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下半年四川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四川省法輪功學員繼續遭中共迫害,25位法輪功學員被誣判,13人被關入監獄迫害;7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90人被綁架,4人被非法關在洗腦班,277人被騷擾。7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失蹤。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四川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請見明慧網《2018上半年四川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圖:四川省法輪功學員2018年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四川省法輪功學員2018年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表1:二零一八年全年四川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和情況
四川省 騷擾 綁架 已回家 關押 批捕 庭審 冤判 失蹤 迫害致死 非法罰款
上半年

114

181

103

78

20

46

42

0

2

162000

下半年

277

90

47

43

7

35

25

7

103800

總計

391

271

150

121

27

81

67

7

2

265800

一、25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誣判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25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誣判。加上上半年上訴,在下半年被二審的4位法輪功學員,已有13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入獄。中共勒索性罰款共100,000元,搶劫3800元。

表2: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被中共冤判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及勒索金額
城市名被冤判人數勒索性罰款(元)搶劫(元)
成都市731000
德陽市327000
綿陽市1
廣安市2
自貢市16000
遂寧市23800
資陽市1
攀枝花市411000
瀘州市425000
合計251000003800

1、成都市新都區清流鎮法輪功學員馮桂清遭冤判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成都市新都區清流鎮法輪功學員馮桂清被新都區法院冤判一年零三個月。

2、成都市彭州市麗春鎮大法弟子羅桂茹被冤判七年

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羅桂茹被彭州市法院二次非法庭審,當庭冤判七年。法官是一個青年女法官叫王麗。

3、成都市金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肖敏成非法判決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成都金堂法輪功學員肖敏成在金堂縣法院被非法開庭,家屬要求為其做無罪辯護,被審判長唐和拒絕。肖敏成被誣判四年。肖敏成和家屬已經提請上訴和控告。可是,在十二月十八日律師到金堂縣看守所會見肖敏成時,被告知肖敏成已經送到嘉州監獄了。肖敏成的家屬正在幫他申訴。

4、成都市金堂縣四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成都市金堂縣法院對四位法輪功女學員吳春蘭、郭青城、蔣宜琳、唐曉燕(又名唐燕)非法開庭,誣判吳春蘭八年、勒索性罰款一萬,郭青城、蔣宜琳兩位老太太各七年,勒索性罰款約七千,三人均監外執行。對唐曉燕非法判七年,勒索性罰款約七千。唐曉燕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具體情況尚不清楚。四人的判決書尚未下發。

5、德陽市廣漢市法輪功學員蔣國珍被誣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廣漢市法輪功學員蔣國珍在廣漢松林鎮講真相時,被警察綁架,十月十二日,被廣漢市法院非法庭審,誣判一年半,勒索罰金四千元。

6、德陽市旌陽區法院誣判法輪功學員蔡新碧和張新鳳

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四川省德陽市旌陽區法院誣判法輪功學員蔡新碧兩年半,緩刑三年,監外執行,勒索人民幣四千元,張新鳳兩年零三個月,緩刑三年,監外執行,勒索人民幣四千元,另還有一萬五千元罰款由兩人共同承擔。

7、綿陽市三台縣法輪功學員周發明被枉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兩點左右,三台縣法院第二審判庭對法輪功學員周發明非法判刑三年。周發明不接受此次的宣判,撕毀了判決書,親人也拒絕簽字。

宣判過程中,由法官宣讀了之前的所謂證據,不採納律師的「無罪釋放」要求,不允許任何人發言,草草宣讀文本後,對周發明進行枉法冤判。

8、廣安市華鎣市法輪功學員祝耀輝被冤判四年

廣安市華鎣市法輪功學員祝耀輝,因使用法輪功真相幣,被四川當地冤判四年,二零一八年十月已從合川看守所轉致重慶江津的監獄,現已非法關押一年七個月。

9、廣安市華鎣市法輪功學員彭世瓊遭誣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廣安法院中院科技庭對彭世瓊二審開庭,律師為她進行了無罪辯護,當日並沒有宣判,後來廣安法院還是無理維持原判三年。

10、自貢市法輪功學員倪波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上午十點,自貢市自流井區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倪波,並對倪波非法判刑2年,同時非法罰款6000元。

倪波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自貢市公安局監管中心看守所。

11、遂寧市蓬溪縣法輪功學員劉賢碧遭誣判上訴 中院法官開庭走過場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下午,蓬溪縣法輪功學員劉賢碧在家中被金橋鄉派出所與居委會人員合伙綁架,來人並搶走了大法書籍、家中的一些機械設備與電腦及現金三千八百多元。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九時,蓬溪縣法院對劉賢碧進行非法開庭,律師為劉賢碧出庭做無罪辯護,後劉賢碧被誣判一年六個月。

劉賢碧不服判決,上訴至市中級法院,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中級法院對此案進行開庭審理,但法官只是走走過場,沒有宣讀結果,劉賢碧現已回家。

12、遂寧市法輪功學員張木清、吳明書被秘密判刑入獄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遂寧市船山區法輪功學員張木清,男,三十六歲,在機場小區張貼真相粘貼時,遭小區保安誣告,被富源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永興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張木清被船山區法院秘密開庭,非法判刑一年半,九月,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安居區石洞鄉法輪功學員吳明書被三個便衣警察將他從家中綁架到東禪派出所,他被警察迫害致腦內出血。

東禪派出所的警察怕承擔責任,只好將吳明書送到公安內部醫院搶救,他在昏迷的狀態下,仍被銬著腳鐐,生命隨時處於危險狀態。近日獲悉, 吳明書被安居區法院秘密判刑(未知刑期), 已送往樂山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13、資陽市安岳縣法輪功學員田旭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資陽市安岳縣法輪功學員田旭,男、四十九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上午,流離失所在遂寧的田旭獨自上街向民眾講大法真相,遭不法人員跟蹤,被船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秘密綁架。

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多鐘,國保大隊警察與南津路派出所及天宮路社區居委會的不法人員闖到田旭臨時暫住的小區,將門鎖、外牆砸爛,撬開磚頭,強行入室,大肆抄家。家中所有的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及現金等私人用品被洗劫一空。田旭被非法關押在國保大隊的密室裏,遭非法審訊近一個月,後被非法拘禁在永興看守所。

據悉,田旭近日被遂寧市船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14、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建甫等4人被冤判並劫持入獄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雲南省麗江市玉龍縣法院冤判廖建甫被冤判四年,處罰金三千元;宋南瑜被冤判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周富明被冤判二年,處罰金二千元;付文德被冤判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廖建甫、付文德、周富明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宋南瑜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二監獄。

廖建甫的家人今年九月份到監獄會見他時,得知他一直血壓高,高壓已達220,家屬當即要求為廖建甫辦理保外就醫,獄警只是說要向上面請示,但至今仍未向家屬反饋保外就醫的事宜。

15、瀘州市巫德蓉被冤判三年 家人提起控告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四川瀘州市納溪區法院非法判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巫德蓉有期徒刑三年,勒索罰金5000元。

巫德蓉,瀘州市納溪區農村婦女,多次遭納溪區司法、六一零壞人迫害,累計被關押迫害十年多,這是巫德蓉第二次被非法判刑。鑑於巫德蓉累遭迫害,她家人決定對違法迫害的相關部門人員提起控告。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點鐘,納溪派出所警察斷電誘騙巫德蓉開門查看,伺機綁架了巫德蓉,隨即刑事拘留,關進納溪看守所;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下達非法逮捕。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納溪區法院非法秘密庭審巫德蓉,庭審信息無人可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下達判決結果有期徒刑三年,勒索5000元。

16、瀘州市七旬高賢英等3人被非法判刑

市高賢英、張元華、鄒明英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瀘州市合江法院非法判刑,七十多歲的高賢英老人被非法判七年;張元華三年半,非法罰款10000元;鄒明英一年半,非法罰款10000元。

17、77歲的資陽市劉淑輝仍被劫持在四川省監獄醫院

資陽市77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輝女士於二零一六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被資陽市六一零指使雁江區法院刑庭審判長范萍強制挾持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五監區,入獄五天,就被迫害生命垂危,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在位於成都金堂縣的四川省監獄醫院。

劉淑輝的家人七月二十五日接到四川省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的電話,說劉淑輝病危,叫家人趕快去監獄醫院。七月三十日,劉淑輝家人去監獄醫院,醫院告訴說劉淑輝患有多種疾病,心跳每分鐘只有30多次,隨時有生命危險,死了醫院不負責任。

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已經酷刑洗腦迫害致死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劉淑輝住院十天後病情稍有好轉,心跳每分鐘40多次,但不穩定。監獄醫院叫去劉淑輝的家人,告訴說,劉淑輝死了他們不負責任。

如今劉淑輝仍然被關押在監獄醫院遭受迫害。

18、遭冤獄迫害致神志不清 成都李忠芳情況危急

家住成都市青羊區、年逾五十的李忠芳女士,自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在菜場買菜被劫持後,一直被非法關押,並於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被送入成都女子監獄。目前,李忠芳被非法關押於成都女子監獄三監區已半年。獄警表示李忠芳身體狀況糟糕,卻一直拒絕家屬會見。

據知情人說,李忠芳目前身體狀況很糟糕,每天被逼服藥三次,他們並且用那個監控來監視她是否吞咽。她絕食過幾次,目前身體很虛弱,而且神志有些不清,經常往自己床上吐口水。常常一個人發呆,眼神呆滯,身體十分瘦弱。家屬感到萬分的擔心和焦慮。

二、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邪黨非法批捕、35場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

表3: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被非法批捕人數和開庭的場數
城市名非法批捕人數非法開庭場數
成都市77
涼山州11
德陽市2
廣元市1
巴中市10
瀘州市4
合計735

1、巴中市10名法輪功學員被公檢法構陷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十名法輪功學員張明朗、岳映聰、周麗華、代萬義、張新偉、楊家順、康尊六、陳國瓊、祝天貴、孫蓉在法院第十審判庭被非法庭審。律師與家屬辯護人依法一一駁倒公訴人的所謂「指控」,要求無罪釋放。

張明朗,今年八十二歲,是巴中市巴州區檢察院退休檢察官。張明朗在庭辯中說:他在二十三年的軍營生活中,努力工作,拖垮了身體,患有腦震盪、神經官能症、肝炎、胃潰痬和嚴重風濕關節病;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久疾病全沒有了,走路生風。

2、涼山州會理縣五位老太太第四次非法開庭

涼山州會理縣法輪功學員鄭瓊、羅繼萍、馬凌仙、董秀瓊、沈佳鳳五位老太太遭誣判後上訴,中級法院撤銷刑事判決,發回會理縣法院重新審判。會理縣法院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第四次非法庭審五位法輪功學員。

3、廣元市蒼溪縣法輪功學員李光清被劫持後 下落不明

李光清,女,生於一九四零年四月十二日,今年七十八歲,家住四川省蒼溪縣。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上午,蒼溪縣法院對李光清非法開庭,公訴員羅織罪名,提出要誣判李光清一年半。法官當庭未判。休庭後,當即讓李光清回家。

但是在當天晚上八點左右,警察突然闖入李光清家中,劫持她到了廣元市。但是經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努力打聽,李光清並未被關押在廣元市,至今下落不明。

三、97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邪黨綁架

二零八年下半年,四川省九十七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邪黨綁架,其中四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入洗腦班。四十七位法輪功學員已回家,四十三位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七位法輪功學員失蹤。

(一)7位法輪功學員失蹤

1、成都市新都區七十六歲老年法輪功學員付發芝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出門,一直沒回家,無任何消息,多方查找無確切結果。有消息說:她因講真相,被城西派出所警察綁架。希知道真相人士補充消息。

2、成都市法輪功學員朱鏡明二零一八年三月份失聯至今。

3、遂寧市馬家鄉法輪功學員張華明,男,約六十多歲,因遭當地邪黨人員騷擾,自今年四月,離家出走後,一直未與家人聯繫,親友十分牽掛,望知道其消息的朋友或本人報個平安,以免親友擔憂。

4、德陽市中江的一位叫熊春蘭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她的家人已經和她失去聯繫有兩、三年了,家人在找她。有知道她下落的人,請轉告她的家人。

5、廣元市:蒼溪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李光清進行了非法開庭,法院公訴員羅織罪名,提出要誣判李光清一年半。法官當庭未作誣判,休庭後,當即讓李光清回家。但是在當天晚上八點左右,警察突然闖入李光清家中,劫持李光清到了廣元市。但是經其他學員的努力打聽,李光清並未被關押在廣元市遭受迫害。

6、樂山市五通橋區楊家法輪功學員鐘淑鳳和另一學員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在市中區車子鎮講真相時遭人惡告,被車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二)90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47人已回家,43人正在被非法關押

表4: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和情況
被綁架地點仍被非法關押人數已回家的人數被綁架人數合計
在外地202
成都市161632
遂寧市134
德陽市21618
眉山市235
宜賓市13013
資陽市022
達州市224
樂山市404
綿陽市022
廣安市022
攀枝花市022
總計424890

典型案例:吳明書被迫害致腦內出血還慘遭判刑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遂寧市法輪功學員吳明書與妻子(未修煉法輪功)正在家中摘花生,突然有三個未穿制服的警察闖進門,以吳明書沒有去派出所報到為由,將他綁架到東禪派出所,被警察迫害致腦內出血。

東禪派出所的警察怕承擔責任,只好將吳明書送到公安內部醫院搶救,他在昏迷的狀態下,仍被銬著腳鐐,生命隨時處於危險狀態。家人到醫院看望時,他在昏迷的狀態下還被銬著腳鐐,家人要照像,警察不准照像。

吳明書是遂寧市安居區石洞鄉一位老實本份的農民,以種地、賣豆花兒為生,他為人正直,善待家人與鄰居。然而,在中共血腥迫害法輪功的十九年裏,吳明書曾遭當地邪黨人員多次綁架、在東禪派出所遭毒打、關押、抄家、送洗腦班迫害。

近日獲悉,吳明書被安居區法院秘密判刑(未知刑期),已送往樂山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四、277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邪黨騷擾

表5: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和情況

城市名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人數
德陽市60
遂寧市52
成都市76
資陽市43
瀘州市27
廣元市2
巴中市1
達州市3
南充市1
內江市10
宜賓市2
合計277

1、德陽廣漢市楊小華遭騷擾,兒子遭毆打

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上午十時許,四川省廣漢市金雁派出所的曾令科等三警察及廣漢北京路社區人員陳傳金等兩人,共五人,到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工作點騷擾她,當時楊小華不在場,楊小華的兒子在招待所的值班室,其兒要求沒穿警服的警察出示手續,警察把自己的警察證一亮,楊小華的兒子剛想接過看,緊接著三個警察把其兒子按在招待所的長椅上,出手用拳打擊其兒的頭部,用腳踢其兒的腿部,楊小華的兒子衝出招待所的門口,大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才住手。

楊小華回來,這五人說來看看楊小華,楊小華被非法照相,楊小華的兒子為被打之事打電話到廣漢「六一零」,被告知因為是同級無法管,楊小華的兒子到廣漢公安局要求驗傷,楊小華的兒子又打電話到12389,被告知一星期後答覆,一週後電話答覆:被打時無人看到,無法作證。

2、瀘州教師夏成貴因控告元凶 全家被慘烈迫害 國保任偉不斷騷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夏成貴與同是教師的妻子劉小林因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被迫害的家破人散。夏成貴被迫流離失所;妻子劉小林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龍泉女子監獄遭到潑涼水、冷凍、飢餓、罰站、不准睡覺等殘酷的暴力轉化迫害,一個年富力強的優秀教師被迫害的皮包骨頭,精神恍惚。關於劉小林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四川優秀教師劉小林因訴江被誣判五年》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流離失所、漂泊在外兩年的夏成貴,骨瘦如柴,面色蒼白,踉踉蹌蹌的給孩子送學費回家,回家後,就躺倒在了床上。當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合江九支鎮派出所警察、華剪壩社區人員、合江國保大隊的頭目任偉,不顧夏成貴身體的嚴重病狀,把夏成貴綁架到看守所。

夏成貴的生命已經處於十分危險的境地了,國保仍然不放鬆迫害。國保頭目任偉頻頻來看守所提審。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了十五天,夏成貴瀕臨死亡的邊緣,合江國保把夏成貴扔給了他年邁的老母親。家人把夏成貴送縣醫院住院十五天,病情沒有根本好轉,沒有經濟來源,夏成貴就出院了。夏成貴回到家中,通過靜心學法、煉功。很快,他能吃東西了,體力在恢復,蒼白的麵龐有了血色,體重在增加。

夏成貴剛從縣醫院回家,還在病危期間,國保、派出所的就上門「關心」來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合江國保任偉、王中和又到夏成貴家騷擾,恐嚇說:如果你低頭呢,就判緩刑,不低頭就判實刑。最後他們威脅說,從現在起我們兩三天就要來提訊一回,一坐可能四、五個小時。這個事情馬上就走檢察院。檢察院就要出面來幹這個事情了。

五、正義申訴要求糾正冤判

典型案例:廖安才、張翼、郭兵依法申訴 要求糾正冤判

西昌市法輪功學員張翼、廖安才和郭兵被枉判後,分別向涼山州中級法院立案庭遞交了申訴書,要求法院依法立案,重新審理三年前的冤案,宣告當事人無罪。

立案庭的工作人員接收了三人的申訴書,告知要調閱二零一五年的辦案檔案再決定能否立案。

張翼、廖安才、郭兵等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均被西昌市法院冤判三年,並處以罰金一萬元;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廖安才、張翼和郭兵分別被劫持到樂山市嘉州監獄和成都女子監獄,在那裏,三人受到強制洗腦「轉化」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在申訴書中,廖安才、張翼、郭兵陳述了修煉法輪功帶給自己的身心變化,在法律角度有理有據論述了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兩高的司法解釋違憲違法,整個迫害是江澤民利用中共極權綁架公檢法造成的,是在特定歷史環境下的產物,希望相關部門能重新立案審理,糾正枉法誣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