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百餘夫妻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3)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五、夫妻雙方遭非法勞教、關押

夫妻被非法勞教,也是一種很普遍的迫害,有的夫妻不止一次的被非法勞教。他們的老人和孩子一樣經歷著骨肉分離,生離死別。

110、冉奉雲、潘素娟,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冉奉雲,男,原籍重慶,中醫藥大學畢業,北京某門診部醫生。二零零三年後被多次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兩次;妻子潘素娟勞教一次。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潘素娟因發真相光盤被城管人員劫持,隨後海澱區警方抄家並綁架了冉奉雲和剛剛六個月的孩子,後冉奉雲被勞教兩年半;潘素娟「取保」後被強制綁架回原籍浙江溫嶺父母家嚴密監控。二零一零年三月,潘素娟在溫嶺父母家遭溫嶺公安和北京海澱區檢察院聯合誣陷「通緝」,海澱區警方將她綁架回京,後遭海澱區法院誣判三年徒刑。

他們的孩子冉有,從二零零八年年底一出生,便籠罩在紅色恐怖造成父母離散的驚恐無助中。潘素娟分娩當天,昌平區警察就登門要抄家,冉奉雲困在家中,無法在醫院的妻子身邊,妻子難產剖腹產;二零零九年七月潘素娟遭綁架第二天,警察去家裏綁架了冉奉雲和幾個月的孩子,在海澱看守所,警察陳飛指著小冉有對看守所警察說:「他也是個小法輪,把他也關進去。」潘素娟「取保」後被北京和浙江警方連手強制綁架回原籍嚴密監控;八個月後,潘素娟又被以通緝的「逃犯」之名當著孩子和父母的面遭綁架,回到北京即投入獄中。從此一歲多的小冉有離開母親三年……

111、牛進平、張連英,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牛進平,六十多歲,原首都鋼鐵公司職工。牛進平在迫害後因堅定信仰曾先後被非法勞教兩次,多次被關押,還曾被送精神病院。二零零零年上半年,與妻子張連英同赴佳木斯參加當地法輪功學員法會,被當地警方非法關押並在佳木斯勞教所勞教兩年。兩年期滿後,朝陽區香河園街道六一零、派出所人員秘密將他直接送區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八年與妻子同時被綁架後,第二次勞教兩年半,在調遣處遭受多名惡警電棍電擊酷刑:四個犯人把扒的只剩一條內褲的他成「大」字按在地上,周身上下長時間電擊,致皮膚起泡焦糊;還把電棍塞嘴裏來回杵,致口腔嚴重受傷,牙齒鬆動脫落,最後昏死過去。

妻子張連英,大學學歷,原北京光大集團處長,註冊會計師,家住朝陽區柳芳南裏。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間,被非法勞教三次,長期遭受嚴重迫害,酷刑摧殘,九死一生,其肉體和精神痛苦文字難以表述。二零零零年與丈夫牛進平赴佳木斯參加當地學員法會,隨後被佳木斯當地警方綁架,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二年在京被國安特務綁架,在通州洗腦班、大興法制培訓中心和公安醫院遭受多種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六月再次被綁架勞教兩年半,當時她的孩子才一歲多,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和女子勞教所遭受多達五十餘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與精神折磨,先後有六十多名「包夾」和數十名警察參與迫害,包括毒打、長期捆綁、吊掛、辱罵、長時間關小號、不讓睡覺、禁止大小便、野蠻灌食(加不明藥物)等;面部被打變形,大腦雙側大面積出血;曾經九次被惡人用繩子或手勒掐昏厥,多次被用毛巾捂住口鼻,不能呼吸瀕臨死亡;期間張連英抵制迫害絕食兩年多。二零零八年四月又一次被綁架抄家,再次被勞教兩年半,後送邪惡的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嚴管隊、特管隊遭受了多種酷刑,期間上了二十多次抻刑。

112、胡傳林、黃玲,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胡傳林,男,當年二十多歲,碩士,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傳媒經濟學碩士,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務處工作。迫害發生後被拘留多次,流離失所兩次,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七年第一次勞教後被邊緣化到後勤處工作。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市公安局十四處和朝陽分局及派出所多個警察,動用多輛警車,在第二外國語學院後勤處辦公室,將胡傳林再次強行綁架,秘密關押,十月十八日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關在新安勞教所。胡傳林在勞教所遭受法輪功學員普遍遭受的強制洗腦、走隊列、站軍姿、喊口號等折磨。二零一五年三月,在妻子關押期間也被關押一個月。迫害給夫妻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八十萬元,還有身體與精神上的及對家人的巨大創傷。

妻子黃玲,碩士學歷,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傳媒大學教師。因信仰被非法拘留、強制關洗腦班、流離失所多次,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二年九月第一次勞教;二零零七年九月,被再次綁架勞教兩年六個月,北京奧運會前夕,在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九個月之後,送往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曾被單獨隔離一間小屋半年之久,遭長期罰坐、包夾、不讓睡覺、飢餓、辱罵、十多個吸毒人員多次毒打,致腦震盪、全身傷痕累累;因她堅定修煉,拒絕轉化,被延期三個月。二零一五年三月,再次被綁架關押在通州看守所三十七天,遭不讓去廁所、強制灌食、抽血、戴手銬腳鐐等折磨。黃玲的父母都已年過七旬,父親患嚴重心臟病,母親患高血壓和白內障,雙目幾近失明,還要承負養育和接送不到十歲的外孫上學的重擔,苦不堪言。

113、馮蘊青、方斌,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馮蘊青,女,出身於知識份子家庭,武漢交通科技大學本科畢業,曾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當時屬高薪階層。一九九九年以後,三次被非法勞教迫害。第一次二零零一年,非法勞教一年半;第二次二零零三年,勞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密雲縣一居民樓發真相資料時,被保安報警綁架,再次非法勞教兩年半,劫持到女子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馮蘊青和多位白髮老人一起,被戴銬送往山西女子勞教所迫害,她不配合邪惡,抵制轉化,經常被關押在嚴管隊遭受身體和精神折磨,在勞教期滿情況下加期關押。

馮蘊青丈夫方斌,被勞教迫害兩次,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二零零四年九月末因和同修聚會被邪惡抓捕判處一年半勞教,這是他第二次遭非法勞教。他曾向各級機關發出近百封信,反映自己和妻子被非法迫害的真相,後來被六一零等機構逼迫回原籍武漢,不許居住在北京自己的家裏。夫妻倆有一個非常聰明、活潑可愛的兒子,當時上初二,由年過花甲的姥姥撫養照看。原本一個幸福美好的家庭,被迫害致夫妻兒子長時間離散,家庭老少陷入了難言的精神痛苦之中。

114、白少華、季磊,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白少華,男,出身藝術之家,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系畢業,後在北京新奧特集團工作。妻子季磊,原北京朗維視訊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迫害給白少華及一家帶來深重魔難。七﹒二零後,白少華被多次綁架、關押、高壓強制洗腦,被迫流離失所遭通緝、勞教等,酷刑摧殘幾度生命垂危。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被綁架,關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遭受煉獄般的折磨,連續絕食一百餘天,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團河勞教所曾長期綁在「死人床」上。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海澱區國保警察先後將白少華、季磊夫婦從家中綁架並抄家,關押在海澱區看守所,同時還綁架了白少華的母親和四歲的女兒及其他學員;白少華絕食抗議遭到懲罰性灌食,出現生命危險,兩次送公安醫院搶救;後白少華、季磊分別被勞教兩年半、兩年,從北京秘密送河北高陽勞教所關押迫害,白少華絕食三個月,奄奄一息被抬回家;警察以挑撥離婚、酷刑、加期關押等卑鄙手段,逼迫季磊和白少華離婚。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白少華身體尚未恢復,又與年邁的母親和女兒在家裏遭綁架;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白少華開車到懷柔區路上被警察攔車檢查,警察以奧運為名再次綁架了白少華,在看守所被用鐵鏈吊打五天五夜,致生命垂危,後勞教一年兩個月,關在調遣處小號,又秘密劫持到河南鄭州白廟勞教所繼續迫害。迫害還導致白少華的母親幾乎失明,女兒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哥哥白曉鈞被迫害致死。

115、曹志成、張肖,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曹志成,男,豐台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五八年生,住豐台區新發地。曹志成堅定法輪大法信仰始終沒有動搖,先後四次被非法勞教,反覆長期被關押在團河等勞教所迫害;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豐台四合莊派出所警察到曹志成家,以有人舉報他煉法輪功為由將他綁架,後被第四次勞教,關押在新安勞教所,直至勞教所解體。因為長期反覆遭勞教,一直是邪惡迫害的重點。

妻子張肖,在丈夫勞教期間,同時被非法勞教兩次;其中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六點,張肖到四合莊派出所給丈夫送飯,被派出所警察強行扣留,後被勞教,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116、趙宗山、張翠蘭,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趙宗山,男,平谷區華山鎮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和妻子張翠蘭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趙宗山在團河勞教所曾遭受強制洗腦、電擊等刑罰。

二零零六年底,警察闖入趙宗山家,搜出《轉法輪》等大法書籍,又將趙宗山和妻子張翠蘭非法勞教兩年半。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趙東山夫婦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大興勞教所調遣處,後趙宗山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被強制長期奴工勞動,還曾遭警察毆打,當時已經是六十歲的老年人;妻子張翠蘭關押在女子勞教所迫害。

117、劉巍、蘇丹,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劉巍,男,住順義區裕龍六區。遭受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在天安門廣場打真相橫幅,被綁架勞教一年半,並延期十個月;在調遣處、團河勞教所遭受強制轉化、人格侮辱、毒打、電擊、野蠻灌食、不讓睡覺、隔離關小號、體罰、超負荷勞動等折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再次被綁架,第二次誣判勞教兩年半,關押在新安勞教所,面對誘騙洗腦不為所動。

蘇丹,劉巍妻子,十幾年來反覆遭到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順義區光明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將蘇丹強行綁架並關押到順義看守所,期間警察動手毆打致使蘇丹多處受傷;三月二十九日,蘇丹被非法勞教,在女子勞教所四大隊遭受壞人變態酷刑虐待,每天被強迫端坐在兒童椅上十八個小時,挺胸抬頭,兩手平放在大腿上,手腳不能隨便動,必須得保持一個姿勢,姿勢稍有移動,「包夾」人員就使用暴力「規範」,曾關「小黑屋」酷刑折磨長達七個多月的時間。蘇丹家人向北京市勞教局、順義區法院控告了勞教所的罪行。

118、張健、張惠英,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張健,和妻子張惠英同為空軍指揮學院退休幹部。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夫妻被強行辦「轉化班」洗腦迫害,張健始終不寫檢查,每天堅持默寫師父的詩集《洪吟》,中央軍委下令判張健勞教兩年,張惠英被非法關押。

119、林澄濤、張小傑,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林澄濤,男,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曾參與統計並撰寫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是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單位作為出國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就這樣一位優秀青年專家,卻因堅持「真善忍」信仰遭到殘酷迫害:扣押工資、沒收房屋、綁架、監禁、轉化洗腦、暴力虐待等;因在國際互聯網上公布自己一家的遭遇,呼籲營救被勞教的妻子,於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警方非法勞教一年半,投入團河勞教所,因喊「法輪大法是正法!」被關集訓隊,遭獄警用多根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在勞教所遭受嚴重精神和身體摧殘,最終致林澄濤精神一度失常。

妻子張小傑,原北京第一中學音樂教師,因堅定修煉,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被綁架至洗腦班,後被非法勞教,關押在新安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遭遇酷刑、體罰、高壓強制洗腦和謊言欺騙等折磨,一度迷失。張小傑被抓時女兒剛兩歲多。

120、馮少明、杜淑梅,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馮少明,男,住朝陽區西壩河北裏,北京曙光電機廠工作,是單位盡職盡責的好職工。因為說真善忍好,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被610 強行綁架到團河勞教所關押,強制洗腦迫害,後下崗失業。

妻子杜淑梅因信仰上訪,被北京衛戍區明宮賓館開除公職,後關押在新安女子勞教所遭強制洗腦,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馮少明、杜淑梅夫婦失去工作,當時女兒讀高中一年級,生活極端困難。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朝陽區太陽宮派出所警察再次將馮少明、杜淑梅夫婦綁架,隨即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相關資料、筆記本電腦、台式主機、掃描儀、噴墨打印機、移動硬盤(現金不詳),光天化日之下被雙雙帶走,之後遭受具體迫害情況不詳。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馮少明、杜淑梅被放出來一年多又一次被太陽宮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勞教兩年半,分別關進位於大興區的新安勞教所和女子勞教所。同期馮少明的母親、哥嫂也被綁架並勞教。

121、王文凱、胡亦武,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王文凱,男,原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警察。九九年四﹒二五以後,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開除公職。後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打工維持家庭生活。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王文凱在岳父家與妻子胡亦武被警方綁架,當即兩次被抄家,王文凱被綁架後關洗腦班一個月,又送西城拘留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迫害,在臨近勞教期滿解教時,因不配合邪惡對他的所謂考察,被單獨關押在小號一個多月。

妻子胡亦武,原是一名體育教師,迫害後與丈夫被迫流離失所;和丈夫同遭綁架後直接拘留,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當時家中有一個七歲的女兒和患有腦血栓後遺症的父親,一老一小無人照顧,生活艱難。

122、付永安、劉香蘭,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付永安,原清華紫光公司技術人員,和妻子劉香蘭同為清華大學退休職工,住海澱區。「文化大革命」期間曾被送到江西農場強制勞動,並患上血吸蟲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當天即被抓,此後,當地警察曾多次在所謂的「敏感日」將二人非法拘留。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夫婦二人被警察從家中綁架,送往北京清河看守所關押;五月被分別非法勞教兩年。

當時二人都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付永安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劉香蘭被關押在女子勞教所一大隊,被強制洗腦、奴工勞動。兩位老人被抓後,便失去了與家人的聯繫,近半年時間才允許家人探視劉香蘭。當時正在美國德州大學讀碩士的女兒付琛女士說:「我的父母是三月份時被十多名北京的警察從家中抓走關押到海澱區清河拘留所的,當時警察說是因為他們訪問了一些被政府禁止的網站,此期間沒有讓家人與父母見面。我知道父母並沒有做甚麼錯事,還盼望他們早日被無罪釋放。誰知現在六十多歲的老人硬被勞教兩年!」

123、王久春、毛勁升,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王久春,女,原清華大學科技開發部副教授,曾獲省部級科技合作進步獎,原清華大學法輪大法義務輔導站聯繫人。七﹒二零後因不放棄信仰被視為「重點」人物,遭六次強行洗腦,兩次非法拘留、抄家,強制勞教一年半,逼迫放棄信仰,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傷害,一度出現精神抑鬱、遲鈍、失憶等症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天安門高喊「法輪大法好!」,被關押在懷柔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大年期間,在家被警察綁架、抄家,先後關進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科學院空間研究所招待所、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關小號迫害,後送女子勞教所,勞教期一年半。

王久春丈夫毛勁升,清華同方公司工程師,二零零六年三月在家中被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迫害。

124、宋建忠、崔淑鳳,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宋建忠,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宋建忠和妻子崔淑鳳及兒子宋楠同被警方非法抓捕,因為「非典」流行,看守所不敢收,才被放回家。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宋建忠夫婦和宋楠分別在家中再次被警方強行帶走,並在宋建忠夫婦家中抄走一些大法資料,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崔淑鳳,宋建忠的妻子,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崔淑鳳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女子勞教所;宋楠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此前宋楠被勞教過一次,身體出現病狀,這次勞教病情加重,勞教所不允許保外就醫,卻每天給他打針。當時宋建忠父子同在一個樓,勞教所警察不允許他們父子見面。一家三口因不放棄真善忍信仰,同一時期關押在兩個勞教所,遭受長時間牢獄之災。

125、胡前鋒、馬莉,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胡前鋒,男,首鋼職工。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非法拘押,勞教一年,在調遣處被惡警同時用幾個電棍夾在頭上電擊;在團訶勞教所遭強制洗腦。從勞教所回來後,胡前鋒和妻子為躲避 610人員企圖讓做「幫教」,被迫離開剛一歲的孩子,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再次被綁架勞教,在團河勞教所幾個月不讓睡覺。

妻子馬莉,首鋼特鋼職工,在孩子出生前兩週,被一群警察闖進住處綁架,在派出所遭審訊,因面臨臨產沒有和丈夫同時拘押;孩子出生不到一歲時,首鋼 610人員強行將馬莉和孩子劫持到門頭溝區的首鋼魯家山礦,進行封閉式洗腦;後被迫和丈夫離家流離失所,期間發表嚴正聲明:強制洗腦無效。二零零一年九月,馬莉在發真相材料時被保安舉報,被勞教一年半,關押在新安女子勞教所迫害。

126、卜東偉、婁宏偉,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卜東偉,男,香港科技大學碩士,原家住海澱區,曾任美國亞洲基金會北京辦事處職員。二零零零年六月,因給當時的國務院總理寫信說明自己對法輪功的認識,要求給法輪功平反,七月被從單位抓走,非法關押在北京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二大隊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晚,卜東偉被海澱區公安分局從家中綁架,抄走大法書籍和電腦,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

婁宏偉,卜東偉的妻子,也於二零零零年被拘留,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在女子勞教所遭強制轉化。警察威脅她:如不轉化就把你送到大西北,那裏建了好多集中營,去那兒後就永遠都不可能回來了。

127、趙海英、白伶俐,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趙海英,和妻子白伶俐住朝陽區團結湖地區。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趙海英、白伶俐夫妻被當地團結湖派出所、610 十幾個人從家中綁架,送北京法制培訓教育中心辦的北京地區第三期「轉化班」,白天去新安勞教所洗腦,晚上回到法制培訓中心,共十五天。白玲莉於二零零五年被綁架並判勞教,被迫害後一度迷失。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趙海英被國安警察從家中再次綁架,孩子無人照顧,處於流離失所境地;二零一一年五月底趙海英失蹤,兩個月後有消息傳出被非法勞教三年,這是趙海英第三次被非法勞教,關押在新安勞教所二大隊迫害。

128、徐田保、李慧敏,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李慧敏,女,解放軍總裝備部航天工程醫學研究所職工,原農業大學煉功點輔導員。迫害後李慧敏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和平上訪,被單位非法拘押近一年時間,逼迫她放棄修煉,並強制勞動。二零零三年三月「兩會」期間,所在部隊一新上任官員親自下令,將正在醫院照顧病危老父親的李慧敏強行抓走,關押在單位內部,派新兵小戰士日夜看管,強迫罰站,限制睡覺,李慧敏被站的腿不會打彎,不會行走,不能上床,由新兵小戰士抬上床。被關押的第十天,李慧敏的老父親病、急交加離世,軍隊頭目不讓李慧敏看最後一眼!

迫害期間李慧敏丈夫徐田保在南方被綁架,關押在深圳勞教所迫害三年。李慧敏被關押半年後,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劫持到大興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手續後補。勞教期滿時徐田保接妻子回家,結果李慧敏單位人員直接從勞教所將她劫走拘押。徐田保向其單位要人時被威脅說:「再要人連你也帶走」,致徐田保再次被迫流離失所。之後有法輪功學員去李慧敏單位詢問消息,都說不知,李慧敏夫妻二人音信全無。

129、吳鳳春、趙靜義,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吳鳳春,和妻子趙靜義夫婦是密雲縣法輪功學員。夫妻二人因堅修大法分別被非法勞教二年。從勞教所回來,因不放棄修煉,被迫害流離失所,在密雲縣靠做煎餅維持生活。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又被密雲縣賓河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密雲拘留所。後吳鳳春被勞教,關押在團河勞教所四大隊。吳鳳春在勞教人員調遣處因為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用電棍電他的頭和耳根致傷,頭一直暈疼,記憶下降;在團河勞教所迫害期間,經常被恐嚇。

130、李長山、李秋平,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李長山,家住昌平區南邵鎮辛莊村,和妻子李秋平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更好的人,家庭和睦。迫害發生後,因堅守信仰,長期遭受區610、國保警察監視和騷擾;夫妻二人先後遭非法拘留、勞教、強制洗腦、監視居住等迫害。李長山於二零零一年被勞教一年半,李秋平於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被綁架,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女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李長山到昌平區崔村鎮八家村給鄉親送新年台曆,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崔村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因身體原因「取保」;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李長山的兒子李剛接到昌平區檢察院長山的所謂「案件」起訴到昌平檢察院;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李長山在單位上班時被昌平區國保警察、看守所預審等不法人員綁架到南口鎮醫院做身體檢查,試圖再次非法關押,因體檢不合格,警察只得放人。

131、王平、劉大華,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劉大華,丈夫王平,他們居住朝陽區六里屯地區。二零零一年夏,劉大華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區610、國保、當地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將夫妻二人綁架並抄家,當時劉大華堅決不開門,警察居然用工具鋸斷門把手闖入家中。後劉大華被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王平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迫害。

132、徐雲田,曹峰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徐雲田,當年四十多歲,丈夫曹峰,北京市海澱區永豐屯店村法輪功學員,多次被非法勞教、拘留。

從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迫害初期,即被非法拘留關押三次,後被迫長期流離失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徐雲田在江西省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及關押到江西吉水縣看守所受盡酷刑,幾乎失去生命。警察給她戴上手銬吊起來,腳尖剛剛觸地,吊一段時間放下來,再吊反覆摧殘,有一次長達三、四個小時,致徐雲田整個身體腫脹黑紫,最後放下來時,身體失去知覺,胳膊、手、腿腳好像不是自己的。徐雲田絕食抗議,遭野蠻灌食,銬住四肢,多人站在她身上或身邊控制,有人掰嘴,有人按肚子,有人用很長的鋼夾子撐開嘴灌米湯,灌不進去,從嘴裏流出來。徐雲田全身不能動,呼吸受阻,痛苦至極,本能的發出慘叫聲。女牢的人聽見叫聲,受驚嚇,受不了,大聲哭喊著「放了她」。幾次灌食,她口腔嗓子嚴重受傷,一顆門牙還連著一點兒。在牢房,給徐雲田戴著手銬和特製的腳鐐,兩腳之間有一根一米長鐵棍,戴上之後基本站不起來,即使彎腰低頭站起來也動不了;有一次,三天三夜不讓她閤眼睡覺,最後徐雲田暈死過去。關押期間,徐雲田臀部磨破,來例假不給紙換,致皮膚和內褲、秋褲粘在一起,後來讓徐雲田洗澡時,用水泡很長時間,她才脫下衣服。

徐雲田的丈夫曹峰,在中共迫害初期,曹峰曾來北京和平上訪,被綁架回內蒙古,非法勞教兩年多,先後被關進錫盟和五原勞教所迫害多次。當地警察經常上門騷擾,甚至半夜跳牆進門搜家,致使徐雲田懷孕期間經常受驚嚇,孩子生下來膽兒小。夫妻長期流離失所,孩子被迫一起受罪受難。

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徐雲田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十六年來主導迫害她全家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

133、白山、劉克傑夫妻雙雙被非法勞教

白山,男,在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工作。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在家中被朝陽分局楊閘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朝陽分局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團河勞教所迫害。

白山的妻子劉克傑,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西城區公安警察從家中綁架,關押在西城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大興女子勞教所迫害。白山、劉克傑被非法關押期間堅定信仰,堅持反迫害。關押期間,劉克傑的母親在驚嚇與對女兒的思念中病逝,白山年邁的父母日日掛念著兒子、兒媳。

134、李佛元、饒鳳琴,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李佛元,醫生,和妻子饒鳳琴住密雲縣河南寨鎮東魚家台。迫害後夫妻遭受到多次關押、洗腦、毒打等折磨,先後各被勞教兩年。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被人舉報,李佛元被迫離家出走;警察抄家將饒鳳琴抓走,後將饒鳳琴勞教兩年;二零零六年五月李佛元被綁架,他負責兩個村子的醫療和孩子預防接種疫苗,綁架激起民憤,村民聯名信遞交密雲縣看守所,但李佛元仍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密雲國保大隊、610 伙同河南寨派出所警察多人綁架了正在家中做飯的饒鳳琴,理由是饒鳳琴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隨後又綁架了外出回來的李佛元、他們的兒子李京。後饒鳳琴被綁架到順義區泥河看守所,李佛元、李京被綁架到密雲縣看守所。

135、劉克祥、劉翠英,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劉克祥,和妻子劉翠英是密雲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密雲縣國保警察肖春明等多人由吳姓片警帶領敲開家門,闖入劉克祥、劉翠英家中到處亂翻,抄走大法書、光盤等,將二人綁架到看守所,後以取保候審為名放回。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劉克祥、劉翠英夫婦再次被五六個密雲縣便衣警察從家中綁架,關押在密雲看守所,後分別非法勞教兩年,於十二日送往大興區勞教場所關押迫害。

136、柳革新、李啟合,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柳革新,女,密雲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柳革新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被強行灌食,被撬掉一顆牙齒。回家後又數次綁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九年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柳革新帶著四歲多的兒子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在順義區馬坡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警察綁架,關押在順義區看守所一個月,兒子於六月五日被家人接回。

丈夫李啟合曾被勞教迫害兩次,回家後又被強行送進洗腦班強制洗腦。當地村委會非法扣押他們一家拆遷租房補償款二萬多元。柳革新的父親相信法輪大法好,多年來承受女兒被勞教、流離失所的巨大痛苦,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去世。

137、黃廣利、羅秀蓉,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黃廣利,和妻子羅秀蓉住豐台區馬家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期滿釋放。二零零五年一月中旬,被人舉報,黃廣利、羅秀蓉夫婦再次被非法抄家、綁架。羅秀蓉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天堂河勞教所,黃廣利非法關押在豐台看守所。當時家中有一個讀職高一年級的孩子。

138、楊鵬、王穎,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楊鵬,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回族。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楊鵬和他的妻子王穎在豐台區六里橋家裏,被長期跟蹤的海澱區國保、海澱四季青曙光花園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幾名大法學員,關押在海澱清河看守所。後楊鵬、王穎被分別非法勞教兩年。楊鵬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王穎被關押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迫害。

139、王春增、王愛華,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王春增,和妻子王愛華住密雲縣東少渠鎮高各莊村。因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後遭受當地警察無數次騷擾,長期有家不能歸,期間王春增被送入大興勞教所勞教兩年;回家後經常被監視,限制人身自由。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夫婦二人被國保大隊警察強行帶走,奧運前被分別關進位於大興區的男、女勞教所,王愛華被迫害處於昏迷狀態,出現生命危險;王春增在勞教所無任何信息。家中有一雙兒女和七十多歲的老母親,被嚴密監視。

140、郭生強、鄧秀芝,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郭生強,妻子鄧秀芝,均是密雲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夫妻被密雲縣穆家峪610董紀田誣告,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二年十月,密雲縣610、國保大隊、穆家峪派出所多個警察再次綁架鄧秀芝,後鄧秀芝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郭生強被迫流離失所。

141、苟長章、張蘭英,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苟長章,妻子張蘭英是密雲縣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屢遭迫害。北京奧運期間再次被密雲縣警方綁架,夫婦雙雙被勞教,第一次送苟長章勞教,因眼睛看不見,勞教所不收,回來後讓寫放棄信仰的保證,苟長章抵制,再次送勞教,後保外就醫。張蘭英被送山西勞教所進行迫害。

142、蘇賀順、郭秀軍,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蘇賀順,與妻子郭秀軍繫密雲縣高嶺鎮人。二零零零年三月,高嶺鎮派出所警察以開會為名將蘇賀順關押在鎮文化館強制辦洗腦班;二零零一年八月,送大興「法制培訓中心」,辦為期十八天的洗腦班,逼迫放棄信仰;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縣國保大隊從家綁架到密雲拘留所,又從拘留所轉到昌平洗腦班,非法扣押四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二年,監外執行。

郭秀軍,二零零零年三月,和丈夫一起被騙關在高嶺鎮文化館強制洗腦十八天,罰款一百八十元,期間遭站軍姿、跑圈、舉磚、蹲馬步、跳忠字舞、侮辱等折磨;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上訪被抓捕到昌平拘留所,後拉到精神病醫院強行灌食;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密雲國保從家綁架到密雲十里堡派出所,後遭勞教兩年,其間大興勞教人員調遣處一年,天堂河勞教所一年。勞教期間,兒子正中考,心靈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影響了學業;女兒得了憂鬱症。

143、張樹惠、安靜鬱,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張樹惠,男,原石景山區公安分局刑警隊警察,和妻子安靜鬱住石景山區。迫害後張樹惠去國家信訪局上訪,單位領導高壓逼其放棄信仰,張樹惠被迫辭去工作;後被當地610 兩次挾持到洗腦班轉化,給其家庭及年幼的孩子造成極大傷害;二零零七年底外出打工,流離失所,期間片警及居委會人員多次上門騷擾、監視居住、監聽電話,致使病中的老岳母病情急劇惡化含恨離世;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張樹惠遭東城區北新橋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後被勞教兩年,關押在新安勞教所迫害。

張樹惠被綁架勞教後,妻子安靜鬱遭警察誘騙、威脅、恐嚇,精神恍惚,離家出走,撇下年幼的一雙兒女無人照料。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安靜鬱在懷柔區被警察綁架到石景山分局關押,後被非法勞教二年,關進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

144、邢昌旺、王秀珍,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邢昌旺,和妻子王秀珍住豐台區嘉園社區。年輕時二人在黑龍江農場勞動多年,積勞成疾,邢昌旺還染上抽煙喝酒陋習,修煉法輪功後病症消失,身心健康。迫害後邢昌旺、王秀珍夫婦遭受多次綁架,王秀珍被派出所、洗腦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此後長期被居委會、派出所監視居住。二零零七年夫婦倆都被非法勞教迫害。

由於街道居委會的長期非法監視,邢昌旺、王秀珍曾親自到街道去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街道不再派人到他們的樓下盯梢了。夫妻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訴江狀並收到回執。二零一六年三月「兩會」期間夫妻被綁架,關押一個月。

145、李連柱、王鳳芹,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李連柱,和妻子王鳳芹住延慶縣城關鎮谷家營村。二零零五年五月一天,夫妻正在地裏幹農活,公安警察突然出現,強行將他們綁架,第二天直接送勞教所非法勞教,具體勞教期限不詳。家中只留下未幹完的農活。

146、郭書考、朱秀珍,妻子被非法勞教,夫妻雙方被綁架洗腦班

郭書考,和妻子朱秀珍家住朝陽區雙橋地區,是退休的老年人。迫害發生後一家屢遭迫害,曾遭四次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價值五千元的私有財物。郭書考被非法關押四次、強制參加洗腦班一次、流離失所一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郭書考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證實法,被關海澱區看守所十五天,朝陽區看守所十五天;回家後被單位派人監視,被迫離家流離失所。

朱秀珍由於拒絕參加洗腦班,於二零零零年被迫離家回到原籍,流離失所期間遭610 人員不斷搜捕,後把她抓回強迫參加洗腦班,逼迫放棄信仰;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凌晨,朝陽區公安警察及610 人員闖入其家中抄家並將她與老伴綁架,後朱秀珍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調遣處和大興女子勞教所,遭強制放棄信仰、人格侮辱、強制勞動。朱秀珍、郭書考的兒子郭為民也因堅修大法,被北京第二中級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147、賈守新、薛巍巍,丈夫被非法勞教,妻子被非法拘禁

賈守新,男,研究生畢業,中國科學院電子所副研究員。因堅守信仰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出來後流離失所期間被綁架到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二零零三年三月再次被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遭受「嚴管」、「熬夜」,在圖書室面壁罰坐六個月,並有兩個「包夾」看管;二零零五年十月再次被公安和中科院聯合綁架,關進位於通州的洗腦班封閉洗腦;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遭警方抄家被迫流離失所,當年九月五日再次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將正在工作的賈守新抓走,下午三個警察又公然到正在工作的辦公室非法搜查。

妻子薛巍巍,某部隊軍人,北京大學遙感所九八級博士生(委培),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與丈夫一起去天安門和平表達法輪功真實情況,被警方抓捕後關押在清河看守所,後薛巍巍被押送回原籍濟南,遭非法拘禁四個月,其中頭三個月不許出房門一步,當時她已懷有身孕。後被部隊開除軍籍,隨後北京大學也將她開除。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薛薇薇和賈守新夫妻被刑事拘留一個月。

148、張東君、李潔,丈夫被非法勞教,妻子非法關押洗腦班

張東君,男,昌平區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因真相資料,被綁架進昌平區610 洗腦班,強制洗腦,並揚言要判刑。

張東君的妻子李潔是昌平區民政局下屬單位職工,與丈夫同被劫持到洗腦班,位置在昌平區南口鎮陳莊村附近,非常隱蔽,周圍都是樹林,很難找到。李潔在洗腦班天天被逼幹活,每天換一個人看管,不讓她與外界有任何聯繫。

149、陳秀榮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陳秀榮,女,家住石景山區。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迫害後遭受殘酷迫害。每遇所謂敏感日,石景山魯谷派出所警察就上家騷擾,其間四次把陳秀榮綁架到派出所;二零零零年春,陳秀榮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被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警察對她大打出手,被揪掉了許多頭髮;二零零零年夏,陳秀榮又被單位綁架到北戴河洗腦班半個月,當時丈夫(姓名不詳)因為堅持法輪大法信仰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當時家裏孩子很小無人照看,因此遭受很大的精神創傷。

陳秀榮分別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勞教兩次共計四年。四年勞教期間,女子勞教所的大隊長警察李守芬、陳愛民指使人折磨陳秀榮,包括不讓睡覺、長時間超體力做奴役,致雙手受傷,不能拿重一點的東西。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陳秀榮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在順義區馬坡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馬坡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一個月。

150、張開運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張開運,男,家住石景山區,中鐵集團公司退休職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張開運和妻子(姓名不詳)發真相材料時被人舉報,後警察闖入他家,將他夫妻和女兒一起抓走。後三人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張開運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他的妻子被關押在女子勞教所,女兒被關押在勞教人員調遣處,一家三口被分割在三處關押迫害。

張開運在外面身體一直很健康。在團河勞教所關押期間,鼻子經常出血不止,二零零七年四月到八月間,平均兩天流一次血,有時一天流幾次。每次去醫務室,大夫所做的只是讓他坐在水池旁,讓血流在池子裏,等稍微好些就給一點棉花完事。後來勞教所帶張開運到醫院檢查,回來說沒有問題,是「張開運的鼻子長歪了」造成的流血。就是不給辦保外就醫。由於張開運常常流血不止,警察最後只好帶他去醫院做了手術。原來勞教所想以此做例子,「說明政府的關懷」。但張開運從醫院回來第二天,鼻子又開始流血,警察不再提此事。

151、潘錫岐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潘錫岐,男,家住海澱區航天科技集團二院家屬院。潘錫岐退休前多次被評為二院先進工作者。二零零六年三月,警察闖入潘錫岐家中,搜出法輪功書籍,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將已六十五歲的潘錫岐和他的妻子(姓名不詳)非法勞教兩年。潘錫岐在被關押在海澱看守所期間,遭受折磨,長期睡在水泥地上;後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潘錫岐出現咳嗽、吐血等症狀,團河勞教所仍不放人。

潘錫岐的妻子在女子勞教所關押期間,出現中風症狀,數次暈倒。女子勞教所怕出事,同意她保外就醫,從勞教所直接送往醫院。潘錫岐的妻子出院回家後,團河勞教所以她仍在「保」期間為由,不允許她探視丈夫。

152、李紅軍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李紅軍,女,密雲縣(順義區)人。李紅軍因向政府講大法修煉使人身心受益的真相,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天堂河勞教所四大隊。二零零二年過年時,在自家門上貼了一副春聯,表達她對萬物更新的期盼,被村幹部陷害,致夫妻雙雙被非法勞教兩年。她丈夫(姓名不詳)關在團河勞教所,李紅軍關進女子勞教所四大隊。期間,他們年少的兒子因為和別人發生矛盾喝農藥自殺。李紅軍的丈夫當時已經在團河勞教所被迫害的非常虛弱,勞教所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放他回家,李紅軍則一直關到期滿為止,沒讓見孩子最後一面。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李紅軍到朝陽區的功友家串門,又被以「集會」為名,被朝陽分局的警察抓走,關押在朝陽分局看守所,後再次非法勞教兩年半,於二零零五年十月送進北京女子勞教所四大隊迫害。

153、王樹啟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王樹啟,和妻子(姓名不詳)住平谷區獨樂河鎮豐台村。王樹啟曾經被綁架到位於大興區的「法制培訓中心」非法監禁六個月,強制洗腦,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一直沒有「轉化」。後夫妻被非法勞教。六個月的非法監禁也沒有記入勞教期,連個說法都沒有。二零零五年皇曆正月十三日,王樹啟夫婦再次被抓,王樹啟再次被勞教,關押到團河勞教所一大隊遭受迫害。

154、秦德忠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秦德忠,男,通州區北機廠工人。秦德忠和妻子(姓名不詳)因堅持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曾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和三年。夫妻倆剛從勞教所回來,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前秦德忠又被突然抓捕,並被非法勞教兩年。

155、周英傑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

周英傑,男,家住石景山區,是中國國際圖書貿易總公司進口圖書中心職員。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與妻子(姓名不詳,同在中國國際圖書貿易總公司工作)一起被警察抓走。後二人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周英傑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一大隊;他的妻子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當時家中只有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156、黃飛夫妻雙雙被非法勞教

黃飛,男,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北京工業大學電教中心高級工程師,家住海澱區雙榆樹,他的妻子(姓名不詳)在中國銀行北京分行國際部任職。二零零七年三月黃飛和他的妻子一同被綁架,後二人被非法勞教兩年。黃飛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他的妻子被關押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

157、張利夫婦,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張利,男,家住平谷區,平谷某培訓中心教師。二零零六年下半年和他的妻子(姓名不詳)同時被綁架,後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張利被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張利的妻子被關押在女子勞教所。

158、滿開亮夫婦,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滿開亮,男,回族,退休前在北京某飯店工作。二零零七年因給居委會人員送真相資料,被舉報遭警方綁架,後被勞教兩年,關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是當時勞教所關押的六十歲以上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在勞教所遭強制洗腦轉化時,這位一生飽經風霜的老人流下了眼淚,流露出內心的極大痛苦,但崇高信仰不變。妻子(姓名不詳)這期間也被勞教,關押在女子勞教所。

159、汪振華夫婦,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汪振華,男,房山區法輪功學員,曾是一單位的負責人。二零零七年和他的妻子(姓名不詳)同時被非法綁架,後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汪振華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一大隊,當時近六十歲;他的妻子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

160、翟慧玲、劉永輝,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

翟慧玲,女,豐台區方莊醫院醫生,大學文化,家住豐台區東高地。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關押在新安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一天只讓睡二、三小時,強制長時間罰站,經常被打,被折磨的十分消瘦。

丈夫劉永輝是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五零八所職工,曾多次關押在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豐台區國保警察綁架了正在上班的翟慧玲和劉永輝,並撬門抄家;二人關派出所一晚後送盧溝橋看守所,當時翟慧玲懷孕,看守所未收,後被強迫墮胎,以「取保候審」的名義放回;兩個月後翟慧玲再次被綁架,關在豐台區的洗腦基地「廣豐賓館」迫害。四月二十六日,豐台區警方還從家裏綁架了劉永輝的母親楊鐵珍(航天部五零八所高級工程師,已退休)並強制送進洗腦班,致一家四口剩下一個兩歲的女孩。

161、孫藝夫婦雙方被非法勞教

孫藝,女,原在民航系統工作,曾被全國總工會授予學雷鋒標兵、民航總局授予「十佳青年」,在居住地被人稱為好鄰居。迫害發生後被迫離開民航系統並遭受迫害,多次被派出所警察騷擾訊問;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清河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當時她的女兒剛四歲,經常哭鬧著找媽媽,其年逾七旬在醫院工作四十多年的父母身心備受打擊,經常夜不能寐,孩子只能讓公婆在老家照顧。

孫藝丈夫,姓名不詳,空軍某研究所軍人,因堅守信仰不放棄修煉大法,二零零二年九月被海澱區國保大隊伙同清河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非法勞教迫害;期間研究所逼迫懷孕六個多月的孫藝搬出部隊分給丈夫的房子,她無奈拖著沉重的身體奔波租房,其艱難及身心之苦可想而知,後來導致孩子早產。

六、夫妻一方遭非法勞教、關押

162、曹凱、張文芳,丈夫被非法勞教

曹凱,男,中國科學院發育生物所博士生,七﹒二零後被多次綁架、關押。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公開煉功被行政拘留、勒令休學,單位強行收回居住的房屋,致曹凱和妻子張文芳長期流離失所,有病孩子不幸夭折;同年十月曹凱夫婦到全國人大上訪,被海澱公安分局拘留二十一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警察闖入曹凱租住的房屋將其綁架;同年五月十二日,警察再次綁架曹凱,因妻子張文芳(當時正懷孕)拼死攔在警車前反抗才未被帶走;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凱在海南被捕,押回北京公安七處看守所和海澱看守所關押近一百天,曹凱絕食抗議九十多天,遭長期強行灌食,將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中,長期酷刑虐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二月,曹凱再次被抓捕,被非法勞教,關在團河勞教所迫害。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明慧網以《尋找中科院博士法輪功學員曹凱》為標題,尋找「曹凱,你在哪裏?」曹凱妻子張文芳原清華大學所屬紫光公司研究人員,業務骨幹。七﹒二零後,堅持修煉及公開煉功,多次被警方扣押;因上訪而被非法關押一個月,紫光公司被迫將其開除,導致全家生活困難。此後兩年中一直顛沛流離。

163、秦鵬、王雯,丈夫被非法勞教

秦鵬,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MBA研究生,多次獲得「優秀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迫害後因堅定信仰多次被綁架拘留,被清華大學強迫休學。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凌晨,秦鵬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他的妻子王雯和不滿一歲尚未斷奶的兒子。後秦鵬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遭受酷刑折磨。此前曾關押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半年強制洗腦。

二零零三年六月,秦鵬解教後僅幾個月,被清華大學騙回校做論文答辯被抓,再次勞教兩年並加期半年,關押在勞教人員調遣處一大隊,遭受殘酷折磨,包括捆綁在床上、鐵椅子上毒打、冷凍等;於二零零四年九月轉到河北省高陽勞教所迫害,被惡警大隊長楊澤民、教導員李軍及房豹、常金良等用手搖電話、毆打、地銬等折磨迫害。

164、程宇新、歐陽燕,丈夫被非法勞教,妻子被迫流離失所

程宇新,男,家住西城區,華北電力設計院工程師。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上午,被西城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並抄家,抄走部份大法書籍和資料,關押在西城區看守所,於年底被非法判處兩年勞教,關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遭受迫害,後呈重症胰腺炎症狀;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被西城區610、德外街道辦事處人員從家中綁架至在昌平的洗腦班。

妻子歐陽燕,中國傳媒大學(原北京廣播學院)外語系教師,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警察綁架程宇新的當天下午,又到中國傳媒大學準備綁架歐陽燕,致歐陽燕被迫流離失所,家中還有一個女兒。

165、周瑞新、關學賢,丈夫被非法勞教

周瑞新,和妻子關學賢住房山區大石窩鎮慧南莊村,同為學校教師,關學賢還曾被評為北京市五好教師。迫害發生後夫婦均被多次綁架、關押、強制洗腦,二零零零年被停課,停發工資。周瑞新於二零零零年進北京講真相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夫妻二人被一直監控的村民舉報,被房山國保大隊警察再次強行帶走並抄家,關押在房山區拘留所。

他們的大女兒周孜,大學學歷,原北京儀器儀表技校英語教師,二零零零年去天安門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辭職;當年七月在外煉功被拘留一個月;二零零一年一月去天安門被抓拘留半個月,後流離失所;二零零三年三月因製作真相資料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當時二十四歲。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十監區,關「小號」半年多,長達一年之久不讓父母接見。

166、張放、劉霞,丈夫被非法勞教

張放,家住東城區小黃莊地區。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四日,和妻子劉霞被警方綁架,張放後被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當時家中有一個五歲的女兒。

167、索四新、靳淑英,丈夫被非法勞教

索四新,和妻子靳淑英,住北京大興區李堡村。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興區公安警察突然闖入大興區李堡村索四新、靳淑英夫婦家中,非法搜查,抄走真相資料及複印一體機一台,並強行將二人抓走,後索四新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迫害。當時正值秋收季節,家中留下七十歲老母親和未成年兒子,不知道如何收秋。

168、王國海、張秀芳,丈夫被非法勞教

張秀芳,和丈夫王國海住順義區木林鎮。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王國海被順義區610 、國保、木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勞教兩年,關押在新安勞教所二大隊。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晚,順義區610 、國保、木林鎮派出所來了兩輛警車七、八個警察,翻牆闖入張秀芳家中抄家、綁架,張秀芳不配合與警察據理力爭,在家人回來與警察講理時,張秀芳上了自家的平房。警察又叫來三輛警車準備強行綁架,張秀芳不停地喊:我做好人沒有錯,你們為甚麼三番五次騷擾我、迫害我,我的丈夫就被你們非法勞教了,你們已經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還有人性嗎?這樣僵持到第二天凌晨警察才離去,張秀芳被親人從房上接下來被迫離家流離失所。

169、唐平順、馬秀雲,妻子馬秀雲被非法勞教三次

唐平順,男,現六十多歲,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因發真相資料非法關押三十天,後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妻子馬秀雲,女,當年四十多歲,被多次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八月,去天安門證實法,被送到朝陽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天安門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在天安門巡邏的警車上的警察綁架,被綁架到朝陽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兩會」期間,太陽宮派出所警察以談話為名,把馬秀雲直接送到了朝陽區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八天。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突然有兩個女的來,敲馬秀雲家的門,謊說是查煤氣的。當打開門後,在這兩個女人的身後,衝出來四個男人。他們不由分說,連拉帶推的就把馬秀雲塞進白色的大麵包車裏,然後把她拉到懷柔一家農民大院,軟禁了十幾天,馬秀雲絕食十幾天。十幾天後,他們又把馬秀雲送到了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馬秀雲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天安門廣場警察很多,到處戒備森嚴。她正走著,被便衣跟上。綁架到天安門分局。後又把馬秀雲拉到團結湖派出所,有一個個子不高的警察,打了馬秀雲十幾個大耳光。後來太陽宮派出所把馬秀雲帶走了,在一個地下三層的地方,非法關押了十幾天,因朝陽區610的劉仁順和一名警察等人,在地下室總是感冒發燒,他們身體受不了,就把馬秀雲轉到太陽宮老年公寓,又非法關押了半個多月後,送到朝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警察闖又入馬秀雲家綁架,直接送到朝陽區看守所,被無原因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她堅持不轉化,就不讓睡覺。馬秀雲堅持煉功,就讓她坐高凳。從早上五點三十坐到次日凌晨兩點,有三個月時間。不讓吃飽,很長時間不讓洗澡,不讓換衣服,不讓與家人聯繫。幾個月後,把馬秀雲調到三大隊勞動隊,強制奴工,下牛棚挑牛糞,挑豬食。中午下地澆水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奧運會期間,又被無辜綁架,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並送往湖北武漢洪山區馬湖特一號省女子勞教所。在那裏被強制洗腦,不讓睡覺,從早上六點開始站著,一直站到晚上十二點以後才讓睡覺。夏天站在廁所裏,冬天站在大廳。一年後,就在班裏站,一直站了二年零四個月。每天白天還超時勞動,無報酬,不讓吃飽,不讓採買食品,連續五天在太陽下面暴曬等迫害。

170、王懷金、賈正利,妻子被非法勞教,丈夫非法關押

王懷金,女,門頭溝區齋堂鎮東齋堂村居住。因信仰真善忍大法,讓家鄉受謊言欺騙的鄉親明白真相,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在本區清水鎮杜家莊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區610及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被關押在女子勞教所勞教迫害。

丈夫賈正利,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在清水鎮達摩煤礦上班時,由於猶大的出賣,突遭區610和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被抄家,關押在門頭溝公安分局,家裏空無一人,無人照管。

171、蔡忠、焦亞玲,丈夫被非法勞教

蔡忠,男,順義區石園西區供暖所科長,因不放棄信仰,被調到下屬的維修隊上班,五十多歲的他依然認真負責幹好自己的工作;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被以奧運的名義綁架、抄家,後被非法勞教,關押在團河勞教所四大隊,遭受殘酷迫害。

妻子焦亞玲退休之前在順義區農村商業銀行上班,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是領導和同事眼中難得的好人。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順義區國保頭目、勝利派出所副所長、勝利街道辦和建新南區居委會十餘人以修水管為名,騙開了六十二歲的焦亞玲老人的家門,將老人強行綁架並抄家,同時搶走了很多私人物品,後焦亞玲老人被非法關押在順義泥河看守所。

172、王連義,朗東月,妻子被勞教迫害四次

王連義,妻子郎東月,北京延慶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女兒在延慶凱思酒店舉行婚禮,延慶區大榆樹鎮派出所警察闖到婚禮上綁架了王連義。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把王連義從家中綁架到馬坊洗腦班,囚禁一週。

朗東月,四次被非法勞教,三次都是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迫害;第四次被送馬三家勞教所,被加期一個月。她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年。在幾次的非法勞教迫害中,受到多種酷刑迫害。被吸毒犯猛擊胸部,幾乎窒息。被按在床上,用蒼蠅拍桿使勁捅她的陰部,打擊小腹,使她下身紅腫,很長時間不能行走。被扒光衣服,拳打腳踢,棍棒交加,用牙刷對郎東月進行性摧殘,把牙刷捅進陰道。惡警們還吃著餅乾把渣滓吐在郎東月身上,焦學先穿著高跟鞋拼命的跺郎東月;惡徒們還在郎東月的身上寫滿了辱罵法輪功學員的髒話。惡警付文奇,指使吸毒犯把她的衣服扒光,地上洒上水,按到水泥地上踩胳膊、踩腿用擦地布蒙上眼睛,用牙刷把撬開她的嘴,把一碗雞蛋湯泡包子往她嘴裏灌。惡警就給她灌涼水,肚子撐的鼓鼓的,直往外流。逼迫她穿比腳小兩號的鞋,再把她拉起來走。前面一個人拉著踢她的肚子,後邊一個犯人踩她的身體。惡警付文奇指使兩個吸毒犯薛梅、馬強,不讓她吃飯、喝水、上廁所、不准睡覺。只要發現睡覺就往身上潑冷水,拳打腳踢。警察往郎東月嘴裏塞她自己用過的衛生巾,嫌一塊不夠,又去廁所找兩塊一起塞進她嘴裏。血水從嘴往外流,警察抓住郎東月的頭往後拽不讓往外流。還不讓穿衣服,往身上潑冷水,凍的她全身發紫起大泡。迫害郎東月一年半後的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某天晚上郎東月被送往最邪惡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

173、張樹平夫婦,妻子被非法勞教

張樹平,丈夫姓童(名字不詳),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四月一天,張樹平在家中被警方綁架、抄家,電視及接收設備被搶走,第二天她的丈夫在東城被警察跟蹤綁架,夫婦被關在七里渠看守所。張樹平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從北京劫持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其丈夫被秘密劫持到大興區,具體迫害情況不詳,只給他們老家寄了一張沒有署名和地址的紙條,說這人在這兒,從郵戳上看是從大興發出的。當時家中有年老的父母和兩個上學的孩子,生活上陷入危機。

174、李新巧夫婦,妻子被非法勞教

李新巧,女,家住順義區空港工業區後沙峪鎮。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證實修煉法輪大法確實使自己身體健康,於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天堂河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後放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李新巧再次被當地國保人員非法抓捕,同時被抓的還有李新巧的老伴(姓名不詳)和一當地開小賣部的法輪功學員,李新巧再次被非法勞教。

175、范一鳴夫婦,丈夫被跟蹤非法勞教二年

范一鳴,男,原籍福建省,著名油畫家。曾在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繫研修班學習,其作品多為歐美等國私人收藏。二零零一年,范一鳴應邀為英國前首相西斯先生畫像並被邀請前往英國進行文化藝術交流;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在香港三次舉辦個人畫展;二零零四年在英國倫敦舉辦個人展;二零零四年九月由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出版《同路而行──油畫家作品專輯──范一鳴油畫精品》;後還在北京參加兩次「同路而行」油畫聯展;特別是作品《雪花飄過》(局部),在美國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首屆「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中獲銀獎。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范一鳴接放學的八歲兒子回家,在東城區安定門派出所附近被警察尾隨進家,警察綁架了范一鳴夫婦(妻子姓名不詳)並抄家,將范一鳴夫婦關在東城區看守所。經友人花錢托人,一個月後范一鳴妻子被放回,范一鳴被送勞教人員調遣處,非法勞教兩年。

176、王芳夫婦,妻子被綁架勞教,丈夫被迫流離失所

王芳,女,住順義區木林鎮東沿頭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王芳在外做家政服務中午回家時,被順義區610蹲坑的便衣和木林鎮派出所警察及村治保主任綁架,家中搜到一本週刊。後被區610非法勞教二年,後被送到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勞教迫害,丈夫(姓名不詳)被迫流離失所。

177、岳子良夫婦,丈夫因在戶外煉功被非法勞教

岳子良,和妻子(姓名不詳)是中國航天華北供銷公司退休職工。岳子良因重病退養在家,於一九九三年開始煉功後恢復健康,老伴見此奇效也於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濟南講法班,開始學法煉功,老倆口信奉真善忍,是鄰里公認的好人。二零零一年岳子良因在戶外煉功被送往團河勞教所勞教;二零零六年初前後,受別人蠱惑參加香港旅遊,回來時間不長,岳子良夫婦被警方抓走。

178、楊顯奎夫婦,丈夫被構陷非法勞教二年

楊顯奎,男,懷柔北房鎮人,工人。當地610人員以每月500元雇人長期監視楊顯奎夫婦(妻子姓名不詳),沒有抓到迫害線索,於是找人故意問楊顯奎:我有《九評共產黨》你想不想看?楊答:我沒見過,看看也行。就這樣其人舉報他要《九評》看。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懷柔國安610 警察因此將楊顯奎夫婦綁架,關押在懷柔區看守所,非法抄家時找到一本《轉法輪》。後楊顯奎妻子被放回家,楊顯奎被非法勞教兩年,當時他已經六十多歲。

179、魏學軍、張秋莎,夫妻雙方遭多次綁架、洗腦等非法關押

張秋莎,和丈夫魏學軍住大興區。迫害後因不放棄信仰張秋莎先後遭受七次綁架、關押,魏學軍遭受五次綁架關押;被抄家多次,搶扣私家財物、汽車,不斷騷擾,頻繁強制洗腦,身心遭受嚴重傷害,失去穩定工作和經濟收入;孩子在長期恐怖、痛苦的煎熬中,失去正常的生活學習環境,身心遭受嚴重摧殘。

其中二零零一年三月,張秋莎被大興拘留所關押期間,每天送她去團河調遣處,五名警察輪番「轉化」,充滿訓斥、侮辱、誹謗、威脅、恐嚇!折磨了一個月才放回家。二零零二年九月,再次關進洗腦班,戴手銬長時間不讓睡覺,遭灌有毒水、恐嚇、辱罵等。張秋莎問為甚麼罵我?洗腦班人答:對你們法輪功就這樣,我代表國家和政府罵你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張秋莎再遭綁架,深夜大興區國保、興豐派出警察多人手持棍棒,砸門闖進其家抄家並將魏學軍抓走,當時周圍居民被驚動不知怎麼回事,差點兒報警,發現來人是一群身著制服氣勢洶洶的警察。這次張秋莎夫婦關押在看守所關押一個月。

180、張進棋、馬桂英,夫妻雙方被強制洗腦

張進棋,工程師,已退休,妻子馬桂英,退休教師;張進棋工作期間被凍傷定為二等乙級殘廢軍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當天,夫婦即被軟禁。以後不斷遭到懷柔國保大隊、610 的騷擾、迫害。曾遭多次非法抄家,綁架關押夫婦四次,累計大約三個多月;其中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懷柔國保大隊四人闖入家中,搶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還有電腦、打印機、一體機、刻錄機、《憶師恩》、《九評共產黨》等物品、資料,其中物品價值相當一萬多元。二零零一年二月夫婦二人被強行從懷柔看守所綁架到大興勞教所,強制洗腦「轉化」。

二零零一年關押在懷柔看守所期間,數九寒天,警察指使犯人給張進棋「洗澡」,脫光衣服,用五十桶冷水從頭上往下慢慢倒,一邊倒水一邊打罵,張進棋被迫害出現病症;二零零九年二月,張進棋出現了腦出血症狀,腦幹大面積堵塞,右半身全部失去功能,不會說話,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多名警察闖進夫婦住處大吼:「馬桂英!你涉嫌犯罪!我們奉命對你進行搜查!你不開門,我們撬門也要搜查!」他們找來開鎖公司開始撬門,鎖撬壞了,門上的窗紗撕開了,門拉手拽掉了,大約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撬開。警察的野蠻行徑使張進棋受到驚嚇,病情加重。

181、何培康、單芝瑛,夫妻多次被綁架洗腦班

單芝瑛,女,北京國電華北電力工程有限公司工會主席,丈夫何培康,同一單位工程師,二人均已退休,家住石景山八角地區。迫害後每逢節假日或所謂的敏感日,單芝瑛就被當成「重點人物」叫到派出所關押。在得知單位預謀把她自己和年近七十歲的老伴送洗腦班時,單芝瑛和老伴被迫離開北京,在外地顛沛流離,其間他們吃了很多苦,有時沒有自來水喝,他們就喝池塘裏的髒水。然而就是這樣兩個年近古稀的老人,公安人員竟然不惜花費大量人力財力跨省搜尋追捕,並派人到親戚家蹲坑把守,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兩位老人被北京警察從老家杭州帶回北京,送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兩位老人在浙江老家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了近一個月;回北京後單芝瑛在家裏第三次被單位、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聯合綁架,被關押在房山區良鄉的一個洗腦班強制洗腦。二零零八年四月、二零零九年六月,石景山區八角派出所警察伙同區公安分局610 警察兩次到單芝瑛、何培康家騷擾、抄家。長期頻繁的迫害致使單芝瑛突然癱瘓,何培康身體每況愈下。

182、孫志剛、王素霞,夫妻雙雙被綁架到洗腦班

孫志剛,妻子王素霞,北京市延慶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中午,北京市延慶區張山營法輪功學員孫志剛、王素霞夫婦在家中被闖進來的三十多人綁架到延慶區康莊鎮馬坊村的洗腦班,他妻子八月二日被送回家,孫志剛仍被繼續囚禁在洗腦班。參與迫害的人是張山營派出所所長淘佔軍(音)和兩個警察伙同張山營村治保主任苗佔先,張山營鎮「610」的人,和一幫專門的「打手」。他們倆在裏面絕食反抗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早晨六點左右,北京市延慶縣張山營鎮法輪功學員孫志剛、妻子王素霞在延慶大榆樹鎮姜家台村做生意煮熟食的時候,被延慶縣公安局國保科伙同張山營派出所警察綁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光盤打印機一台以及光盤耗材等,後孫志剛被非法關押在延慶縣看守所,王素霞被非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晚,北京市延慶縣張山營鎮村法輪功學員孫志剛、王素霞夫婦家被北京市警察非法抄家,王素霞被北京警察綁架。

183、鄭修明、張明香,夫妻雙方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鄭修明,和妻子張明香是房山區法輪功學員。夫婦曾遭房山區610、國保大隊警察各種方式騷擾,二零一二年五一前兩次開車到位於大興的兒子家中進行恐嚇,致使正在哺乳期的兒媳因驚嚇奶水中斷。到五一期間,房山城關派出所警察先後綁架二位老人,關進城管拘留,一個月後又將鄭修明關進房山安莊洗腦班強制洗腦。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晚,十多名便衣民警尾隨家人突然闖入鄭修明、張明香夫婦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將二人綁架並抄家,劫持到房山區官道鄉洗腦班進行迫害。當時鄭修明夫婦都已七十多歲。

184、李旻、劉慶,夫妻雙方被綁架洗腦班

李旻,妻子劉慶是昌平區天通苑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李旻和劉慶被昌平公安分局、東小口鎮 610、東小口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並闖入其家中抄走法輪大法書籍、電腦等物品,後又被拉至昌平洗腦班強制洗腦。

李旻、劉慶夫婦被綁架後,給雙方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傷害及無法挽回的損失。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李旻父母及剛從養老院接回的舅舅,都是七十多歲的高齡老人,精神受到很大的打擊,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日漸消瘦;劉慶九十歲高齡、身體健康的姥姥於十月四日突然去世,家人去找要求放人。610 逼迫劉慶寫保證第二天重回洗腦班,才讓其回家參加姥姥的葬禮。

185、高德忠、王慧珍,夫妻雙雙被綁架洗腦班迫害

高德忠,妻子王慧珍,夫妻住昌平城南街道舊縣村。迫害發生後,因不放棄信仰,高德忠先後五次被綁架到昌平區610 辦的洗腦班,遭強制洗腦。其中二零零一年三月和七月各一次,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六年共三次。高德忠妻子王慧珍,於二零零一年被關押至洗腦班遭強制洗腦。

186、席成明夫婦被綁架至洗腦班

北京朝陽法輪功學員席成明夫婦於二零零一年陰曆十二月十三日被朝陽區十八里店鄉政府強行抓走,用盡各種手段逼迫他們寫不去天安門的保證書與悔過書,甚至於他們用他們自己編寫好的保證書對學員說:你們只要輕輕按一下手印就可以放你們回去過年。可是,就是如此,仍然動搖不了自己堅信大法的意志。至今,還有上述三位學員被非法關押。

187、黃江、焦向軍,夫妻雙雙被非法關押

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黃江、焦向軍夫婦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初失蹤。在此之前,該地區的警察和居委會人員曾多次到黃江、焦向軍夫婦家,說要調查核實相關信息。但黃江、焦向軍夫婦一直沒有和警察碰上面。九月十一日之後,他們夫婦突然失去了聯繫。

188、高春香、高祥夫婦被非法綁架

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日,北京市豐台分局派出所警察綁架了高春香、高祥夫婦。北京市豐台分局派出所一夥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私自闖入北京市豐台區雲崗電廠一職工的住宅,並將法輪功弟子高春香、高祥夫婦進行綁架。這些警察不顧家中有一個不足十四週歲、在暑假無人照顧的孩子,強行將高春香、高祥夫婦綁架。

189、劉保旺夫婦被非法關押

劉保旺,男,六十多歲,北京平谷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二月,劉保旺夫婦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平谷區國保大隊警察與本區金海湖派出所、南獨樂河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闖入家中,亂翻東西,搶走《明慧週刊》等大法資料。

190、王茂、寧淑榮,七旬老夫婦被非法關押

王茂,男,七十多歲,寧淑榮,女,七十多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北京房山區韓村河鎮五侯村治安聯防人員郭強聯同韓村河派出所片警陳某等人到法輪功學員王茂家中非法抄查,他們在抄出三本有關大法和真相書籍後,將王茂及老伴寧淑榮從家中非法帶走,夫婦二人被非法關押在房山公安分局看守所,兩位老人今年均已七十多歲。

191、李華、黃勝傑夫婦雙方被非法關押

李華,女,四十多歲,北京首都師範大學職工。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九日,李華和其丈夫黃勝傑被海澱分局警察綁架。

192、霍志芳、何德永夫婦雙方被綁架關押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北京海澱分局警察綁架了海澱區中關村法輪功學員霍志芳、何德永夫婦,家被抄,被關押地方不詳。

193、吳桂蘭夫婦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法輪功學員吳桂蘭和她的丈夫,現役軍人崔任生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豐體路10號院軍隊看守所內。

194、李何亭、趙海英夫婦被非法關押

李何亭,七十多歲,妻子趙海英,七十多歲。二零零七年十月,北京市西城區法輪功學員李何亭、趙海英夫婦被西城區公安局國保和二龍路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一月有餘,關押地點不詳。妻子,趙海英,因講真相救人,多次被綁架和騷擾。

195、馬秀清夫婦被非法關押

馬秀清夫婦,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晚,被朝陽區分局警察秘密抓捕,他們的家人親屬都不知道去向,關押地點不詳。

196、梁宏星夫婦雙雙被強制洗腦

梁宏星(音)與丈夫蘇某,北京昌平南口機車工廠法輪功學員,被「610」恐怖組織綁架。北京昌平南口機車工廠的法輪功學員梁宏星(音)和丈夫蘇某,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晚,在上夜班時被工廠「610」辦公室的恐怖分子綁架,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

197、李廷軍、史玉華夫妻,被綁架非法關押

李廷軍,五十多歲,妻子史玉華,四十多歲,其子李柯,北京密雲縣果園西裏甲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三月二十五日,先後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198、皮佔路、劉佔翠夫妻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晚,北京大興區安定鎮沙台子村皮佔陸、劉佔翠夫妻,在家中被本村邪黨書記帶著鎮派出所和區610的惡警綁架,非法抄走大法書籍、《明慧週刊》及其它真相資料。非法關押地點不詳。

199、潘順江夫妻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晚,北京大興區潘馬房村的法輪功學員,潘順江夫妻在家中被警察綁架,去向下落不明。

200、盧建平、穆冬亞夫妻,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北京平谷區法輪功學員盧建平、穆冬亞夫婦被平谷區濱河派出所和平谷國安的警察從家中綁架。家中只有一個未成年的女兒和她年邁七十多歲的姥姥,相依為命,生活非常艱難。

201、焦能祥、李素芬夫婦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焦能祥和李素芬夫婦,北京豐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北京法輪功學員豐台區長辛店焦能祥和李素芬夫婦被邪惡之徒綁架。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李素芬因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到市指揮中心,被綁架。

202、李和平、劉崇順夫妻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北京朝陽區老君廟堂法輪功學員李和平、劉崇順在家中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203、周明昌夫婦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周明昌是北京金通遠建築工程公司職工;妻子是一名教師,北京平谷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八月在家中被綁架,周明昌夫婦有一個上初中的女孩沒人照管。

204、張守文、鐘秀清,夫婦雙雙被綁架到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北京昌平法輪功學員張守文、鐘秀清夫婦從鐘秀清娘家出來準備回家,走到在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口農廠大門口,被蹲坑多時的南口派出所警察綁架。據悉有人告他們講真相。鐘秀清因體檢不合格被放回家。到家後發現,警察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進行抄家。筆記本電腦、電腦主機、打印機及大法書籍真相幣等私人物品被搶劫一空。張守文被關押在昌平看守所。

205、趙誠、馬石蘭,丈夫被非法判刑

趙誠,與妻子馬石蘭,朝陽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三月,趙誠因給北京市一商局原王姓同事傳看法輪功真相資料而被王舉報,遭綁架,趙誠的妻子馬石蘭被毆打,不煉功的女兒也受到牽連一同被抓,非法抄家,關押在東城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

206、王寒西夫婦被非法關押

王寒西,女,家住海澱區北三環西路四十三號小區,中國銀行北京海澱支行職工。二零零七年一月,被海澱區雙榆樹派出所警察非法秘密綁架,其理由是夫妻一塊講大法真相。

207、陳兆蘭夫婦被特務跟蹤綁架

二零零零年七月,北京市朝陽區小紅門鄉馬道村法輪功學員陳兆蘭(女)一家三口和另兩位法輪功學員(共五人)在她家開的小飯館裏被北京市局警察直接綁架(不是地方警察)。據說有特務已經跟蹤陳兆蘭半年之久。

208、齊國安、李景珍,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齊國安、李景珍夫婦,二零零六年九月,外出貼法輪功真相不乾膠,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綁架,非法關押在石景山看守所。

209、王玉山夫婦被綁架非法關押

王玉山,男,五十多歲,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平各莊村人。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一時,在單位被兩個穿便衣的男人帶走。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同時遭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順義靶場(順義610處所)。

王玉山為人善良,單位老闆得知他失蹤,開車到多個派出所查詢,打聽到下落後去要人,被當地「610」擋著不讓見。

210、來秀春與丈夫被綁架

來秀春,女,北京密雲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西田各莊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將來秀春與丈夫綁架。據目擊者說,警察用梯子翻牆闖入家裏,她家的大門是鎖著的。後丈夫被放回,來秀春關押在密雲看守所。

211、李蓮娜及其丈夫張某某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至十二日,家住芳草地雙鶴藥業集團家屬區的李蓮娜一家三口,在家中遭到不法惡警的非法抓捕,後不知去向。李蓮娜和其丈夫張××、兒子張小勇都是法輪功學員。此次綁架行動分兩次進行,不法人員第一次先抓走了一個人,後又來一次,抓走另兩個人。

212、殷全基、許文萍夫妻被綁架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房山區610、公安局國保處伙同河北鎮派出所,綁架了殷全基、許文萍夫婦。

213、呂文孝夫婦被綁架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房山區610、公安局國保處伙同河北鎮派出所,綁架了呂文孝夫婦。

214、魯秀芝、劉正玉夫婦被綁架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北京市延慶縣法輪功學員魯秀芝、劉正玉夫婦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他們家中八十歲父親無人照顧。

215、劉俊和、范貴珍夫婦被綁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十點多,北京警察綁架了家住北京市海澱區翠微北裏的法輪功學員劉俊和、范貴珍夫婦,非法關押在海澱區清河拘留所。受羅幹指使,北京清河拘留所非法關押著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

216、蔡元壽、李碧仙,妻子被非法勞教

蔡元壽,七十多歲,妻子李碧仙,七十多歲,北京豐台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夫婦倆開始修煉法輪功,蔡元壽患了黃疸型乙型肝炎,生命垂危,修煉後,一身重病痊癒。妻子,李碧仙,修煉前,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貧血、子宮瘤、頭痛、腰痛等。夏天空調、電扇不能開,睡覺還要戴上帽子。一九九三年,才四十六歲,實在上不了班,就病退了。修煉後,二十幾年來,從未報銷過醫藥費,夫妻二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得到了康復,道德回升,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只有小學四年級文化的蔡元壽,在一九九九年,在單位(原鐵道部建廠局)全局組織電工考技師,考上了技師,寫的論文在全局得了第一名,因此成為單位裏的業務員骨幹。法輪功福益了家庭和社會。

二零零四年六月中旬蔡元壽去了西藏日喀則妻姪兒那裏去,他住在日喀則安康賓館,當時來了四個公安,拿出搜查證,強行搜身和翻查的旅行包。他們從蔡元壽的旅行包裏搜出四本《轉法輪》和一盤光盤,就強行把蔡元壽帶到公安局問訊,後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沒有人身自由,每天都吃藏粑面喝茶葉水。十五天後,公安局通知單位來接蔡元壽,公司日喀則分公司來人接蔡元壽送回北京,直接送到了麗澤橋西老年幹休所洗腦班,強行洗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警察來家裏騷擾,從家中搜出大法書和真相資料,老伴李碧仙也因此非法勞教二年零六個月,送到鄭州女子勞教所,強制洗腦,強制奴工,白天勞動十二個小時左右,晚上還要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

217、王玉英夫婦,妻子王玉英被非法勞教

王玉英,女,退休,懷柔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因其丈夫(姓名不詳)在建工隊聽大法內容的MP3,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導致夫婦兩人同被警察綁架、抄家,後王玉英被非法判二年勞教,後保外就醫。

218、郭秉義夫婦,妻子老賈被非法勞教

郭秉義,男,中國航天科技集團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703所退休職工,二零零六年三月「兩會」期間,郭秉義夫婦遭非法洗腦迫害,郭秉義的妻子老賈(名字不詳)被非法勞教兩年。

219、楊振威夫婦,丈夫被非法勞教

楊振威,北京化工大學退休的副教授,他和老伴都同時被非法關押,家裏留下一個未成家的兒子和一個上中學的女兒。女兒沒有親人在身邊照顧,性情大變多次要自殺,一個70多歲的老人,也不能提前回家,照樣每天練隊、勞動等。

220、張桂森夫婦被綁架及非法關押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北京市房山區竇店鎮蘆村法輪功學員張桂森夫婦,分別在工作單位和家中遭房山公安分局國保處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房山看守所。

221、張國海、趙穎,夫妻雙方被非法勞教迫害,導致婚姻破裂

趙穎,和丈夫張國海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夫妻來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關押,第二天劫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後強制押回原籍。二零零一年,趙穎再次來北京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後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北京新安勞教所,趙穎被強制洗腦,遭恐嚇等折磨迫害。新安勞教所警察怕她出去繼續修煉法輪功,就挑撥她與丈夫離婚。趙穎獲得自由後,由於承受不住巨大壓力,在二零零四年張國海被非法勞教期間,去佳木斯勞教所與張國海離婚。原本感情很好的夫妻,由於這場迫害導致婚姻破裂。

222、韓勇、劉雲,新婚夫婦被非法關押

韓勇,妻子劉雲,北京海澱區法輪功學員。夫婦二人都是財政金融學校畢業的大學畢業生,韓勇還是在職研究生,都是學有所長,在工作單位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從不爭名奪利。韓勇、劉雲自從修煉大法以來,他們嚴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心靈和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淨化,杜絕了許多不良嗜好,和不好的心理。韓勇說過,「是法輪大法改造了我,淨化了我的身心,使我知道大法的可貴,因為現在,再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這樣改造一個人的心靈。」劉雲通過修煉大法,成為遇事能主動為別人考慮為他人著想的大法修煉者。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韓勇、劉雲夫婦是在結婚同學聚會的時候,給一同學法輪功真相光盤,被該人告發。韓勇、劉雲夫婦新婚第三天,就被綁架。遭非法抄家,家中計算機等被抄,夫妻雙雙被綁架關押。

223、宋志宇、張紅,因綁架沒能舉行婚禮

宋志宇,男,河北省秦皇島市人,在北京打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宋志宇被昌平區公安分局、區610 人員綁架並非法抄家,後被勞教兩年,劫持到內蒙古紮賚特旗圖牧吉勞教所,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從勞教所出來僅三個月,宋志宇來北京談生意,住賓館時被北京警察綁架,藉口是被網上通緝;後被劫持到內蒙古海拉爾,關押在呼倫貝爾市看守所。

宋志宇妻子張紅,剛與他領結婚證,因為他被綁架,婚禮沒能舉行。張紅為宋志宇請律師,並與家人、朋友趕到海拉爾,遭到海拉爾國保大隊警察惡警劫持,非法關押在海拉爾看守所。

七、依法訴江被非法判刑、非法關押

他們依法訴江,卻被非法判刑、關押,執法者在無法無天的行惡。

224、史元順、楊文英,依法訴江夫妻雙方被非法判刑

史元順,妻子楊文英,年齡均七十多歲,北京西城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史元順、楊文英夫婦,因依法訴江澤民,被綁架、抄家,抄走家中大量私人物品。後夫妻雙方均被非法判刑。

西城區法院枉判楊文英一年零六個月,罰金三千元;史元順,被非法判刑一年,罰金二千元。

225、續學昆、白淑慧,夫妻因訴江雙方被非法判刑

續學昆,妻子白淑慧,北京房山區大石窩村法輪功學員。他們是善良老實的農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續學昆夫婦因訴江,又一次被房山分局國保警察綁架並刑事拘留,抄家搶走三台電腦、三個打印機等耗材,非法關押至房山看守所。

226、郭巍、周晶,夫婦因訴江被非法關押

郭巍,與妻子周晶,住北京東城區工人日報宿舍。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夫妻因訴江再次被警察綁架抄家,關押在東城看守所,之後兩人取保候審;二零一六年四月中旬,東城檢察院打電話讓兩人續簽一年取保候審,說將向法院提起訴訟,企圖進一步迫害。

227、史慶文、姚桂雲,妻子姚桂雲被審問訴江之事

史慶文,和妻子姚桂雲,北京順義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姚桂雲被光明派出所多名警察從家中綁架、抄家,審問訴江之事,並劫持到泥河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回到家中。

228、胡慶貴、田雅君,田雅君因訴江被綁架看守所及洗腦班

田雅君,女,住房山區良鄉鎮官道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田雅君因訴江被派出所警察關進房山看守所和官道洗腦班迫害。

229、孫德利、朱清玲,丈夫孫德利因訴江被非法關押判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孫德利起訴了江澤民,當年十一月二十日,順義區李遂派出所警察到家中將其帶到派出所,被順義國保審問,然後警方對其非法抄家,抄走電腦主機和一些資料,後孫德利被押往順義區泥河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230、王殿貴、楊淑清夫妻,因訴江被非法關押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北京通州宋莊鎮寨辛莊村法輪功學員楊淑清、王殿貴夫婦倆被北京市通州區徐辛莊派出所警察,因訴江從家中綁架到徐辛莊派出所,後又轉送到通州區台湖看守所關押。

231、陳志華夫婦因訴江被非法關押

陳志華夫婦,二零一五年十月,北京密雲縣新城子派出所綁架了新城子鎮楊樹溝法輪功學員陳志華夫婦。陳志華夫婦依法控告江澤民,被綁架。

232、張義、劉玉香夫婦及全家因訴江被非法綁架、判刑迫害

張義,妻子劉玉香,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夫妻二人修煉大法,因為訴江,被房山城關派出所從家中綁架迫害。

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上午,被城關派出所五、六名警察非法抄家。警察毆打劉玉香,被子女阻攔,警察便將夫婦二人和兒子、兒媳、女兒、女婿一併綁架。搶走電腦、打印機、法像、兩本小冊子、護身符等物品。晚上十二點,兒子回家,其他五人被劫持到房山看守所。

女兒女婿和兒子兒媳為兩位老人說公道話,結果全家六口全被綁架,後老倆口和兒子女婿被先後放回,不修煉的兒媳和女兒還在被迫害中。女兒張春燕因咬了警察一口被判一年,兒媳抓了警察一把被判刑一年。兒媳的腳被警察用腳踩壞了,在裏面直哭。女婿被拘一個月。張義、劉玉香被拘留二十多天後又被送到官道洗腦班迫害。

233、孫德利、朱清玲,因訴江被綁架非法關押

孫德利,與妻子朱清玲是順義區李遂鎮人。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孫德利起訴了江鬼,當年十一月二十日,順義區李遂派出所警察到家中將其帶到派出所,抓捕的理由是訴江,被順義國保審問,然後警方對其非法抄家,抄走電腦主機和一些資料,後孫德利被押往順義區泥河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結語

江澤民流氓集團倒行逆施,採用破壞傳統道德的各種手段,喪盡天良,動用酷刑及各種洗腦騙術,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進行殘酷迫害。中共自篡權以來,血雨腥風,運動不斷,殺地主、殺資本家、殺中共自己隊伍中還有良知的人、殺知識分子、殺學生,殺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都被毀掉,空氣、水等自然環境被毀壞,現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們心中的道德、是非徹底破壞、顛倒,假、惡、鬥橫行中華大地。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

從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對修煉法輪功夫妻的迫害,也是對整個家庭的迫害,對社會生存基礎的迫害。迫害涉及各個階層、人群,其中有很多精英人士。迫害中,他們失去了生命、失去親人、失去工作、職位,失去經濟來源、失學等,直接危及家庭,給他們的老人和孩子帶來深重災難。

許多人覺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和自己無關,這是錯誤的認識。在這場善與惡、正與邪的較量中,沉默其實就是慫恿邪惡,沉默就是邪惡的幫兇,因此保持沉默,保持所謂的中立是沒有選擇,其實質是幫助了邪惡,助長了邪惡的氣燄。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就是一種警示。

中共是一個完全違背人性的、吃人的惡魔,在它的暴政下衍生出很多惡法及非法組織,比如「勞教制度」、「收容制度」、「中央文革小組」、「連坐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六一零」等等都是法制體系的毒瘤,造成無數人間悲劇。可以說現今中國社會的所有問題,癥結都在中共身上,只有解體中共及中共製造的黨文化,才能結束華夏民族之夢魘。

眾多從迫害中走過來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大善大忍之心,向世人及世界各個角落傳遞著法輪功真相,也包括那些曾經對法輪功修煉者犯下罪惡的人,喚醒他們的良知,給他們以悔過、重新選擇的機會。真相已深入人心,世人日漸清醒。

中共在迫害善良中走向滅亡,時日不多了。退出中共邪黨,三退保平安,是神佛慈悲,賜予人能夠走向美好未來的唯一出路,珍惜吧!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