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江魔頭發動血腥迫害。在2000年我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因平時沒有重視學好法,警察逼供時我理智不清說出了同修,給已被關在看守所的同修加重了迫害,在出來時我說了「不聚會」,家人簽了字。2001年我被綁架到派出所,在警察逼供欺騙下,我因怕心,出賣了同修,同修已被關在看守所,又給同修加重了迫害,使另一同修也被綁架迫害,我做了最可恥的事。2003年我被非法勞教2年,在邪惡嚴酷的恐怖高壓下,我由於怕心、安逸心、貪心,向邪惡妥協,違心在「五書」上簽了名字,邪惡又逼迫我簽了師父的名字;回家時在「釋放書」上我也簽了名字,我給大法抹了黑,助紂為虐。我為自己違背大法的行為感到非常痛苦和愧疚,說了不該說的話,我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愧對同修。在看守所和勞教所我還配合邪惡照相、按手印、穿號服,被迫體檢,做奴工及其它邪惡的集體活動。我通過學法認識到,我沒有重視學法,長期沒有實修,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自我太重,有怕心、求安逸心、貪心和色慾心等,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五書」和所有簽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抓緊多學法,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聞麗娟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5年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村民開汽車追趕,打電話給警察將我綁架、抄家,關押到看守所、監獄迫害。在監獄裏,獄警利用6名最惡的犯人把我關進又黑、又潮濕、骯髒的屋子裏逼迫轉化。在看守所裏,獄警利用一屋子被關押惡人打我,不許大小便,逼迫我放棄修煉,精神和身體都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特別是用鞋狠狠地打我的頭,一打就是幾十下,每次頭都被打的暈頭轉向。在監獄裏,不轉化不許家人接見、存錢。沒有錢買手紙、香皂、牙膏、被罩床單、棉鞋。被強迫抽血化驗、口渴不許喝水。監獄裏還非法規定:不轉化不許睡覺。在邪惡的環境和折磨中,我被逼無奈違心寫了「保證不修不煉法輪功」,我深知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珍惜師父給我改過的機會,我決心學好法,堅定修煉,加強正念,按照師父要求講清真相,多救人,一修到底。

李曉明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0歲。我於2014年被區610綁架,並被非法判刑4年。在監獄邪惡的迫害下,2016年我被迫害查出小腦萎縮的病業假相。由於長期沒有學法煉功,當得知診斷後,我沒了正念,因為老伴在家中也是小腦萎縮,我怕和她一樣,沒做到信師信法,選擇了去醫院緩解,三次住院,花去好幾萬元,這對於我來說可是天文數字。這些錢都應該由迫害我的監獄出,可是這些錢都是我的孩子們出的。有一次監獄要給報銷30%的藥費,需要本人簽字,他們說共產黨手續多需要簽白紙,簽名要工整。那時候我寫字都不會了,寫字都散架子了。前三張不行,他們揉做一團扔在地上,第四張勉強行。晚上我回到宿舍反覆琢磨,感覺不該配合邪惡簽字。現在我嚴正聲明:我被迫害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簽字全部作廢。聽師父的話,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景慎峰 2018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2016年4月28日我被邪黨公安分局國保綁架、關在看守所,我由於學法不深,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惡。在邪黨法庭上說了「我有罪,不知是犯法」等話。2017年9月回來後,通過認真學法,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認清了這是不信師、不信法,太自私等人心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從新走回大法中修煉,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王桂萍 2018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10月24日我被綁架、劫持去醫院抽血檢查說是甚麼傳染病,叫我在取保候審單上簽字,說簽了就不上法庭(都是騙人的鬼話,回家後又要求我11月7日到法庭)。我當時沒看上面寫的甚麼,就稀裏糊塗簽了字。這都是我修煉不紮實,悟性差,做事不在法上。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所有不符大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過錯,走好最後的路,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劉貴碧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一直在外地打工,村幹部給我打電話,要我發一個承諾「不煉功」的視頻給他。為了應付,我就讓妹妹頂替我發了一個視頻過去(因我倆是雙胞胎,外人很難分辨)。現在我認識到,我這是怕心,是為私、為我的。修煉是嚴肅的,每一思一念都要用大法去衡量。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否定迫害,做好應該做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秀珍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平時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沒有學好法,沒有實修,我怕苦、怕累、想自由、想幸福,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被迫所寫的各種「書」、還有按的手印,還連累了同修,我很後悔、很難過。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遵照師父的要求做,我一定要用心學好法,珍惜修煉的機緣,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白洪富 2018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秋喜得大法。一個多月前村長要給我辦五保戶(由於我一生沒成過家,無兒無女,一人生活),村長說必須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我為了減輕哥哥及姪子以後的負擔,我違心的在哥哥寫好的「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上簽了字。我現在嚴正聲明上述簽字作廢。在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喬月成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20」邪黨迫害後,我被邪惡逼迫參加了兩次邪黨的洗腦班。因學法不深,就聽之任之配合去洗腦班,還簽了「不修煉大法」的保證書。現在我很愧疚,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現在嚴正聲明:我被迫的違背大法、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呂光新 2019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沒有學好法,沒有按照修煉人標準實修,因此被邪黨迫害時,在監獄中因為有怕心,說了攻擊大法師父的話,背叛了師父,心中十分痛苦,我絕不放棄堅修大法。我特此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今後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失,做一個真修弟子。

宋學會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被邪黨非法關押在看守所、610及勞教所期間,我所有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書面文字等,包括違心寫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東西聲明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隨慈悲偉大的師尊回家。

鮑光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發真相資料被構陷關押在拘留所,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我的所作所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到底,從今天開始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黃美玲 2018年8月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由於我沒有好好修自己,許多人心、執著心沒有放下,被舊勢力利用世人舉報、綁架迫害。在這過程中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從新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煉,彌補自己的過失。

王貴國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下,我為避免被糾纏騷擾,曾無奈說過「不煉了」幾個字,我很是愧疚,頭痛欲裂。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我聲明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東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心不動,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寧茹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壓力下所寫的「五書」及所說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竇淑芬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特此聲明。

李白香 201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迫於壓力,在單位邪惡的「 2019年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書」上簽了名。我現在嚴正聲明該簽名作廢。

林雄峰 2019年1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對派出所說「沒煉法輪功」這是假話,現在嚴正聲明此話全部作廢。我絕對不放棄修煉。

王玉中 2019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喜得大法。二十多年來,自己自始至終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最嚴重的還多次出現罵大法、罵師父的現象,甚至出現兩次酒後失去理智、魔性大發、撕大法書的荒唐事。自己的作為給大法造成了不可彌補的損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幡然醒悟、追悔莫及。我現在才真正的知道,當人不是目地,隨師回家才是真正的解脫,我要信師信法,堅定的跟師父走。我在此鄭重聲明:自己以前所說、所做、所想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對所造成的損失加倍彌補,從今以後,真正走進大法,堅修大法、信師信法,多學法,排除一切魔的干擾,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滿友 2019年1月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