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丈夫肝癌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丈夫得了肝癌,他才五十四歲,面對生死大劫,他感到人生的悲觀和絕望。

丈夫雖然沒有修煉,但他支持我學大法,支持我訴江。多年來,堅持看新唐人節目,了解大法洪傳世界的美好。更可貴的是:他不但退出了團隊組織,還主動放棄了入黨向上發展的機會。在名利面前,他選擇了大法,擺正了人生位置。

丈夫支持大法,相信大法。這是多麼可貴的生命啊! 可惜得了癌症,其中定有因緣。如果丈夫因病而得法,那不是因禍得福嗎?

想到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救人的關鍵時刻,遇到這樣的事情絕不是偶然。我向內找悟到:一是舊勢力對我正法修煉的干擾;二是修去情中派生出的各種執著心;三是魔難中對我修煉的重大考驗。師父講:「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1]。放下人心,走正修煉路,丈夫的生死由師父說了算。我就做好三件事,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的安排,抓緊時間學法,救人正念一出,立刻感到空間場清亮起來,壓在心頭的物質散去了。

我打開大法書中師父的照片,鄭重其事的對他說:「你看我,過去得過子宮內膜移位症,雙側卵巢囊腫,北京醫院都治不好,我學大法都好了,你的肝病誰能治好啊,只有師父能救你,你也學大法吧!當著師父的面,表個態,能不能學?」他堅定的說:「我想好了,我就學大法,終生不變。」聽了這句話,我眼前豁然開朗,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了。丈夫要得大法了!他要得救了,他世界裏的眾生都要得救了!這對一個生命來說是何等的重要啊!

從此,丈夫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進了手術室,做腫瘤切除手術。我放心地把丈夫交給了師父,我就在外面休息區給患者家屬們講真相,做三退。

三天半後,丈夫從重症監護室出來了。他嘴裏喊著:「法輪大法好,我罪業深重。」看到他喜得大法,了悟了人生真諦,我感動得熱淚盈眶。

回到單人病房後,我就給他讀法。他休息,我就出去講真相。在十二天裏,我倆把大法書學了一遍。出院前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到自己遇見一個姓「鄒」的人,又遇見一個姓「劉」的人,最後遇見一個姓「朱」的人。她領我來到一個陰暗的小屋裏,那裏有七八個小矮人等著向我討債。我從包裏拿出錢,這些錢突然變成了一張醫院的結算單。後來同修幫我悟到師尊的點化:丈夫可能要「走」了,因他得大法「瘤」下來了,「誅」就是殺的意思,那些討債的小矮人,可能就是他生生世世殺過的生命。師尊給弟子善解了恩怨,還了命債。我再一次含淚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出院後,回到家裏,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丈夫學法打坐之後,全身奇癢無比,整夜不能入睡,身上都撓出血了,他對我說:「你要有個思想準備,可能癌細胞擴散了,要死了」。我告訴他:「這是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是好事」。他半信半疑,打電話給主治醫生,醫生說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幾天後,他學法學到第六講時,興奮的對我說:「我明白為甚麼癢了,是師父管我了,這個大法我學晚了,現在都命懸一線了!」

從得病到現在七個多月過去了,其間丈夫到醫院複查三次,每次檢查各項指標都正常,醫生感到不可思議,患者及家屬們都感到驚奇。我坦然的說:「他是學了法輪大法,師父給他淨化身體了」。有一位女患者立刻把我的大法書要去了,要好好學學;還有一位患者的家屬讓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寫在紙上,老倆口誠心的默念。我給很多有緣人講了大法真相,幫他們做三退,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保平安。在事實面前,他們都很相信。這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經歷這次魔難,面對與丈夫生死離別的考驗,我的各種人心都浮出了水面:爭鬥心、怨恨心、顯示心、瞧不起丈夫的心。我總認為自己比丈夫聰明,做生意比他強。做甚麼事情都得我說了算,否則心裏就不舒服。丈夫打過我,我懷恨在心。當時沒有悟到是自己不修口,不忍讓,不理智激怒他而造成的。每次發生爭執都是他的錯,我的對。師父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對照法理,我哪像一個修煉人哪?我沒有在法上修,遇事向外求,不能及時向內找。其實,每次爭執都是師父設關,讓丈夫幫自己去爭鬥之心,從而提高上來,真是枉費了師尊的一片苦心啊!

如今,看見丈夫躺在病床上,身受煎熬。還一次次的說對不起我,讓我受苦了,我覺得他太可憐了,太善良了,自己都生命難保,還惦記著我。想到這些,一股股能量通透全身,洗滌著我的心靈,淨化著我的思想。我真是愧對師尊,愧對大法,愧對丈夫。我鼓足了勇氣,真誠的對他說:「過去都是我的錯,以後咱倆好好修,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也不枉我們來人世走一場。」師尊講「一生積蓄帶不走 爭來鬥去兩袖風」[4],讓那些人心隨風而去吧!

放下了情,放下了恨,放下了那些執著心,我闖過了這一關,在師尊安排的正法路上繼續前行。

現在,丈夫已經上班了,同事們,親友們看見他紅光滿面,神清氣爽,都為他賀喜,他沐浴著大法的光輝,像重生了一樣,變得慈悲、善良,心性在大法中提高著,昇華著。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指路燈〉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