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在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一點左右我和另一同修在發真相台曆時,被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警察把我帶的真相資料(真相幣)給搜走了,並讓我簽字。這時我起了怕心,我就簽了。回家後我非常後悔自己配合了邪惡。在師父慈悲呵護下,當天半夜我被女兒接回她家。這時我還不知悟的起了歡喜心,認為是正念闖出來了,沒有認真向內找被綁架的原因,漏在哪裏。結果第二天警察打來電話說馬上要到我家,由於時間緊,我只把大法書轉移了大部份。當時由於人心、怕心,為了應付警察,其餘一部份法像、佛燈、香爐等被警察抄走了。當天下午女兒把我救人的車掛光盤等給銷毀了,後來才發現銷毀的光盤中還有兩盤師父的講法帶。不但我對大法犯了罪、給大法抹了黑,還使家人對大法也犯了罪,這是一次重大的教訓。我聲明我所簽的字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認真學好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助師正法,圓滿隨師還。

周淑梅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2018年這一年,派出所保安人員多次到我家騷擾。上半年兩次來我家,我沒在家。第三次到我家敲門,我開門,保安問我煉不煉功了?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就是煉。」他說:「你們這些人真難整」,「你煉,你簽名」,我簽了。第四次來我家敲門我沒在家。第五次是派出所警察,還有社區人來我家敲門說複查戶口,複查完了問我:「多大歲數?」我說:「七十三歲了」。又問我煉多長時間了,我說二十年了,我說:「我原來一身病,修煉法輪大法一個多月都好了。法輪功太神奇了。」警察讓我簽名,我簽了。第六次又來我家敲門,保安人員說:「啊,你不煉了?」我說:「我沒說不煉呀?」保安人沒說甚麼就走了。我回到屋裏問家人誰說我不煉了?家人說:「我說你不煉了,要不總來找你」。我從來沒有說過不煉功了,任何人誰也代替不了我,我自己說了算。我現嚴正聲明家人代我所說「不煉了」及自己的簽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珍惜萬古機緣。

許桂清 2018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因我向最高法院控告惡首江澤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當地派出所把我綁架到拘留所。在非法拘留期間,放映關於社會道德宣傳錄像,之後警察讓寫觀後感。我心裏知道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與他們的宣傳沒有關係,可是在寫觀後感的時候在紙的上邊寫了警察兩個字,然後下邊寫:讓我們按照真誠,善良,忍讓做一個好人。我當時是想以這個形式告訴警察我們是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並沒有寫明我是學法輪大法「真、善、忍」明白的真誠、善良、忍讓的法理。現在我認識到自身有狡猾的心理,還有怕心,保護自我,不敢堂堂正正證實大法的私心,犯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今天我嚴正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論作廢。在今後修煉中認清狡猾的心理,認清邪魔爛鬼的迫害,敬師敬法,修去不好的執著心,努力修心同化大法,做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

辛國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曾三次去派出所要被扣押的身份證,第二次去派出所,先打出一張單子,上面寫了我哪年修煉,哪年教養,哪年回家等,騙我說:按個手印,簽個名就給,我當時要身份證心切,就簽了名。簽完之後,又讓我驗血,我一看不對勁,我沒讓驗,講了真相也沒給我,我就回家了。第三次,我找了熟人,他們說:不用驗血了,留個電話和住址就行,我沒答應。現在我認識到了,要身份證心切就按手印,簽名完全是錯誤的,是配合了邪惡的命令和指使,才導致繼續受迫害,讓我驗血。由於我沒做到正念正行,後來又找熟人寄託希望,把自己應修去的東西錯失了機會保留下來,沒把救人的事做到底。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按的手印、簽名全部作廢。更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孟春英 2018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七二零後,我去北京上訪、證實法,中途被劫回。本地派出所把我非法劫持到拘留所。警察給寫了「不煉了」,叫我承認,因為我正念不足,學法不深,回家心切,我妥協了,並勒索家人三千元。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因營救同修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迫害,警察用電棍電擊頭部、腰部。十月份天很冷,睡半個月水泥地,導致我腰部彎曲,腿站不直。在嚴酷的恐怖和威脅下,我沒了正念,人心重,情放不下,由於怕心,我又寫了「三書」,還寫了「不煉了」所謂的轉化了。釋放時,在「釋放證」上簽字、按手印。近期,我與同修交流,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馬桂華 2019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2016年11月,我給世人講真相,遭到迫害,被綁架。由於我法理不清,在構陷我的黑材料上摁了手印,順從邪惡照相、驗血、檢查身體。過後,警察又到家中,讓我摁手印,我也摁了。2019年1月6日,我又給世人講真相,遭人構陷,再被綁架到派出所,又在他們的黑材料上摁了手印,也順從邪惡拍照、驗血、檢查身體。現在悟到:這樣做不符合大法,等於配合了邪惡的迫害,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此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廢。用大法歸正我的一切,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滕文珍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我到煉功點煉功,被我們當地街辦政府人員綁架到街辦辦公樓內非法關押。逼迫我寫不煉功、不上訪、不串聯的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回家。他們又把我婆婆帶到街辦辦公樓,以各種方式手段勸我寫保證書。在情的帶動下,在顧慮心、怕心、面子心的作用下,我違心的寫了「不串聯、不上訪」的保證,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今天我鄭重聲明:自己以前所說的、所寫的和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文字全部作廢。精進修煉,好好把握,跟上正法進程。

商梅元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因發放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邪惡綁架並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內因為怕心重,執著心放不下,正念不強,因而在邪惡的壓力下理智不清的寫了「放棄修煉」的「五書」。回來後通過學法認識到錯誤,並對自己的言行深感痛悔。現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自己理智不清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高崇 2019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因發放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邪黨綁架並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內因為怕心重,執著心放不下,正念不強,因而在邪惡的壓力下理智不清的寫了「放棄修煉」的「四書」。回來後認識到錯誤,並對自己的言行深感痛悔。現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自己理智不清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胡俊有 2019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2019年1月4日下午三點過,一學法點被不明真相人員打電話構陷,我和其他正在學法的十二名同修一起被派出所非法綁架,並於當晚回到家中。由於學法不深,加上怕心未除,上了舊勢力的當,我配合了邪惡。通過同修的切磋和向內找在法上思考,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多做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吳桂芳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長期學法走形式,不會用法對照自己修去利益心、怨恨心、色慾心、幹事心等,結果被邪惡利用各種藉口鑽空子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雖然時間不長,但自己在求出來的心與黨文化的左右下,給邪惡簽了字。自己知道做錯了,沒有走正修煉路,愧對師尊的慈悲救度。現鄭重聲明:我在被迫情況下所簽的字作廢。今後我要認真學法,學會實修自己,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張豔平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10月28日得法的。學法半年後,江氏集團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我也被非法多次關進洗腦班迫害。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怕心重,我曾給邪惡說過「不煉了」,還寫過「保證書」。其實自己也知道是違心的,但還是順從了邪惡,這是我修煉的污點。現在聲明我過去所說、所保證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以法為師,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蘭雲香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因訴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我不背監規、拒絕轉化受到迫害。在被放回家時因有怕心在「放票」上簽字,還寫了一個「不私藏危險品的保證」;在被迫害期間,同修給我的經文看完後我給撕了。我回家後學法認識到這都是配合邪惡。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學好法、真正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家澤 201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人心過多,對法不夠堅定,在派出所逼迫下,我出賣了兩位同修。一同修被公安局勞教三年後,又被公安局加刑6個月。我又把另一同修供出,派出所四個警察和另外兩個警察騷擾同修四天四夜。現在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寫、所做對大法、對師父、對同修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加倍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楊梅 2019年1月7日


嚴正聲明

去年11月份片警找我到派出所問我一些問題,我去了給他們講真相,不符合法的我沒有給他們回答。但最後,他們叫我簽字和按手印,在他們強迫下我做了。回家後我在學法中越發覺的自己給他們簽字不對。現在我嚴正聲明:那時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及簽字、按手印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蘭梅 2019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孫女是運動員,要進部隊,政審要審查祖宗三代是否有修煉法輪功的,有就不予錄取。我為了讓孫女進部隊,就對兒子說:「你就說,我媽不煉法輪功了。」現在我認識到了,我說錯話了,太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了,我特別後悔。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教兒子說的「我媽不煉法輪功了」立即作廢。從今起我繼續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許換芝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因為我是輔導員,邪惡迫害當初就把我弄到派出所,逼問我這幾年搞了甚麼活動,我只報了幾次大型煉功活動,甚麼也沒說。他們最後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當時違心的說了「不煉了」,派出所就把我放了。這是我的恥辱。現在嚴正聲明我說的「不煉了」的話作廢。緊跟師父,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戴寶珠 201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8年與丈夫在法院離婚時說:「我以前學大法,現在不學了」。2015年我爸和我叔叔在夜間到我住處,逼我不叫我學大法了,由於自己情重,當時我說「不學了」。我錯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聲明以上所說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鄭豔玲 2018年1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2017年被當地國保警察綁架,關押在看守所近九個月。後來我被判刑兩年緩刑兩年後回家。在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在邪惡的壓力下,我曾寫過「不煉功的保證」。現在我鄭重聲明:我對警察所說、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勇猛精進,彌補損失,圓滿隨師還。

王秀紅 2018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得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後我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言詞。現在我非常的後悔,決心堅修大法,提高心性,以法為師,堅定實修,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特聲明我以前一切對大法不好的言詞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董麗華 2019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女兒上小學的時候,寫作文提到大法,遭到老師和校長的責難,找家長,我說了「她沒修煉」的話,為她開脫。我意識到這是不對的,現我嚴正聲明:我所言、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甄景秀 2019年1月8日


嚴正聲明

在監獄被迫害期間,我被警察強迫寫了「五書」。我聲明:曾經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及「五書」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堅定修煉大法心不變。

高秀華 2018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以往警察騷擾期間我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張北花 2019年1月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