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官遭惡報 水上休閒離奇喪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中共官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名、權、利,說白了就是為了自己的享受。可是做了惡,不得還嗎?作惡要是小了,得個病,遭個難,受點小罪;如果作惡大了,就得用命來還。我們看幾個惡官作惡後遭惡報,在水上休閒時慘死。

死在自家豪華遊船旁的司法局副局長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下午三時,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田東縣司法局副局長鄧明北在上班期間,呼朋喚友,到田東縣境內右江河查看他私人遊船的裝修進展情況。因天氣炎熱,一行人下水游泳。入水後,鄧明北就不見了蹤影,蹊蹺失蹤。

司法局組織人員在右江河打撈了十幾天未果。在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家人在出事地點點上香、擺上祭物,開了一個不倫不類的「追悼會」。消息傳出,老百姓議論紛紛:此人做了甚麼惡喲,不得好死,而且死無葬身之地!

鄧明北是田東縣思林鎮百筆村人,一九六六年生。二零一零年前,擔任田東縣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其人在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那幾年,也是田東縣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最慘烈的時期,多名學員被抄家、恐嚇、非法拘捕、非法勞教,甚至出現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跳樓身亡的慘案。

田東縣屬於國家貧困縣,鄧明北一個小小的科級幹部卻擁有兩部上百萬的豪車,多處房產,家產幾千萬,可見其人生前之貪。

據說,鄧明北死前買的這艘遊船花了好幾十萬,目的不就是為了享樂嗎?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做了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大惡,還想好好享受?世間哪有這樣的理!這一死,甚麼是他的?享受個啥?生前作惡多端,死後屍身全無,這是報應啊!

被快艇撞死的區委副書記兼公安分局局長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下午,資陽市雁江區政府發布通報稱,九月十日晚上六點五十分左右,資陽市雁江區委副書記兼雁江區公安分局局長曹修光,在簡陽市三岔湖環島休閒路「老造船廠」附近水域游泳時,突遇意外,遭受一艘快艇撞擊死亡,終年五十三歲。

三岔湖環島休閒路附近水域淺灘多,水深僅一米,正是人們休閒遊玩的好去處,夏天每到傍晚都有很多人在此游泳。曹修光出事地點十米開外的石橋拐彎處,綠樹成蔭,是很多游泳者下水的首選地之一。事發當天,時值週六,氣溫升至攝氏三十度,來游泳的人有所增加。在如此宜人的游泳場所,從沒人遭遇危險,而單單曹修光被快艇撞死了,這能是偶然的嗎?

身為雁江區委副書記、雁江區公安局長的曹修光,惡貫滿盈,民間口碑極差。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綁架毆打維權律師。往前推幾天,九月一日,法輪功學員陳友榮、劉淑輝、楊昌文被非法判了重刑,這都與曹修光有關。可是不到十天,曹修光就被快艇撞死。這是惡報啊!

被鐵錨砸死的報業集團董事長

水中被快艇撞死就夠離奇的了,還有一位更離奇,我們就看看這位的死法: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遊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社長楊永德正在這艘遊船上坐著。忽然,手機鈴聲響起,他走出船艙,站在船舷邊接電話。當時風微浪低,天氣尚好。可是轉瞬之間,一團雲霧襲來,迅速籠罩了周圍的海面,能見度頓時變的極低。而遊船還在航行,楊永德的通話還在繼續。就在此時,忽聽「咚」的一聲巨響,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了。船身猛的一顛,將楊永德拋向大海。楊永德在寒冷的海水裏拼命掙扎。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頭部,結束了他六十四歲的生命。

表面看楊永德的死亡過程,確實有必然的因素在其中。從接電話走出船艙,到雲霧籠罩海面,到碰船,到被拋向海中,再到鐵錨擊中,這些環節如此的緊湊,目的就是為了要他的命。他接電話要說是在情理之中的話,那突然襲來的雲霧呢?海上碰船的幾率不是微乎其微嗎?那一碰,怎麼就將他拋到了海中?全世界的航海歷史上,誰聽說過船上的鐵錨砸死乘客的事? 可是楊永德就是這樣被砸死了,他無論如何想不到自己會是這樣命喪大海的。

從本質上看,楊永德的死亡就是在遭惡報。楊永德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大法的文章,散布謊言,毒害民眾。楊永德還指使下屬,配合鄭州市「610」及公安惡徒,殘酷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和三普,無理撤銷了他的副處級待遇,將他劫持到勞教所摧殘折磨。和三普被非法勞教期滿後,還不讓他回家,直接劫持到晚晴山莊洗腦班。和三普曾先後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楊永德的死,在河南官場引起很大震動。知道的人大都認為他這是遭惡報了,不然不會死得如此蹊蹺。這是在向世人敲警鐘啊!

上述三個案例夠離奇的吧。他們死得如此離奇,不都與他們生前的惡行密切相關嗎?上天將這樣的惡報安排得如此離奇,不正是在驚醒和警告那些還在對法輪功作惡的歹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