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年福建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簡述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福建報導)福建省,簡稱閩,省會福州市,東隔台灣海峽與台灣相望。福建省文化悠久,依山傍海、人傑地靈。現轄1個副省級城市和8個地級市,有福州市、廈門市、莆田市、三明市、泉州市、漳州市、南平市、龍岩市、寧德市及平潭綜合實驗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發生後,福建省法輪功學員遭福建省政法委、六一零特務組織迫害,迄今為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在部份地區發生。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福建省法輪功學員至少有葉國華遭迫害致死、袁冬英遭迫害含冤離世,34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包括前期迫害),33人次遭綁架,2人遭非法抄家(至少有8人已回家),至少有8人次遭騷擾。

目錄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二、非法判刑典型案例
三、遭綁架典型案例
四、騷擾主要案例
五、經家屬營救 部份公檢法司人員做出釋放案例
六、福建省遭惡報的官員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1、建甌市法輪功學員葉國華被迫害致死

葉國華原是建甌市東遊中學教師,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中,二零零二年五月,在龍岩閩西監獄,葉國華被吊銬三天兩夜,僅腳尖點地,警察扒掉他的上衣餵蚊子,還威脅要脫光他的衣服,叫蚊蟲叮咬;二零零三年五六月份,被某中隊指導員從早上六點三十分,懲面壁,到晚上六點三十分。二零零九年六月,葉國華被非法判五年半,被建甌國保秘密非法送入福州儒江勞教所進一步迫害,可是在那僅逗留幾天時間,就又匆匆被移送到廣州進行秘密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葉國華出獄。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三時許,建甌市幾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曹榮秀家中,將正在集體煉功的葉國華、張水英、楊燦英、曹希榮、吳桂英等六人綁架至當地派出所,刑訊逼供。至凌晨一點,五名學員被放回家,只有葉國華仍被劫持在看守所。惡警到葉國華家中搶走法輪功書、《明慧週刊》等。

然而,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左右,國保通知家人去辦「取保候審」手續,說他得急病了,在醫院搶救。家人一看,葉國華全身腫的很厲害,人也不清醒,問醫生得了甚麼病,醫生只是含糊其辭的說了一句:心、肺、腎等內臟全壞了。第二天,葉國華被送進ICU說搶救,不讓家屬接觸,之後就說人不行了,九月十一日,葉國華被迫害致死,期間沒說過一句話。

家人問警察葉國華是不是被打了,警察就說了一句:沒的事,有監控呢。事後,有人打電話詢問看守所工作人員,那人慌張的說一句:「人是死了,但你千萬不要過問和打聽這件事。」葉國華在建甌看守所近七個月遭受迫害,然而,九月十一日葉國華被迫害致死後,看守所極力掩蓋,未給家人任何說法。

2、遭三次非法勞教 福建泉州市袁冬英含冤去世

泉州市法輪功學員袁冬英女士,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公司第七工程處從事會計,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九年被勞教迫害二年,在福建女子勞教所受盡各種迫害。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四十六歲的袁冬英被迫害離世。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袁冬英女士被非法關押在福建女子勞教所,受到「專管隊」迫害,包括中午不讓午睡,晚上有時坐小板凳到下半夜兩點,不讓她上廁所、不讓她洗漱、換衣褲。連續四天四夜不讓她睡覺,袁冬英一閉眼,包夾犯人就用手撐開,一看袁冬英睡著就把她搖醒。就這樣一通宵撐著她的眼皮,或深夜十二點後去找她談話至凌晨四、五點。另外,不准購買任何食品,不讓上廁所,在房間裏排泄,二十四小時監控和專人看管,「專管隊」甚至往法輪功學員的飯裏放藥,摧殘人的神經,扒光衣服說是安檢等,每天採取種種卑鄙的手段輪番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二零零六年四月,袁冬英從勞教所出來半年後,她父親由於女兒被抓、被勞教,無法與家裏聯繫,長期擔驚受怕、在思念與悲傷中離世。之後,袁冬英每年回家過年,都遭到當地派出所上門騷擾,致使其母承受巨大的壓力,導致袁冬英有家難回。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袁冬英在上班時,遭泉州國保惡警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泉州看守所;十月份,被泉州「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福州女子勞教所,被面壁折磨,不讓睡覺,兩個「連保」:在惡警的指使下,包夾人員林寶英、劉鬱晴不讓袁冬英將眼睛閉上,一閉上就用雙手將她的眼皮扒開,還打她的臉,好幾次不讓上廁所,尿在褲子上。

二零一一年九月,袁冬英從勞教所出來後,之後至二零一五年,袁冬英工資待遇受限制,並經常遭國保人員上門騷擾。泉州國保警察陳玉麟指使單位黃和平長期監視袁冬英的行蹤,每天幾點出門幾點回來,登記上報。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袁冬英再被陳玉麟一夥劫持到泉州看守所,體檢時,身體不合格拒收,取保候審由單位監控。歷經各種迫害後,袁冬英的身體健康狀況不斷惡化,於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不幸離世。

二、非法判刑典型案例

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受福建省政法委「610」操控,福建省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三十四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含前期迫害。

1、福州市法輪功學員吳鶯香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下午,福州市閩侯縣四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吳鶯香,在福州閩侯縣上街大學城醫科大學附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上街公安分局荷塘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五月三日,吳鶯香被非法關押至福州市第二看守所。五月二十四日,吳鶯香被非法批捕。九月二十六日,在沒有通知家屬、沒有律師在場的情況下,吳鶯香被非法開庭。九月二十九日,吳鶯香的家屬為她聘請了律師依法要求閩侯縣檢察院撤訴。

然而,閩侯縣法院,在十月十九日,仍枉判吳鶯香有期徒刑三年一個月,並非法處罰金三千元。

2、福州市法輪功學員張晶被非法判刑五年六個月

福州法輪功學員張晶,男,四十幾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號,張晶在福州城門發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後被城門派出所劫持到本市第二看守所,張晶絕食反迫害,十幾天後,被釋放回到家中。

後張晶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去倉山國保大隊索要被非法查抄的物品時,卻被非法關押到第二看守所。父母和親戚特意為他聘請律師,但仍被判非法判五年半。八十多歲的老父憂憤交加,病倒在床。

下面是二零一七年以前遭受綁架迫害,但是在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3、寧德市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福建省寧德市「610」人員伙同寧德市蕉城區法院,對九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決,其中:肖傳雄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並勒索罰金五萬元;楊雄被非法判刑十年,並處罰金三萬元;莊友布被非法判刑十年,並處罰金三萬元;金麗燕被非法判刑八年,並處罰金兩萬元;陳開奇被非法判刑七年,並處罰金一萬元;王田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林麗芳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陳星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五千元;楊貴媚被非法判刑三年,並處罰金五千元。

4、福建省浦城縣伊升妹被非法判刑兩年

福建省浦城縣法輪功學員尹升妹,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在臨江鎮告訴一位年輕婦女要教育自己的孩子做真誠、善良、凡事寬容、忍讓的好人,危難時刻記住「法輪大法好」。結果尹升妹遭人惡告,被浦城縣臨江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被送往武夷山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尹升妹被非法開庭。五月十六日上午,尹升妹被強行從家中被非法逮捕,送武夷山看守所,體檢過程中,出現三級高血壓極高危病狀,武夷山市立醫院出具「暫不接收證明」。

五月十七日上午,尹升妹被福建省浦城縣法院非法開庭,誣判二年。據說五月十六日的體檢報告,浦城縣法院不予承認,讓她第二天還得再度體檢。

5、浦城縣退休教師魏子菁被誣判一年半、林愛珠被誣判一年三個月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福建省浦城縣法輪功學員林愛珠(六十多歲)、魏子菁(退休教師,現年八十歲)兩人在上水南橋頭講真相被警察綁架,七天後魏子菁回家,林愛珠被非法關押到武夷山看守所,後被釋放。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魏子菁、林愛珠被福建浦城縣法院非法開庭,魏子菁被非法判一年半,林愛珠非法判一年三個月。

二零一七年九月初的一天,有一夥人沖到魏子菁家,開始偽善地和她嘮家常,後來,他們就騙魏子菁說去派出所一下,有事情要求她幫忙說一下,就這樣,魏子菁一去不復返了,她被非法關押到福州女子監獄迫害,至今未歸。

二零一七年九月初的一天,一夥身份不明的人突然闖到林愛珠家裏,將她綁架到武夷山看守所非法關押,後又將林愛珠送到福州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至今未歸。

6、福安市郭瑞珠、肖麗英、潘錦容等被非法判緩刑

郭瑞珠、肖麗英、潘錦容及寧德市法輪功學員鄭團容,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晚,被福安市國保大隊綁架。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福建省福安市法輪功學員郭瑞珠、肖麗英、潘錦容等被福安市法院李豔冤判三年、緩刑四年。

7、永安市左秀雲、張媛婷被非法判刑四年

福建省永安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國保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密謀綁架了永安市法輪功學員左秀雲、張媛婷、范素雲三人,後將三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三明市看守所。

在三明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獄警強迫左秀雲穿囚服,遭到拒絕後,他們竟然將左秀雲身上衣物剝光進行迫害。范素雲在關押期間因身體不適,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左右保外。張媛婷、左秀雲在三明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後,均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均被非法關押在福州女子監獄。

三、遭綁架典型案例

據統計,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福建省至少有三十三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二位被非法抄家。

1、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同時綁架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多,漳州市龍海市十幾位法輪功學員來到龍海市石碼紫雲公園遊覽,這些法輪功學員最大七十二歲、最小五十二歲,因為他們修法輪大法,個個身體都非常好,所以樂觀向善,在公園寫了法輪大法好。過了好多天,被龍海公安通過電腦監控發現。

二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鄭阿才被國保非法審問,二月二十一日中午,胡樹技也被龍海市顏厝派出所非法審問,他們都給這些公安人員講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

可是二月二十三日,龍海公安卻動用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進村,綁架法輪功學員鄭亞區、鄭玉琴、鄭勝寶、顏水能、稻花等。在龍海國保大隊長蔡志輝,副大隊長楊潤峰指揮下,二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鄭惠慶在地裏幹活,又被抓走,鄭勝寶、鄭惠慶、顏水能、稻花等被非法關押。

2、浦城縣七十四歲老年法輪功學員楊彩菊被綁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福建省浦城縣七十四歲老年法輪功學員楊彩菊在浦城縣五一三路給世人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遭惡告,被浦城縣公安局巡邏車上的黑衣特警綁架,當時突然出現幾個巡警,抓住楊彩菊就打,其中一個警察將她背部抓住,用膝蓋往她腰部一頂,楊彩菊當時就站不住倒下。第二天,傷勢變重,下不了床,家人將她送去醫院檢查,醫院證明:楊彩菊三根肋骨斷裂。一年多後,公安仍不給說法,還不斷地騷擾楊彩菊及其子女。

3、福建省浦城縣八旬老人朱子玉剛遭綁架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八點多,福建省浦城縣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朱子玉剛出家門,就被蹲坑的浦城縣國保大隊警察劉強等綁架。而早在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朱子玉就因講真相而一度遭富嶺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扣留。

4、河南太康縣年輕媽媽再遭綁架關押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法輪功學員李秋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在福建省廈門市湖裏區,被廈門市湖裏區禾山派出所突然綁架。在當地打工的李秋玲丈夫詢問廈門警察綁架他妻子的原因時,他們卻稱是河南太康縣朱口鎮派出所讓他們幹的。

五月二十六日,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朱口鎮派出所指導員王豐瑋到廈門,把李秋玲劫持走,並直接投入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迫害。李秋玲剛剛一歲的女兒嗷嗷待哺,無人照看。她丈夫無奈只得辭去工作,抱著孩子,從廈門回到太康縣踏上漫漫尋妻路。

警察知法犯法,對尚在哺乳期的李秋玲進行野蠻毆打,並抽血做多項體檢,連夜送到周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在多方努力下,李秋玲被非法關押了五十二小時後,才以取保候審放回,但是她家的電動三輪車被非法扣押。

二零一八年一月後,朱口鎮派出所指導員王豐瑋曾經多次到李秋玲家及其娘家欲綁架她。王豐瑋這次到廈門劫持李秋玲,還告訴李秋玲丈夫稱有甚麼(事)你找律師說。

5、身份證信息被做手腳 彭雪峰被非法扣押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法輪功學員彭雪峰(又名彭漢武)去泉州外甥女家喝喜酒,順便到廈門逗留。五月二十九日,在廈門高鐵站卻因身份證信息被非法扣留。高鐵站派出所警察翻出彭雪峰的筆記本電腦和真相幣,將他劫持到派出所後非法扣押和抄家。

四、騷擾主要案例

二零一七年至少有八人次遭騷擾。

福州市永泰縣法輪功學員林鼎光、范娟平(夫妻)等遭騷擾

福建永泰縣法輪功學員林鼎光、范娟平(夫妻)因給世人發放真相資料救人,多次受到本地國保、段警、派出所、居委會等相關人員到家騷擾、恐嚇、威脅,甚至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在國保指導員汪毓富帶領下,派出所所長、段警等五人到家騷擾,段警程志輝還持槍。

法輪功學員何雅貞也因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所在主管部門教肩局和原退休學校相關領導及家人多次受到縣政法委「610」、國保威脅、恐嚇。

五、經家屬營救 部份公檢法司人員釋放法輪功學員

1.檢察院不予起訴 福州張國利被釋放

福州市法輪功學員張國利因信仰真、善、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被福州市倉山區國保非法抓捕。倉山區檢察院先後兩次將案件退回。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倉山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予起訴,釋放張國利。歷經六個多月的非法關押後,張國利平安回家。

張國利,三十五歲,是一位退伍軍人。二零一四年,張國利退伍,結束十二年的軍旅生涯。之後,他有緣接觸到了法輪大法,並走入修煉。修煉後的張國利在家庭在社會上都嚴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個更更好的人。在家庭中他孝敬父母、體貼妻子,常幫帶孩子、做家務、煮飯。在單位裏,他工作認真負責,不貪不佔,領導信任他,常常不是他工作範圍的也讓他做,他常說:「我們是修煉的人,多做點沒關係。」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張國利向部隊戰友寄真相信,被舉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張國利正在上班,被當地片警騙到保安室,七、八個警察綁架張國利,並非法抄家,當天晚上被非法關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

一週後的十二月二十日,倉山區國保大隊將構陷張國利的案件報到倉山區檢察院,並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對張國利進行非法逮捕。後倉山區檢察院將案件退回倉山區國保大隊進行所謂補充偵察。倉山區國保大隊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將構陷張國利案子遞交到檢察院公訴科。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倉山區檢察院將案件第二次退回倉山區國保大隊。六月二十七日,倉山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予起訴,釋放張國利。

2、惡意舉報者受譴責 福州市王秀琴回家

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上午十點多,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七旬法輪功學員王秀琴外出,準備回家在等公交車時,遇見一位老年人,王秀琴隨手給他一本真相期刊《天賜洪福》,沒想到他一看裏面是法輪功真相內容,就叫囂著要舉報。

這時,正好王秀琴回家要乘的公交車115路來了,王秀琴就上了公交車。這個老人也上了這輛公交車,並打電話誣告,在公交車上一直叫囂王秀琴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不明真相的司機配合他,把車停下不開了。王秀琴老人要求下車,司機就是不開門,並說他已經舉報了,要等警察來。

車上的人紛紛譴責那個多事的舉報者,說都是老人家,何必為難人家,你不想看,就還給人家。可這個老人卻固執著堅持不還,就是要誣告。

警車來了,王秀琴和那個舉報者一同被帶到福州市臨江派出所。那個多事的舉報者被警察錄了口供,直到中午十二點多,警察才放他走。

福州市臨江派出所所長、警察跟王秀琴老人說,你這次很幸運了,我們想放你走,你已經七十五歲了,你家老伴也需要照顧。但你被舉報了,我們要走一下程序。於是,王秀琴老人所在的轄區倉山區對湖派出所所長、段警也來了。之後,他們到王秀琴家和王秀琴老伴、還有他的兒子說,王秀琴老人在公交車上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舉報,被帶到臨江派出所。這事要向局裏彙報,如果局裏領導同意,我們就馬上放人。

到了下午五點多,家人等來電話說可以去接人,就這樣王秀琴老人當天平安回家。

六、福建省遭惡報的官員

1.福建省長蘇樹林遭惡報落馬

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福建省長蘇樹林因涉嫌貪腐而落馬。

2.中共福建省委宣傳部長荊福生被判處無期徒刑

荊福生,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長,曾任中共寧德市兩任市委書記,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荊福生自一九九五年起任寧德地委書記。二零零零年末,寧德撤地設市,荊福生改任寧德市委書記,再於二零零二年升任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長。

相關責任人:下載電話號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