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百餘夫妻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1)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綜合報導)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很多家庭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惡集團,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許多法輪功修煉者家庭,經常是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夫妻被同時迫害。夫妻雙方同時遭到迫害的案例尤為突出,且觸目驚心!有多少夫妻雙雙被迫害致死;又有多少夫妻被迫害的陰陽兩界、天各一方;他們被非法判刑、勞教、關押洗腦班等等。迫害導致家庭中老人無人贍養,老人失去照顧加上精神創傷致病或病情加重以致離世;孩子成了孤兒,或輟學、或被開除失去讀書的機會。幼小的孩子離開了父母的呵護關愛,心靈深處留下了永遠無法彌合的創傷,身體和學業蒙受難以挽回的損失。

一對夫妻,就是一個家庭的組成,也是組成社會的基本單位。我們從夫妻被迫害的視角,顯現出來的是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慘烈和血腥。

本文從明慧網收集整理了北京部份夫妻法輪功學員(包括外地來京個別案例)遭受迫害實例。具體內容包括以下:一、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二、夫妻一方被迫害離世;三、夫妻雙方被非法判刑;四、夫妻一方被非法判刑;五、夫妻雙方遭非法勞教、關押;六、夫妻一方遭非法勞教、關押;七、訴江夫妻被綁架迫害。

一、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夫妻雙方或一方被同時迫害致死,稍作整理發現這樣的案例為數不少。這些夫妻通過修煉法輪功後,道德提升、身心變化,家庭和睦幸福。然而這場迫害的發生,給他們及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老人無人贍養甚至淒慘離世;孩子無人照顧成為孤兒或輟學,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同時失去了經濟來源。有些家庭在夫妻迫害致死之後,他們的老人或孩子,還在繼續被迫害,使本已破碎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1、葛培軍、劉國花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葛培軍,七十多歲,密雲縣人,北京機床研究所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多次關押,二零零二年九月,葛培軍被單位人員及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遭殘酷折磨。回家後遛彎時,有人問他身體怎麼搞成這樣,他回答:「因為煉法輪功被迫害,坐共產黨監獄坐的」。因此派出所警察又將他綁架,非法勞教二年,在團河勞教所遭長期罰坐、吃乾硬的窩頭、摧殘性灌食等折磨。二零零八年五月,又被誣判五年,古稀之年的老人被關進前進監獄,是當時監獄關押的年齡最大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種種非人折磨,又送進了醫院,五年期滿終於出獄。由於多年的殘酷迫害及不明藥物注射,葛培軍老人全身器官衰竭,一直未能康復,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含冤離世,時年七十六歲。

葛培君妻子劉國花,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老倆口於二零零零年七月上訪,先後被非法抓捕,關押一個多月;二零零二年後,兩次被劫持到密雲看守所非法關押折磨,致奄奄一息。葛培軍被勞教期間,劉國花遭受不明真相的人多次上家裏騷擾,精神高度緊張,致舊病復發,於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一歲。

2、宋德月、劉淑蘭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宋德月,妻子劉淑蘭,北京懷柔區橋梓鎮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宋德月曾被抓到洗腦班被強制洗腦。妻子劉淑蘭,曾於二零零一年年初到天安門證實法,被抓捕後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懷柔區刑警隊警察再一次闖入宋德月家,暴力將宋德月綁架關進懷柔拘留所,把劉淑蘭送進洗腦班。宋德月在懷柔區拘留所遭受嚴重傷害,致頭顱出血,送到懷柔第一醫院,經醫生診斷,發現腦震盪和腰部骨折,只能躺在床上,而且神智不清。後因沒錢治傷,幾天後離世,年齡五十多歲。丈夫被殘酷迫害離世,劉淑蘭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刺激,時間不長也含冤離世。

3、李增啟、何秀蘭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李增啟,妻子何秀蘭,居住在順義區木林鎮東沿頭村。何秀蘭修煉前曾患胃寒病、神經衰弱,做家務都困難,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李增啟因此也開始修煉。迫害初期何秀蘭去天安門為法輪功喊冤,被當地警察多次上門騷擾、監視,直至綁架、洗腦。二零零二年,何秀蘭被勞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突然多輛警車停在李增啟、何秀蘭夫婦家門口,國保、610 、派出所十多個警察進家搜查抄家,將電腦、打印設備及真相資料全部抄走,並綁架他們夫妻到轉化班洗腦,然後送看守所拘留一個月;同年九月二十八日,警察再次來家把夫妻綁架,後兩人分別被非法勞教,李增啟被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被強制洗腦,何秀蘭被勞教兩年半關在勞教所。家中兩個女兒失去了父母的照顧,其中一個女兒還在上學,家庭經濟陷入困境。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當地警察再次進家抄家並綁架李增啟夫婦,李增啟第二次被勞教送新安勞教所,被迫害致高血壓達二百多,去醫院醫院拒收,「保外就醫」出來仍經常遭惡人騷擾、恐嚇,精神長期緊張、抑鬱,後患直腸癌,嚴重尿血,煎熬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李增啟含冤離世,時年六十六歲。

何秀蘭經歷兩次被勞教,身體虛弱,這次綁架在順義看守所被迫害致腦血栓狀態,送勞教所拒收,回家後,村治保、派出所警察多次去家裏恐嚇、威脅,揚言要把其不修煉的女兒抓走,造成何秀蘭精神極度緊張,在長期嚴重的身心摧殘折磨中,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何秀蘭離開人世,時年六十五歲。

4、孫繼宏、袁和珍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孫繼宏,四十歲,黑龍江省樺南林業局林場派出所警察。因上訪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孫繼宏到天安門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關進天安門公安分局;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孫繼宏在北京豐台玉泉營立交橋換車時,被豐台公安警察綁架,九月二十九日,孫繼宏被連日持續不斷的酷刑、毒打致死。知情警察說:「被打得不行了還說大法好!真有『鋼』」。家屬見到遺體時,發現頭腫得很大已變形,面部有多處傷洞傷痕,渾身上下體無完膚,慘不忍睹。警察自知理虧,主動賠了上萬餘元錢,迅速將遺體強行火化,並嚴密封鎖消息。

孫繼宏妻子袁和珍,原樺南縣工商銀行樺南林業局儲蓄所主任。一九九九年後,多次隨丈夫進京上訪,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元旦走上天安門廣場請願;同年五月,袁和珍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毒打、背銬、灌食等殘酷折磨,致吐血、便血。二零零二年十月得知丈夫被打死的消息,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二零零三年七月離開人世。孫繼宏、袁和珍之女孫玉博當時讀初中,後由奶奶撫養,幾年時間家人沒有敢告訴孩子父母被迫害致死的真實情況。袁和珍母親賈桂蘭見女兒、女婿慘死,狀告無門,悲傷過度,一年後離世。

5、喬志強夫婦夫妻雙方被迫害離世

喬志強,和妻子(姓名不詳),是昌平區南口鎮法輪功學員,原在南口車輛機務段工作。因不放棄信仰,喬志強於二零零一年三月和二零零二年兩次被綁架至區610 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再次從家中被綁架強制洗腦,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從洗腦班出來後還時常遭到惡人上門騷擾、恐嚇。由於長期處在迫害環境中,喬志強出現糖尿病及胃癌病症,於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六歲。喬志強妻子於二零零二年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後不久離開人世。

6、李景春夫婦雙方遭迫害離世

李景春,和妻子王淑蘭是房山區石樓鎮支樓村人。迫害發生後李景春夫婦多次到天安門證實大法,當地警察經常到他們家裏恐嚇甚至抄家,致使這對老年夫婦身心俱傷,分別於二零零零年二月和二零零一年五月相繼去世,年齡七十歲左右。

二、夫妻一方被迫害離世

7、曹東、楊小晶,妻子楊小晶被迫害離世

曹東和妻子楊小晶
曹東和妻子楊小晶

曹東,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原籍甘肅,曾在北京旅遊服務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京被警方綁架,後判刑四年半,送甘肅監獄關押。曹東的妻子楊小晶,原北京供電設計院工程師,迫害發生後被東城區警方多次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分別被兩次勞教,時間:四年。在勞教所期間,遭受多種精神和身體摧殘。勞教回家後,長期遭受騷擾,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曹東為營救關押在勞教所的妻子楊小晶,在北京與歐洲議會副主席斯考特見面,講述了自己和妻子及熟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會面之後兩小時,曹東即遭國安特務非法綁架,二零零七年二月,再次非法判刑五年,秘密關押在甘肅天水監獄單間,遭受殘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楊小晶從女子勞教所回到家中,為關押的丈夫奔走呼籲遭到恐嚇。曹東兩次被判刑期間,她在自己遭受迫害的間隙,先後兩次拖著虛弱的身體遠赴甘肅獄中探望丈夫,第一次在平涼租住十一個月,第二次在天水見到丈夫傷痛不已。

楊小晶結婚後,夫妻在一起的時間不到一個月,雙方輪流被非法拘留、關進監獄、勞教所。長期迫害中,楊小晶身心嚴重受損,又遭遇當地警方突然恐嚇,病情急劇惡化,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在蘭州淒然離世,年僅四十五歲!當時曹東關在天水監獄,楊小晶病危期間及離世後,家人多次要求讓曹東見楊小晶最後一面,均被拒絕。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七八個警察突然闖進曹東在北京的臨時住處,將他又一次綁架並勞教二年零六個月,劫持到新安勞教所迫害;曹東從法律角度反迫害,委託律師提出行政覆議和訴訟,但是沒有結果。

8、於宙、許那,丈夫於宙被迫害離世

於宙,許那丈夫,四十八歲,畢業於北京大學西語系法國文學專業,通曉多種語言的青年才子。於宙是樂隊「山谷裏的居民」的鼓手、歌手,中國大陸人所熟悉的《愛的箴言》的原唱音樂人。這樣一個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且才華橫溢的精英人才,最終被中共惡黨以「迎奧運」為藉口,綁架虐殺。

於宙和妻子許娜
於宙和妻子許娜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於宙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許那駕車返家途中,行駛到通州區北苑路段被警察攔截,進行所謂奧運搜查,隨即將他們抓到通州區看守所。二月六日,當家屬接到通知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時,原本身體健康的於宙已離開人世。醫生面對家屬的質詢,一會兒支吾說是因「絕食」而亡,一會兒說死因是「糖尿病」。看守所逼迫家屬立即火化遺體,於宙的親屬堅決不同意並要求屍檢。目前於宙的遺體仍在冰櫃裏保存。

許那,於宙的妻子,原籍長春,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從事油畫創作,作品在海內外很受歡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許那堅定的證實大法,多次被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監獄裏,許那堅定信仰、抵制迫害,始終沒有妥協。

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許那被房山和通州警方從住處綁架,家中大量財物一概抄走,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少管所曾單獨跑出隊列攔住路過的監獄長,當面反映所遭受的種種摧殘,要求停止迫害;許那在北京女子監獄關押期間,曾遭受集訓隊小號嚴管隔離、酷刑等折磨,被強制盤腿捆綁、不讓睡覺洗漱、在雪地裏凍、禁止家人探視、軟硬兼施、頻繁調隊等,但她始終正念正行沒有轉化。

二零零八年一月與丈夫再次被綁架,在丈夫剛剛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下又被判刑三年。許那第二次在北京女子監獄期間,依然堅定信念,正念正行,沒有向邪惡妥協。

9、楊佔明、吳垚,妻子吳尭被迫害離世

楊佔明,北京應用物理與計算數學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楊佔明和妻子吳垚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二人帶著寫給中央的一封真相信,到國務院信訪接待站遞交,因此楊佔明被關進海澱區拘留所一個多月;後又三次關進洗腦班強制轉化。二零零二年十月,夫妻同被非法勞教兩年,楊佔明被送進勞教人員調遣處、團河勞教所迫害。

吳垚一九四六年生,北醫附中英語教師,二零零二年四月流離失所期間第二次被綁架,迫害至生命垂危;同年九月九日,吳垚和老伴楊佔明向世人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關押在豐台區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被送往勞教人員調遣處。吳垚被劫持到調遣處的當天遭到毒打等摧殘,十天時間吳垚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家屬被告知吳垚已去世,說是「猝死」。當時楊佔明和吳垚家人看到,吳垚的遺體左手是黑的,有大片瘀血;生前穿的短袖白背心上有鮮血印。同吳垚關押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警察逼她轉化,她始終不肯,並給警察和刑事犯人講真相。吳垚遺體火化時,調遣處處長張繼忠見到吳垚的二弟,對吳尭的死亡,表現出心虛的樣子,笑嘻嘻的伸出右手說「謝謝你」。

10、李文棟、邵岩,妻子邵岩被迫害離世

李文棟,北京大學法律系八五級本科畢業,北京某國營企業律師,家住海澱區;妻子邵岩,研究生畢業,北京農業大學任教。夫婦原籍為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迫害初期因堅修大法遭監控,夫妻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八月底,在海南被非法抓捕,劫持到北京海澱分局關押;期間將李文棟送進醫院,注射了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致失去記憶,不會說話,不認識人,不會走路,骨瘦如柴,癱瘓在床,後被家人用擔架抬回佳木斯老家。李文棟的父親承受不了這種打擊,不久便悲憤離世,母親身體也每況愈下。

邵岩在迫害後被特務跟蹤,走到哪裏跟到哪裏,甚至去書店買書,她拿過的書,特務都要再拿起來看一看,家的電話被監控,樓下始終有蹲坑的,被迫流離失所。被綁架後遭勞教一年半,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曾與法輪功學員張亦潔同被關押在三大隊,張亦潔所遭受的迫害她都遭受了,致舊病復發,生命垂危,勞教所不但不放她,還給她注射大量藥物摧殘。勞教期滿時邵岩身體極度虛弱,為了照看丈夫,回到佳木斯的婆婆家,身體一直沒有恢復。即使這樣,北京的特務變換著招數騷擾她,或指使佳木斯的特務跟蹤,或在她婆婆家樓下蹲坑,使她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九歲。

11、王思禮、孫鴻飛,妻子孫鴻飛被迫害離世

王思禮,國家建設部高級工程師,北京九三學社成員。曾被多次騷擾、綁架、拘留、關洗腦班,經受兩次勞教(第二次所外執行),一次判刑三年。其中有七個大年初一在關押中度過。關押期間精神和身體遭受嚴重傷害;在前進監獄長期關在小號,「包夾」嚴管、虐待,每天坐在十五公分高的硬塑料凳上,臀部坐爛和內褲粘住,去廁所揭下一層皮,再坐再粘再揭,反覆遭受這樣的痛苦。在團河勞教所關押期間,妻子離世,至勞教期滿出所時才知道。二零一五年一月,王思禮又遭警方抄家,抄走法像、大量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將八旬老人拘禁在派出所兩天兩夜。

妻子孫鴻飛,六十七歲,退休前任主管護師。迫害後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零零年、零一年兩年的大年都是在囚禁中度過的。二零零一年八月,孫鴻飛為避開警察的不斷騷擾躲到鄉下親戚家,被北新橋派出所周姓警察探知,伙同該所八名警察將她從鄉下抓進東城區610 辦的洗腦班,強制進行了為期三週的洗腦,使其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放回家時生活已不能自理。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過年前夕,一幫警察第六次騙開門闖入孫鴻飛家中抄家,並將其老伴王思禮從家中抓走,再一次的沉重打擊使孫鴻飛的身體更加衰弱,在得知丈夫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名判一年半勞教後,孫鴻飛悲憤交加,於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即老伴被綁架整整兩個月時,含冤離開人世。

12、安分田、陳海峰,丈夫安分田被迫害離世

安分田,五十八歲,北京化工大學教師。迫害發生後,經常遭到居委會和派出所不法人員上門騷擾,一到過年過節或中共要開甚麼會,就把他弄到學校或派出所、看守所關起來,限制人身自由。本人工資被減半,還經常強迫寫轉化書。二零零四年十月與妻子被抓捕並抄家,因高血壓監外取保候審。在長期反覆的折磨和打擊下,安分田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心肌梗塞,憤然離世。離世時他還在「取保候審」狀態中。當時家裏有八十九歲的老母親和女兒。

陳海峰,研究生學歷,北京化工大學教師。迫害發生後曾多次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一年「三八」婦女節,她被單位欺騙綁架團河勞教所強制轉化十四天;同年五月因在網上發表「嚴正聲明」被判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四年十月上旬,陳海峰與丈夫安分田在傳播真相時,再次被非法抓捕,遭警察上門抄家,後陳海峰被關進看守所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囚禁。

13、常貴友、安秀芝,丈夫常貴友被迫害離世

常貴友,迫害後因去信訪局善意上訪,被抓進通州區看守所,隨後被開除公職;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二,再次被通州610 抓進看守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團河勞教所被折磨差點失去生命;二零零四年三月再次被綁架,抓進洗腦班強行洗腦,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一月底被劫持到前進監獄遭受嚴重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正在北京女子監獄的安秀芝被通知丈夫常貴友生命垂危,她在獄警挾持下去前進監獄,見常貴友已經不省人事,鼻口出血,頭上纏著紗布,安秀芝想上前去看,被當場警察強行阻攔。沒過幾天,安秀芝在監獄被告知常貴友因「腦溢血」而死,年僅五十五歲。至今家人不知道常貴友被迫害致死的經過和死因。

安秀芝,通州區永順鎮小聖廟村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四年三月與丈夫常貴友一起被610 綁架,安秀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女子監獄期間,遭受精神和身體的雙重迫害,她堅持不轉化從而被強制通宵坐在筒道裏「熬鷹」,還強迫她吃不明藥物等。再加上丈夫被迫害致死,她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零九年九月又被通州區焦王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遭蹲小號等折磨。

14、李萬慶、梅玉蘭,妻子梅玉蘭被迫害離世

李萬慶,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自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先後五次遭受勞教迫害,經歷了北京市勞教所從開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直到勞教所解體的全過程。期間至少兩次延期。因為被反覆勞教,長期關押,始終被視為「重點」加重迫害。在勞教所期間幾次被關進集訓隊和「小號」,多次遭受毆打、毒打、電擊、罰站、不讓睡覺等折磨,身體遭受嚴重摧殘。

妻子梅玉蘭,四十四歲,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因在家門口煉功,被綁架到朝陽區看守所,遭受毆打和強制灌食摧殘折磨,十天後即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在看守所關押期間離世。此前曾遭受野蠻灌食,被認為是北京第一例野蠻灌食致死的學員,曾被國際媒體報導。李萬慶第一次從勞教所回到家的時候,只見到妻子梅玉蘭的骨灰。朝陽區看守所沒有對梅玉蘭的死因向他做任何解釋。

15、王崇俊、王志芹,丈夫王崇俊被迫害離世

王崇俊,北京朝陽區小紅門鄉人。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朝陽區小紅門龍爪樹村楊鳳玲帶領朝陽區610、小紅門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幾人闖進王崇俊家,把王崇俊夫婦綁架到朝陽區看守所。王崇俊被非法勞教期間,被注射不明藥物,迫害至皮包骨,警察看到人不行了,便把王崇俊送回家,當時整個人是黃的。王崇俊回家後,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五歲。當時妻子王志芹還在山西勞教所,對丈夫去世一無所知。好好的一個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王志芹,王崇俊的妻子。六月二十日家人收到來自團河勞教所、勞教人員調遣處通知,稱王崇俊已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調遣處一大隊;王志芹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十大隊。王志芹在奧運之前被轉送到山西勞教所關押迫害。

16、郭海山、徐秀英,丈夫郭海山被迫害離世

郭海山,七十一歲,雙目失明,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十九所退休,豐台區法輪功學員。郭海山單位610 頭目朱彥華積極協同豐台區警方迫害本單位法輪功學員,採取跟蹤盯梢、蹲坑、電話監聽、監控等手段,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關洗腦班強制洗腦或非法勞教。

郭海山因信仰真、善、忍,堅修大法,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六年兩次被劫持到洗腦班遭強行「轉化」迫害,身心傷害嚴重,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郭海山的妻子徐秀英同時被關進洗腦班強制洗腦。朱彥華揚言在洗腦班不「轉化」、不寫「保證」的直接送勞教。中共惡人連一個七十多歲的盲人都不放過,足見迫害範圍之廣、之大、之邪惡、之殘酷。

17、張東升、張桂金,丈夫張東升被迫害離世

張東升,北京平谷區峪口鄉興隆村人。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韓莊洗腦轉化班迫害十個月,遭受強制洗腦。張東升從洗腦班回來後一個月,又被送入平谷區韓莊精神病醫院迫害,出來後反應遲鈍,雙腿不聽使喚。之後警察又多次上門騷擾,致張東升病情加重住院,後呈現偏癱症狀。在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病情折磨下,張東升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含冤去世,年僅四十九歲。

張桂金,張東升的妻子,二零零一年,與丈夫張東升一起被綁架到韓莊洗腦轉化班迫害十個月,遭受強制洗腦。張桂金由於不願放棄信仰,寫了嚴正聲明,聲明在被迫害的高壓下,強制洗腦時所說、所寫不是發自內心的,全部作廢。因此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再次被行惡者綁架,非法判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女子勞教所迫害。

18、鄭宗業、龐秀中,丈夫鄭宗業被迫害離世

鄭宗業,原北京中水集團方莊污水處理廠職工。曾因去天安門打真相橫幅,被綁架至看守所三十五天;後兩次綁架到西城區位於房山葫蘆垡的洗腦班強迫洗腦;二零零零年三月,單位將其位於方莊的住房沒收,藉口在他們家裏接收了來自外地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家三口被迫住在一間九平米的小屋,長期被西長安街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和單位的嚴密控制,隨時有人到家中干擾或實施綁架,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

鄭宗業妻子龐秀中和女兒皆是大法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西城區西長安街街道辦事處、派出所警察將龐秀中綁架到房山葫蘆垡洗腦班,上初中的女兒也先後兩次關進該洗腦班。

一家三口長期被610 等不法人員監控、騷擾、追捕,輪流反覆綁架關進洗腦班折磨,無奈被逼迫離家,流離失所長達十多年,搬家近二十次,過著顛沛流離、提心吊膽、經濟拮据的日子,艱難度日;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龐秀中失蹤,後家人收到調遣處一通知,稱龐秀中已送外地,地址不詳。女兒在極度痛苦中被迫失學離開了心愛的學校。在艱苦的環境和長期精神壓力下,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上午,鄭宗業突然倒地不起,送醫院救治,但醫院把鄭宗業冷落在一旁,沒有及時搶救,導致鄭宗業離世,時年六十一歲。

19、刁春明、張桂英,丈夫刁春明被迫害離世

刁春明,男,家住密雲縣河南寨鎮陳各莊村,曾當兵七年,復員後在密雲縣液壓件廠工作、退休。刁春明忠誠老實,為人正直,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更是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受到單位和同村人的讚揚。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刁春明與妻子張桂英被密雲縣穆家峪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刁春明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張桂英被非法判刑,送山西大同監獄關押迫害。刁春明在團河勞教所勞教期間,精神和身體遭受到極大摧殘和折磨,回家後身體一直沒有恢復,腰、腿等多處疼痛,日益消瘦,後發現便血,醫院診為直腸癌。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底含冤離世,時年六十八歲。

20、韓俊青、王秀紅,丈夫韓俊青被迫害離世

韓俊清被綁架不到三個月就被害死了
韓俊清被綁架不到三個月就被害死了

韓俊青,男,房山區竇店鎮人。曾是當地有名的地痞,他自己講煉功前沒幹過好事。修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去掉了惡習。他的變化在當地引起轟動,老百姓讚揚法輪功真神,讓壞人變成了好人。二零零零年他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洗腦欺騙轉化。從勞教所出來後,韓俊清再一次清醒,痛改前非。二零零四年二月再次遭綁架,關押在房山區看守所,五月四日傳出死訊,房山分局不讓親屬看遺體,說要解剖驗屍,當年約四十七歲。之後其親屬看到刀口一直開到肚子,內臟器官被摘除,肚子裏灌的都是冰,遺體雖然被化妝,但臉上的傷痕清晰可見,人很消瘦,左眼下方皮膚、肌肉嚴重損傷,整體缺了一塊肉,喉嚨處有開刀縫合的疤痕。

王秀紅,韓俊青妻子,從丈夫修煉後的巨大變化,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也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綁架並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韓俊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期間,也被拘留關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她再次遭竇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同年七月十六日,韓俊青的女兒韓雨,因控告迫害死父親的元凶江澤民,被海澱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在海澱看守所關押四十天。

21、李憲友、劉玉琴,妻子劉玉琴被迫害離世

李憲友,妻子劉玉琴,是密雲縣城關鎮人。李憲友曾在村裏任職,是群眾公認的好幹部,因修煉大法被去職。二零零零年夏天,李憲友被綁架至團河勞教所洗腦半個月;二零零三年三月再次綁架至縣公安局拘留,後勞教兩年,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二零零六年一月,縣公安局、西濱河派出所及610 人員再次把他綁架到看守所,直接勞教兩年半,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一大隊迫害。

劉玉琴,在二零零三年三月和丈夫被同時綁架,勞教兩年,體檢時查出胸部有陰影,調遣處未收;同年六月劉玉琴再次遭綁架,劫持到新安女子勞教所,體檢認為劉玉琴患乳腺癌,強行連續輸了十四天不明液體,輸液期間,劉玉琴下身疼痛麻木,繼而喪失知覺,排便功能喪失,失去自理能力。「保外就醫」回家後,生活不能自理,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她和勞教回來的丈夫說:我是被勞教所打了毒針,中樞神經不起作用了。期間勞教所多次派人到家中騷擾恐嚇,不准學法煉功,不准與法輪功學員接觸,並每週打電話盤查。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中,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劉玉琴含冤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年五十三歲。

22、姜海、於慧琴,妻子於慧琴被迫害離世

於慧琴,延慶縣康莊鎮屯軍營村人。得法後嚴重腎病痊癒,能下地幹活,家人和村裏人無不佩服法輪大法的神奇,丈夫姜海也因此開始修煉。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夫妻二人被康莊派出所警察白金龍等人強行綁架並抄家,關押在延慶看守所;當年十一月五日於慧琴再遭綁架送勞教所未收,關押十四天,在延慶縣醫院被用衛生巾堵嘴、用膠布封嘴;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第三次遭警察強盜般綁架,直接送新安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期間曾經被注射不明藥物等迫害。

於慧琴被勞教所放出來時身體極度虛弱,全身浮腫,一度神志不清。面對自己健康狀況惡化、經濟困難、丈夫關在監獄,老人沒辦法照顧、兩個孩子無力撫養,找到政府都沒有人管。無奈她於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讓兒子把她送到派出所,要求放丈夫回家,當天在派出所被送到縣醫院,下午六點,於慧琴含冤離世,僅四十四歲。

姜海於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被強行帶走關押二十八天,又送到康莊醫院迫害,關進延慶洗腦班;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區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從牆頭跳進,在家中強行給姜海戴上手銬從炕上帶走,姜海連鞋都沒有穿,只穿了一件秋衣。後關進豐台區看守所、延慶看守所等處,姜海絕食絕水長達五個月之久。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延慶縣法院在沒有開庭的情況下,非法判決姜海九年徒刑。當年十二月送前進監獄迫害。姜海在被拘押刑訊過程中,曾被惡警用電棍電擊全身,據他本人形容,除了兩個眼珠子,沒有沒被捅過的地方了。期間妻子曾以被迫害至病危之身去派出所要求放丈夫回家,夫妻最後未能見面。

23、封澤、郭建菊,妻子郭建菊被迫害離世

郭建菊,女,五十六歲,北京豐台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堅持在戶外煉功,被非法拘留幾次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八日,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被豐台看丹派出所、610國保警察非法抄家,從家中綁架,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勞教所身體受到很大傷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警察、國保人員再次去她家非法抄家,當時她沒在家,便綁架了同是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封澤,後封澤很長時間下落不明。郭建菊精神再一次受到很大打擊。由於長期處在嚴重迫害的惡劣的環境之下,最後導致精神崩潰,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封澤在家中再次被警察綁架。

24、楊明華、孫善香,丈夫楊明華被迫害離世

楊明華,順義區上念頭糧庫主任,北京順義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左右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非常好。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曾多次被綁架到看守所,兩次在大興勞教所勞教。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北京奧運前夕,楊明華與妻子孫善香在家中被綁架;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被順義區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到順義區看守所,隨後遭非法勞教,送勞教所體檢後未收,又被拉回區看守所囚禁。楊明華被綁架關押期間,被迫害的非常虛弱、消瘦,看守所推卸責任辦了「保外就醫」。出所後楊明華全身奇癢難忍,醫院給他輸液一週七天,告訴家人是淋巴癌晚期擴散,回家去養吧。出院一星期後,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九歲。

妻子孫善香,順義區糧食系統退休職工,遭受多次關押。因信仰先後三次被非法勞教迫害。第一次約在二零零一年;第二次在北京奧運前夕,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孫善香夫妻在家中被綁架,孫善香勞教後送山西女子勞教所,遭受強制洗腦、長時間站軍姿、坐小板、奴工勞動等;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孫善香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被順義區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孫善香第三次被非法勞教,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

25、李京生、萬喻,丈夫李京生被迫害離世

李京生,吉他演奏家、歌手。自幼患先天性心臟病,被醫院判「死刑」。一九九八年五月李京生開始修煉法輪功獲得重生,和妻子萬喻合作演唱藝術事業漸入佳境。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李京生在天安門廣場打坐煉功,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們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被警察狠踢胸部致傷且綁架並勞教,九月二十一日劫持到團河勞教所五大隊,後又轉移到一大隊(普教隊)。在團河勞教所,李京生絕食反迫害被多次劫持至集訓隊加重摧殘折磨,遭毆打、罰坐,不讓睡覺、不給吃飽,致身體新舊、內外傷痕累累,並延期十個月。從勞教所回來後李京生極度虛弱,反應遲鈍,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不幸離世,年僅四十歲。

妻子萬喻,當時住在北京海澱區。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因同修被跟蹤,那時萬喻暫時借住在其家被綁架,關押在海澱區清河看守所,後萬喻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調遣處九大隊,之後萬喻等人從北京調遣處被秘密遣送到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關押迫害。

26、鄭雲敬、賈立環,妻子賈立環被迫害離世

鄭雲敬,妻子賈立環,北京密雲縣西田各莊鎮董各莊村法輪功學員。鄭雲敬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被綁架,勞教兩年,於當年六月十九日送往團河勞教所迫害。當時他的兩個孩子一個在市裏讀大學,一個在密雲縣城讀高中,家裏一下沒了經濟來源,對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賈立環原患嚴重的腎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開始看《轉法輪》後,看至第六講身體便有顯著的好轉,修煉後疾病痊癒。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賈立環多次進京證實大法,數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從勞教所回家後,身體狀況急下,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不幸離世。

27、張貴成、蔻茹敏,丈夫張貴成被迫害離世

張貴成,妻子蔻茹敏,北京朝陽區金盞鄉法輪功學員。張貴成修煉法輪功後,高標準要求自己,待人有禮、孝順父母、關照兄弟、疼愛子女、體貼妻子,遇事先為別人著想,是親朋、鄰里、單位公認的好人。在妻子被迫離家和非法關押期間,他承擔起照顧八十歲的老母和老岳母及上學的女兒的擔子。妻子蔻茹敏被多次被綁架迫害,他十分惦記著妻子的安危。同時他還要面對國保、610、派出所人員經常上門騷擾、抄家……張貴成長期處於身心緊張、擔驚受怕,在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和過度勞累的情況下,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突感不適,兩小時後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蔻茹敏因不放棄信仰,先後遭十二次綁架、五次非法拘留、四次抄家、兩次四年勞教迫害、一年流離失所,長時間在動盪中生活,身心遭受很大傷害。其中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蔻茹敏被綁架時,警察對她說:「上邊有令,殺人放火都可以不管,專抓煉法輪功的。」蔻茹敏在調遣處被多人按在地上,用鋼勺把兒和牙刷把兒翹嘴和牙齒,往嘴裏捅乾米飯,致口腔潰爛牙齒鬆動;在勞教所遭體罰、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強制洗腦、超負荷奴工勞動等,導致病狀手術。二零一五年,蔻茹敏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28、武陽、孫敏,妻子孫敏被迫害離世

武陽(又名武志軍),內蒙古赤峰市人,迫害後流離失所和妻子孫敏臨時居住在北京。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武陽因發放神韻藝術團新年晚會光盤,被宣武區牛街派出所眼線王建軍看見舉報,被牛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警察通過手機定位,找到他和妻子孫敏在豐台區的住處,並將孫敏綁架。孫敏被綁架後很短時間即被迫害致死。迫害方偽造現場和屍檢報告,豐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員通知函」稱:「2009年4月23日1時30分」「發現孫敏高墜死亡」。而司法鑑定所的「屍體檢驗報告書」中稱:「委託時間:2009年4月22日」。孫敏屍體傷痕累累,據屍檢所不願透露姓名的人說:「這屍體不是從五層樓上跳下來死亡的,跳樓死亡的特徵不是這樣。」

武陽在看守所寫了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控告書,被警察拿走,沒有下文;在近一年超期關押後,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豐台區法院非法庭審時,武陽當眾揭露:我被綁架後的第二天上午,清楚聽到隔壁五個警察大聲嚴厲審問妻子時雙方說話的聲音。後武陽被非法判刑七年,剝奪上訴權,後挾持到呼和浩特市的內蒙古第二男子監獄迫害。

29、何承勇、方雲寶,丈夫何承勇被迫害離世

何承勇,曾任湖北省建設銀行黃岡支行副行長,已退休。妻子方雲寶,湖北財經高等專科學校教師,已退休。夫妻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幸福。迫害後方雲寶曾在原籍武漢被勞教、關洗腦班迫害;後兩位老人來北京女兒家幫助照顧小外孫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闖入他們女兒家中,將當時一人在家的方雲寶綁架帶走,當時何承勇和孩子外出。第二天回家後,何承勇發現老伴不在家中,家中被人翻得一片狼藉,三台筆記本電腦(其中兩台是女兒女婿的工作電腦)、兩台打印機,四千元現金等被悉數抄走。看到家中的慘狀,何承勇當即昏倒在地,嘔吐並昏迷,被送急救中心搶救,十二月二十五日,昏迷了近兩個月的何承勇含冤離開人世。這期間方雲寶被關押在海澱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劫入北京女子勞教所。兩位老人陰陽兩隔。方雲寶的兒子女兒兩次到海澱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被拒絕。

30、張玉華的妻子(姓名不詳)被迫害離世

張玉華,男,大興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晚,張玉華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在黃村香留園地區懸掛「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警察非法抓捕,劫持至大興區看守所非法關押。當時張玉華家中有兩個孩子。

張玉華的妻子(姓名不詳)因修煉法輪大法遭迫害,於二零一二年四月離世。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大興區公安局、國保大隊、清源派出所、興豐街道辦事處等十餘人帶著宋記開鎖的人到張玉華家,強行打開已上鎖的櫃子、箱子,將大法真相的材料抄走,搶走現金六百元;當天下午,又闖入張玉華父母家,由興豐街道辦事處的人員騙開門,不顧七十多歲老人的好心勸阻,態度蠻橫,對老人進行圍攻、恐嚇、誘騙,在家中到處亂翻。張玉華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轉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後被誣判四年關進前進監獄迫害。

31、魏福生夫妻,丈夫魏福生被迫害離世

魏福生,男,六十八歲,密雲縣不老屯鎮兵馬營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多次上訪,被監視居住,經常受到當地派出所警察騷擾,兩次被非法拘押,兩次被送入轉化班洗腦。二零零一年六、七月間被綁架到大興法制培訓中心強行洗腦迫害,回來後出現嚴重的精神病症狀,語無倫次,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二年二月被密雲縣公安局、610 及鎮、村不明真相的人再次強行抓捕,非法判處勞教一年半,在團河勞教所期間,被強制洗腦,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傷害。

魏福生勞教期滿回家時,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肚子腫大,吃東西很少。不久又出現冠心病、腦血栓、肺結核等多種病症,伴隨精神錯亂,記憶不清等,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含冤離世。

魏福生妻子(姓名不詳),因堅持信仰同丈夫一起多次被抓進派出所、看守所和洗腦班,還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

32、王建國夫妻,丈夫王建國被迫害離世

王建國,男,四十七歲,原北京市自動化控制設備廠工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王建國和妻子(姓名不詳)、孩子一家三口都是法輪功學員。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幾次上訪證實大法,並且一直向各界包括警察講真相,遭警察多次到家中騷擾,抄走大法書籍,並且給其單位和其妻子單位施加壓力。

二零零一年六月警察再次竄入其家中抄家,抄走大法資料,把他妻子綁架到看守所關押;幾天後警察伙同其單位將王建國綁架到洗腦班,家中只剩一未成年小孩。王建國在洗腦班的高壓下,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回來不久便出現病態,經查腦癌晚期,住院期間惡人又伙同居委會人員到醫院騷擾,致王建國病情惡化,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七日含冤離世。

33、馬海春夫妻,妻子(姓名不詳)被迫害離世

馬海春,殘疾退伍軍人,住平谷區金海湖鎮水峪村,修煉大法後身體狀況好轉。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馬海春被警察綁架,當時家中有八十多歲的殘疾父母和兩個女兒,大女兒工作,小女兒念大學一年級,一家人生活非常困難;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平谷區國保大隊頭目張大明帶領幾名警察強行闖入馬海春家中,搶走大法資料並進行綁架,將馬海春送進洗腦班迫害,致使本人及親人遭受很大痛苦。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警察再次強行進家以有大法資料為名,將馬海春勞教兩年(監外執行),強迫他每三個月向當地派出所「彙報思想」進行精神摧殘。

馬海春的妻子(姓名不詳)也是法輪功學員,堅信大法,因邪惡的高壓迫害,二零零六年離世。

34、張秀霞夫妻,妻子張秀霞被迫害離世

張秀霞,女,六十多歲,家住大興區長子鄉靳奇營村。迫害發生後,張秀霞夫婦(丈夫姓名不詳)多次被610、警察及所在鄉綜治辦人員抓進洗腦班迫害,對兩位老人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區610頭目馬春元和鄉綜治辦等十餘人又闖上門對張秀霞騷擾,並以開除她的兒子、兒媳教師職位相威脅,逼迫她放棄信仰。張秀霞當時出現呼吸困難等危重病狀,馬春元等怕承擔責任急忙溜走。此後張秀霞病症越來越重,於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離開人世。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