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心 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我的工作中有一個負責指導我的前輩A。有一天,我去上班,很多同事都私下告訴我說,A到處找人,說我的做事方式有問題,她到處徵求別人的意見,看到底我和她的做法誰對誰錯。同時又暗示我是新人,居然不按她的方法做,語氣還不好,覺得我非常過份。於是同事都讓我溫和點,按著她的方法做。

我卻覺得自己的語氣態度沒甚麼問題,況且她的確有不妥當的做事方法。此時我突然想到了師父的教誨:「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可我心裏就是不平衡,她有甚麼不認同的地方,可以直接找我說,為何要私下添油加醋的和別人議論我。

師父說:「舉個例子,有這麼個人,一上班聽到倆個人說他壞話,說的很難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師告訴了,我們煉功人不和人家一樣,得高姿態。他沒有和那倆人發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是修煉人,要聽師父的話,這次我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果然,就像師父講的:「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2]。才沒兩天,當上司來檢查時,她又拉著其中一個上司指手畫腳的在一邊說我的事情。這時我忍不住了,去找了另外一位上司,告訴她事情的經過,她說A已經找過她了,這位上司本身也不認同A的做事方式,反過來鼓勵我堅持自己的做法,不需要按照她的方式做,這時我的心裏洋洋得意,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歡喜心。過後聽說A沒有得到上司的認可,她就沒有再傳對我的意見了,並告訴我,她其實也和我一樣在學習。

可我卻沒守住自己的口,當其他不認同A的同事來慰問我時,我沾沾自喜想要表示自己心胸的豁達,因為我沒有鬧,而且想要炫耀上司認同自己的意思。這是一顆多骯髒的顯示心啊,得理不饒人。

當天晚上,我的口裏出現了很大一片潰瘍,不管是刷牙還是吃東西,都會鑽心的痛。這時我才想起向內找,找到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看不起對方的心。我心裏總是想,她在公司做了十年之久,都沒有我這個兩年不到的新人好。結果自己不修口,潰瘍越來越大,這時我發正念清除自己找到的執著心,並從心裏向師父認錯。第二天,我的潰瘍好了。

好了傷疤忘了疼。有時候還是忍不住跟自己比較要好的同事在背後議論A,結果一個星期後,我發現我的智齒長歪,整個牙齦鑽心的痛,說話、打哈欠、吃東西都痛。我嘗試跟自己的牙齒說話,讓它不要長歪,它這一生當了我的牙齒是我們的緣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我不想拔掉它。因為我的另外一顆智齒就是在我跟它對話後,一晚上就長好位置了。

可是這次牙齒卻越來越痛了,我甚至開始詢問拔智齒要花多少錢,因為我覺得自己忍受不住了。可是轉念一想,大法無所不能,一定是自己的修煉有漏,師父才會如此點化我。我又繼續向內找,發現還是在對A的態度和修口上有問題,因為很多時候,我總是仗著自己「悟性高」(常人變異了的觀念,實則是懂得投機取巧),同事都支持我,明明我是對的,她沒我好,我卻要假裝服她,心裏卻翻江倒海。用我母親的話說就是「你從小眼裏就容不下一粒沙子!」

當時還覺得母親說的這是好事,可實則這是自己不能忍的表現。我還苦惱為何其他的同事在告知A有問題時要繞一個大圈,而A又沒有意識到錯在哪裏,因覺得自己總是對的,其實這不是在告訴我,我也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嗎?我每次還要給A找台階下,我怎麼覺得自己這麼冤屈啊,修煉真的好難啊!這時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海:「其實修煉並不難,難就難在常人之心放不下。」[3]

是啊,找找自己,我有甚麼還不能放下呢?是自我。每次我都想到的是我、我、我,我受委屈了,我是對的,我比她好等等。可是我們是要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覺者,怎麼可以總是固守著舊宇宙的理呢?A帶著(負責指導)我,其實壓力也很大,因為如果我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好,上司會直接找她談話;求教需要虛心,我怎麼還狂妄自大了呢?

就在我把心態調整好之後,我發現了A身上的優點。於是我決定虛心向她學習我需要的東西。對於A,可能真的有沒我好的方面,我又何必執著呢?

第二天回到公司,有無數次我想開口和同事說A的不是,我都忍住了。可是心裏面還是蠢蠢欲動的讓我開口說,我知道那不是我,是業力。那種時候,真的是我在用盡我的力氣閉上我的嘴巴,好像我一放鬆,我的嘴巴就會開始說A壞話。所以一整天,我為了不再犯不修口的錯,只要我想開口說,就拼命忍住不說話,或者避開有同事的地方。之後,我的牙齒不痛了。

在此期間,我悟到修心是個過程,這個過程會反反復復,以不同的方式讓我們徹底的修掉自己的強大的執著,從而提高層次。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