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擺脫「覺母」的綽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以前在大學宿舍,室友開玩笑地對我說:「你這麼能睡覺,就叫『覺(jiào)皇』吧。」考慮到我是女的,另一位室友說:「不對,是『覺(jiào)母』!」

出了名的愛睡覺

聽媽媽說,我小時候,看著我很省心,因為我一直睡。偶爾醒了,也不哭,拍拍接著睡。

上高中時,學校離姑姑家很近,經常去姑姑家,依然愛睡覺。我這嗜好,即使在多年後,仍常勾起姑姑的記憶,也成為她和別人閒聊的話題。

記得有一天,下午第一節是歷史課,歷史老師正是嚴厲的班主任。我聽著聽著就睏了,老師講課聲音都聽不見了。抬頭見老師正看著我呢,那也顧不上了,頭實在太重了!低頭用拳頭撐著頭,很快也撐不住了,最後只能趴在桌子上……

後來讀大學、研究生,宿舍間愛串門。不久,同學們發現,無論是誰,何時來我宿舍,我幾乎都在睡覺。開始同學們不好意思大聲聊天。後來習慣了,也顧不上我了。我有時嫌宿舍太吵,就去自習室找個安靜的角落,趴在桌子上,可以一直睡兩、三個小時。

即便睡這麼多,卻仍然精神不好,總覺得睡不醒。這是因為我體質不好,很虛弱。班上有一個感冒的,馬上就會傳染到我。整個冬天,幾乎都在感冒,好不容易好了,沒幾天又病了。那時,最怕上體育課,一是體育很差,二是在戶外,風一吹,就病倒了。生病時,更是臥床不起,整天整夜都昏昏沉沉地睡。

一次,有急事需要熬夜。第二天,我臉色蒼白,嘴唇無血色,頭重腳輕,睡很久,都緩不過來。

雖然我學習成績很好,但是同學們看到我這麼愛生病、愛睡覺,不由的對我的未來很擔憂。記得中考前,父母擔心我身體會承受不住高中的課業繁重,曾考慮讓我讀中專。人的身體和精神是緊密聯繫的,身體不好,也會影響到心情。人們對我的評價是「很憂鬱」。

終於,睡眠不足六小時,精神卻更好了

二零零七年,讀研究生時,機緣成熟,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要求學法(即閱讀《轉法輪》書)、煉功(即法輪功五套功法),按真、善、忍做人。與修的好的學員相比,我不知相差有多遠。即便這樣,十多年的堅持,不覺間,身心都在受益。

現在,我基本上每天零點以後睡,早上六點之前起床。雖然睡眠時間不足六小時,白天卻不困,精神更好了。偶爾熬夜,也沒多大影響。

我終於「覺(jiào)母」不再了。身體也很少有異常,偶爾鼻子嗓子不舒服,不用管它,兩、三天自己就好了。給同事們印象深刻的是,冬天,在辦公室,同事們都穿毛衣,有的女同事還要再穿一件羽絨馬甲,而我只穿一件薄薄的單襯衫。同事們總要驚訝地問我:「你不冷啊?!」我笑著搖搖頭,說:「不冷。」因為再多穿一件就要熱出汗。

父母看到我身體變好了,人也更穩重,雖然一個人在外地上班,對我也放心。儘管中國大陸仍在迫害法輪功,父母也支持我修煉。

有時會想,要能早點修煉法輪大法多好啊!就不會有那麼多大好的青春時光浪費在睡覺、生病上,就能有更多的時間精力來學習,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也能有更光明的性格。正是:

一夢二五載
塵封不知醒
大法驅迷霧
身心放光明

謹以此文獻給偉大的師尊!也希望更多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