我站了起來,抱著站著的我,後來他就消失不見了,不知哪兒去了。於是我就繼續往家走。到家後,我就失憶了。

我問妻子,剛才我上哪去了?她說你上哪去你自己還不知道嗎?又過了半天,我的記憶恢復,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切,我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妻子修煉法輪大法,她說:「太危險了,你撿了一條命。這凍天凍地的,一個四仰八叉腦袋著地把你摔過去了,元神都離體了,其實就是摔死了。躺下的是你的肉身,站著的是你元神,如果元神走了的話,你今天可就真的死了。這都是你明白大法真相、支持大法得的福報,大法師父保護了你,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過後我的腦袋疼了十多天,我沒去醫院,自己就恢復正常了。是的,我妻子修大法,我非常支持,即使在江氏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時期,她遭到綁架、關押,家裏受到很大損失,我仍然義無反顧的支持她,並時常在晚間陪她一起去發大法真相資料。我明白大法真相,知道大法的美好,大法師尊是來救人的。

這時我明白了,是師尊的保護使我躲過了這一大劫。

二零一六年三月的一天,我突然感覺腦袋疼,半拉身子不好使,走路挎筐了,出現了腦血栓症狀,我也沒上醫院,也沒耽誤我幹活,妻子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一直在心裏念著,就這樣我挺了一星期,還照樣幹著活。親屬看見了,說:「你怎麼還不去醫院看看,嚴重了就不好治了,還得多花錢,甚至危及生命。」於是孩子們把我送到市醫院去做檢查。

一路上妻子都在提醒我要堅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在心裏默念。從家裏出來去醫院時我的一隻胳膊抬不起來,到醫院檢查時,醫生叫我抬起胳膊,竟然抬起來了。醫生開始說是腦血栓,經CT拍片確診是腦出血,需要做手術。下午就做了手術,從腦中抽出一百二十毫升血,血都黑了,但沒凝成血塊。術後照樣能說話,幾小時就能正常吃東西,第三天扶著下床走動,第四天就能自己下地走,能吃能喝,紅光滿面。這讓同屋的患者及家屬羨慕的了不得,開玩笑的說:「你別氣我們了!」

十天我就出院了。

回家後妻子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你,你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神奇了吧?」是啊,出了那麼多血,挺了那麼多天,血也沒凝成塊,術後恢復的那麼快,還沒留後遺症,多神奇呀!

我決定正式走進大法修煉。那天是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

正法都快結束了我才走進大法修煉,既後悔又遺憾。我明知大法好,當初就是執著掙錢而未走進大法修煉,如果不是師父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我就可能失去生命,失去這億萬年等待的得法的機緣,現在我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並參與救人。知道正法即將結束,我只有勇猛精進用行動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