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肆虐 且看邯鄲迫害(四)

河北省邯鄲地區十九年中共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接上文)本綜述報告用真實的案例和確切的數據勾勒出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基本概況,具體包括以下內容:

一、肉體消滅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為 非法勞教
三、假借法律 實施枉判
四、綁架抄家 經濟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殘暴折磨
六、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七、迫害大法 邯鄲惡報
八、邯鄲惡人 榜上有名
九、結語
附錄1.邯鄲地區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附錄2.魏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名單
附錄3.邯鄲地區各市區縣部份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附錄4: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抄家、勒索、洗腦、酷刑、勞教、判刑情況詳細名單統計表

* * * * * *

五、酷刑凌辱 殘酷折磨

十九年的迫害中,中共濫施各種酷刑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僅僅在邯鄲地區中共當局就使用了包括刑具、體罰、熬鷹、灌食、電擊、超負荷勞役、虐待、名譽搞臭(遊街示眾)、性摧殘、思想迫害、牢中牢、藥物迫害等十二類、一百多種酷刑。我們初步統計,邯鄲地區超過275人次受到中共的酷刑摧殘,這些酷刑造成多人傷殘或非正常死亡。

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情況: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人次統計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人次統計

由上圖可以看出,酷刑最瘋狂的依次是邯山區、魏縣、曲周、永年、叢台、成安、復興區等區縣。

本篇採用案例不包括發生在勞教所、監獄的酷刑案例,也不包括那些發生在看守所、拘留所酷刑致死的案例。

(一)邯鄲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部份酷刑種類

1、毒打:中共人員毒打法輪功學員的器械隨手即來,五花八門,包括警用器械、勞動工具、日常生活用具,如木棍、拖把、橡膠棒、掃帚、帶鐵釘的板子、塑料袋、凳子等實施毒打,惡警常常用皮鞋踢法輪功學員的要害部位,並抓住學員頭部使勁往牆、門等固定物上撞。

在邯鄲地區遭受過中共毒打的酷刑中,大概有10%遭受到毒打的學員被中共暴徒毒打頭部,7%被毒打臉部(五官),11%被毒打全身,5%被毒打四肢,還有個別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毒打生殖器。

2、電擊:電擊是中共當局最普遍使用的一種酷刑。酷刑案例中大概有30%被電擊四肢,18%被電擊頸部、背部和其他部位,2%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電擊生殖器,3%被電擊胸部或女性乳房。

3、灌食酷刑:調查顯示,被中共酷刑摧殘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大概有20%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絕食抗議,其中5人被灌食致死。在遭中共暴力灌食的法輪功學員中,個別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強行灌濃鹽水,還有數人被長期插管迫害。

4、藥物迫害、打毒針:為了摧毀法輪功學員的頑強意志,中共當局使用了精神藥物(毒藥)摧殘法輪功學員。

調查顯示,邯鄲酷刑案例中,大概有16%的法輪功學員遭受過中共精神藥物、毒藥迫害。具體包括暗中下毒,強行注射或灌食破壞神經性藥物(毒藥),有的學員被送精神病院長期迫害,最終被迫害成為精神病人。

5、勞役:調查顯示,所有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勞教所或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中共強制勞動,為邪黨創造經濟價值。為此,許多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每天勞役十個小時以上。大概50%的學員身體在被迫害致極度虛弱、或出現嚴重病症仍被強迫勞役。因受到中共超負荷勞役迫害,邯鄲地區共有4人因此死亡。

6、體罰酷刑:中共當局使用軍訓、長時間蹲、跪、爬、跑、站等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體罰迫害。如迫使法輪功學員在雪地上跑步、赤腳行走、冷水澆等體罰;大概6%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長時間坐小板凳;3%法輪功學員受到開飛機等方式體罰。

7、刑具:中共當局在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基本上都使用了刑具,具體包括手銬、腳鐐、鎖鏈、繩索、鐵椅子、老虎凳、死人床等工具。惡警利用這些刑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上大掛、老虎凳、吊掛(吊銬)、上繩等慘無人道的摧殘。

整理顯示:邯鄲地區被中共酷刑摧殘過的法輪功學員超過35%戴過手銬和腳鐐;8%被「掛」起來摧殘,9%被捆綁固定摧殘,4%被「老虎凳」摧殘,3%被「捆綁」摧殘,另外還有0.2%被「燒燙」等酷刑摧殘。

8、思想迫害: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當局不但在肉體上使用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更在思想上予以形式各異的迫害。幾乎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穿上囚服遭思想迫害。具體包括辱罵大法師父、強迫法輪功學員學習、觀看中共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節目、報紙報導、書籍、展板。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裏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要求參加污衊法輪功的所謂報告會。

調查顯示,個別法輪功學員被強迫踐踏、撕爛、侮辱師父法像;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抽煙,超過一半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觀看猶大(邪悟人員)的「心得會」;我們還發現,一些惡警居然以「佛教徒」自居,逼迫法輪功學員學習已經被歪曲、被現代化了的「佛教」理論。

9、虐待:幾乎所有被中共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邪黨的不同程度的虐待。在邯鄲地區出現多種虐待法輪功學員的手段:身體出現嚴重病症或被傷害情況下被故意不讓救治;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准上廁所;扒光衣服羞辱;不許與他人說話的等等虐待。

10、熬鷹:熬鷹就是剝奪睡眠,長時間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中共人員長時間監控學員,晝夜不准閉眼、不許睡覺、不能自由活動。中共這個酷刑非常歹毒、殘忍,且不留外傷,以此讓受害人精神崩潰。這一酷刑案例中,被熬鷹八九天、十幾天、二十多天不讓睡覺的比比皆是。

11、名譽搞臭(遊街示眾):為了精神、名譽上摧垮法輪功學員,中共製造恐怖,採用了文革時期常用的批鬥、遊街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格上的羞辱。初步統計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丁利梅、高天英、夏文仲等人遭遇過這一酷刑。

12、牢中牢: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受到牢中牢(關小號)、禁閉室的迫害比比皆是,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加期或延期釋放。

(二)酷刑折磨案例

其實,文字的描述無論多麼精確,都無法再現眾多的善良法輪功學員當時所遭受的痛苦,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邪黨對外宣稱「春風化雨」,一再否認對法輪功學員濫用酷刑,然而,這些鐵板釘釘的酷刑實例早已證明:中共使用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是不爭的事實,豈容其狡辯!

我們從275個酷刑案例中選擇29案例呈現給讀者。

案例1、竹籤插指、毒打、吊銬、坐鐵椅子、開水澆頭、熬鷹……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永年刑警一中隊的地下室,中隊隊長楊慶社在提審程鳳翔時,為了得到插播機的下落以邀功請賞,對程鳳祥施以竹籤插指的酷刑。

'酷刑演示:竹籤釘指甲'
酷刑演示:竹籤釘指甲

一中隊副隊長劉伯英用木棒沾上水毒打程鳳翔,打斷了棒子,程鳳翔昏過去幾次,下身敏感部留下傷跡。二中隊惡警王愛林用塑料袋蒙住程鳳翔的頭臉,再用手銬把人吊起成大字形、腳不著地,然後進行毒打。

'酷刑演示:木棒毒打、'
酷刑演示:木棒毒打、

邯鄲市惡警徐兆良(曾被上面稱為神探的魔鬼)對程鳳翔進行暴打,致使程鳳翔胸右邊第十一根骨被踢斷(一直不給治療),還強制程鳳翔坐鐵椅子七、八天不能動一點,並用木棒壓在腿肚子上兩個人踩上,來回滾壓。就這樣程鳳翔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幾次,造成雙手一直冰冷麻木,不聽使喚。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當時,程鳳翔內衣口袋裝有一千元現金被公安局長強行掏走,在眾目睽睽之下,裝進自己的腰包,暴徒還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長王保世,對你們煉法輪功的不用講任何法律,你願去哪告去哪告。」這期間程鳳翔還遭受了十四個日夜不讓睡覺、惡警用開水往頭上澆、灌迷魂藥等多種刑罰。

'酷刑演示:澆開水'
酷刑演示:澆開水

案例2、老虎凳、雙臂捆綁、吊繩,惡警:「不說扒光她的衣服打。」

馬金秀,女,年齡未知,館陶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十二點三十分左右,館陶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夥惡警,翻牆砸門闖入馬金秀家。惡警把馬金秀十二歲的兒子從被窩裏拉出來,不讓他穿棉衣,抓住他的頭髮往車上拉,把孩子也抓進城關派出所銬了起來。當時正值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凍,寒氣逼人,十二歲的孩子只穿著秋衣秋褲,挨凍受餓,在城關派出所被銬了兩天兩夜後才被放回,從此失了學。

馬金秀被抓進城關派出所後,公安副局長、所長陳培義用酷刑對她逼供,陳培義讓人搬來「老虎凳」放在他的辦公室裏,強行將馬金秀綁在上面,然後用鐵棍別住馬金秀的身體使她不能動彈,再一塊一塊的加磚,直到馬金秀疼得昏了過去,痛苦的無法言表。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陳培義等惡警還用一種酷刑,把馬金秀的雙臂捆綁到背後,再往上提拉「吊繩」,惡警陳培義對馬金秀用盡了酷刑並大聲喊道:「不說扒光她的衣服打。」動用一系列殘忍的酷刑後,馬金秀被惡警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案例3、套塑料袋暴打、錘子打腳心、冷水澆、抻床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傍晚,永年縣公安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靳桂花刑訊逼供。邯鄲市刑警隊隊長一進門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勁踹一腳,緊接著便把她一隻手銬在床上,一隻手銬在鐵欄杆上,用腳不斷地踢她的腿,還一直往反方向踢床。並囂張的叫囂「打死你,踢死你,挖個坑埋了你。」

第二天中午,惡警給靳桂花頭上戴上三個黑色塑料袋,將她摁在地上,把她悶的喘不上氣來。接著,惡警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頭、手和腳牢牢按住,惡徒開始用錘子打腳心,還覺得不過癮,惡警就用帶釘子的板子打靳桂花的腳心,靳桂花幾次昏死過去,惡徒便用冷水把她澆醒。折磨夠了又和第一天一樣把她雙手銬在床上,持續不斷的往兩邊推床,使靳桂花身體拉到了極限,痛苦難當。

'中共酷刑:套塑料袋暴打'
中共酷刑:套塑料袋暴打

案例4、拷打、電棍電、吊在鐵門上,戴手銬、抱麻袋

孫秀英,女,五十歲左右,邯鄲法輪功學員,曾是某煉功點輔導員。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孫秀英就因堅修大法,被江氏邪惡集團逼得流離失所,曾多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三、四月份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孫秀英再一次被惡警非法抓捕,在市第二看守所裏,她被惡警拷打、電棍電、吊在鐵門上,戴手銬抱麻袋(一種酷刑)整整一夜,直到二零零一年皇曆新年前才被放回家,孫秀英共被非法關押9個月。

'銬在鐵門上'
銬在鐵門上

案例5、踩住頭和下身實施電擊、竹板抽打腳心、毒打

蘇學玲,女,47歲,邯山區法輪功學員。曾因進京上訪兩次被非法抓進看守所,經家人營救花去近萬元才放出來。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單位故意讓熟人捎信讓她到單位辦個甚麼手續,她去了,等出來後回家拿點衣服,邯山公安分局惡警砸門,用萬能鑰匙打開她家門,強行將她綁架,並將VCD、錄音機、煉功帶等東西搶走。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棒打、踩踢

蘇學玲在被邯山公安分局綁架後,遭到黨殿軍,邢建軍等四個惡警同時對她施暴,一個一隻腳踩著頭、一隻腳踩著下身,其他人一邊打一邊罵、用電棍電、竹板抽打腳心。她被打得遍體鱗傷,昏迷過去,足足被折磨了兩個多小時,後又被送到邯鄲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審期間,惡警又對蘇學玲電擊、毒打。

案例6、假意勸喝水再用幾根高壓電棍實施電擊

趙鐵峰,男,年齡未知,邯鄲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中共邪黨開十六大前,趙鐵峰遭邯山分局惡警綁架。惡警黨殿軍、邢建軍對趙鐵峰大打出手,用幾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身體各部位多次,尤其電擊胸部,直至趙鐵峰不省人事。惡警生性歹毒,他們假意勸趙喝水,等趙剛把一杯水喝下去,這些沒有人性的惡徒又拿起電棍在趙鐵峰的後背上下滾動,使趙鐵峰頓感五臟俱裂,四肢顫抖不止。

折磨了三天後,趙鐵峰被送進邯鄲第一看守所,他四肢顫抖兩個多月還不能恢復。惡警還抄了趙鐵峰的家,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搶走。趙鐵峰的愛人是學校的班主任,收到學生的學雜費3萬多元也被惡警搶走。

案例7、合戴一副手銬關在鐵籠子,一夜不讓上廁所

張秀榮,女,64歲,邯鄲市邯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晚7點多,邯山分局渚河路派出所指導員劉濤,帶領一幫惡徒將張秀榮強行綁架至渚河路派出所。同另一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王學珍一起被鎖在鐵籠子裏,一夜不讓上廁所,有兩個人專門在鐵籠子外看管。第二天晚上,惡警又給兩個人戴一副手銬,她們抵制說: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不能戴手銬。惡警不理。

案例8、食道被插破引起噴血,惡警把兩手、兩腳銬在一起七天七夜

張潔,女,55歲,邯鄲市邯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張潔因發真相資料被柳林橋派出所惡警綁架並搜身,搜走了大法書籍後,被送到邯鄲市第一看守所。張潔不說姓名,以絕食抗議,惡警們強行野蠻給張潔灌食,把張潔的食道插破引起噴血。惡警吳霞給張潔用了一種叫「抽子」的酷刑一天一夜(把兩胳膊倒背後面,使內側緊貼在一起),致使張潔兩手的拇指失去知覺,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惡警還給張潔戴了50斤的腳鐐,並把兩手和兩腳銬在一起不能動,7天7夜,不能吃飯,不能上廁所,不能睡覺,致使張潔全身浮腫疼痛難忍,一條腿一直抽動不止,不能坐,更不能站立。由於被迫害嚴重,使張潔生命垂危,被送進醫院搶救。

案例9、警察輪流上陣同時用電擊、毒打、鐵棍抽打腳心

張斌,男,40歲,和妻子朱桃珍就職於中西醫結合醫院,同是邯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月,張斌夫妻倆去北京上訪被綁架,桃珍在北京被酷刑迫害,打耳光、往身上潑水、電擊。之後被非法拘禁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三個月並被非法勞教一年,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張斌被非法拘禁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半年多,期間不讓睡覺、強制轉化。

'酷刑演示:電棍電腳心'
酷刑演示:電棍電腳心

二零零一年九月,就在朱桃珍即將非法勞教期滿,再過幾天就要回家的時候,張斌在工作崗位上被以黨殿軍為首的邯山區刑警隊、國保大隊綁架,非法拘禁在第二看守所八個月。期間受到酷刑和刑訊逼供,惡警七、八個人輪流上陣,同時用電擊、毒打、鐵棍抽打腳心等酷刑逼迫他對自己失去信心、放下信仰。同時他們的家被抄,電視機、錄像機等家用電器、現金和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抄走。

案例10、不讓睡覺、罰站、面壁、打耳光

郭海蓮,女,年齡未知,魏縣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2次。二零零七年六月她又被勞教二年。在勞教所被惡警大罵、不讓睡覺、罰站、面壁、手銬在桌子腿上、打耳光直到臉上出血才肯住手。郭海蓮被迫害的身體走不動,沒有力氣,導致有心臟病、記憶力下降,反應遲鈍。

案例11、打耳光、罰跪、用掃帚把打腳心打折了,又砍了一棵小樹當棒子接著打

耿社梅,女;32歲;魏縣泊口鄉崔也衝村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耿社梅進京上訪被抓,密雲縣惡警對她刑訊逼問,後絕食5天被釋放。回家後被鄉政府綁架,鄉書記趙紅順帶人圍住輪流打耿社梅耳光,打的滿口流血,鼻青臉腫,強制跪倒在地,用掃帚把打腳心,把掃帚把打折了,又砍了一棵小樹當棒子接著打,打的腳不能走路,然後轉到魏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受到種種虐待,被多次暴力灌食。

案例12、揪住頭髮往櫃子上碰,罰跪、戴手銬

朱愛清,女,年齡未知,魏縣院堡馬於村人。二零零二年九月,朱愛清被魏縣國保大隊惡警趙凱、連志河非法關押3個月,罰款8000元。期間,惡警逼迫朱愛清罵大法師父,還揪住朱愛清頭髮往櫃子上碰,罰跪戴手銬。由於經常吃不飽,被提審恐嚇、朱愛清身心交瘁,她的丈夫精神也因此受到很大刺激而失去生命。

案例13、惡警:你就是一個字不說也能勞教

孟凡清,男,48歲,魏縣雙井鄉樊圈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孟凡清被關在魏縣看守所遭受長達六個月的迫害。一天,惡警趙凱用背銬把孟凡清帶至林業局二樓,惡警問他和誰在一塊開法會,他不說,就把他按趴在水泥地上打耳光,打得孟凡清直冒火星,惡警邊打邊說侮辱人的髒話。見問不出甚麼東西,副股長盧學平拿腳使勁踹他,直到打累了才住手。惡警趙凱威脅他說;你就是一個字不說也能勞教。半年後,孟凡清被非法勞教一年。

案例14、狠狠地抽打、暴力灌食、並灌鹽水、惡警叫囂一天灌一次

張想玲,女,年齡未知,永年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開十六大前夕,張想玲被永年縣曲陌鄉派出所綁架,她一直堅定絕食抗議40餘天。在這期間,惡警每隔兩天就對她採取野蠻灌食,並灌鹽水。女獄警石英花就惡狠狠地抽打她,打得她渾身是血條。看守所長郝玉明還叫囂一天灌一次,直至折磨得張想玲生命垂危,腳腫的老高,抽出胃管都帶著血絲,然而,這時惡警卻還是不肯放過她。

'中共酷刑:抽打'
中共酷刑:抽打

'酷刑演示:抽打、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抽打、野蠻灌食

案例15、腳踢肚子、二馬分屍、套黑塑料袋、釘子板子打腳心、寒天澆冷水

靳桂花,女,年齡未知,永年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傍晚,永年縣公安局惡警將法輪功學員靳桂花強行綁架。靳桂花被綁架後惡警就對她刑訊逼供。邯鄲市刑警隊隊長一進門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勁踹一腳,緊接著便把她一隻手銬在床上,一隻手銬在鐵欄杆上,用腳不斷地踢她的腿,還一直往反方向踢床。並囂張的叫囂「打死你,踢死你,挖個坑埋了你。」

'酷刑演示:抻床(二馬分屍)'
酷刑演示:抻床(二馬分屍)

第二天中午,他們給靳桂花頭上戴上三個黑色塑料袋,將她摁在地上,把她悶的喘不上氣來。接著,惡警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頭、手和腳牢牢按住,惡徒開始用錘子打腳心,還覺得不過癮,惡警就用帶釘子的板子打靳桂花腳心。

'酷刑演示:頭上套黑塑料袋'
酷刑演示:頭上套黑塑料袋

連續的酷刑,使靳桂花幾次昏死過去,惡徒便用冷水把她澆醒。折磨夠了又像第一天一樣把她雙手銬在床上,持續不斷的往兩邊推床,使靳桂花身體拉到了極限,痛苦難當。

案例16、二馬分屍、吊銬、腳尖點地,再用竹竿抽打腳心

李振中,男,年齡未知,永年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正月,永年刑警一中隊隊長楊慶社指使惡警把李振中雙手戴上手銬吊到樹上,腳尖點地,再用竹竿抽打腳心,酷刑過後,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很深,腳上起的泡比雞蛋還大。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除此,楊慶社還指使惡警對李振中進行了十七天非人的折磨,把他一個手銬在鐵架子上,一個手被綁在鋼絲床上,然後幾個人在床上蹦,致使李振中兩手被拉殘,沒知覺,生活不能自理。

案例17、惡警打掉了劉麗萍嘴上邊的所有門牙

劉麗萍,女,年齡未知,河北省沙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上午,劉麗萍在永年河北鋪講真相時被永年惡人構陷,永年惡警開車著便裝將劉麗萍綁架。惡警問她姓名,劉麗萍沒有回答,派出所惡警就惱羞成怒,暴力相加,打掉了劉麗萍嘴上邊的所有門牙,造成她飲食困難。

案例18、背銬、毒打、鐵釘子撬嘴、粗暴插管、灌食、不讓睡覺,用打火機燒胳膊

宋鳳菊,女,年齡未知,曲周縣人,屢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宋鳳菊因在雞澤縣看守所內煉功,被看守所所長裴付海上背銬後揪著頭髮打頭打臉十幾分鐘,導致被腫脹的臉數日不消。獄警孟凡紅也曾兩次毒打宋鳳菊,用臉盆打頭,臉盆被打壞;用掃把打頭,掃把被打斷,可見其下手之狠毒。

二零零二年二月,宋鳳菊第三次絕食抗議,被多次粗暴插胃管灌食,內臟被插破,吐血不止;中共暴徒在沒有找到改錐的情況下,又用長鐵釘子撬嘴灌食,帶鏽的釘子將牙齦劃破半寸長的血口子。宋鳳菊在絕食半個月後生命垂危,看守所懼怕承擔罪責才將宋鳳菊放回。

'中共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中共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二年七月,宋鳳菊因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被抓送雞澤縣公安局,遭酷刑折磨,其中包括毒打,銬在暖氣管子上不讓睡覺,用打火機燒胳膊。被折磨後的宋鳳菊兩個眼睛烏青。

案例19、毒打數小時、灌大鹽

張海斌,男,年齡未知,曲周縣侯村鎮馬村人,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張海斌為講真相掛條幅被鎮派出所綁架慘遭毒打數小時,打手劉志功等數人。後送曲周縣看守所非法關押,鄭獄警指使犯人又毒打數小時,關押時絕食抗議迫害,歷時40天放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張海斌被邯鄲市人民路派出所從光明街工商銀行綁架,後被邱縣公安局帶走關押於邱縣看守所,絕食抗議迫害,曾被孫姓副所長在走廊裏狂扇數十個耳光,歷時十三天,被敲詐勒索1500元,絕食期間遭看守所醫生灌大鹽迫害。

案例20、捆綁、暴打、罰款、灌食

劉寧強(化名),男,48歲,曲周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深夜兩點,侯村鎮無故把他抓到鎮裏。次日又轉到縣招待所。二十日強迫看中央電視台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惡毒誹謗,惡人不准劉寧強說話,不許辯解,還逼迫寫甚麼保證書,劉寧強堅決不寫。二十五日用繩子把他五花大綁起來,縣公安局政委張振山命令刑事拘留。

'中共酷刑:捆綁'
中共酷刑:捆綁

到縣看守所與犯人關在一起,惡警指使犯人毒打他。劉寧強被七、八個犯人打得頭暈眼黑、腳傷腰脹。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劉寧強正在地裏澆地,鎮派出所又把其無理抓去,又逼寫保證,遭拒絕後,氣急敗壞地把他非法送到縣看守所,多次做轉化工作。他說:「我們煉功人修真善忍,沒有違法行為,不參與政治,這保證不能寫。」請這些人往上反映也不給反映,出於無奈,劉寧強只好絕食,惡警們強行插胃管,七、八個人連打帶壓地灌食,使他動彈不得。劉寧強絕食十二天,昏過去兩次。惡警怕出人命才把他放了,這次足足關了五個月。

'中共酷刑演示:帶背拷'
中共酷刑演示:帶背拷

案例21、老虎凳、皮帶打、抓住頭髮撞牆、打耳光的酷刑

王愛巧,女,年齡未知,館陶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早上,館陶縣公安局一中隊惡警郭玉珍、陳佩義、孫明然闖到王愛巧家沒出示證件,就像土匪一樣搶走了大法書、師父法像。並使用卑鄙手段讓家人請他又花費了4000元。在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的48天裏,惡警對王愛巧使用老虎凳、皮帶打、抓住頭髮撞牆、打耳光等多種酷刑折磨,使她的聽力受到嚴重影響。

案例22、老虎凳、澆熱水,用手擰大腿內側、鐵棍敲打腿骨

張懷俊,男,年齡未知,館陶縣徐村鄉西馬蘭村人。二零零五年皇曆正月十五日半夜,以館陶縣公安局樸振光(副局長)、郭玉珍、孫明然為首的警察將他們夫妻同時綁架到縣刑警中隊。惡警強迫張懷俊坐老虎凳三至四小時,還往他的頭部澆熱水,用手擰大腿內側,還用鐵棍敲打腿骨。他的妻子同時也被罰坐老虎凳;還被兩個惡警打耳光。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零五年,縣公安局惡警郭玉珍用權力將張懷俊非法勞教三年,因不放棄修煉,張懷俊被非法加期四個月,因不寫「認識」,被惡警左濤用橡膠棒將他後身下部打成黑紫色。還有一次被惡警教導員王志明用電棍電擊他上身前後部,直到休克才算停止。

案例23、老虎凳、上繩、打耳光、坐椅子、扒上衣受凍

張雲先,男,年齡未知,館陶縣法輪功學員。先原有嚴重的腸胃病,經常犯病,冬天犯了病一躺就是十天半月。張雲先於一九九八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得到康復。張雲先老伴從前有腰椎間盤突出病,經常疼,修煉大法後得以康復。張雲先的小孩98年得股骨頭壞死,通過學法也好了。張雲先一家人受大法恩澤。在二零零五年,張雲先被馬頭派出所郭保華等綁架,在館陶縣國保大隊遭惡警打耳光、上繩兩次、被綁在一中隊部鐵椅子上一天、上老虎凳2小時。

案例24、猛打耳光、罰跪、用繩子捆綁

李國華,男,年齡未知,居住在館陶縣(原山東郊南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李國華夫妻二人到北京上訪,被劫持到廊坊,後由本縣徐省軍等人將他們劫持到館陶縣馬頭關押15天,放時罰款300元。第二次到北京上訪,被北京火車站惡警劫持,後又被本縣派出所劫持,惡警徐省軍等人搶走他身上現金600元。因說大法好,李國華被徐省軍猛打耳光,後罰跪,到晚上送看守所,期間十幾個人用繩子捆綁李國華兩三個小時,關押了四十天,出來時這對夫妻各被罰款5600元,押金5000元(押金以後給)

案例25、猛打頭部、粗暴灌食將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

霍俊梅,女,年齡未知,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因揭露邪惡迫害被邯鄲曲周縣公安局抄家並綁架,後送雞澤縣看守所代押。霍俊梅曾多次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她在號內煉功,被獄警孟凡紅用臉盆猛打頭部,被所長裴付海毒打,鼻子被打傷,臉被打腫,戴背銬、前銬數十天。

'酷刑:固定灌食'
酷刑:固定灌食

二零零二年二月霍俊梅絕食抗議,被粗暴灌食。獄醫賈濤將粗硬的塑料管子從鼻子插進去,抽出來,再插進去……直至將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毫無人性。霍俊梅被邪惡迫害得吐血、便血,雞澤縣看守所懼怕承擔罪責,急忙與曲周縣公安局聯繫放人。

案例26、皮膚被電棍燒焦、長時間不讓睡覺、白天超負荷勞動、還被惡警唆使人員毆打

王長華,性別不詳,年齡未知,邯鄲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王長華在張貼真相資料的時候,被綁架到邯鄲市監獄迫害。在監獄,王長華遭受多種折磨,包括電刑,皮膚被電棍燒焦,連續長時間不讓睡覺,白天超負荷勞動,被惡警唆使人員毆打,身心遭受極度摧殘。不允許任何人幫助王長華,誰與他有來往,都要遭到傳訊。

案例27、暴力灌食致使牙齒斷落

李建國,男,年齡未知,魏縣院堡人。二零零一年被搶走大法書籍,兩次拘留4個月,惡警唆使犯人毒打李建國,並對其進行野蠻灌食,使他的牙齒斷落。後取保候審14000元,罰款10000元。

案例28、一人牙齒被打掉在地,一人被毒打,做了開顱手術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晚上,武安活水村二位女性法輪功學員石雲蘭、劉考鳳在活水村大橋附近被警察綁架。劫持到活水派出所後,劉考鳳被拖進屋裏扔到椅子上,還沒開始問話,三個惡警輪流在劉考鳳老人臉上不停的扇起了耳光,一陣毒打過後,老人的一顆牙齒被打掉在地,鮮血順著劉考鳳嘴開始不停地流出。

接著幾個惡警又到另一個房間裏對石雲蘭動手毒打。時間沒多久,石雲蘭被打得出現了昏迷嘔吐,不省人事,幾個惡警才停止了毒打。到十日半夜1點,活水派出所人員發現叫不醒石雲蘭,怕承擔責任,立即著了慌,趕緊將昏迷不醒的石雲蘭送往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做了開顱手術,導致石雲蘭成為殘疾人,至今不能生活自理。

29、不背監規,張培英被關禁閉,遭「抻床」兩天兩夜

張培英,女,43歲,邯鄲復興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下午,張培英講真相時遭復興區公安分局彭家寨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邯鄲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因在看守所繼續講真相,她被關在小號「禁閉」多日。

張培英出來後還是不寫「轉化書」、「保證書」,看守所惡警又指使刑事犯對她上實施酷刑折磨。張培英被吊在「抻床」上兩天兩夜,被抬下「抻床」後渾身疼痛,幾天不能下地,身心遭到嚴重傷害。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

這種「抻床」酷刑又叫「五馬分屍」。長時間的抻、拽導致受害者頭部、五臟、胳膊、和腿部的筋骨嚴重拉傷,受迫害的人往往疼痛無比,欲死不能。這種「抻刑」會造成血液循環不暢通,造成血栓堵塞導致癱瘓,甚至死亡。它的邪惡與陰毒之處就是受害人遭「抻刑」後,外表無明顯傷痕,即便被摧殘致死,外邊卻很難看出來是被折磨死的,中共就是經常用這種酷刑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

(三)喪盡天良,對婦女(孕婦)實施摧殘

人類的繁衍與文明發展離不開女性。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法律上都會對婦女(孕婦)、兒童有比較人性化的規定的。在正常的社會中,有誰聽到過針對孕婦、兒童的暴行?可是在中共眼裏甚麼都不是。邪黨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迫害或強行墮胎,是反人類的罪行,是在侮辱人類文明的天性。

案例1、惡警將武俊芬手和腳銬上,強行灌藥,打催胎針墮胎

武俊芬,女,年齡未知,邯鄲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七月,武俊芬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卻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當時她懷有四個多月的身孕,看守所不收留。派出所警察就伙同計生辦不法人員,強行把武俊芬拉到醫院墮胎,把她手和腳銬上,強行灌藥,打催胎針。墮胎後四天,惡警再次將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十天後,又將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武俊芬在獄中想到這些淚流滿面,獄警劉婭敏就對她毒打,並將她銬在床上使她動彈不得,造成她身體極度虛弱。武俊芬被非法勞教兩年期滿後又被中共當局無理加期22天。

2、孕婦李雪梅被惡警「執法」,光著腳在冰天雪地裏行走

李雪梅,女,年齡未知,曲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已經懷孕七個多月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曲周下了一場大雪。惡警李友民喝得醉醺醺的,帶著兩名手下開著警車來到法輪功學員李雪梅的住處。李友民乘著酒興直奔樓上咚咚的敲門,李雪梅毫無防備的把門打開,李有民便開始「執法」了。

'酷刑演示:冷凍'
酷刑演示:冷凍

只見他滿嘴酒氣對著李雪梅問:「你就是李雪梅嗎?」李有民沒有穿警察制服,也沒有亮證件,李雪梅不認識,感到奇怪,就反問他:「你是誰?」「我是公安局的。」李有民醉眼朦朧,忽然發現李雪梅長得比較漂亮,馬上一副色迷迷的樣子,伸手就摸雪梅的臉:「這麼年輕呀,到裏屋來說兩句話……」說著又去拉對方的手,遭到李雪梅斥責後,李有民惱羞成怒,從門外又喊來兩個警察實施綁架。

當時李雪梅身上只穿著秋衣秋褲,經過一番拉扯後,李雪梅高喊:「你們是土匪,我沒做壞事,你們迫害好人,是要遭報應的!」李友民恬不知恥的說:「俺就是土匪。」

三個惡警強行把雪梅抬上停在樓下的警車,然後,直接開到南裏岳鄉衛生院,惡警粗暴的給雪梅戴上手銬拖下車,讓她光著腳在雪水中走進醫院,強迫做了個B超。醫生一檢查,說已經懷孕七個月了,李有民涼了半截,但還是不肯放李雪梅回家,又把車開到南裏岳派出所,想歪腦筋把她弄到另一個屋裏,李友民又色膽包天,伸手就拉她坎肩上的拉鏈,李雪梅高聲喝問:「你幹甚麼?!」最後這伙惡警無計可施,只好把李雪梅送了回來。

當時因為剛下罷雪,天氣十分寒冷。惡警李友民喪盡天良,讓懷孕七個月的李雪梅一直光著腳,穿著單衣服在雪水泥地中行走,令人髮指。

案例3、永年縣國保大隊惡警電擊法輪功女學員的乳房、陰部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永年縣國保大隊陳聚山、大北汪派出所等惡警將法輪功學員張春平綁架到國保大隊一中隊,惡警們每晚十二點對她進行非人折磨,大耍流氓。惡警給張春平銬上手銬、腳鐐,兩個男惡警站在她的腿上用鋁合金條打她腳心,用電棒電她的臉、腋窩,乳房、會陰……惡警叫囂如果不說還要用地下刑具,國保大隊長陳聚山等頭目在場觀看……

案例4、惡警腳踩李合香陰部、拳打乳房

李合香,女,40歲,魏縣牙裏鎮趙莊村人。在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牙裏鎮派出所惡警綁架,迫害期間,惡警打李合香耳光、用穿著的皮鞋往身體上跺,還故意耍流氓用腳踩她的陰部、用拳打乳房,再逼迫李合香辱罵師父。李合香連續被非法關押4次,勒索2500元。

(四)對無辜的孩子加以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非常殘忍和毫無人性的,在這過程中不可避免地要牽扯到他們的家人、朋友和單位,尤其是對孩子的傷害影響更為深遠。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所涉及的社會層面極其廣泛,試想,中共連孩子都不肯放過,可見它的殘暴和邪惡要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案例1、拿孩子作人質,14歲的仝鐵龍被惡警銬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縣公安局就出動五輛警車,二十多人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仝瑞卿的家,惡警不但搶走了電腦、打印機,還搶走了五萬多元的現金、六萬多元的存款摺,而且把一部份貴重皮衣等衣物搶走,家裏一片狼藉,當時仝瑞卿不在家,惡警便綁架了他的幾個孫子作為人質。

這些孩子分別是:大孫女仝曉凱、二孫女仝小寧、孫子仝鐵龍。更為惡劣是,惡警把只有14歲的仝鐵龍用手銬銬了一天一夜。三月九日下午,惡人把仝瑞卿的兒媳白順峰和二孫女仝小寧送進了大名縣萬堤看守所,把大孫女仝曉凱和孫子仝鐵龍放回找他們的爺爺,並揚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換回仝小寧。

案例2、惡警威逼孩子說出父親的工作地點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邯鄲市復興區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惡警無緣無故闖入西邢台村法輪功學員魏保全的住所進行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真相光盤等資料。魏保全當時不在家出去幹活了,他的妻子在好心人的提醒下提前走脫。沒抓住人,惡警們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帶走。孩子哪裏見過這個陣勢,被嚇得直哭,說後天還要參加中考。於是,惡警就威逼孩子,讓他說出父親的工作地點,結果壞人罪惡的圖謀得逞了,孩子的父親遭到惡警的綁架迫害。

中共真是陰險之極,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當惡徒們威逼孩子出賣自己父親的時候,給孩子造成的心理壓力該是何等的大?從那以後,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與恐懼之中,這段傷痛要在孩子的心裏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夠痊癒?也許永遠都不會,它將永遠停留在孩子的心中。

案例3、惡警滿院追著孩子打

河北邯鄲市一李姓法輪功學員自得法以來,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可是這樣一個好人,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八年七月這9年期間,當地惡警上門騷擾、抄家、罰款等次數數也數不清了,他本人只記得被送看守所拘留5次,勞教2次,自然對他的迫害也牽扯到家人和孩子。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惡警拿著他家的鑰匙直接開門進行搶劫。李的兒子當時才13歲,護著爸爸,一惡警惱羞成怒,口出惡語,滿院追著孩子打,孩子哪裏躲得過,被惡警捉住「啪啪」就是兩個重耳光,給孩子造成極大的傷害。

案例4、高金旗的女兒被惡警扔到院中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侯村派出所又綁架了正在家幹活的法輪功學員高金旗,其妻兒到派出所要人時,吉少春動手將高金旗的女兒掂起來,惡狠狠的扔到院中。不長時間,惡警吉少春惡報上身,出車禍慘死。

案例5、孩子嚇得不敢睡覺

二零零一年皇曆三月二十四深夜兩點,邯鄲曲周侯村鎮派出所的婁慶文等不法警察,開著3輛警車帶領二十餘名打手,闖到前陳村抓捕大法女弟子趙改芹。暴徒們跳牆越屋竄進該弟子家中,沒有任何證件,不由分說連穿衣服時間都不留,就連人帶被子一下裹走,塞進警車連夜奔到曲周縣城。當時把趙改芹的女兒嚇得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此後連續幾天嚇得家不敢回、覺不敢睡,閤眼就看到那一夥人綁架母親的兇惡面目,猙獰的嘴臉。

案例6、父母遭酷刑,孩子撕心裂肺痛哭了一路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法輪功學員王書軍和妻子趙素英帶著只有兩歲的女兒一起去北京上訪。結果政府不但不聽忠言,還把他們全家綁架回了成安縣公安局。當天在公安局惡警把幼女從母親手中粗暴奪走,又當著孩子的面扇了母親兩巴掌。嚇得孩子一直喊叫「媽媽」,孩子在回家時撕心裂肺痛哭了一路。

(五)栽贓陷害 名譽上搞臭

「名譽上搞臭」是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重要手段,中共就是不惜採取各種栽贓陷害的卑鄙手段抹黑法輪功,挑起並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使法輪功學員成為民眾眼中的異類,在社會上無立錐之地,最終從社會上徹底鏟除法輪功,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江澤民流氓集團與中共自導自演,製造了震驚中外、嫁禍法輪功學員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但因破綻太多,很快被國際媒體揭穿。


荷蘭國家電視一台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時事評論》專題播放法輪功節目,並揭露江氏集團導演的「自焚」偽案,質疑突發事件中兩輛警車為何備有(據中共媒體報導)20多個滅火器。而且一名叫王進東的男子渾身燒黑,兩腿間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在大火中不燃燒不變形,是自焚還是拍戲?

中共操控媒體進行仇恨欺騙宣傳。在中央電視台炮製的自焚畫面上,王進東的雙腿間那個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無損。他後面的警察拿著滅火毯在他身後晃來晃去,直到這個王進東說完了台詞才把滅火毯蓋到他身上

在當時,中國的所有信息都被中共邪黨封鎖,人們找不到真相,只能聽到、看到中共鋪天蓋地抹黑法輪功、妖化法輪功學員的電視、報紙、電台和各種批鬥會。當時,除了河北省級報紙、電台、電視台,邯鄲市地級報紙、電台、電視台乃至各縣、區(市)級的有線電視台、小媒體都無一例外的參與了這場空前的瘋狂造假、抹黑法輪功運動中來,邪黨無所不用其極,其目的就是製造恐怖,從名譽上搞臭法輪功學員。

案例1、胎死腹中的「邯鄲自焚偽案」

李鳳珍,女,年齡未知,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曾在邯鄲縣工作。因為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來,李鳳珍多次遭到當地惡人的誣陷、騷擾和迫害。不可思議的是,邯鄲地區的中共人員曾利用炮製類似於「天安門自焚」偽案來陷害她,想置李鳳珍於死地。

二零零九年七月,有惡人受中共「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啟發,寫了封誣告李鳳珍要自焚的匿名信(法輪功禁止殺生,更不能自殺)。信的大意是:「李鳳珍是煉法輪功的,是邯鄲法輪功的小頭目,她要學『熱比亞』,要像『熱比亞』那樣為她師父報仇伸冤。為此她組織了七至九名煉法輪功人到北京西客站自焚,用酒精做燃料……邯鄲形勢大好,不能讓李鳳珍一夥法輪功給邯鄲抹黑……」

在信內容的下面還寫了「抄報:中共中央辦公廳」。此信給邯鄲市委書記、市長各寄了一封;邯鄲縣縣委書記、縣長各寄了一封。

適逢「敏感時期」到來,中共草木皆兵,當時市委書記崔江水看後大驚失色,在匿名信簽字:「寧信其有,不信其無,要嚴格查處。」落款是「崔江水-年-月-日」,並將此信交與邯鄲市公安局長李桂洪。

李桂洪立即召開了局務會進行研究,認為「此事問題嚴重,性質惡劣,影響巨大,必須當作大案要案來抓。」所以當即就成立了以督察處處長李鎖平為首的督查組,由六至八人組成。要求「在短時間內查清案情,立即抓捕李鳳珍及其他參與北京自焚的有關法輪功分子」。

二零零九年八月初,李鎖平的督查組就深入到了邯鄲縣公安局,邯鄲縣公安局定由縣局國保大隊參與此案。由市公安局督察處處長李鎖平和邯鄲縣國保大隊長游泳、副大隊長朱軍華一夥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李鳳珍的秘密調查、監控。由邯鄲縣公安局派出四名公安人員值班,在李鳳珍的居住區晝夜蹲坑監視。

調查、監視進行將近一個月時間後,邯鄲市督查組李鎖平、邯鄲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游泳決定對立鳳珍實施抓捕,綁架後直接送石家莊非法勞教三年。誰知在這期間,李鳳珍出了車禍,被車撞骨折,在家臥床不能動。惡警不能抓走人,便搶走了李家的電腦和大法師父的法像。之後,惡警就經常不斷的到家騷擾、恐嚇、逼迫李鳳珍交出到北京去「自焚」的法輪功人員。

撞李鳳珍的人叫劉軍,是峰峰能源公司小車司機。他覺得李鳳珍傷勢很重,又這麼大歲數,這要治好得花多少錢呀,正在犯愁之際,督察處長李鎖平、游泳一夥出現了,開始誤導司機害人。在他們陰謀策劃下,司機劉軍就配合這些惡警,昧著良心說假話陷害李鳳珍,企圖利用「自焚」說辭將李鳳珍置於死地,達到不出錢的目的(當時李鳳珍根本就沒有住院,只是拍了片子,做了傷口縫合)。

司機劉軍是峰峰人,李鎖平覺得他有利用價值,就帶著在李鳳珍居住區安裝的監控攝像鏡頭,天天到峰峰去找司機劉軍辨認,想看看都是哪些人和李鳳珍在一起的、哪些人到李鳳珍家裏去的,從中判定「自焚同伙」。那時只要司機能按照李鎖平的意圖說話,承認李鎖平、游泳一夥按匿名信所編造的謊言是真的,那李鳳珍組織的法輪功在北京西客站的「自焚案」就成立了,那這個「大案要案」就破了,李鎖平、游泳也就立大功了。那李鳳珍也就不會只是勞教了,恐怕是要判重刑了。

可是事情發展的不如這些惡警所願。李鎖平帶人帶物(李鳳珍小區監控鏡頭)到峰峰跑了好多趟,都沒有找到司機劉軍。最後一趟到峰峰,他仍像先前那樣又找到了司機劉軍家裏,家人說回來了,但他住院了。李鎖平就迫不及待的直奔醫院,找到司機劉軍後一看,大吃一驚,司機劉軍因和別人車相撞,自己成了植物人。

不長時間,司機劉軍就死了,中共在邯鄲製造的「自焚」偽案也就不了了。

但一封匿名信把李鳳珍的家庭治得一團糟,李鳳珍的丈夫因家裏遭到警察的搶劫,心裏一直下不去,覺得面子上掛不住,沒臉見人,曾幾次提出和妻子離婚,孩子也反目為仇,多次吵鬧。一個好好的家庭被一封匿名信弄的七零八落。

案例2:名譽搞臭,年輕女子被掛牌子遊街示眾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成安縣法輪功學員丁利梅婆媳倆進京上訪,被非法抓回,婆婆曹玉萍被迫長時間跑步,在雪地裏凍。她們多次遭謾罵和毒打。丁利梅被惡警強迫掛著大牌子遊街示眾;三個月後,她們家被勒索了12000元才把人保釋回家。


酷刑演示:遊街示眾

案例3、高天英遭綁架後被遊街批鬥,勞教出來後沒有恢復工作

高天英,女,年齡未知,峰峰礦區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間,她先後遭到北京公安局、彭城派出所惡警的迫害,綁架後被非法遊街批鬥,審問時戴手銬腳鐐,後在石家莊勞教所被勞教一年,造成損失8000元,出來後沒有恢復工作。身體狀況不好,沒有經濟來源。

案例4、電視台讓民工冒充法輪功學員,戴手銬給30元

二零零二年夏天,邯鄲市成安縣道東堡鄉大堤西村農民到肥鄉打工。一日,有電視台記者來拍新聞片,問幾位裝車工:「誰幫拍片,說法輪功不好,冒充煉功人,戴手銬給30元,不願戴手銬的20元。」有幾個工人為了掙錢,就配合了電視台記者。有幾個工人卻說:「咱不能昧良心掙錢,給錢也不誣陷人家法輪功。」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