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求職路上峰迴路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我是深圳的青年男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七年,我從廣東某高校本科畢業,走上社會,從大學生成為一名上班族。至今一年我在求職、就職的過程中,經歷了許多磕磕碰碰,甚至經歷過令我痛苦的時刻。但是,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在困難面前我卻常常遇到不可思議的轉機。值此世界法輪大法日,把我的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修煉大法的幸福和喜悅!

考驗

我是學財務出身,校園招聘時,我給當地一家稅務師事務所投遞了簡歷,並順利被錄用,不久後便轉為正式員工。在學財務的同學眼裏,能夠在事務所工作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因為事務所接觸的公司多,能夠更快地學習知識、積累工作經驗。很多在事務所工作了幾年的人,離職後很容易找到高薪的主管或經理的職位。

然而,在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卻察覺出了不一樣的端倪。在我的想像中,事務所應該是作為公正、獨立、第三方的專業機構,為企業及其利益相關者提供客觀真實的財務數據。可是實際工作中卻恰恰相反,事務所幫著企業做假賬、逃避納稅義務,也就是圈內人常說的「做外賬」。對於審計,很多企業也是抱著「花錢消災」的心態,請事務所幫忙做一份貌似客觀公正的審計報告,「證明」自己的財務狀況是健康的,以免被稅局、銀行等追究自身存在的問題。

當發現這些情況後,我便萌生了換工作的想法。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做人要講真、善、忍,而幫人做假賬、造假報告,這哪符合「真」呢?可是,當我把我的想法告訴我的朋友們後,他們卻不以為然:現在的企業不都是這樣嗎?確實,當今中國社會,企業做假賬、兩套賬的現象非常普遍,甚至有些企業在網上招聘會計的時候,就直接標明要招「外賬會計」。還有人說:做假賬好,沒本事的會計才去做真賬,只有真正厲害的才能做的了假賬。

在我心中,也確實糾結過、掙扎過。這份事務所的工作,很多人想進來還進不來,我真的要因為不想做假而離開嗎?再說,現在做假賬都成了社會常態了,連稅務局都知道這個情況,也都是睜隻眼閉隻眼,基本不管。我要不做了,會不會有點極端呢?

帶著疑惑,我想在大法中尋找答案。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不管人類道德水準發生多大變化,這個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遠不變的。」[1]「在道德標準扭曲了的時代,一個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呢,他都不相信!」[1]「凡修煉法輪大法者,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任何人違反國家政策法規的行為,都是法輪大法的功德所不容許的。」[2]

師父的教誨令我慚愧。我為甚麼要因為別人說這個對、那個錯,就讓自己的原則發生動搖呢?古人講:「仁義禮智信」、「人無信不立」。現代人的道德標準已經遠不及古人,世風日下,作為一個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我怎麼還能不顧好壞、隨波逐流呢?更何況做假賬不僅僅是職業道德問題,而且還牽扯到法律問題,作為修煉人,難道連遵紀守法都做不到嗎?

在日後的工作中,我時刻提醒著自己,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到真實,儘量算出客戶的真實財務數據。同時也幫助我的客戶設計一些稅收籌劃的方案,爭取讓他們在法律允許的框架內減少稅負。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的願望,後來公司分配給我的客戶,大多都沒甚麼做假的需求,只需要做一些日常的工商與稅務維護即可。而我工作的重心也轉移到出外勤幫企業解決具體的財務問題上來,真的是在為客戶服務了。

與此同時,我也在尋找能夠不做假賬、踏踏實實不碰紅線的工作。而這也給我帶來了一段跌宕起伏難忘的心路歷程。

投簡歷過程中修心性

找工作的過程並不如我想像的那麼順利。一開始心態很好,作為修煉人不執著於名利,只要能不做假賬的工作就行。但是隨著投的簡歷多了,慢慢的一些不好的心就暴露出來了。投簡歷的時候滿懷期待,之後卻沒有一個收到回音。我的心也開始急躁起來,一邊擴大投簡歷的範圍,一邊在網上找求職攻略、「面經」,還購買了求職網站的服務,測試自己的「匹配度」、「競爭力」。可是結果依然不盡人意,雖然收到過一個面試邀請,也是面試之後就沒有下文。

通過這兩年修煉法輪大法,使我時不時能達到一種很「靜」的狀態──心中沒有牽掛和雜念,空氣像靜止了一樣,感到十分自在、祥和。做工作也能非常專注,不受外界打擾。但是找工作那段時間,我的心性卻被攪得七上八下,每天心裏都圍著求職在轉,常常期待和失望交織在一起,利益之心被提上來扯下去。本職工作也沒能做好,根本靜不了,更別說是那種「自在、祥和」的狀態了。

我感到我這段時間是很不對勁了,是該好好思考一下了。師父告訴我們:「時時修心性」[3],我修了嗎?於是我決定審視自己的內心,仔細想想自己找工作的動機是甚麼?一開始的目的挺好,為了做個正直的人,不做假賬。可是後來看到許多公司有豐厚誘人的福利和薪資,就開始升起了利益之心。我是否違背了自己找工作的本來目的呢?師父說:「因為我們講隨其自然,對個人利益要看的淡。」[1]我在找工作時,忽視了現在的工作,本職工作都沒做好,我的責任心哪去了?投簡歷收不到回覆,就急躁,「求職急亂投簡歷」,這不是功利之心在作怪嗎?這不是修煉人應有的平和與理智。在學法中我懂得了萬事應該隨其自然,不是自己的不要強求,可是實踐中我卻沒真的做到。

從道理上理清之後,我告誡自己:穩住心,首先做好份內的工作和學習,並拋棄那些功利與妒嫉的念頭。至於能不能找到工作,隨其自然吧,不去強求。我又找到了從前那種感覺──心中沒有牽掛和雜念,空氣中彌散著平靜與祥和,又能微笑、和善地看待周圍的一切了。

心性提高上來之後,神奇的轉機出現了。第二天,我的手機就像差點被「打爆」了一樣,接二連三地收到面試邀請,甚至是HR(人力資源)直接電話面試。其中還有一個我很久前投過簡歷的公司,HR告訴我他們之前不小心漏掉了我的簡歷,今天發現後特地來詢問我是否還在求職。最後,我參加了一家大型民營企業的稅務會計崗的面試。面試當天主考官是公司稅務組的主管,他與我見面十分投緣,交談甚歡,他告訴我公司為了準備上市,以後不存在做假賬的情況了。面試完我就和人事簽了協議,約定十天後入職,在深圳市中心某寫字樓上班,工資是我原先單位的兩倍。

當我提高心性、放下對自我利益的執著時,反而得到了我所需要的,甚至是更好的。

離職前的一場風波

然而好事多磨。一位朋友提醒我:離職不是要提前三十天提出申請嗎?我當即被潑了一盆冷水,從興奮當中緩過勁兒來: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呢?趕緊翻一下勞動合同,果然寫著:勞動者主動解除合同,需提前三十天提出書面申請!

週一上班,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向所長遞交了我的辭呈。我向所長解釋之前沒考慮到提前三十天申請離職的約定,而新公司的崗位又正等著我交接,能否這星期幫我走一下離職流程呢?所長一臉不悅地說:「沒有那麼快吧?會儘量配合你,不會超過一個月。」

我聽出來了,說是不會超過一個月,其實就是想再留我一個月。無奈之下,只能跟新公司協商能否寬限十幾天。然而,對方公司也很著急,因為那個崗位有員工要離職,急著交接。說讓我準時報到,不行就再招人。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臨如此尷尬的境地,我不僅會丟掉當前的工作,而且新的工作可能也將難保了。沮喪、後悔、擔憂、怨恨的情緒交織在一起,不斷冒出許多負面想法:我的工作其實沒有甚麼好交接的,所長為甚麼硬要拖著我一個月不放呢?難道是看我心懷二心,想報復我一把嗎?……

那幾天,我著急上火,飯吃不下,覺睡不著。還好,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寂靜的深夜裏,我冷靜下來,思索著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師父說:「我告訴大家,發生任何矛盾,心裏頭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證原因就出在你這裏。」[4] 那麼問題出在我的哪裏呢?是所長對我不好嗎?應該不是。是新公司不考慮我的難處嗎?也不是。是因為自己粗心大意?好像是,但是感覺點不到問題的實質。

突然,我想起了師父講過的一句話:「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5]。

對呀!大法要求我無私無我,可是我從一開始求職到最後離職,卻從來就沒離開過「私」和「我」。找工作的時候,只想著要找到更好的發展機會,卻從來不考慮我這一走對公司的影響;面試的時候,不考慮老公司能不能接受我「閃電離職」,只顧著想要趕緊走,就向新公司誇下十天後就能來報到的海口;當所長表示不能接受這麼快離職時,自己心中竟然還不滿,冒出負面想法,就沒想到所長也有難處……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超越自私的目的,沒有為別人考慮過。

我曾跟朋友半開玩笑地說:「都怪大學沒學好經濟法,現在才遭這個罪。」朋友卻說:「這不是沒學好經濟法,這是常識!」是啊,這確實是常識。不需要懂法律,只要用正常思維想一想,都能明白這個道理:離職哪能不先打好招呼,哪有想走就走的?然而這麼個常識,卻被我拋之腦後,歸根到底還是我太專注於自我的利益,連為人考慮的常識都忘記了。師父講:「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相比起大法對我的要求,作為大法弟子,我卻做得這麼差,我感到慚愧、汗顏!

第二天,我在公司小房間裏開發票,所長走了進來,和顏悅色的叫我把客戶的資料清單發給他,以便他安排交接給其他同事。我感到事情似乎出現了轉機,便繼續加班加點完成手頭的工作。提出離職的第五天,我終於把我的工作處理完畢並交接給同事,便向所長彙報了情況,並再一次提出辦離職手續的請求。所長欣然應允,幫我開了離職證明並結算離職工資。最後所長與我握手,還叮囑我去到企業裏要多走走、多看看,要繼續提升自己的技能。在那個陽光明媚的冬日午後,一場懸而又懸的風波,終於以好聚好散做了結尾。這時距離我約定去新公司報到的日期只有兩天。

當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並用大法歸正自己時,大法再一次向我展現了修煉的美好!

結語

兩年來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個最大感受,就是往往在困難和矛盾面前,當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道理要求自己、修自己時,我沒有去解決困難,困難卻自己消失了。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心、美好的生活。在這樣一個紛紜亂世中,能夠得到這麼一部高德大法,三生有幸!

我感恩,我得到一部大法,指導我的言行。大法教會了我在矛盾面前,要找自己的不足,任何時候都不去傷害別人。大法教我淡泊名利,讓我在燈紅酒綠充滿誘惑的世界中,能置身世外、平靜淡泊。當遇到困難時,只要我能找到我的不足,改正我的缺點,把心放在真、善、忍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當中,大法又一次次地展示給我生命的真正道理!

願普天之下善良的人們,都能夠了解大法真相,都能夠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妙與殊勝。請相信我:當你真的做到了真、善、忍,用他來指導你的生活,你就會發現人生真的可以不一樣,人原來可以這樣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附錄〉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真修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