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改變因果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明慧網記載了大量中共黨、政、司法人員因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而遭惡報的實例,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下至鄉、鎮、村基層人員和不明真相的民眾,層層都有。他們中有的遭橫禍斃命,有的離奇猝死,有的暴病身亡,有的入獄,有的自殺,有的患大病,還有的殃及家人……

據統計,遭惡報的地區人數分布與該地區迫害法輪功的程度成驚人正比。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逾萬案例分布在大陸23個省,僅遼寧、黑龍江、河北、湖北、吉林、四川、山東7省就有7千人左右。這7個省,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省份。這個數字已經說明,現世現報正在眼前發生。當然,事情還沒有結束,報應的事件隨時都在發生,後果可想而知。

一名北京警察的小頭頭,在回鄉探親時,對當地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說出了心裏話。他說:「現在北京對法輪功管得還是挺嚴的,但是我們明顯地感覺得到,幹一次(迫害法輪功修煉人)報應一次,我們做警察的也覺得後怕,也不想幹,可是又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更不知道如何解脫。」

他還說:「前一陣,我的一個上司得了一場大病住院了,他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出院後就辭職了。平時我很佩服他,因此我也不想幹了,可是不幹這個了,我還會幹點啥呢?心裏很苦悶,這一次說是回家探親,其實也是想迴避那裏的環境,好好考慮考慮這些事。」

面對因果報應的嚴酷現實,許多良心未泯的迫害者已經開始醒悟了。但是,癡迷不悟的人仍然大有人在。有的狂妄的叫囂:我就是不怕因果報應!因果報應是客觀規律,不會因為你不怕就不起作用。

有點現代科學知識的人都承認哲學上的因果關係,卻否認人世上的因果報應,讓人感到不可理喻的自相矛盾。其實差距僅僅是因果報應的時間跨度有時很長,無法及時驗證而已;也有顯性、隱性、直接、間接之分。

無論小學還是大學,我們所學過的教科書,那裏面的內容,哪個離的開因果關係?沒有了因果關係,也就沒有了邏輯;沒有了邏輯,就成了精神錯亂者的胡言亂語,哪裏還有科學!即便那些迷惑人的歪理邪說,也要找些似是而非的「論據」來證明謬論的「因果關係」,否則它也無法將人迷惑。可見,有其因必有其果,有其果必有其因,就是普遍規律,萬事萬物概莫能外。

至於那些一時無法解釋的、很孤立的現象,不是沒有因果關係,而是人們還沒有能力認識這類事物間的聯繫。人類的知識再高深、再發達,也只是浩瀚宇宙知識的一個小小的局部,那種挑戰因果報應的叫囂,實在是一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

有人說,因果關係和因果報應是兩回事:前者是普遍規律,後者是價值判斷。可是,甚麼樣的價值判斷也都必須得符合因果關係,否則你的判斷就成了毫無邏輯的瘋言瘋語,怎麼能有說服力呢!

「報應」本身就是因果關係的「果」,只不過在後面補充強調了「果」的貶義,即惡因生的惡果。文革中,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扣上叛徒、內奸、工賊的大帽子,被紅衛兵揪鬥。劉拿出《憲法》來維護自己的權威,結果如拿出一張廢紙一樣毫無作用,直至被折磨到死無葬身之地。很冤,很慘,很不幸?

翻開劉少奇的歷史看看,你就不這樣看了。據《炎黃春秋》記載,1955年1月,時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鼎丞向劉少奇彙報工作後,劉少奇作了許多指示,他說:「我們的法律不是為了約束自己,而是用來約束敵人,打擊和消滅敵人的。」1955年7月間,劉少奇又在北戴河向最高檢察院負責人指示說:「我們的法律是要保護人民去同敵人鬥爭,而不能約束革命人民的手足。如果哪條法律束縛了我們自己的手足,就要考慮廢除這條法律。」在他的眼裏,法律不是維護公平正義的「天平」,而是對敵鬥爭的工具。當他自己也成為敵人後,死在這個工具之下,也就不足為奇了。自己挖坑埋自己,這是不是因果報應?

有人不相信前世今生,也就不相信隔世因果、三世因果乃至多世因果,認為那是迷信。最近幾年,湖南、湖北一帶出現很多「再生人」的現象,其中湖南省懷化市通道鄉全鄉7000多人口中,竟發現有110多個「再生人」(能說出自己的前世)。這些現象與中共的無神論有衝突,因此黨媒不會宣揚。但互聯網上有比較詳盡的調查報導,雖然有些報導仍不敢衝破無神論的樊籬,但披露出的事實卻讓科學無法解釋。

國際上,也有很多學者做「輪迴轉世」的研究,積累了大量案例,並有專著出版,如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的史蒂文森教授(Ian Stevenson),是世界公認的輪迴研究權威。他從1960年開始研究輪迴轉世40年,走遍世界許多國家,到2007年去世,共積累了2600多個輪迴轉世的案例。史蒂文森教授將這些文件與圖片編輯成兩本有2200多頁,重達8磅多的數據書籍──《輪迴與生理學──胎記與生理殘缺的致成原因》供研究者參考。1997年,他又將這些資料濃縮成一本,有二百二十多案例的《輪迴與生理的關係》。史蒂文森教授最大的突破是發現和證明了輪迴與胎記和天生缺陷的重要關係。在他研究的過程中,他注意到很多記得前世的小孩身上都有與他的前世死亡原因相關的胎記或天生缺陷。這有利於證明小孩子對前世的回顧並非幻想或隨意亂說。

還有美國邁阿密西奈山醫療中心主席、著名精神心理學醫生布萊恩﹒魏斯博士(Dr. Brian Weiss)、國際心理回歸治療學會副主席、美國著名精神心理醫生瑞克﹒布朗博士(Dr. Rick Brown),他們都對輪迴轉世做了比較深入的研究,發表了大量的論文和著作。由於受無神論控制,這項研究在中國大陸還是一片空白,再加上當局嚴密的輿論、信息控制,許多人還生活在天老大、地老二唯我獨尊的自戀中,渾渾噩噩的為集權暴政當打手。

還有人說,善和惡沒有固定標準,因人而異,因利益、價值觀不同而異。錯!善和惡的標準不是由哪個權威、哪個階級、哪個權勢集團說了算的。它是自然規律的體現。之所以說宇宙是善良的,是因為宇宙是按著它自有的規律有序運行的,而不是雜亂無章的肆意運行的。自然規律是不變的,善惡的標準也是亙古不變的。

兩千五百年前,東、西方的聖人們不約而同的下世向人們解說進入私有制社會後如何做個好人的道理。如釋迦牟尼講的「善」,孔子講的「仁」,老子講的「無為」,基督耶穌講的「博愛」,蘇格拉底、柏拉圖講的「倫理哲學」等等,其核心思想都體現了「善」的涵義,都符合宇宙的基本規律。所以,他們的學說至今仍有推崇價值;以這些學說建立的原始正教至今仍然存在。

反觀強權統治,卻沒有一個政權有這麼長的生命力。而那些統治時間較長的王朝,都是因為曾推行過一段善政、仁政的結果,而所有王朝晚期又都因為力行惡政、暴政而敗亡。說善惡沒有固定標準的人,是在故意惑亂人心,讓人們在善惡不分的無知中,跟著其繼續作惡,直至為其陪葬。

沒有人能改變因果關係(因果報應),不管他有多高能力、多大權力。二十世紀號稱四大殺人魔頭的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想當年都曾權勢沖天,不可一世。在他們的權勢範圍內可以為所欲為,無所顧忌;為達目的,即使殺人如麻也在所不惜。似乎他們有能力決定自己有更好的結局。但他們的結局究竟怎麼樣?他們死後在國際上的名聲怎麼樣?他們的家族怎麼樣?這不都是很清楚的因果嗎?他們沒有一人能改變他們自己、他們的家庭、他們所統治的王朝不好的結局。儘管毛澤東的頭象至今仍掛在天安門城樓上,那可不是英雄榜,那是在以古代傳統方式對反賊頭目做最終懲罰的昭告;儘管毛粉們還在不遺餘力的維護著他的虛假形像,可也只能沿用謾罵、圍攻、扣帽子、打棍子等文革的下三濫招數對付揭露真相的人,不但沒起甚麼正面效應,卻越發彰顯因果報應的絲毫不爽。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恢恢天網,就是由無數縱橫交錯的因果關係組成,宇宙中的生命哪個能逃得出去?金錢、權勢都有一定的作用。可是在用它們擺脫這個因果的同時又掉進另一個因果的窠臼,循環往復,無有窮盡。人吶,還是老老實實回到人的本性上來,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逐步使自己同化到「善」的天道上來,才會有美好的未來,才會無後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