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85歲母親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的母親今年已八十五歲高齡,修煉法輪大法整整二十年。

從我記事起母親就整天病病歪歪,她有腎炎、氣管炎、神經衰弱,還經常用手捂著胃,可能有胃病。這樣她就得不斷的吃藥。

我們兄妹五人,七口之家,生活非常困難。我很羨慕那些有零食吃的小朋友,天天盼著過年,因為過年能吃到餃子、豬肉,能穿上一年裏僅有的一套新衣裳,還能吃到糖和一、兩個蘋果。

另外,端午節那天我們每人能分到二個雞蛋。每到端午節,母親會挨個問每個孩子分到的雞蛋想怎麼吃?可以煮、可以炒、可以蒸雞蛋糕、也可以臥雞蛋吃。各人吃法不同,母親會拖著病痛的身體非常精心的給大家把雞蛋做好。母親雖然體弱多病,卻非常愛自己的孩子,從來不打罵我們,家裏雖然經濟困難,可我們擁有家庭的溫暖。

多災多難的大半生

我十歲那年,家裏最小的妹妹降生了,與此同時母親又得了青光眼,母親沒有奶水餵養小妹,每天靠牛奶餵養小妹。黑心的奶農把牛奶兌了三分之二的水,小妹吃不飽,經常餓的全身抽搐,癱在大姐的懷裏。本來就非常困難的家庭更加困難,哪還有錢給母親治青光眼病?不醫治就面臨眼瞎的可能。

就在走投無路之際,朋友給了一個偏方,說生喝牲畜苦膽能抑制青光眼的發展,從此父親到處去討要牲畜的苦膽,母親再用清水將苦膽喝下,母親說每次喝下苦膽整整一天、甚至第二天早上嘴裏都是苦的,因為人間最苦莫過於黃連苦膽。政府每月給各家供應二斤白糖得給小妹喝奶用,也沒錢買糖塊,母親就這麼吃苦中之苦。

喝苦膽保住了母親的眼睛,但是過多的苦膽嚴重的傷害了母親的胃,胃粘膜基本沒有了,不停的胃疼,每天吃不吃飯都打嗝,次數很多而且聲音非常大,會傳出去很遠,那個聲音很像家裏養的大鵝的叫聲。為此走在路上,經常招來詫異的目光。我還小,很不懂事,母親一打嗝,我就用哀求的語氣和母親說:「媽,你可別再打嗝了,太丟人了。」母親經常嘔胃酸,胃酸嘔到腳面上竟然將黑色的大絨鞋面變成紫紅色。

母親五十多歲的時候,一次一隻手杵到地上,手腕齊刷刷的折了。還有一次,她正在廚房做飯,一轉身坐在地上,股骨頭折了。經仔細檢查,母親得了重度骨質疏鬆症,說骨頭裏都是蜂窩眼兒。醫生說像這種情況,一不小心就會癱瘓。

面對病魔纏身的母親,全家人真象烏雲壓頂一樣喘不過氣來,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全家人共同照顧母親,像買菜、洗澡等都由家人陪同,儘量減少閃失。

那時候的母親臉上基本沒有笑容,我好像不記得那時母親的笑容是甚麼樣。在我的記憶裏,母親經常住院,我們兄妹五人經常輪班在醫院陪她。自從母親患青光眼之後,父親承擔做飯的任務,我和姐姐負責家裏其它家務,包括給家裏人做棉衣、棉褲,那時姐姐十二歲,我十歲。

五十多年的煙癮輕鬆戒掉

母親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在她身上出現很多神跡。

母親十一歲就開始抽煙了。六十五歲那年被確診為骨質疏鬆症時,醫生一再叮囑母親,一定要把煙戒掉,否則會更容易癱瘓。回到家裏,母親開始戒煙,一共戒了七天,每天白天忙忙碌碌還好,晚上煙癮一上來根本不能睡覺,那真是抓心撓肝的難受,說骨頭都癢癢。她為了不影響家人休息,不忍心開燈,獨自在屋地上走來走去,基本上是半宿不睡。

母親很有毅力,一直堅持了七天七夜,本來瘦弱的身體更加瘦弱。父母的感情很好,從不吵架。父親很心疼母親,看到母親痛苦的表情說:我看你實在是太難受了,你天天這樣我的心都要被揪出來了,要不然你先抽一根煙,明天再戒還不行嗎?父親不會抽煙,也就不懂得戒煙的難處和道理才這樣說的。母親一聽,像接到了指令一樣,立即抽了起來。從此以後,她的煙癮更大了,抽煙的數量比以前增加了一倍。母親說:我再也沒有勇氣戒煙了,癱瘓就癱瘓吧,我認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母親小心翼翼的在擔驚受怕中活著。

誰都不會想到,就這樣大的煙癮,在母親修煉法輪功的第五天就徹底戒掉了。

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後,有一天,七十五歲的母親一個人在家。她看到剛買來的五十斤大米在床邊的地上放著挺礙事,心想,要是能夠把大米拿到椅子上就好了。對自己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神通啊!於是用兩隻手抓著大米袋子兩頭兒的兩個角,說了一聲:「師父幫我!」兩手一提,感覺沒費吹灰之力就把五十斤大米拎到了椅子上。

遭遇車禍 安然無恙

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個早晨,下雨了,當時七十七歲的母親和大姐去早市,剛走下馬路牙子要過橫道,一個女孩騎著電動車飛速駛來,可能因為雨天視線不好,一下子把母親撞出三、四米遠,趴在地上。女孩和車也摔倒在地,女孩從電動車下爬出來,都沒站起來直接爬到母親跟前,從後邊一把把我母親抱起來,眼淚「唰唰」往下掉。一聲接一聲的叫著:「大娘啊,都怨我呀!大娘啊,你快醒醒吧!大娘啊,我可怎麼辦哪,大娘啊……」她雙手抱著母親,一遍遍喊著、哭著、搖晃著。

不知晃了多久,母親醒了,朦朧中問:「怎麼了?」女孩見母親醒來,又高興、又著急的說:「大娘啊!我把你撞了,你咋樣啊,咱們上醫院吧。」母親這時也清醒過來,對女孩說:「姑娘啊!你別害怕,大娘不訛你,大娘修煉法輪功,你走吧。」

女孩愣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問母親:「大娘,你說啥?」母親又重複了一遍剛才說過的話,女孩說:「是真的嗎?」當女孩知道母親是真心話,馬上站起身來頭也沒回,把電動車立起來,看到車把已經撞變形,不能騎了,只好推著車走了。

回到寢室,女孩打電話給她母親,告訴她母親發生的事。她母親訓斥她說:「你還是不是人哪,人家老太太被你撞了,你都沒把人家扶起來,你就跑了,你夜裏能睡著覺啊!咱家以前發生的事你忘了嗎?」

原來女孩的姥姥八年前被汽車撞了,肇事司機逃逸,姥姥被撞後癱瘓至今。

女孩跟媽媽解釋說:「我當時都蒙了,我怕她訛我,我以為她撞迷糊了,聽她說不訛我,我怕她明白過來之後再訛我,我就走不了了,所以我就趕緊跑了。」女孩的母親非常善良,說:「撞到了人家就該承擔責任,你人跑掉了,良心能跑掉嗎?」女孩深受觸動,從第二天起,女孩每天早晨站在撞車的位置等著,因為那天她撞了我母親的時候,聽到一直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喊「媽!媽!媽……」,因那天她光顧哭和搖晃我母親了,根本就沒看哭喊叫媽的人長得甚麼樣。所以她就連續五天早晨站到那裏,見到四、五十歲的女人就問:「大姐,我那天撞倒的老太太是你媽嗎?」連續五天早晨不知問了多少個人,直到第五天才碰到我大姐。

女孩十分激動的說:「大姐呀,我媽說如果我找不到被撞的大娘就不用回家了。」女孩把那天離開我母親後發生的事,告訴了我大姐。女孩買了很多禮品來到母親家,看到母親安然無恙非常高興,一再說:對不起大娘,謝謝大娘對她的原諒。

母親告訴她:「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不被撞死也得撞成癱瘓,因為我原來就患上了骨質疏鬆症,醫生說:我摔個跟頭都得癱瘓,何況是被電動車撞出那麼遠趴在地上呢。如果不是修煉大法,你把我撞倒了,我的兒女也不能饒你啊。所以你要感謝我的師父,是我的師父幫我們過了一個大劫。」

母親又給女孩講了很多大法真相,並勸她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

信師信法 父親走過魔難

二零零三年夏的一天,父親一個跟頭栽倒在地,被送到了醫院。醫生說,父親整個腦袋的右側都被血栓堵死了,比較嚴重,只讓躺著不讓活動。父親怕死,就非常配合醫生,躺在床上一動不敢動。到第二天早上,因父親死死的躺著不動,眼皮已出現積水現象,而且醫院通知要把父親轉到重症監護室。

母親悟到:父親是個修煉人,雖然不算精進,但也有師父管,怎麼可以讓醫院管呢?怎麼就不相信師父呢?她想父親應該回家修煉。所以母親一次次拒絕來自醫生、護士的將父親轉到重症監護室的通知,母親和大家商量讓父親出院,遭到親屬們的一致反對,說父親的病實在是太重了,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醫生拿著一份責任書說:如果不轉到重症監護室出現危險誰負責?母親斬釘截鐵的說:「我負責。」

親屬們都很生氣,母親卻像處理別人家裏的事一樣,鎮定自若。因為母親知道,這情況醫院是治不好的,只有師父才能管修煉人。母親非常清楚,父親的病太重,如果相信醫院,父親必死無疑。當然不修煉的家人是不懂這一點的,沒有其它選擇的,只靠醫院,自然不同意父親出院。我們只好等待時機。

第三天清晨四點左右,趁別人都回家休息的時候,我和父親、母親、小妹聚在一起,切磋父親出院的事。父親由於修煉不夠堅定,學法不多,開始堅持不出院。經過交流,明白了只有師父能救他,也就同意出院了。

一到家,我們立即在一起學法交流,父親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精神抖擻,跟在醫院時判若兩人,我們用電話給所有知道父親病情的親人們打了電話,告訴他們父親已經回到家,身體已經恢復健康。接到電話的所有人都驚訝不已。

母親堅定的正念顛覆了經歷這事件的所有人的思維和想法,也震驚了很多人。

最近幾年,母親也經歷了幾次病業關,一次次有驚無險。母親頭幾次消病業的時候,家裏的常人有人勸母親去醫院,母親都不去,告訴家人為甚麼;以後再有病業關時,沒有人再勸母親去醫院,反而都會說:「趕緊學法發正念去吧!」

反迫害 營救親人

我家包括直系親屬,原有十六人修煉法輪大法。由於中共邪黨的瘋狂迫害,大部份人都不敢修了,只有父母、我和小妹四人還在繼續修煉。

在大法弟子被迫害初期,由於法理上不夠清晰,又需要做證實法的事,所以姐妹們不斷被綁架,在營救方面父母付出了太多辛苦。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小妹被市安全局警察綁架,父母親和我們找遍市政府各相關部門,沒人理睬我們,我們只好每天去市安全局要人。

安全局不讓我們進門,我們就在安全局門外等著接待,經常是等一上午也沒人理我們。十二月份是北方一年四季最冷的季節,也叫寒冬臘月,而且安全局就坐落在江邊上,那真是寒風刺骨,穿再厚的棉鞋,在江邊上站一會兒全身就會凍透,腳凍得像貓抓的一樣疼。可母親每次都不落,當時七十多歲的人了,真的很不容易,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母親幾乎每天都去。一個月後,四位同修被釋放了。

在二零一二年,小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母親到「六一零」講真相要人,母親對那個主任說:「看你的年齡和我兒子差不多少,你長得這麼英俊,怎麼看你也不像個做壞事的人哪!」主任說:「我幹甚麼壞事了?」母親說:「你抓大法弟子就是幹壞事啊。很多人都知道『六一零』是死亡職位,你別幹了,你再幹就白瞎了你媽給你的這個身體和樣貌了。」

在小妹被關洗腦班期間,母親白天晚上都在營救中。後來小妹被送到省洗腦班,母親又跟到省洗腦班。去省洗腦班交通很不方便,母親就兩三天去一次,母親每次去都要求放人。洗腦班的頭頭最後沒辦法,只好讓母親和小妹離十幾米遠隔著玻璃遠遠的看了一眼。洗腦班頭頭說: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半個月後,小妹又被轉到外縣洗腦班,母親又跟到外縣洗腦班去要求放人,一直到小妹被釋放回家。

婆媳和好

修煉前母親跟我的嫂子有矛盾。修煉後母親就想:不管兒媳婦有多少毛病都不應該跟她計較,兩人的關係不溶洽自己也有責任。以後不論哪方面,母親儘量滿足兒媳婦的要求,以彌補曾經對兒媳婦的虧欠。母親向嫂子誠心誠意的道歉。按母親以前的個性是絕對做不到的。母親說:修大法了,對誰都要好,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1],我一定要讓兒媳婦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母親的誠意逐漸的感動了嫂子,嫂子也在變,特別是父親去世後,嫂子主動把母親接到自己家裏住了一週,嫂子對母親百般照顧,問寒問暖,每頓飯都細心調理,有湯有菜、有稀有幹、有葷有素,母親吃的可口開心,只一週的時間,就看到母親的臉比來時有光澤而且還胖了。母親第一次感受到被兒媳婦孝敬的尊貴和榮耀,母親不止一次的和親戚朋友說: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的兒媳婦,讓我這個天天抱怨兒媳婦的惡婆婆感受到了當一個好婆婆的榮幸和自豪。

從那以後,逢年過節我們經常在一起聚餐,嫂子總是親自下廚。嫂子說,結婚三十多年,從沒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現在太幸福了,這都是大法給咱們家帶來的。嫂子不止一次在酒桌上對四個妹夫說:「有了法輪功才有了咱家的今天。我們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母親也經常感慨的說,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功,到死都不知道和兒媳婦之間到底誰對誰錯!婆媳三十二年的恩怨在大法修煉中得到善解。

在喜迎十九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和師尊華誕之際,弟子恭祝師尊生日快樂!普天同慶同賀法輪大法洪傳二十六週年!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