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提起法輪功,明白的人,都會豎起大拇指,非常敬佩和尊重,因為他們看到法輪功學員堅持真理,講真話,處處與人為善,是道德素質很高的一群人。他們看似弱小,卻敢於放下個人名利,在殘酷的迫害下告訴人們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在十九年的恐怖迫害中,當被強迫轉化時,只要違心地說一句「不煉」,或在「保證書」上簽個字,就可以免遭酷刑和關押,恢復正常工作、生活,而在巨大誘惑下,許多法輪功學員卻義無反顧地選擇堅持自己的正信,還能慈悲勸善,把他人的平安視為己任,這樣的人是應該受到尊重和褒獎的。

遺憾的是,有些公檢法人員為了一點眼前利益,仍在盲目執行中共邪黨江澤民團伙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監控、跟蹤、綁架,甚至非法判刑、迫害致死。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二零一八年,牡丹江地區法輪功學員仍遭中共嚴重迫害,至少有6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34人被綁架,3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迫害致死。

附表1:二零一八年牡丹江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名單統計

遭迫害人次 騷擾 6人 綁架 34人(回家34人) 非法判刑 3人(回家2人) 迫害致死 2人
名單 王淑梅、宋秀英、高成芝、李秀容、台福珍及海林法輪功學員

朱豔華、孫發、夏姓學員、戴啟鴻、孫玉蘭、高秀清、王明豔、王楣泓、范麗敏、姜春梅、張淑敏、張麗、李洪偉、宮呈閣、曾德雲、金龍金、金金玉、宋秀玉、曹淑芳、宋屈豔與丈夫、馬淑芬、高鵬光、郭立彬與陳熙濤夫婦、張星平與呂美香夫婦、張玉華、董淑豔、賈豔鳳、董雲芬、劉秀雲、何萍、顧巧玲

李鴻森:三年 高順亭:三年 趙群:三年並勒索五千元 呂樹彬、羅井山

一、牡丹江地區二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東寧市呂樹彬送真相福字被冤判致死

東寧市法輪功學員呂樹彬,只因向人們贈送新年福字、真相資料,被綏陽林業公安局人員綁架,被誣判入獄,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被所謂「保外就醫」放回,歷經十二天的極度痛苦後,於五月二十九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六歲。

呂樹彬被非法抓捕之前
呂樹彬被非法抓捕之前
呂樹彬被接回家之後
呂樹彬被接回家之後

呂樹彬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的二零一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他是東寧市第一個利用沼氣種植綠色蔬菜的人,當時電視台兩次採訪他。他家用溫室大棚種出來的蘑菇也特別好吃。在修煉之前,呂樹彬脾氣很不好,常因為一點小事就動手打妻子、女兒,有時把家人打得都躲出去。在外面他也是脾氣暴躁得出名,曾有一次因為交警執法不合理,他開著三輪追趕交警,要撞人家。修煉大法後,他遇事會想到忍,克制自己的脾氣,也不動手打人了。即使後來被關進監獄中,每次打電話或和家人見面,他都會關心丈母娘的身體和生活(其他老人都過世了)。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上午,呂樹彬、蔣文華、張忠等七位法輪功學員去給民眾送新年福字、真相資料等,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綏陽林業公安局人員綁架、非法抄家和構陷。七月九日,綏陽林業法院對這七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律師拿著一張新年「福」字,對在場的所有人說:這就是我的當事人所謂的犯罪證據,你們看好,這是個「福」字,過年送福多吉祥,四面寫的「真善忍好」,如都能做到「真善忍」不好嗎?我的當事人被迫害到站不起來,不能走路,他卻不恨任何人。

然而,綏陽林業法院卻罔顧事實和法律,最後冤判七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呂樹彬被枉判三年半。

在被非法關在綏陽看守所期間,呂樹彬被迫害至不能走路,後來被關進監獄。在牡丹江監獄「集訓」三個月,轉到呼蘭監獄,又被「集訓」三個月(集訓隊比監區條件更惡劣)。當時家人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拒絕。呂樹彬因堅持煉功,曾遭惡人毆打,致眼底出血。

二零一八年二月,呂樹彬打電話說身體不好。四月二十三日,呼蘭監獄來電話,向家屬索要兩千元錢說給呂樹彬檢查身體。四月二十八日,家屬看到呂樹彬嚴重消瘦,肚子腫得厲害,疼得睡不好覺,也吃不了東西。當天才給做的穿刺。五月二日,監獄打電話說呂樹彬患肝癌(腺癌),為了推卸責任,主動給辦理保外就醫。而直到五月十七日,呂樹彬才被放回來,人已完全不能自理,瘦得皮包骨,肚子卻漲得很大,吃不下甚麼東西,一直坐立不安,甚至無法入睡,於五月二十九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六歲。

◎牡丹江農墾分局雲山農場羅井山被迫害致死

牡丹江農墾分局雲山農場法輪功學員羅井山,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在家看明慧網時,被居委會人員惡告,遭牡丹江農墾分局法院冤判兩年零六個月,羅井山當庭提出上訴。

羅井山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農墾分局連珠山看守所期間,經常遭到犯人毆打,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日由家人接回。一個月後羅井山身體稍有恢復,但在生活還不能自理的情況下,雲山農場公安局國保警察強行帶回連珠山看守所,後送到牡丹江監獄,不久又轉入呼蘭監獄迫害。

羅井山在獄中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到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被兒子接回家時,已不能行走,渾身浮腫,晚上經常驚叫,經歷一個月零兩天的痛苦折磨,於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年六十五歲。

法輪功學員和大家並無任何仇怨,也沒有傷害任何人,他們也知道在家裏躺著看電視舒服,而他們卻放下個人享樂,不辭辛勞,無償地給人們送去福音和真相資料,是希望鄉親同胞能得福報,別被中共的謊言欺騙做壞事,卻反而因此被人惡告,被關押、判刑,最後被迫害致死。從惡告呂樹彬和羅井山的人,到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再到看守所、監獄,一步一步,所有這些人似乎只是做了自己的「工作」,但卻在中共操控下,成了害死呂樹彬他們兩人的兇手。

二、牡丹江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牡丹江高順亭和趙群被劫持一年多,遭非法判刑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高順亭於二零一七年八月末尋找租賃房屋時,被未著裝、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新華分局警察劫持,同期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趙群。他們因為信仰而被非法關押到牡丹江看守所一年多,並遭非法判刑。

趙群是個耿直的人,每天勤勤懇懇的騎個電動倒騎驢給人拉活掙錢,從不惹是生非。他還願意幫助別人,不計較錢財得失,和他相交往的朋友、鄰居都說他是好人。他是家中的小兒子,很孝順,老母親年事已高,腿腳不靈便,逢年過節,他都會騎車載著母親去江濱、北山遊玩,陪伴在母親左右。

高順亭在修煉法輪功前經常胃疼,曾經因車禍造成粉碎性骨折,後來經常腰疼。大約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不適症狀全部消失,性格也變得比以前開朗了。老伴說高順亭很善良,為人厚道,處處為家人著想。姐姐高蘭亭說,妹妹是好人,她特別與人為善,撿到錢都給人,鄰居之間處的特別好,她還一直悉心照顧患過腦梗的姐姐。

高順亭和趙群自二零一七年末被構陷到愛民區檢察院後,曾因證據不足,檢察院兩次退卷,牡丹江國保和610人員卻拒不放人。二零一八年,他們再被構陷到牡丹江愛民區法院,眾親友和律師一直維權、營救。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下午,牡丹江愛民區法院對高順亭和趙群非法開庭,並使用歧視性安檢來刁難、阻止律師進庭辯護,在不讓律師進庭的情況下強行開黑庭。律師無奈,只得到牡丹江司法局控告法院違法。家屬也向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控告牡丹江法院與檢察院違法,並接到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回執。

當天,愛民區法院只讓一位家屬旁聽,高順亭的姐姐高蘭亭與趙群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被拒在庭外。高蘭亭老人因心悸、頭暈癱倒,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召集來的警察都不知所措。庭審結束後,高蘭亭想上前看妹妹一眼,卻被一群警察攔住,老人悲憤地質問,「你們沒有兄弟姐妹嗎?沒有老人、父母嗎?這樣對待一個老太太,就不怕報應嗎?」

親屬勸警察,「現在很多法院、檢察院都退卷放人,不接法輪功案子,不替江澤民背黑鍋。江澤民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等,都成了階下囚了,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誰做了違法的事,都得自己買單。等法輪功平冤昭雪的時候你們何去何從呀?他們(法輪功學員)一個犯罪的行為都沒有,就是個信仰,做好人!你們用得著這麼興師動眾來這麼多人嗎!周永康官大不大?早上中南海,晚上秦城會!他做夢也沒想到吧?迫害法輪功快二十年了,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跟警察發生衝突的嗎?他們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警察都不說話。

二零一八年十月末,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趙群終於從看守所被放回,據悉,趙群被愛民區法院冤判三年,勒索五千元所謂罰金。

十一月一日,高順亭的姐姐高蘭亭也去接妹妹回家,遭愛民區法院拒絕。十一月六日,高蘭亭再去愛民區法院講理,被法警往她頭上、臉上噴射了許多不明液體,類似催淚瓦斯、辣椒水之類的東西。高蘭亭沒有防備,眼睛裏,頭上都被噴了很多,灼熱辛辣,疼痛難忍,頓時窒息得上不來氣。之後法警將年過六旬的高蘭亭強行拖出門外。高蘭亭回家後,心口處和眼睛仍被灼燒得十分疼痛,並伴隨頭痛、迷糊。

十一月三十日,高順婷終於結束一年零三個月的非法關押,被放回家,卻被愛民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李鴻森被冤判入獄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牡丹江市先鋒公安分局立新社區警務隊警察張大偉等人,以噴寫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好」的文字為由,綁架了家住東安區綠苑一區的法輪功學員李鴻森,並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李鴻森被西安區法院劉輝非法庭審。法院阻止家屬請正義律師辯護,並威脅說,找律師會加重對他判刑。後來,六十一歲的李鴻森被冤判三年,劫持到齊齊哈爾監獄。

三、牡丹江法輪功學員被綁架34人,被騷擾6人

◎學法輪功獲健康 牡丹江曾德雲多次被警察綁架、構陷

牡丹江市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曾德雲,曾因病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照顧,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神奇地獲得了康復。曾德雲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希望更多困苦的人像她一樣,在大法中受益,道德昇華,無病一身輕,卻多次被警察綁架、構陷。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曾德雲向人們贈送真相資料時,被牡丹江國保大隊尹航、李學軍和西安公安分局尹建華等人綁架,家中私人財物被洗劫一空。後來,曾德雲依法控告迫害責任人,並索要被非法搶劫的私人物品,國保教導員尹建華開始推脫說過幾天,再打電話就被拉黑,後來恐嚇曾德雲,要去砸她家。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曾德雲在東安區工商小區一超市裏,又被牡丹江市國保支隊副隊長李學軍和一個警察綁架,送至東安公安分局。二十四日凌晨一時左右,在曾德雲強烈要求下,東安分局警察將她放回家。

六月五日,曾德雲去市公安局,想向紀檢書記澄清真相,討要個人物品,門衛打電話說沒人接。曾德雲就將自己要說的話貼在門衛的牆上和公交站點。下午一點左右,曾德雲被國保警察尹航等人綁架,送到看守所,體檢不合格,由家屬接回,她家的電腦主機和大法書再遭警察搶劫。

十月十日早七點,江南分局警察把曾德雲家的電閘拉掉,將曾德雲誆出門,劫持到愛民區檢察院,將構陷案卷交給愛民區檢察長後,讓曾德雲找擔保人,她說沒有人擔保,於十一點被放回。

十月十一日早七點多,曾德雲家再次被停電。警察從中午開始不斷敲門,說傳告曾德雲去檢察院簽字。曾德雲不配合他們,這些警察竟輪番在她家門外守著,攪擾得四鄰不安。

曾德雲只是依法討要自己遭搶劫的物品,卻被江南分局警察反覆騷擾、綁架,並構陷到檢察院,因多次迫害,導致她血壓升高、迷糊。

曾德雲曾患絲狀角膜炎,眼睛疼得睜不開,上廁所都得摸著去,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二零一五年老伴因病去世,曾德雲做飯都做不了,在這雙重打擊下,她又從新修煉了法輪功,煉功三個月後,曾德雲的絲狀角膜炎徹底好了,眼睛也能睜開了,自己能做簡單的飯菜。在這之前,曾德雲還患過兩次腦出血,一次腦梗,曾多次住院,如果不是煉法輪功,曾德雲現在得需要別人伺候。

◎牡丹江國保警察馬群綁架孫發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報導,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孫發於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上午十一點被國保人員馬群等人強行架走,孫發說還得幹活呢,國保警察馬群辱罵說「別給臉不要臉」,喊了一聲「上」,仨人就如狼似虎地衝上來,將孫發兩個胳膊強行擰到背後,摁倒在地,不知誰還用一隻穿著皮鞋的腳踩在他右側臉部,用手銬強行把他銬住,拉到西二條路先鋒分局,銬在一個鐵椅子裏。

馬群非法審問他,還很囂張地說:「你就是一句話不說都沒關係,我一樣湊材料把你送進去,判個十年八年都是它。」孫發問馬群:「你們有逮捕證嗎?就把人給抓來了?」馬群說:「逮捕證是檢察院的事,我們沒有。」孫發說,「那你們就是想抓誰就抓誰了?」

過了大約半小時,他們找來國保大隊的彭福明,彭說跟領導請示,下午兩點多才放孫發回去。

◎牡丹江14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聯名控告違法警察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牡丹江市國保支隊警察李學軍、尹航、馬群,伙同東安分局六七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宮呈閣家,未出示工作證、未穿警服、未出示搜查證及立案決定書,進行非法抄家,搶劫私人物品。

法輪功學員高秀清指著國保警察說:「你認識我嗎?我是高一喜的姐姐,我弟弟就是被你們送進看守所九天被害死了,屍體還在殯儀館,在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你們要強行火化,留下未成年的女兒。近九十歲的母親含恨離世。」警察卻不由分說,將屋內十四人綁架,范麗敏被國保警察用手掐住脖子強行從四樓一直拖至一樓,致使脖子上立即出現幾道深紫色血痕。

二十四日凌晨,李學軍伙同東安分局五、六個警察(有幾人未穿警服),未出示任何手續,到西二條路一小區四號樓住宅非法抄家。據悉,把高一喜在牡丹江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相關材料都搶走了,欲毀滅證據。

二十四日晚,東安分局副局長梅永剛下令將仍未釋放的高秀清等八人行政拘留十五天,關進看守所。法輪功學員們拒穿號服、不坐小板凳、不報號、不照相。一男性警察就用大喇叭破口大罵,污言穢語。

二十五日早,法輪功學員張麗被看守所警察暴力拖出監舍,其餘七人齊聲喊「不許打人!迫害有罪,信仰合法,法輪大法好!」等。警察李靜偉連續狂扇站在最前面的法輪功學員李洪偉臉部,致其一顆門牙被打掉,其餘幾顆牙齒鬆動,臉部紅腫,嘴角流血。李洪偉大喊:「我要控告,警察把我的牙打掉了!」法輪功學員王楣泓和王明豔被獄警於成龍等五、六個警察強行拖出照相,衣服都被他們撕出兩條大口子。警察又強行拖拽高秀清,抓住她的頭髮拍照,過程中踢打高秀清致其腿部瘀青。

李洪偉被警察打掉門牙,打鬆下牙

李洪偉被警察打掉門牙,打鬆下牙


為銷毀罪證,看守所警察欲搶奪李洪偉被打掉的牙齒,幾次興師動眾,強行拽出她來搜身,將她按在地上,從脖領往下摸個遍。其中一男性警察也粗暴的上手亂摸。沒找到牙齒,就把她像扔貨物一樣扔到地上。警察還把王明豔等七人的頭髮強行拽下來幾根,分別放到七個口袋裏,稱要驗DNA。

二十七日上午,絕食四天的八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釋放。

牡丹江國保支隊隊長李學軍等五人胡亂抓人,知法犯法,已涉嫌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故意傷害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等多宗罪,十四位法輪功學員依法聯名控告,要求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及經濟賠償。

◎穆稜市國保崔興國誣告綁架高鵬光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穆稜市國保大隊警察崔興國伙同第一派出所六、七個人,非法闖入八面通鎮法輪功學員高鵬光的住宅,聲稱是鄰居丟失手機報案後,通過手機定位查到高鵬光家(過後親友詢問所謂報案人有關手機的事,對方說根本沒這回事),實施非法抄家,搶劫法輪功書籍等私人財產,還把高鵬光的臉打壞了。高鵬光被非法關押在穆稜看守所內,他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毒打。

高鵬光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他曾經胃不好,著一點涼就犯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越來越好,結實健壯,紅光滿面的,煙酒都戒掉了。高鵬光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誠實善良,對家人禮讓,對朋友熱心。他是出租車司機,出車時他的車有好幾次被別人撞了,他從不讓對方賠錢,處處為別人著想。

二零一八年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牡丹江的朱豔華、戴啟鴻、孫玉蘭、馬淑芬、張玉華、董淑豔、董雲芬、劉秀雲、何萍、顧巧玲,林口縣的宋屈豔,海林市陳熙濤、郭立彬,東寧市張星平、呂美香、賈豔鳳,寧安市蘭崗村夏姓法輪功學員等,另有王淑梅、宋秀英、高成芝、李秀容、台福珍及海林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騷擾。

法輪功學員們堅守真、善、忍理念,幫助人們了解真相,是在捍衛民眾的知情權和普世價值,也是在守護人類正常的生存環境和道德體系。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從當今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古人講,給僧人一口飯吃都會功德無量。自古以來,人們都相信善惡有報。在修佛向善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時,我們能伸出援手的一個舉動,善意的幾句話,就在為自己成就著美好的未來。希望善良的人們,能明辨是非,抵制邪惡的迫害,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