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視為禍何時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最近幾天中共喉舌中央電視台製作播出所謂的《開學第一課》又被民眾、媒體的譴責、聲討包圍,九月一日是中國大陸孩子們開學的日子,在這一天到來前,教育部命令所有的學生觀看《開學第一課》、上傳學生觀看該節目的圖片並強令寫出觀後感。

民眾、媒體一齊指向節目開始鋪天蓋地的廣告,殃視藉機斂財,並且人們非常反感的是統一論調的觀後感。本來每個人的價值取向不同,一個節目或者一個事物再好也難免有不同的認識、感受,但是在中國這個邪黨對人的思想極度控制,即使有不同認識也不敢說,只能說套話、空話,這就是對孩子精神自由的剝奪和閹割。對此事眾多的評論使用了令人「噁心」、「欺騙」等詞彙。

其實,在中國大陸談起教育問題是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孩子們從小就被黨文化毒害洗腦,殃視、教育系統等還時不時的、見縫插針式變幻著花樣折騰孩子們。先不說如今被人們擔憂的「寒門再難出貴子」的教育不公,就是你擁有「成才」的機會,在邪黨獨裁的中國,要麼順從邪黨的意志成為它的幫兇,放棄做人的良知和骨氣;要麼被排擠、打壓甚至失去人身自由和生命。比如在剛剛被邪黨打壓、糊弄過去的疫苗事件中,我們就能看到形形色色喪失人格人性的表演。筆者記得一篇關於此次疫苗事件的報導裏,有個教授公開說出:「目前就是中國食品安全最好的時代」。該教授在文中極力為監管部門辯解,說發現問題不說明監管不到位,恰好說明監管是到位的。

這聳人聽聞的話語震驚著筆者的心,疫苗造假事發於內部職工的實名舉報,哪裏有一點監管部門起作用的影子?

在隨後出現的豬瘟事件中,更有「非洲豬瘟病毒並不會傳染給人」的論調大肆宣揚,甚至有人因為發表「少吃豬肉」的言論而被抓的鬧劇上演。

孟子說:「無善惡之心,非人也」,做人最起碼的標準是知道是非善惡、說違心的話、說錯話知道羞恥,否則即便是披著人皮已經掉下做人的底線。可是邪黨就是強迫、逼迫、欺騙每個人放棄良知、自我意識和精神,做順從它作惡的人。

此時此事不禁讓筆者想到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這個十惡不赦的歹徒與中共互相利用,對法輪功及學員實施「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的滅絕人性的殘暴政策,進行了長達十九年的迫害;數千名法輪功學員酷刑致死;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活著的時候被強行摘取器官後遭焚屍滅跡。這個罪惡滔天的、心理變態的暴徒也無恥說: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

殃視則被人們形容成黨的一條狗,其長年累月播出的新聞聯播被人們總結出這樣的規律:前二十五分鐘播報國內形勢一片大好,後五分鐘告訴大家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殃視所做的更加讓人不齒、譴責、聲討的事就是抹黑、污衊法輪功。

以被稱為「世紀謊言」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為例。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為挑動民眾仇恨法輪功,特意在天安門廣場上演了一出自焚的鬧劇。事後證明,這起自焚完全是一場騙局。單就第一個點火自焚的王進東來講,中共殃視播放的鏡頭顯示,王進東的棉衣褲子都被燒爛了,可他的頭髮卻完好。兩腿間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也絲毫沒有變形。

這個雪碧瓶為何能經受住烈火?這是有原因的。二零零二年初,參與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央視記者李玉強,到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有法輪功學員問她,王進東都燒成那樣了,他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咋不變形?此問題不但提的突然,而且被法輪功學員分析得非常透徹。李玉強一時語塞,面對下不來台的窘境,她才承認: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像這樣的穿幫鏡頭、偽造情節、違反醫學常識的痕跡還有很多(詳情請登錄明慧網查詢)。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並發表聲明說: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國代表團在強大的證據面前沒有辯詞。

就是這樣的謊言被寫進孩子們的教科書,毒害懵懂的孩子們,即使是現在還在利用來毒害世人。敢於講真話傳播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和民眾,很多人被投入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迫害。

邪黨不滅,它和它操控的殃視及媒體還會繼續為禍人間,解體中共、退出邪黨一切組織是破解所有禍患的唯一辦法,也是每一個善良的、有責任感的中國人的正確選擇。迄今,超過三億有識之士退出邪黨則表明了人心向背和邪黨搖搖欲墜的現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