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高德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九歲,身心健康,家庭幸福,有目共睹。以前我先天和後天內外是病,幾乎等死;一生苦拼,繃著弦、活得累,甚至隱隱看破紅塵。一九九五年幸得法輪大法,從此身心巨變,換了一個人。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是怎麼找到這麼珍貴的高德大法的呢?

我的出生有點怪:母親懷我超十月,孕期比別人長。生我很快,早晨吃飯時有點想小便,上廁所過程,就生了我,下地時,一般嬰兒都是閉著眼睛的,而我卻睜著眼,媽媽說我是睜著眼睛來看世界的,人們戲說我是「茅廁板上」生的(即廁所裏生的)。

我雖書香門第,但不曾被嬌慣,成天愛和長工女工在一起,聽故事、幫他們幹小活。我有些執拗,活不幹完不去吃飯。大人誇我有恆心,但有時責備我不按時吃飯。我從不大笑,也不大哭(眼淚在眼眶裏轉),更不發脾氣,顯得聽話,幼年老成,很省事。我排行第六,後來老母九十歲後,哥哥姐姐也老了,就由我伺候母親,故媽媽說我是來還債的。

我的臉型像蓮子,表姐們給我起了一個小名「蓮子」,從小到老,親友都叫我蓮子妹妹、蓮子姑姑、蓮子姨、蓮子奶奶、蓮子姥姥等,蓮子成為我的小名、暱稱。

我有一個信神的家:我奶奶和外婆都信神佛,外婆一生吃齋積德,奶奶一生行善濟人。小時候奶奶要我每天燒香敬祖,三鞠躬。我那時很虔誠,每天三個祝願:一是希望我的奶奶、外婆長壽,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外婆,二是希望我爸爸、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媽媽,三是希望我自己成為世界上最聰敏、最好的人。小時是信神的。

奶奶和外婆是堂姊妹,關係很好,外婆家比我家富很多,卻住在我家和奶奶長期廝守形影不離,相約同年歸天。外婆一九五零年春逝世,奶奶經常說,家家要接我了,我今年要走了。結果奶奶果然於當年冬天去世。小小年紀的我,在悲痛之餘,也確實感到神奇。

神佛存在嗎?

長大了,受無神論教育,我變得一點也不信神佛。但在一九六一年我爸爸過世的那幾天,我在千里外卻發生右眼皮跳,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九七九年末,同事的丈夫病故那幾天,她家突然鬧鬼,每晚房頂有人走動。替他看家的小青年都害怕不去了(同事和小孩都離家進城陪護,晚上由單身青年輪班看家)。我只得帶著兒子到她家住。頭兩個晚上果然又發生了怪事,甚至她家門外花牆都突然倒塌,使我們及鄰居都不好睡覺。第三天晚上,我含著眼淚默念:我知道你想家,但是你不要嚇我,我要是不來給你看家,相信全院沒有一個人會來了。很奇怪,這樣說了以後,再也沒有動靜了,直到同事一家回來。這件事更是我心中隱隱的謎團,靈魂,鬼,到底有沒有?

一九八七年秋,出差期間,我們在臨潼驪山遊覽,有個驪山老母廟,大家都敬香磕頭,我自認是無神論的,就獨自走了出來,在山林中漫步。不知咋地,我內心深處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說不出的湧動,美不勝收,好像這曾經就是我的家,久久不能平息,甚至流連忘返。不願再挪步。

現在看來,這些經歷一是說明神是存在的,二是說明我與神佛有緣,是一粒蓮子。

出生後我經常生病,也不長個,奶奶說我是一根黃楊木,不長,不好養活。隨著年齡增長,毛病越來越多。先天、後天,內病、外病,一身病。先天性心臟病,房間隔缺省,醫生說我無藥可治,是否能活三五年,不好說。時常感冒:打噴嚏流鼻涕,發燒,轉咳嗽三部曲,反覆發作。神經衰弱,頭疼,睡不好覺,做噩夢,偶爾夢遊。肝功能不好,不能吃油膩,雞、肉、魚、蝦、蛋,豆腐、粉條都不太愛吃,膩味,很挑食,基本吃素。胃曾有十二指腸球部慢性潰瘍,胃下垂七十毫米。腎臟系統也不好,尿頻尿急,很易泌尿系統感染,紅白血球滿視野,有時還帶三個加號。暈車嚴重,吐起來噴射狀,食物全吐光。眼近視,聽力弱,鼻出血,牙出血,腰肌勞損,家傳平遮足,手指骨折,皮膚過敏等等,幾乎是「體無完膚」。從出世就處於這種狀態中,都不知道健康人是甚麼樣子。

但因有些是與生俱來的,有些是自幼就得了的,也就見怪不怪,適應了,習慣了。從小就很能抗病,不在乎,也不太怕短命,不太怕死,很樂觀,很皮實。年輕時曾自認今生今世,五十五歲足矣。照常學習、工作、勞動、運動、娛樂、生活。

現在看來,病是業,是魔,但同時也是緣,是為得法打基礎。為得法而吃苦消業,為得法而磨煉意志。為法而生,為法而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求索

我對哲學比較感興趣,常思考一些問題。時空是否無限,時間有無原點和終點,宇宙是否有邊;物質與精神的關係,神佛、靈魂、鬼是否存在;生與死,生前何處來,死後何處去等等。

對自己一生也有許多疑問,命運是否存在,為甚麼我出生就有毛病?為甚麼我許多特點和別人不一樣?為甚麼先天不足後天有餘?為甚麼大起大落像戲劇傳奇?是否冥冥中自有安排?百思不得其解,許多書中也得不到答案。

八十年代氣功熱。今天傳這個功,明天講那個課,有的是工會組織,有的是個人引進,來單位傳的有二十幾種功法。我對氣功有點興趣,但覺的有的功法動作不雅,不規範,有的氣功師粗俗,素質不高,功理大同小異,沒有新說。再說,相信他們既解不了我的謎團,也治不好我這一身的病。故很少參與,個別功法也只練了一段就停了。

喜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初,早晨班車排隊,我打趣問身邊同事(鄰居好友):氣功大師,最近又練甚麼功啦?他正色道:法輪功。這可和過去氣功不一樣,是高層次的,是修煉,其它功都是祛病健身那個層次的。

一天坐在班車上,我又好奇的問身旁另一同事:別人穿棉衣您穿襯衫,是不是練氣功啦?他同樣正色告:法輪功。這可和過去氣功不一樣,這是高層次的,是修煉。並說他是氣功世家,他爺爺、父親都練氣功,他自己從小就對氣功感興趣,他曾對社會上流傳的許多氣功做過研究,最後認為,其它功法都是低層次的,只有法輪功才是高層次的,是修煉,而不是簡單的氣功。倆人都如是說,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七日下班,老伴買了兩本書放在桌上,是《法輪功》和《轉法輪》。因鄰居和同事都說,法輪功層次很高,和其它功法不一樣,有點好奇,就看了一看,誰知就是這一看,就改變了我的一生。

書中法理包羅萬象,獨辟新天,聞所未聞,讓我豁然開朗。強烈的吸引我一直看下去,如飢似渴……我如夢初醒。覺得我五十多年來頭一回看到這麼博大精深的書,這就是我想要的,這就是我多年求索而不得其解的問題啊!我應該學呀!

一方面很想煉,一方面又有顧慮:黨員信神,與唯物論相抵;工作很忙,每天都要加班,沒時間看書打坐;沒聽過課,老師能要我嗎?且涉及人生觀世界觀的大事,一生的走向,非同小可,應三思而後定……

經過半月的猶豫,心中兩股力量的衝突,在老同修們的鼓勵與解惑下,七月末八月初,我開始躲在家中偷偷的煉功。頭幾天就有反應,煉功時頭、頸、胸三處疼痛,心中竊喜,這正是我的病痛所在,老師真的在給我消業,老師管我了?

一天夜晚,雷電交加,我在沙發上打坐,閃電好像對著我來了,照的我全身通亮,我很激動:可能雷公電母歡迎我啦!不久,我在打坐時看到了老師,是教功帶開始師父坐在石頭上的鏡頭;看到了菩薩,烏金身,烏金帳幔;也看到了顏色變換的法輪,正反轉,轉向時速度漸緩,還有瞬間的停頓;有一次還看到充滿整個眼簾的,磁場般的慢慢正反旋轉,淺淺的暗藍色,轉九次換向。我悟到這都是師父鼓勵我,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

一次站樁時看到了蛇影晃動,我心中對它說: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學生,有老師保護,不怕你了(我很怕蛇,連想都不敢想,看電視有蛇我就閉上眼睛)。蛇影一下子就消失了!真靈啊!後來又繼續看到一些神奇現象,身體也越來越好,又看了教功錄像和老師濟南講法錄像,越有了信心和決心,顧慮也無形中悄悄消失,真的下決心修煉了。

一個多月後,我身無痛癢,精神倍增。我從小一身病,不知健康人是甚麼滋味。煉功後第一次體驗到健康人原來這麼美妙,興奮不已。平時晚飯後因供氧不足,得睡一會兒才能加班工作。這時每天可以不用小睡了。由於我效果明顯,母親和老伴也開始了修煉。

學法

後來,我先後參加了家屬大院和工作單位集體學法修心,互相切磋,思想得到了昇華。還聽了各地交流會錄音,參加片、區的交流會。各行各業各階層,將軍、老紅軍、教授、系主任、高工、哲學專家等介紹了他們修煉體會,親身所歷、所見、所聞。我得到很大啟示和鼓舞。那些老將軍、老紅軍他們的黨齡都比我長,都認為學法輪功與做黨員沒有矛盾,相反,法輪功修心性,應該比勞動模範、好黨員更優秀。那些哲學專家、系主任、教授比我的知識淵博,都認為法輪功是科學,是更高深的科學,不但在精神和物資的關係上有新的論述,且在人體科學方面更是走在前緣,不是迷信。

經過一段時間的體悟和思考,我的疑惑逐漸消失,逐漸的我理直氣壯、堂堂正正了,在單位敢於公開了。以前心目中是老師教我們、自己是學員、學生,慢慢的變成了師父教我們、自己是弟子、徒弟。

一九九七、一九九八年後,學法形勢越來越好,越精進。天天學,天天煉。真的是如飢似渴。看到師父的形像,聽到師父的聲音,看到寶書的行行字字,有時眼淚嘩嘩的流。記得有一次時間很長,共二小時四十分,整個時間我都在雙盤打坐(平時只要坐著,都是打坐煉腿),這次能堅持這麼長時間,我很高興,輔導員也替我高興。後來打坐看書最長能達三小時。就這樣勤修苦煉,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修心

得法前,我的思想是一個大雜燴。兒時受家庭的薰陶,我奶奶、外婆、父母都積德行善,教育我們忠孝節義,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長大後受極左思潮影響,搞階級鬥爭,和家庭劃清界限,名利思想等……做了一些錯事壞事。

幾十年來,經過多次政治運動,多次事件,多個活動,各種工作,各種關係,方方面面,我的經歷比較帶戲劇性,曲折多,起伏大。覺得活的很累。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做人,我變得更真誠善良、寬容忍耐。學著放下執著,與世無爭,笑對人生,慈悲對世人。學會遇事向內找,忍讓,包容,修去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等,思想上起了較大變化。心寬了,比較坦然了,活的輕鬆多了。

在「四清」運動後期和「文化大革命」初期,搞階級鬥爭,我參與了整人,傷害了幾位同事。學法輪功後,我明辨了是非,想辦法找到他們,向他們當面賠禮道歉,並在公開場合承認錯誤,大家表示很諒解。為了與家庭劃清界限,洗刷自己,我寫材料「揭批」過我的父母與兄長,說了違心的話,成為不孝不義之人而不自知,認為只有我好了才能保護他們。文革後雖知錯但不徹底。學了大法後才知從根上錯了,故對母親對哥哥姐姐倍孝倍尊以贖罪,贏得大家族好評。

過去要是別人在背後說我壞話,我心裏很難受,學法輪功後偶爾也有個別同事在背後說我,聽到後我儘量學著向內找,儘量站在別人角度,找自己的原因,還替他解釋。

以前自以為是,自認比較冷靜理智,遇事能三思,一般不錯。故善辯,且固執,很拗,自以為是堅持真理。學法輪功後,想到師尊教導,觀念是最難捨的,要學會捨棄自我的觀念,所以也比以前有進步,不太固執了,隨和多了。在互相配合上比較尊重別人意見。

一般,別人當面訓我幾句都沒甚麼,但兒子不行,在兒子面前我不能忍。學法輪功後,有幾次兒子對我不客氣,說一些刺激我的話,我能做到不傷心,不生氣,心平氣和的和他討論,丟掉自我的觀念,站在他的角度思考,看看自己哪些地方考慮不周,自己認錯。在工資、分房、出國等名利方面,我也按師尊教導,讓工資名額、讓出國名額、分房不挑新房好房、工作不挑揀,老當救火隊員。

修煉見奇效

修煉法輪功後,我祛病健身效果顯著。經過學法煉功修心性,我原來各種疾病不同程度奇蹟般消除。二十年來不曾吃藥,也未去看病。

先天性心臟病好了,現在能上六層以上的樓,能跑,能爬窗台,能蹲在地上擦地,臉上紫斑逐漸去掉,氣色很好,都說我比前白了好看了;肝功能也好了,胃口很好,常常打掃家中剩菜;泌尿系統正常了,小便很正常且通暢,尿路未再感染;基本就不感冒了,偶爾打打噴嚏流流鼻涕就好了;神經衰弱,沒有了,現在上床一會兒就睡著,頭也不疼了;原來很怕冷,現在冬天衣服穿的比同齡人還少,出門都不戴帽子;也不暈車了,現在我乘小轎車有說有笑,能吃能喝;腰肌勞損從九七年後再未犯過;家傳平遮足,後來卻發現腳掌有了彎,不是平的了。我年近八十,但眼不太花,能穿針,能看清五號六號字。神清氣爽,力大不亞於男士。臉上皺紋也不多,與同齡人比顯得更健康。

年輕時我曾宣稱,像我這種身體,五十五歲足矣。今天我已過七十九足歲,還活的挺好。現在身體健康心態好,不吃藥不打針,隻手能提一、二十斤。電腦使用操作、編審、寫作文章及圖形照片、打印等都湊合。老伴八十和我同年得法,現在健步如飛。

老母也修大法,她年過百歲頭腦清晰無內病,人稱奇蹟,一百零六足歲無疾而終。兒子、媳婦雙博士,還很孝順。家庭幸福美滿。這一切都是師尊、大法的慈悲賜予,我們感激不盡。我們家就是一個小小的真相,得到大家對大法的認同。

總之,法輪大法以道德為基礎提升人的品行、觀念,祛病健身、增壽延年的功效在我身上顯得很神奇。

結語

得大法萬生有幸。我是一個被醫生宣判死刑的人。是師尊救了我,大法挽救了我,使我這樣一個等死的病號,變成一個身體和心靈都得到洗禮和淨化的健康人。通過切身經歷,我親身體驗到師尊對弟子的浩蕩佛恩!深深認識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一部高德大法,一部博大精深、神奇玄奧的天書。

我由衷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讓我們趕上了這人神共在的正法時期,這真是亙古稀有的曠世機緣。能夠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萬生有幸!我一定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修心性、不斷同化大法,更好的助師正法,抓緊發正念除惡、講真相救人,完成歷史使命,圓滿同回天庭。

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