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焚騙局看善惡有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據媒體報導,原中共喉舌新華社的社長田聰明病亡,現場親友都戴著口罩,因其得了一種急性的、具有高度殺傷力的流感而死。

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田聰明任職新華社社長期間,一直追隨中共江氏集團刊登污衊法輪功的文章,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所謂「自焚事件」,此案純屬捏造卻被江氏集團廣泛宣傳並藉此升級迫害法輪功。時任新華社社長的田聰明是炮製「自焚偽案」的責任當事人之一。

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新華社一直扮演著推波助瀾的主要幫兇角色,新華社很多從業人員完全喪失了新聞工作的職業道德,違背了新聞的公正、客觀和正面導向,甚至煽動仇恨、誹謗佛法。新華社及新華網大規模編造對法輪功進行詆毀和誹謗的文章,如天安門自焚偽案、精神病患者傅怡彬殺人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惡意誹謗案件。僅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華網對法輪功的詆毀文章達五百二十二篇之多。許多海內外華人對法輪功的誤解,大多因為相信了這些中共喉舌的造假宣傳。

例如新華社總社記者王雷鳴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之間,編造了二十六篇惡意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文章中掩蓋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把勞教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用酷刑、洗腦等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暴力行為塗脂抹粉,掩飾真相。又如新華社浙江分社記者張奇志、張和平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以浙江省毒殺乞丐案栽贓詆毀法輪功。

從古至今,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的罪惡,必遭天譴,誰也逃脫不了這天理。以史為鑑,後周世宗柴榮親自用大斧砍毀菩薩像,胸生惡瘡而死,年僅三十九歲。除了田聰明,中共喉舌媒體人的現世惡報殷鑑不遠:原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副主任、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陳虻,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二零零八年初罹患胃癌和肝癌,在經歷九個月的折磨後,痛不欲生的他要求放棄搶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腫瘤醫院死亡,死時四十七歲。

另一為人熟知的事例是羅京。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央視主播羅京因癌症不治死亡,據報導,羅京在罹病期間,口腔嚴重潰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不能說話。羅京在生前是喉舌電視台最具代表性的播音員,是中共宣傳機器的主要傳聲筒,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羅京一直昧著良心播報誣蔑法輪功的假新聞,在媒體抹黑法輪功中起著幫襯作用。

在江氏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中,中央電視台緊跟首惡肆虐,大量地引用、發布、轉載了中傷法輪功的不實新聞和文章。央視多次播放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節目,為江氏集團搖舌鼓譟,充當搖旗吶喊的從犯。羅京用嘴造謠栽贓,天意就讓他患淋巴結癌,出現舌頭潰爛、無法言語的症狀,這昭昭果報不正是上蒼警示世人嗎?

隨著中共長期灌輸「無神論」的邪惡思想,現在許多中國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視「三尺頭上有神靈」為迷信。善惡有報的說法、因果報應的事實,被許多人視之為「偶然」,卻難以用現代科學解釋。《太上感應篇》雲:「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古人敬畏天地神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的說法千百年來始終深植人心。

神目如電,報應不爽,古雲:「多行不義必自斃」,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屢見不鮮。明慧網上已公布了上萬例有據可查的因緊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而遭到惡報的事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官員、省委官員、市委官員、公安科長、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六一零」頭目、派出所所長與居委會主任等。

這些現世惡報歷歷在目,有被車撞死的,有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擊死的,有被電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有因其他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另一中共喉舌鳳凰衛視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也頻頻遭到報應。諸如:二零零二年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遭「雙規」,新聞大陸組的三名女記者或死或遭重創,信息台記者錢志紅被綁架,中文台副台長趙群力駕機墜毀身亡。二零零四年六月,鳳凰衛視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慘遭滅門之災。

任何人都不忍心看到或聽到這樣的惡報事例。明慧網經常刊載許多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的事例,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真誠的為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謊言欺騙、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兇,而深感惋惜。前述因果報應的案例,值得人們深思。

吾人真誠奉勸所有行惡之徒,趕緊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否則惡報加身之時,悔之晚矣。善惡有報是天理,所有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中共官員與其追隨者,自己遭惡報,還殃及家屬跟著受害。迄今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公開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二億九千五百萬,天滅中共在即,行惡者應唾棄邪黨,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趕快「三退」才是明智保身之舉。曾經為虎作倀、推波助流的人們應該慎思明辨,以歷年參與迫害者的報應為戒,分清正邪與善惡,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方為上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