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平凡卻不平凡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驀然回首,自己從二十年前膽小、羞澀、無主見的弱女子,悄然間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

大法改變了我

記得當年,父母在家裏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我正在擦玻璃。開始時似聽非聽,可聽著聽著,突然覺的:呀,這講的都是真的呀!這法怎麼這麼大呀!甚麼天文、地理、物理、數學、中醫、西醫……人中所有的一切學科全包括了,而且一切的一切都在其中呀!這法太好了!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我和丈夫是同學、同事,彼此了解。我修煉大法不長時間,他說要和我處朋友,問我同不同意。我思想保守,膽小又沒主意,當時羞的不知所措,就說得回家問問我媽。週末相約去公園,我問他:周圍那麼多優秀的女孩你不追,我無才無貌為甚麼選我?他說:你有德。就因為他這一句話,讓我下了決心和他交往。

大約一週後,他的前女友,也是我們同學,找到我說:他倆當時就差一張結婚證啦!對於我如此傳統的女孩來說,此話猶如晴天霹靂,我整個人都快塌了。下班後找到他,他沒有隱瞞,回答「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知道甚麼叫撕心裂肺的痛,連續幾天痛苦、流淚、無助,白天上班強裝無事,回家對父母裝笑臉。

在一個有陽光的下午,我獨自走在街上,突然想到:大法能包容一切,我的心胸怎麼這麼小,為甚麼不能原諒他的過去呢?我能!這是第一次我自己決定了這麼大的一件事,心中竟然如此的踏實、有底。

真正的好人

我婆婆是個聰明、幹練又漂亮的南方人,個性很強。用婆婆的話講:我們婆媳間十多年都沒紅過臉。

其實起初婆婆不太接受我,嫌我家條件一般,個子矮,長相又太普通。婚後和公婆一起住,南北方的生活習慣、性格差異都特別大。但是我事事儘量按她的習慣做,尊重她的意見,物質上從不想佔有甚麼。漸漸的,她願意和我談一些心裏話,不和公公、兒子說的話都願意和我說。記得一年夏天,婆婆的妹妹向她借錢,婆婆有些為難,怕公公生氣。我說:我那有七、八萬,你要是不夠就拿去用吧。就這一句簡單的話,感動了婆婆,跟公公說:現在哪找這樣的兒媳,想都不想張嘴就要借我這麼多錢,這孩子真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迫害法輪功。尤其是二零零一年,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使中國人不明真相上當、受騙。婆婆聽信謠言,起了怕心,當時我兒子剛出生一個多月,正由我的父母帶,婆婆跑到我家和我父母吵,把門打開將我父母攆走。眼見著父母漸漸遠去的背影,我竟對婆婆沒有一絲怨恨,心裏明白這事不能怨她,是她不明真相,信了中共的邪惡宣傳,上當了。婆婆抱起孫子,說去她家她來帶。我和丈夫默默的跟在後邊。當時婆婆家正準備裝修,公公在外地,白天我們上班,只留她一人帶孩子又忙家務,也確實不易,我的父母沒有計較,有時間就到婆婆家幫忙看外孫,過年還帶上禮物到婆婆家拜年。後來婆婆對我說:你媽媽是個好人。漸漸的,婆婆和我父母的關係恢復了。

家人三退

姨父在法院工作,一次我勸他退出邪黨組織,沒想到平時看似很嚴厲的他一口答應,說:「共產黨不好我知道,早想退了。我幹這麼多年這工作,甚麼都知道,讓我當黨支部書記我都不愛幹,盡玩虛的。」原來他這麼明白呀!

我的公公是高級知識分子,比較固執。現在他也已退出了邪黨、團、隊。

我雖然也曾跟婆婆講大法真相,但她對大法的誤解沒有消除。二零一一年,婆婆得了肺癌。為了更好的治療,她去了南方另一兒子家。我只要兒子一放假,就帶上他去照顧奶奶,與她談話,傾聽她的訴說。隨著化療的痛苦、病情的加重,婆婆經常在夢中驚醒,說自己看見已故的人了,遇見甚麼害怕的事了。有一次,她正坐在床上吃飯,突然「啊「的一聲跌倒了。甦醒後,她說自己掉進一個無底的大黑洞,太可怕了。從此晚上不許關燈,後來白天竟然怕光。怕和疼痛把她包圍。看著她的痛苦,我難受在心裏,一天在她稍稍平靜時,我輕輕的握住她的手,平靜而堅定地說:媽,別害怕,生命是不死的。她一驚,問我為甚麼。我說:佛家講生命是輪迴的,只是科學還證實不了。這回她說:你說的可能是真的。我說:你入過團、隊,身上就有邪黨的印記,它叫無神論,迫害法輪佛法,是把人帶入地獄,你起個化名退出來吧,以你的性格叫傲梅怎麼樣?婆婆抓住我的手,感慨的說:「只有你懂我。」病中的婆婆最願意和我在一起,她說和我在一起不害怕。

婆婆病故後,我清晰的做過一個夢:她來到我家,穿著生前常穿的一件衣服,面色又黑又黃很消瘦,問我:你告訴我甚麼話來著?我一字一句大聲對她說:「法輪大法好!」她立刻容光煥發,臉也飽滿了,衣服竟然有點金色,發光了,整個人都變了,興奮的說:哎呀!知道了!

「這孩子命真大」

二零零八年的暑假,我們一家三口去旅遊,途中遇到車禍,當時九歲的兒子被撞飛了,瞬間竟不知道哪去了,慌亂中,我們在山坡上發現兒子弱小的身軀,穿件桔黃色的衣服,在綠草、陽光的映襯下靜靜的躺著,像睡著了一樣。我的心也像有底了一樣平靜了。抱起孩子,在丈夫、司機、遊客、路人的爭吵、喧鬧聲中坐進開往醫院的出租車裏,景區離醫院很遠,路上我就一直在兒子的耳邊念「法輪大法好」,連怕的想法都沒有,漸漸的兒子睜開眼睛,並且開始和我說話了。過一會,他說想吐,停下車吐過後,身體有點虛弱躺在我懷中漸漸恢復,出租車司機還安慰我們說:這孩子一看就有福,沒事。到醫院,經過CT、X光等一系列全面檢查,結果兒子甚麼事都沒有,連一點皮都沒破,大夫說在這觀察三天,沒事的話可以出院。交警在處理事故時說:也太奇怪了,今天同一個地點,還不到九點,竟發生了三起車禍。頭兩起,一個當場死亡,一個重傷都癱瘓了,這孩子命真大。

肇事司機嚇壞了,陪著孩子檢查,還承受著丈夫在氣憤中的謾罵,關鍵是他不願暴露身份。原來他是軍隊特殊兵種的,為奧運會秘密出來執行特殊任務的。交談中我告訴他:你不用擔心,我的孩子沒有任何危險,也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不管你是誰,今天遇到這事,都是我們的緣份,告訴你,我是煉法輪功的。如果你心裏還放不下,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大法的力量感動了他,說:我真沒見過這麼好的人!後來兩年中,他經常給我打電話詢問孩子的情況。當然孩子一切平安。

不平凡的故事

五年前,單位改革,我所在的部門改雇臨時工,正式員工重新安排。別人都為自己的崗位焦急,我像沒事人似的,心想就隨其自然,聽師父安排吧,只要有利於學法的環境就行了。結果我的新崗位不但能使我有時間學法,還能接觸到其他大法弟子,對我的幫助非常大。

二零一五年七月,另一單位的領導在與我丈夫的幾次工作交往中,認定他實在、認真、技術好,就把我丈夫調過去了,那個單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要求碩士學位以上,還要有關係。我丈夫沒找任何關係、沒花一分錢就這樣自然,水到渠成。

我這個人出門只能靠丈夫,自己連火車票都沒買過,前年兒子初中畢業,我竟然一人帶他體驗了一次台灣自由行。同事們都說我膽子大,是的,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的,我不怕獨自走夜路了;遇事不驚了;在別人面前說話不忸怩,大方自然了;已成為一個有思想有主見的人了。我深深的知道只要心中有法,前方無論遇到甚麼,都不會是問題的。是的,我堅信這一點。

我的這些故事看似平凡,卻不平凡。這二十年我沒吃過一片藥,身體健康。去年夏天,表姐、兒子和我去騎車,從早七點到晚八點,很多山路,上坡下坡的,他倆騎的是輕便的變速車,我騎一輛老式斜梁二十四吋自行車,結果表姐累的第二天沒上班,休息一天。而我正常上班,沒啥感覺。表姐笑著說:現在才知道你是我認識的人裏身體素質最好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