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前幾天我被邪惡綁架。在被誘騙中,我無意中承認了曾經到一同修家維修過機器,第三天了解到這同修沒被綁架,及時通知同修轉移了有關物品,做了防範。當邪惡問到我還去了和我一起被綁架的兩個同修家修過機器的事時,我也認可了。問我他們的機器是否做真相用時,我說不知道,我就幫助朋友維修機器,不問其它事情。幾天來我反思自己,認識到:自己暴露和認可了同修的有關情況,險些給同修造成磨難。感謝師父對同修的慈悲呵護,避免了造成重大損失。我也認識到,就是沒造成損失我也給同修今後做大法的工作帶來了麻煩和難度,也給在難中的同修增加了壓力。我向邪惡暴露和認可了同修的有關情況,起了出賣同修的作用,我十分痛心,悔恨自己修煉不紮實,有很多執著心。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認真學法、背法,遇事向內找,紮實修自己,修去根本的執著,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按師父的要求,增強安全意識做到為大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為自己負責。彌補以前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白玉福 2018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5年得法修煉的,但在1999年邪黨迫害後,我放棄大法修煉長達13年之久,這是我此生最大的錯誤。為了偷安,我停止了集體煉功學法等,順從參加了單位強迫的詆毀法輪功的簽名活動,交出了我所有的法輪功資料(整整兩大麻袋);最後還有一枚小法輪功章,怕留下惹起麻煩,就自行丟棄了。還有認為法輪功學員去向邪黨中央申訴,是作無謂的犧牲,感到不解,竟將這一看法寫在師父國外講法的空白處,這是對師父大法的不敬和褻瀆,罪孽深重。在此我向師父深深的懺悔。我還曾一度上當受騙,聽信了邪惡的謠言,並在與我交談法輪功的人中傳播過這些謊言。我曾參加省「7.21」上訪並當眾發言,被當時省公安政保列為重點審查對像,單位也當作重點問題專門對我開會圍攻。最後我屈服於壓力違心做了檢查。20年過去了我痛定思痛,一再反思當年的重大罪過,我深深的痛悔不已。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的一切違背大法、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決心以實際行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佐才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後,單位強迫所有人都得寫「保證書」(不寫保證書不讓上班),我就寫了;再強迫交兩本書,我交了一本法輪功故事,還有一本大法書。《轉法輪》書沒交,有時間也看看,看完後隨手就放,由於沒做到敬師敬法,沒把大法書保存好,等再看就找不到了。還有十幾本大法書,有一次和愛人吵架,把大法書都送到我媽家保存。「7.20」後母親害怕,把大法書都給燒了。直到現在才知道,那本找不到的《轉法輪》也是我媽給燒了,還有一個法輪章也丟了。這一切都是由於我沒做到敬師敬法造成的,還連累我媽造了大業。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又走回了修煉,我深深感恩師父給我悔過的機會。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王俊玲 2018年12月28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我剛得法不久,邪黨迫害就開始了。我因為學法少,把做事當成修煉,沒在法上提高,有人心、怕心、色慾心等,遭到兩次共計15年的冤獄迫害。由於長期脫離法,正念不足,在邪惡威逼利誘下,我違心寫了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語,給師尊和大法抹了黑。我非常內疚和悔恨。出獄後在加強學法和看了同修的交流後,我深深找到差距,通過大量學法,我清醒認識到自己不敬師不敬法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之前我曾讓家人同修代我發過嚴正聲明,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在今後我要多學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抓緊最後的機會跟上正法進程,把一切交給師父安排,跟師父回家。

佘鉞 2018年12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9月我被邪惡綁架到派出所和拘留所期間,警察問了我是否發過大法傳單,我當時回答「絕對沒有」。現在我悟到,我這樣的話在面對邪惡時是不能說的,師父安排我怎樣講真相我就怎樣講,我那樣回答是有怕心。在拘留所期間,一警察對我講「你今後不要再煉了」。我回答:「收到你的意思的」。我心裏想,我收到但不一定接受,把警察糊弄過去了。現在我悟到是自欺欺人,是人心的狡猾。現在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踏踏實實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眾生,跟隨師父回家。

張力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5月13日下午,我和一位老同修發放光碟、講真相。在回家的路上被4、5個警察拽到警車上拉到派出所。國保大隊的人用偽善把我迷惑住,在私心和怕心下,我沒有了正念,完全配合了邪惡,把同修的名字說出來了,給同修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給大法抹了黑,也給自己修煉留下污點。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的事,是最可恥的事。我現在悟到,是因我學法不深,不信師不信法,悟性差。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抓緊做好三件事,修心去執著,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桂清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我訴江後,遭到警察等人上門騷擾,當時我沒有在家,他們最後通過我二妹來逼我在「三書」上簽字,我堅決不簽。二妹沒有辦法,就打電話跟他們商量後叫我配合她照相就行了,叫我手拿筆,面前放「三書」配合照相,我當時糊塗,心想我沒有簽字,只是配合照相,心態不正,當時想到常人來幫我簽字就好了,這是為私為我的心,根本背離了真善忍原則。現在我很後悔,不該配合邪惡的指使。我嚴正聲明:配合邪惡照的相及一切背離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黃時蘭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我2016年5月26日被公安分局綁架,2018年6月2日被劫持到監獄。在邪惡大隊長直接指令下約十餘名犯人對我惡毒毆打,在邪惡的威逼利誘下,我違心寫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11月25日出獄時,當地派出所接我,在怕心下,我簽了名字、按了手印。我做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張酉生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後,當地警察等很多人到我家騷擾,拿著「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讓我在上面簽字和摁手印;並讓我和我的家人找擔保人,證明「不煉功」的保證,並且也摁手印。在高壓迫害下,出於怕心,我順從了邪惡的要求,做了不該做的事,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康淑敏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恐怖環境裏,我非常害怕,曾稀裏糊塗的把師父的教功錄像帶、法像、《洪吟》、煉功帶都燒毀了,把所有的《明慧週刊》燒毀了。還叫女兒把電腦裏儲存的關於法輪大法的內容都刪了,把電腦裏的「法輪大法好」也刪了。現在我認識到,我犯下了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天大罪過,非常後悔和不安。現在嚴正聲明:我過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真修實修,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沈金花 2018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後,派出所到我丈夫單位找到我,問了我一些煉法輪功的情況,我如實講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身體好的情況。最後叫我在一張紙上簽字,當時我也不知道甚麼內容就簽了。另外我本單位曾叫我表態,寫甚麼「認識」,我無奈也寫了(以前已作過嚴正聲明)。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就聽師父的話,認真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王繼林 2019年1月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有怕心、妒嫉心、幹事心、色慾心、執著自我的心和親情的心,在邪惡的迫害下,我順著邪悟者邪悟,做了不能做的事,給大法抹了黑,造成了嚴重的損失,也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我非常難過。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用心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孫會玲 2018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不實修,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後被誣判3年6個月。在監獄魔窟裏,教導員指使犯人轉化我,在重壓下我違心在「四書」上簽了字。這是我最大的恥辱,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常麗君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2008年4月15日奧運期間,警察半夜闖進我家,抄走了所有大法書和師父法像並把我非法關進看守所,前後兩次共拘留22天。逼我出賣同修,我沒說,但在怕心和私心的驅使下,我違心說「不煉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白玉琴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15年3月5日,我在大街上講真相被人構陷,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迫害。兩警察抓住我的手按手印,我也沒看內容是啥,就按了手印,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近期我才認識到錯了,我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謝廷蘭 2018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的家人修煉大法。在99年邪惡瘋狂迫害法輪功時,我由於怕心毀了兩本大法書,對大法和師父犯了罪,非常痛悔。我知道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偉大,在此我向大法師父請罪。同時鄭重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決支持家人修煉大法,盡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段志明 2018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被邪惡迫害時,我因為法理不清、有怕心,在「取保候審」的單子上簽了字。出來後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是配合了邪惡,同時也給自己留下遺憾。為此嚴正聲明我在黑窩裏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跟師父回家。

黃淑琴 2018年12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得法之前聽信了中共邪黨欺騙的謊言,罵過大法、恨過師父,打過修煉大法的妻子。我知道這是對大法犯罪了,非常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所想的一切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曾經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勇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媽媽同修被國保大隊綁架。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寫了「保證書」,「保證媽媽同修不再和同修接觸」。現知道自身的錯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好好學法,堅持煉功,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於歌2018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2008年那年,我被鎮政府610構陷,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迫害。那時我的人心太重,違心的寫了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文字,後來才知道犯下了大罪,沒能把大法和師父擺放在第一位。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紅衛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我發真相小冊子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因為怕心,我寫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和出賣了同修。我知道錯了。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不敬師、不敬法、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施素連 2018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沒學好法,有很多人心與觀念、怕心、私心等,我給邪惡簽了字。我愧對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在今後不多的時間裏加緊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崔瑞鳳 2018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我和同修到農村去講真相,被人告發,被邪惡非法拘留5天。在拘留所回來的頭一天,警察讓我在「釋放書」上按手印,我沒有多想就按了。一想起來我心就很沉重。現在我嚴正聲明:按的手印作廢。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更加精進實修,多救人。

王翠娥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新修煉大法的。以前由於我不明真相,燒過大法書《轉法輪》,犯下了極其嚴重的大錯。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以後要在修煉的進程中努力精進,以實際行動來報答師父對弟子的一片苦心。

王寶友 2018年11月2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我因「訴江」被綁架到派出所,強迫按手印、照相、被戴手銬、腳銬,還在「釋放單」上簽字。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孫淑豔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關押時,因怕被判刑受到更重的迫害所寫的、所簽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以後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呂春霞 2018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逼迫下所寫的「悔過書」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

馬家全 2019年1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監獄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荊豔2019年1月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