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才女的選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的報導中,關於兩位精英才女的選擇,讀來發人深省;而她們因此在中國大陸遭受的迫害,令人悲憤、傷心不已。偌大的中國,這麼「強大」、號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政府怎麼就容不下她們?

上市公司高管的選擇

《孫茜在北京受迫害 母親呼籲加拿大政府緊急關注》中寫道:現年五十一歲的孫茜女士,畢業於北京大學生物系,北京利德曼公司創始人、第二大股東、高管,二零一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憂鬱症、肝壞死等頑症不翼而飛。

關於她的先前報導中還提到,孫茜自幼成績優異,畢業不久就白手起家,艱難創業,歷經多年打拼,企業由小而大,由弱而強。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與人合伙創建了北京利德曼公司,任北京利德曼生化技術有限公司副總。二零零七年孫茜入籍加拿大。利德曼公司二零一二年二月在深圳上市,公司總部位於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擁有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研發中心和參考實驗室。二零一四年八月,利德曼成了中國創業板五十強。

孫茜在事業上無疑是一個成功人士,作為一個女人達到這一步,人生可謂極盡輝煌。事業上成功了,可是她的身體也垮了,除了憂鬱症、肝壞死,還有心悸、心臟驟停等症狀,多方醫治無效。事業上再怎麼輝煌,她對自己的疾病卻無能為力。特別是那憂鬱症,要多纏人有多纏人;而肝壞死,卻意味著她未來人生的暗淡,徒有悲傷。

孫茜的媽媽修煉法輪功。二零一四年的一天,她打開播放器給孫茜聽傳統故事。聽完了歷史故事,孫茜自己把節目調到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上來。聽了一會兒,只是短暫的一會兒,她就跑衛生間,多年的便秘一下不見了。再聽,肚子又開始疼,就又跑進衛生間……對於修煉法輪功的人來講都知道,這是師父在給她淨化身體。

孫茜這一修煉法輪功,多年的病全好了。對於一個人生閱歷如此豐富,社會高階層的知識女性來講,她能分辨不了好壞?中共對法輪功編造的所有謊言根本影響不了她,反而讓她更加明白了法輪功的純正和中共的陰邪!

哈佛碩士的選擇

《哈佛碩士在上海遭綁架判刑、藥物迫害》的報導說的是美國哈佛大學國際衛生碩士、醫藥顧問陳平女士遭迫害的情況。

陳平自述:「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一直在苦苦尋找一個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對的真理。大學本科在上海醫科大學學醫,我發現醫學的侷限和面對病人病情而束手無策的尷尬;我想醫學和生物學解決不了實際問題,就轉向社會學。讀了衛生經濟學碩士,發現經濟學只是一種假設;我又想國內找不到,到國外試試。去美國讀了哈佛大學的國際衛生碩士,我發現人類面臨的健康衛生問題是積重難返。人們採用一種政策解決問題,卻由於這一政策會帶來更多的問題。失望之餘,我回國了,經常是衣食無憂卻鬱鬱寡歡。」

其實世界上有很多人一生都在追求著人生的真諦:人究竟為甚麼活著呢?來到世間只是為了完成一個短暫的生命里程嗎?特別是在高級知識分子中,許多人都在孜孜追求著,就像陳平,醫學上找不到答案,她轉到社會學;國內找不到答案,就到國外去找。哈佛大學那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學,可是最終也沒有給她人生的答案。

陳平對人生真諦的追求是有代表性的。說到根本上,她是在尋求一種絕對的真理。可是這種真理在人類社會真的出現過嗎?儘管有那麼多的宗教、學說,可是各有各的侷限啊!怎麼能找到一種能囊括一切的最根本的真理呢?

直到二零零八年,在陳平開始接觸法輪功後,她又通過對其它學說的比較及對法輪大法的進一步學習,她真正的發現原來中共所瘋狂批判的法輪功卻正是她要找的。她這樣自述:「直至一天,我看到《轉法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由於中共邪黨在迫害法輪功,我經過幾個月比較,包括對和尚道士的訪問,明瞭唯有法輪大法是我要尋找的真理,我體悟到修煉法輪大法有百利而無一害,能修煉法輪大法實在是太幸運了。」

我們需要說明的是,這兩位女士都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們的選擇令中共的謊言不攻自破。

其實不只是中國的精英階層對法輪功有獨到的認識,在廣大的中國民間,對法輪功的認識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在這同一天的報導中,還有一篇報導《湖南來稿:患癌症的她們痊癒了》,講了湖南省冷水江市商業局三個患癌症的退休職工,因為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及「三退」後全都痊癒的事實。

法輪功究竟是甚麼?不只是一個讓人深思的問題,更是一個值得所有人都去全面了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