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姐妹都修大法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四歲,家中兄妹五人,我居中,是父母的二女兒,上有哥姐,下有弟妹。

大法救了我的命 姐姐妹妹都來修

一九九八年我患了尿毒症,西醫看不好找中醫,中醫也治不了。此時弟弟送我一本《轉法輪》。這本書我只看了兩遍,還沒煉功,全身浮腫就消了。一天早上在一路邊偶遇法輪大法的煉功點,我便也去那裏和大家一起煉功。只煉了一個多月,我的尿毒症居然全好了。從此我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尿毒症在國內外可都是疑難病啊!姐姐和妹妹看到法輪功在我身上的這一奇蹟,也相繼走進了大法修煉。我們兄妹五個,只剩我哥不修煉。

學習《轉法輪》,知道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所以,我不但對親人好,在工作中也任勞任怨,積極鑽研業務,從業務員做起,三年的時間從業務員升講師,從講師升培訓部經理,又升為營銷部經理,最後擔任了總經理助理;公司給我的編制,我主動讓給了別人,總公司又特批了一個編製給我;公司給買房子,由於我工作表現優異,公司特批由公司為我交首付,還給我漲工資,可以分期付款,可新來的副總和我爭房子,我把房子讓給了他。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誇我姿態高,人品好。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派出所怕我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就把我的身份證扣押了。我每次出差都得單位領導去派出所給我取身份證,警察還去單位騷擾我。有一次警察又去找我們老總了解我的情況,被我們老總狠狠數落了一頓:「你們警察不幹正事,不去抓壞人,總來騷擾好人,如果我們單位的人要都像她一樣煉法輪功,都像她那麼好,那我可太高興了!」

病中的哥哥不敢修

二零一六年秋的一個凌晨我在租房處被惡警綁架,原因竟然只是和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通過電話。她的電話被監控,我不但被綁架還遭非法抄家。我被非法關押了三十一天後回到家中,可我的電腦、手機、身份證、現金、銀行卡、移動硬盤、客戶資料和所有的大法書等都被國保警察搶走,去要了幾次都不還給我。因為沒法工作和生活了,我就回到了家鄉。

回到老家去看望哥哥時,發現嫂子癱瘓在床已經兩年了,她患類風濕很嚴重,手腳都已變形;可她又說心熱,鬧心,大冬天每天吃二十多根冰棍,尿的尿都是深紅色的,在尿盆沉澱一會以後,下面黏糊糊像漿糊,腥臊刺鼻;右胯骨摔壞了,右膝蓋摔的不能回彎兒。

哥嫂唯一的女兒和女婿在外地做生意,留下了兩個孩子,大的上初中,小外孫女才四歲。都得哥哥照顧。

哥哥很蒼老,患有心臟病,褲兜裏揣著速效救心丸,難受時就含幾粒。肚子腫脹像個懷孕數月的孕婦,吃完飯肚子就脹得邦邦硬。夜裏失眠,後半夜睡不著就起來抽煙看電視熬到天亮。天天心煩的喝酒,喝完酒就罵人,有時開窗把頭伸出窗外去罵,有時開開家門,站在樓道裏罵,早上送走兩個孩子後睏了,躺下一睡就大半天。

看到哥哥這種情況,我就在他家住了幾天,給他家收拾衛生,洗衣做飯,給哥哥嫂子講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正在被清算中,並再次勸哥哥嫂子修大法。哥哥卻看到我被抓、被關還丟了工作,更害怕了。

每天吃早飯的時候,我就給哥哥嫂子講明慧網上《絕處逢生》中修大法祛病健身的真實故事;講《憶師恩》中同修回憶師父傳法時的種種神跡;講現政權抓捕、判刑的那些落馬的高官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是遭惡報了;講貴州「藏字石」;講「天安門自焚」是偽案,當年就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聲明為是中共的「國家恐怖組織造假行為」,用這些真相打消哥嫂的顧慮。

癱瘓的嫂子坐起來了

弟弟給哥哥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接收器。哥哥看了新唐人電視台中播放的《九評共產黨》,明白了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等是假的;看《活摘器官調查》看透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這期間姐姐和妹妹也輪流來看嫂子,給她做好吃的。嫂子很感動,對妹妹說:「你以前那麼有錢,那麼高傲,從來不搭理我們,現在變的這麼善,還來給我收拾屋子,給我洗澡,給我刷尿盆,我自己親妹妹也沒對我這麼好啊。我從你身上知道大法是真好啊,我不管你哥煉不煉,我煉!」

嫂子只能坐在床上,我就教她第一套和第二套功法,教會了,我給她放師父講法錄像看,讓她學法。我給她拿去一個有《絕處逢生》和《大法洪傳》音頻的手機內存卡,讓她放在手機裏聽。嫂子的身體略見好轉,自己能挪動身體了,能坐到床邊了,我就教會了她三至五套功法。我讓她看師父教功光盤,自己跟著學煉。

兩週後再去哥哥家,嫂子多年類風濕變形的手基本恢復正常,原來繃直的右腿能回彎了。哥哥高興地對我說:「你嫂子好幾年胳膊都抬不起來,洗臉都費勁,現在都能摸到後腦勺了。這功法太神奇了!我要不是害怕,我也煉。我是怕煉法輪功被抓。我家就指望我照顧呢,如果把我抓去了,你癱瘓的嫂子和兩個孩子誰管?你知道你們被抓被迫害我有多擔心嗎?我去咱媽的墳頭上哭了,我和咱媽說,媽呀,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可是我害怕,不敢煉啊,中共太邪惡了,甚麼壞事都幹的出來的!」

哥哥也修大法了

二零一七年除夕,我們姐弟四人去給哥哥、嫂子拜年,嫂子已能拄雙拐下地了,能從臥室走到客廳和我們一起吃飯呢。哥哥特別開心。那天晚上哥哥喝了比平時多兩倍的酒,可是好像沒喝酒一樣,頭腦特別清醒。

正月初五,哥哥又請我們姐弟去他家吃飯,我們輪流勸哥哥修煉。哥哥高興的說:「法輪大法這麼好,我也煉,過完年我就煉!」

正月初七我去哥哥家,問哥哥到底要不要修煉?他說:「好,我去找你姐和你妹,讓她倆也來,大家在一起煉,能量場強!」

姐姐和妹妹來了,姐姐先教會哥哥、嫂子煉功動作。大家一起煉五套功法。因是第一次煉功,哥哥煉第二套功法在煉「頭頂抱輪」與「兩側抱輪」時,說都累的滿身大汗,實在堅持不了,兩次往門外跑,都被妹妹攔住,勸他堅持,並嚴肅的說:「我來幹啥來了,不就是陪你煉功嗎?你這點苦都吃不了啊?再堅持一下,吃苦消業,是好事!」

五套功法堅持下來以後,哥哥說:「累是累,可堅持煉下來後,身體還真輕鬆!」姐姐妹妹在哥哥家住了十天,每天安排的很緊湊,早上煉功,上午陪著他學法,中午哥嫂休息,晚上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看新唐人節目。

哥哥終於走進了大法修煉,成為我們的同修。一旦走進大法,哥哥還很精進,每天早上都起來煉功。我和哥嫂成立了學法小組,每週去他家住兩天。

哥哥修煉不久,四十多年的靜脈曲張好了,肩周炎也好了,原來冬天左胳膊一涼就疼,現在也好了,肚子小了,不罵人了,每天高興的唱歌。哥哥還把自己煉功身體好了的事告訴他最好的朋友,把師父講法和教功光盤連機器都借給這個朋友。那個朋友也開始煉法輪功了。

上週,我去哥哥家學法,哥哥對我說:「我學《轉法輪》後知道,修煉人不能殺生,現在我都不買活魚吃了,買剛死的魚。我知道得修煉心性,那天你嫂子氣我,我剛罵一句,就知道了自己錯了,就向她道歉。你嫂子的弟弟來我家,說起你嫂子娘家對不起我們的事,要是以前,我聽了生氣,就得狠狠的罵他們,現在我修煉了,我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啊,我就修口了,不好的話就不說了,也不生氣,我能忍了。過後,你嫂子還誇我呢,說是大法才能改變你啊!還有啊,現在通過學師父講法,我明白了,每個人得法都太不容易了,方方面面的干擾,我第一次煉功時,兩次想放棄不煉了,要不是你妹妹逼著我,讓我堅持,你們在我家陪我那麼多天,我也不一定能真正走進大法修煉啊!」

如今,我們兄妹五人都走在修煉的路上。法輪佛法滋潤著我們的身心,我們全家能健康快樂、無懼無憂、幸福和睦地生活,這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的恩賜。感恩大法!感恩師尊!我們決心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不忘下世誓約,努力救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