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天安門的一把火 《焦點訪談》事先知情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一起震驚中外的自焚事件,新華社馬上發稿栽贓法輪功。七天之後,即一月三十日央視《焦點訪談》播出了自焚節目來進一步煽動仇恨。自焚錄像有一些事發現場的特寫鏡頭。這些畫面是誰錄製的呢?

《焦點訪談》說是它親自採集的。在《焦點訪談》自焚節目的文字版網頁的末尾有一個「資料後記」,原文是這麼說的:「自焚事件發生後,《焦點訪談》記者率先趕到自焚現場,採集到了最為鮮活的第一手材料,……」。

(《焦點訪談》自焚節目的資料後記)
(《焦點訪談》自焚節目的資料後記)

事件發生的全過程不過七分鐘,《焦點訪談》記者比救護車還先到了好幾分鐘。《焦點訪談》自焚錄像中除了平視、俯視的近身大特寫外,還有一些遠景。那些遠景應該是來自廣場的監控視頻,畫面右下角寫有「攝像機71,2001年1月23日以及幾點幾分的時間」字樣,這個時間正好提供了線索來看央視記者是不是事先知情。

《焦點訪談》來得及趕赴現場嗎?

下午二點四十一分,王進東點火,不到一分鐘火被撲滅,然後被抬上一輛警車運往急救中心。剛處理完王進東,二點四十七分另外四人點火。二點四十八分,三輛救護車趕到。

我們來看王進東的處理過程,總共有六分鐘。第一分鐘是點火、滅火,第六分鐘是被弄上警車拉走。王進東沒有等到救護車,卻等來了率先趕赴現場的《焦點訪談》攝製組。六分鐘除了第一、第六分鐘之外的中間四分鐘就是《焦點訪談》攝製組接到任務趕赴現場並實施第一手採訪的時間了。

天安門的警察甚麼時候通知《焦點訪談》呢?不可能在第一分鐘,大家忙於救火,就說是在第二分鐘吧,警察或者天安門廣場監控室打電話給了中央電視台。這本身就是匪夷所思的行為,不在第一時間叫救護車,而是叫央視,總之就算是這樣吧。於是,央視火速聯絡《焦點訪談》攝製組,糾集人馬之後(至少得有記者和搭檔的攝影師,還得有司機),把車子弄到位,立即趕往天安門廣場。要知道天安門廣場要對行人審查,除夕更是敏感日,差不多是戒嚴狀態,《焦點訪談》人員要掏出證件讓警察過目,然後還不能直接就開車駛到出事地點,因為遠景畫面上只有兩輛警務車,沒有看到其它車輛,也就是說攝製組必須在廣場外邊下車,跑步至少五十米才能趕到王進東坐著的地方,到位之後記者要弄清楚採訪甚麼,怎麼採訪,攝影師要拿出攝像的傢伙。

這一系列動作都必須在四分鐘之內完成,真可謂「恐怖的四分鐘」。可能嗎?絕無可能。

在中國,沒有事先得到允許,企圖在敏感地點、對敏感事件拍照是不可能的。舉個一九九九年一月九日北京豐台路口的華龍燈具市場火災現場發生的故事。

《焦點訪談》記者李玉強和攝影師邢旭東寫過有關華龍大火的回憶文章,「大火燒出的熱情」(邢旭東),「六小時能不能做得更好」(李玉強)。李玉強說,大火是上午十點燃起的,她在中午十二點二十分正好坐車路過出事地點,看到後就立即請示領導,領導馬上調兵,攝製組在下午一點二十分左右趕到了現場。邢旭東說,「為了採訪到第一手資料,就要再靠近現場,可受到的還是警察無數次的盤問,無數次的阻攔」,「李玉強和我衝將上去,接近現場正在拍攝時,警察把我們的攝像機、鏡頭撅向了天空。定格。」從李玉強和邢旭東的描述中我們得到了甚麼?第一,發現火災的人通知的是消防隊,而不是《焦點訪談》,所以火災現場是警察先到;第二,消防警察就算到了也沒有給《焦點訪談》打電話,而是忙於救火;第三,是《焦點訪談》自己的記者偶然路過才發現,而從請示到攝製組趕到,花了整整一個小時;第四,要想接近現場,就不得不突破警察「無數次的盤問,無數次的阻攔」;第五,警察是不讓記者攝像的,拍大特寫沒有事先得到允許是絕對不可能的。

記者李玉強在華龍燈具市場的火災事故中的經歷是正常的,是符合中共的慣例的。而同樣的這個李玉強,也正是《焦點訪談》在天安門自焚騙局中的主要記者和採訪人。她要在「恐怖四分鐘」內完成「接到通知、調動人馬、趕赴天安門、突破警察的無數次盤問和阻撓、步行幾十米接近點火者、擺出架勢近身拍攝錄音錄像」等一系列規定動作,是完全沒有機會的。如果畫面來自《焦點訪談》的第一手材料,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李玉強的《焦點訪談》一隊人馬早就在自焚者身邊等著事件發生了,也就是說《焦點訪談》是事先的知情者,並且是同警察協調好了的。一句話,《焦點訪談》是事先知情的。

4分鐘對於《焦點訪談》要趕赴現場來說太短了,但是,對於在現場補拍幾個鏡頭來說,四分鐘是綽綽有餘的。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一篇題為「央視《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承認『自焚』鏡頭有假」的報導披露,「二零零二年初,李玉強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採訪(法輪功學員)王博時,曾和那裏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尤其是已燒得黑焦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公開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焦點訪談》記者李玉強採訪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
(《焦點訪談》記者李玉強採訪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

(李玉強在誹謗法輪功的節目中總是不露正臉,這是她在一個其它類節目中出現的鏡頭)
(李玉強在誹謗法輪功的節目中總是不露正臉,這是她在一個其它類節目中出現的鏡頭)

會是來自西方記者拍攝的錄像嗎?

《焦點訪談》自焚節目一播出,其特寫鏡頭馬上遭到海外質疑,不過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並沒有出來公開澄清特寫鏡頭的來源,倒是遠離北京這個政治中心的《羊城晚報》登了一條小消息,說是特寫鏡頭來自CNN記者被收繳的錄像帶,因為當時正好有CNN記者在天安門廣場。但是這一說法被CNN的新聞主管艾森﹒ 喬丹(Eason Jordan)否認了,艾森﹒ 喬丹稱CNN攝影師在事件發生後幾乎立即被捕。其實我們都知道,在天安門廣場,別說外國記者,就是中國人,遇到突發事件你能隨便照相嗎?剛擺個姿勢,立馬就會被收拾。

(《華盛頓郵報》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報導,CNN否認《焦點訪談》特寫鏡頭來自CNN)
(《華盛頓郵報》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報導,CNN否認《焦點訪談》特寫鏡頭來自CNN)

事實上,我們只要看一看《焦點訪談》自焚節目裏的那些特寫鏡頭拍攝時與警察的互動,就可以確認這不是來自外國記者的抓拍。拍攝王進東時,警察拎著滅火毯在王進東的身後慢悠悠地晃來晃去,等著王喊口號,王是坐著的,攝影師還要彎腰下蹲才能拍出這種平視的效果。劉思影躺在地上,喊媽媽的鏡頭是近身從上往下直接俯視拍攝的,而且醫護人員先要散開,配合完成這個視頻拍攝後,幾個人才一擁而上把小思影抬上擔架。這些畫面的發生有幾分鐘的間隔,攝影師可以自由地選取特定的最佳角度慢慢拍攝,而且是在警察和醫護人員的配合下採集的。沒有任何疑問,這些特寫不可能來自外媒記者。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王進東喊口號的視頻)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王進東喊口號的視頻)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劉春玲被擊打倒地的視頻)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劉春玲被擊打倒地的視頻)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劉思影喊媽媽的視頻)
(該動畫取自《焦點訪談》劉思影喊媽媽的視頻)

《焦點訪談》預先知情,說明甚麼呢?

《焦點訪談》事先知情,還有公安系統來配合,並在現場有便衣把劉春玲擊打致死來製造能夠煽動仇恨的最大的悲情效果,更是在最最最敏感的天安門廣場來實施這一計劃,這一切都說明是最高層策劃好的一場陰謀。

《焦點訪談》是這樣評價其自焚騙局節目的:「該節目在對『法輪功』的鬥爭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開創了揭批『法輪功』宣傳工作的新局面,奠定了以後揭批『法輪功』節目的風格,受到了中央主要領導同志的好評。」顯然,這個「中央主要領導同志」應該就是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原計劃三個月鏟除法輪功,在經過了一年半的密集誹謗、嚴酷打壓之後,法輪功並沒有被打倒,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持續地上訪、打橫幅、講真相,人們對江澤民一夥的政治宣傳也厭倦了,中共積累幾十年的整人經驗第一次不靈了。天安門自焚騙局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爐的。

誰是自焚騙局的幕後主使?正是江澤民和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及其操縱的「610辦公室」(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類似蓋世太保的恐怖組織)。就《焦點訪談》而言,中央電視台的副台長李東生就兼職「610辦公室」副主任。李東生是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之一。

《焦點訪談》預先知情說明了甚麼?殘害人命,謊言洗腦,證明了中共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邪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