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在濟南講法傳功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在新年來臨之際,弟子以最崇高的敬意,最虔誠的心,最誠摯的問候,感謝師父救度之恩!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師尊讓我得到法輪大法,引領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

一、師父在濟南舉辦第一期講法傳功班

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濟南青年幹部學院禮堂,在雷鳴般的掌聲中,師父走上講台。師父慈眉善目,高大偉岸,氣宇軒昂,睿智聰慧,平易近人,看上去就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穿一件咖啡色的皮夾克,格外英俊瀟洒。師父講法時沒有講稿,只有一張小紙條,聲音洪亮,語言流暢,沒有多餘的話。師父用最淺顯最直白的普通話,以氣功的形式,傳宇宙最高層次,關於宇宙、生命、人體等深奧的法理。講法場充滿了祥和與慈悲。

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這個在「無神論」灌輸中長大的人,像醍醐灌頂,頓開茅塞。「無神論」像被決堤的洪水盪滌的無影無蹤。全身心一切不正的全部歸正。我是帶著全身十幾種病痛,為治病而去的,但是師父說不治病,病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師父講「失與得」的關係等法理,這些話都是第一次聽說。每句話既陌生又親切,既深奧又有明白的一面,越聽越愛聽。

師父在講法中還不止一次的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這句話對我的震撼力特別大,雖然以前也練過幾種氣功,但是從未聽過這樣的話,使我全身一震,直達到我的心靈深處,深到骨髓,以至學法班結束後,好像就記住這一句話,一直縈繞在心裏,時時想起這句看似簡單、實為深奧的法理。也為今後如何修煉及走正修煉之路,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師父每天講法一個半小時,教功半個小時,師父親自給學員糾正動作。我們每天早上和下午在操場煉習動功。有的學員動作不正確,師父親自給學員糾正動作。師父每天講完法也不休息,直接到學員的煉功場。

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頭前抱輪時,我看到兩個胳膊被能量充實著,能看到能量在兩臂中流動,兩胳膊兩手指都融在能量流裏,沒有了胳膊、沒有了手指,兩臂熱熱的。從那以後我的肩周炎好了。

在煉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我看到和聽到我的小腹部位右下側,像放鞭炮的引線發出哧哧的響聲,同時閃著火花,很刺眼。因以前我得過卵巢囊腫,已低度惡變,後來子宮和卵巢全部切除,但手術後,腸壁和刀口部份粘連經常疼,不能做劇烈運動。煉完法輪周天法後,師父給粘連地方打通了,再也沒疼過,徹底好了。

師父的最後一節課,是給學員回答問題,讓學員把問題寫在一張小紙條上,其中有一個學員寫的是,請師父給我們打一套佛家大手印。師父慈悲,滿足了大家的要求。在打大手印之前師父說:「大家知道手印是佛的語言,你們悟吧,悟甚麼得甚麼。」我也不懂甚麼叫悟,我就想師父在給我治病呢;師父換了一個手印,我又想,師父在給我治病呢;師父又換了幾個手印,我還在想師父在給我治病呢。也就是半分鐘,一陣熱流從頭頂直達腳底,通透全身。四十多天的高燒不退,一下子汗全出透了,從裏到外,從上到下,從內臟到皮膚,黏糊糊的汗從每個毛孔裏流出來,不停的流,不停的流,滲透到大棉衣的外面來,棉衣外面都是黏糊糊的涼汗,我立刻感到神清氣爽,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這麼好的感覺,舒服極了。

師父的一套佛家大手印,治好了我多年的頭疼、感冒、關節炎、腿疼、腳後跟痛、膽囊炎、失眠多夢、胃病等十幾種病。師父把我生生世世的業力,通過灌頂的形式全部清理出來,我太幸運了。以前為了治感冒,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藥,打了多少針,甚至出現全身虛脫,幻聽幻視。由於工作壓力大,生活艱辛,孩子小,沒有老人幫忙,痛苦天天伴隨著我,不知人為甚麼活著,生活沒有樂趣。這一次全身的病痛全好了,真實體會到甚麼叫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在學習班結束後,師父分別和全體學員拍照,不厭其煩的一波一波的拍照,直到全部拍照結束。

二、師父在濟南舉辦第二期傳法教功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師父在濟南舉辦第二期傳法教功班,參加的學員多達四千多人。原計劃在青年幹部學院,由於人太多就換成了皇亭體育館。雖然體育館大,講台周圍坐滿了學員,是為了把自己的座位讓出來,給沒買到票的其他學員。半年後再次見到師父,倍感親切。

濟南的六月天很熱,有火爐之稱名副其實。師父穿著白短袖襯衫,長褲,神采奕奕。師父講法從不喝一口水,不扇扇子。可是學員們熱的不停扇扇子,師父說你們不妨把扇子放下來聽課,我立刻感覺到徐徐的微風,從四面八方吹來,涼爽極了。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巨大能量,讓每一位在場的學員都感受到了。在講課間歇時,師父在每層石階上走動,一層一層,一圈一圈的走到學員跟前和學員交流,百問不厭的解釋回答學員提出的問題。

學習班結束後,師父不顧夏日炎炎,頭頂著烈日分別跟學員拍照。師父和我們地區的學員一起拍照,都是參加過濟南第一期學法傳功班的。真是太幸運了,兩張珍貴的照片也見證了師父對眾生的無量慈悲。

有的學員家裏很困難,湊齊路費,來聽師父講法。師父為了給學員節省開支,每次都把十天的課利用八天或九天講完,有時一天上兩次課,把講課內容提前。師父非常體諒家庭困難的學員,儘量壓縮時間,不顧勞累,有時在晚上加課。提前一天結束課程就可為學員減少一天食宿費,師父的慈悲體現在方方面面。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師父的無邊法力,不是用人類的語言能表達的了的。

每年的一月二十八日,都把我帶回到師父的傳法教功的日子。浩蕩佛恩,師父給予弟子太多太多,弟子無以為報,唯有精進,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