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三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02年初,我因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派出所,晚上凍了一夜不准睡,第二天被送進拘留所。拘留所叫我簽字、按手印,我當時根本不懂得簽字就是配合了邪惡這個法理,心想自己人已經在拘留所裏了,覺的只是個手續,就在「拘留單」上簽了自己的名字。2009年9月,我出勞教所時,被車直接拉到社區警務室。片警在電腦上操作後,拿著一張紙上寫著內容大致是我被勞教後已出所等方面情況,叫我簽字。我當時覺的這是事實啊,我是已經出來了,也沒多想就簽了自己的名字。我一直認為這都不是甚麼問題,只要自己沒寫甚麼「三書」,沒被「轉化」就可以了。現在感到自己真是糊塗啊,修煉中無小事,自己法理不清,主意識不強,聽從經辦人的話,簽了自己的名字,就是承認了迫害,就是配合了邪惡,就給了邪惡繼續迫害的把柄與藉口。我嚴正聲明:我在黑窩裏的所有簽名和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靜心學法,嚴肅對待修煉,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劉子青 2018年10月2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江××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們當地政府和警察經常騷擾干擾我們村的大法弟子。2017年9月的一天,當地派出所的兩名警察又一次來到我家。婆婆怕我被迫害,急忙說:「都不煉了,你們怎麼又來了。」他們讓我按手印,要頭髮,還給我照像,讓我簽名,要電話號。當時由於我有怕心,也有狡猾的心理,想應付他們一下,讓他們快點離開我家,就配合了他們的要求。通過學法,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我所做的這些是不符合大法的。我非常後悔、頹喪,對不起師父20多年對我的呵護、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由於我怕心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好好修煉自己,彌補損失,做師父的好弟子,跟師父回家。

鄧鳳芝 201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被邪黨拘留迫害期間,由於人心多、怕心重,違心的寫了「三書」。在走出拘留所時,邪惡又叫在「保證不煉功」上簽字,我不簽,家人代我簽了字,並簽了我的名字。在洗腦班兩個月的迫害中,我又沒了正念,又一次違心的寫了「三書」。就這樣,我一次次給大法抹黑,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嚴正聲明:在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情況下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及謗師謗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繼續修煉,多學法、學好法,彌補損失,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萬古修煉機緣,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楊廣平 2018年12月19日


嚴正聲明

2016年,居委會的人多次找我,用手機給我拍照,警告我不要宣傳法輪功。2017年4-6月份,街道辦和社區人員多次上家找我,把師父的法像和發正念的照片及幾本書劫走,要斷我修煉的念頭。後來他們又把書拿回來,讓我在書上簽上我的名字。我不簽,他們說:「不簽就交公安局處理,到那份上就不好辦了。」在他們和丈夫的壓力下,我簽了名。後來社區又來了3、4個人,用手機給我拍照。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不在法上的事、簽名等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學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惠彩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2014年12月,我從看守所回來時,被當地派出所副所長等4個警察接回。走到半路給車加油時,其中有一個警察說讓我拿錢加油,因為我當時法理不清,稀裏糊塗的從自己兜裏拿出200元錢給了他們加油。當時我沒認識到自己錯了,現在認識到是助長了邪惡,給大法抹了黑。2018年9月,我因為對家人有情,沒有把握好自己,又配合了邪惡,讓警察在家裏拍了照,給大法抹了黑。我嚴正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馬淑梅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之後,中共開始鋪天蓋地式的鎮壓法輪功、迫害修煉人。由於怕心,我曾經向村委會交過師父的兩本經書和兩本交流文章。在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早上,派出所一幫警察闖入家中,將我丈夫(修煉人)綁架,並抄家。他們逼我在他們已經準備好了的單子上簽字,不簽就將我也帶走。迫於壓力,我配合了邪惡,簽了字。現在我已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朱豔榮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2月1日,我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綁架,拘留15天。出來時,拘留所警察叫我簽字,說不簽就不放我。我為了早點回家,就簽了名字。姐姐同修也於2017年4月24日遭非法綁架,拘留15日,也在出拘留所時簽了名。我和姐姐同修通過學法和與同修切磋,認識到簽名就是配合了邪惡,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了污點。我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簽字全部作廢。修好自己,多救人,加倍彌補損失。

彭萬營、彭萬琴 201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2015年我訴江以後,派出所民警到我家回訪有關訴江的問題,問我為甚麼要起訴江澤民,我就把訴江的原因講給他們聽,後來民警叫我簽字,我就簽了。當時法理不清,沒有悟到這是在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不排除當時有怕心,現在悟到這些做法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及簽字全部作廢。今後在大法中精進實修,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圓滿隨師還。

王美榮 2018年12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自1999年7月21日到省政府和平請願,半路被惡徒劫持到公安局後,直到2013年期間,曾經多次被惡徒非法抄家、綁架。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違心說過、寫過「不煉功」的保證。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煉功」保證和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邪惡干擾與迫害,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平春旺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因為我對情、財、色慾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邪惡的迫害,教訓慘重,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後我一定吸取教訓,找出自己的執著,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所有在邪惡黑窩內高壓下我對大法和師父所說、所寫的一切不好的話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到時刻遇事向內找,不再被邪惡鑽空子,一定聽師父的話,時時修心性。

段守珍 2018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迫害後,有一天一個同修來我家說:「快把書燒了。」我由於學法不深,再加上怕心重,當時也沒加思考,就把二、三本書扔爐子裏燒了。之後我知道我造了天大的罪業,悔恨不已,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以上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今後好好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照英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十月九日七、八個警察闖入我家,抄走五本大法書和一台筆記本電腦。我也被綁架到公安局(當晚放回)。後來我去公安局要大法書和電腦時被他們騙了,配合他們照相、按指紋和簽字等。我特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努力精進實修,向內找,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彌補過錯。走好以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崔洪義 2019年12月2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中共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時,我簽過所謂的「保證書」,後又在2000年和2001年在邪惡的高壓下,有過對師父不敬的言詞。至今想起內心依然有種罪惡感,感到深深的痛悔。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高壓下所寫、所說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詞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彌補以前的過錯,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孟昭山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1月30日,我們到農村去講真相,因不明真相的村幹部舉報,我們被當地派出所非法綁架。派出所警察把我們綁架到拘留所後,我們因正念不足,在怕心的干擾下,按警察要求簽了字、按了手指印。現聲明我們在拘留所裏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們一定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期望。

唐麗萍、王家珍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單位屢次辦洗腦班,強迫並威脅寫「轉化書」,家人因害怕就替我寫了。二零一六年,城派出所三名民警到我家騷擾,並威脅如果不簽字會影響後代前程。丈夫因害怕,替我簽了字。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洪香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派出所警察在敲門行動中來我家照相,問還煉不煉法輪功,我不搭理他們,我老伴說「我不煉了」,我也沒反駁。現在回想起來非常後悔,說我不煉了,我不吱聲,等於默認,比說還嚴重。在此嚴正聲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作廢。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常恆春 2018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的同修(老伴)被警察強行按手掌印,我當時在場,我沒有阻擋他們,反而順從他們。我沒能做到保護同修,因當時我怕心太重,怕把人帶走,沒有正念。我現在感到我對不起同修,更對不起師父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從前不符合大法的所做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春雲 2018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五年級的小學生。有一天,老師問,咱班有沒有有信仰的學生?有一個學生告老師說我學法輪大法(因我奶奶給她奶奶和爺爺講過法輪功真相)。我由於當時害怕,說:「你不要瞎說,我以前學,現在不學。」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孫鉛雨 201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2月的一天,我縣610邪惡組織威脅我給他們說句好話,因省檢查組來檢查他們的工作。當省檢查人員問我「法輪功是×教你知道嗎」時,我違心地答:「知道。」我嚴正聲明:以上向省檢查人員回答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堅定修煉到底,跟師父回家。

周化龍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我因怕心大,知道有人跟蹤我,就回去收拾好大法書,還有十幾本經書,不知放哪好,我就把書扔下樓,第二天被惡人拿走了。我沒有珍惜大法書,只想著自己平安沒事,真是千錯萬錯,罪孽深重。我嚴正聲明:以上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洗刷污點,做好三件事。

杜美遲 2018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派出所警察在敲門行動中來我家照相,問我老伴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老伴沒搭理他們,我說「他不煉了」。現在回想起來,這話不符合大法弟子所說,更不符合大法的要求,非常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特此嚴正聲明。

閆書敏 2018年12月26日


嚴正聲明

18年6月份鄉派出所找我,問我還煉法輪功不,當時我由於怕心說「不煉了」,但心裏想一定煉。過後想這樣做也不對,對不起師父。今天在這裏我鄭重聲明我所說「不煉了」作廢。今後好好學法,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馬春英 2019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對我的迫害時,我怕心重,說過對師父不敬的話,簽過「不煉」的字。現在我非常痛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豔梅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6月被中共惡黨迫害,非法判刑3年6個月。在這期間,我由於人心重,迫於壓力,違心的寫了「四書」。我嚴正聲明:所寫「四書」及說過、做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精進實修,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莊俊媛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邪黨打壓最初期、在紅色恐怖下由於怕心重,我曾經把手抄《轉法輪》(好像還有「修訂本」記不太清了)燒掉了。在同修的啟發下自己認識到了這是對師對法的大不敬。我聲明我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今後要敬師敬法,做好三件事。

裴玉敏 2018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我發真相資料時,被人構陷,被非法關押拘留所半個月。當時怕心很重,我違心簽了自己的名字。我特此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萬淑蘭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7月,村幹部領著兩名警察闖入我家,進門後拿出本子和筆,不知寫些甚麼東西,不讓我看,然後強行按我的手,按了雙手大黑印。我嚴正聲明:警察強行讓我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雪素琴 2018年4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一月得的法。由於邪惡多次干擾與迫害,我給邪惡簽了字,照了相。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桂霞 2018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開始時,在高壓下,我曾經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我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勝彪 2018年1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在對大法不利、對師父不敬的言論上簽了自己的名字,我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陳秀芳 2019年1月6日


嚴正聲明

學校讓學生家長填寫「是不是邪教組織」的單子,我沒填,我愛人填的,我因為怕心沒有阻攔。我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徐寶菊 2018年10月5日


嚴正聲明

大法被迫害初期,我違心的簽字「不煉功了」。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做到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郭昆 2019年1月6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