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肆虐 且看邯鄲迫害(三)

河北省邯鄲地區十九年中共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接上文)本綜述報告用真實的案例和確切的數據勾勒出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基本概況,具體包括以下內容:

一、肉體消滅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為 非法勞教
三、假借法律 實施枉判
四、綁架抄家 經濟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殘暴折磨
六、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七、迫害大法 邯鄲惡報
八、邯鄲惡人 榜上有名
九、結語
附錄1.邯鄲地區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附錄2.魏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名單
附錄3.邯鄲地區各市區縣部份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附錄4: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抄家、勒索、洗腦、酷刑、勞教、判刑情況詳細名單統計表

* * * * * *

四、綁架抄家 經濟迫害

根據明慧網有關邯鄲地區的迫害消息進行統計,十九年來,邯鄲地區至少發生綁架法輪功學員2787人次。

圖:1999~2018年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人次統計
圖:1999~2018年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人次統計

我們做進一步分析,發現中共當局綁架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有三個高峰時期,一個是二零零零年,一個是二零零二年,還有一個是二零零八年。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次統計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次統計

從上圖我們可以看出,邯鄲綁架法輪功學員最多的依次是永年、曲周、魏縣、叢台、武安、邯山、成安、館陶、復興區等。僅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這一天,成安警方就瘋狂一次性抓捕68名法輪功學員,也就是在這一年,邯鄲地區惡警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達334多人次。

綁架必然伴隨著抄家、搶劫和經濟敲詐,這是中共邪黨的本質所致。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經濟上所受到損失令人觸目驚心,至少發生了664個非法抄家、搶劫案例。

我們統計了邯鄲各區縣法輪功學員被搶劫抄家的情況,如圖所示: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人次統計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人次統計

從圖中可以看出:搶劫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情況存在於幾乎各個區縣中,尤其是永年區,搶劫竟然達83人次,其次是曲周縣達73人次,再就是武安市65人次,成安縣64人次。

邯鄲地區各區縣法輪功學員被抄家、搶劫物品主要包括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學員用品、家電、交通工具、現金、首飾等,具體價值無法估算。我們簡要列表如下:

大法書籍、《明慧週刊》、師父法像、《九評》書及光盤、真相資料傳單、小冊子、護身符、條幅、不乾膠
文物、字畫
錄音機、電視機、影碟機、手機、MP3
衛星鍋、高頻頭、衛星天線
計算機主機、顯示器、筆記本電腦
打印機、塑封機、複印機
傳真機、切紙刀
電動車、汽車、汽車上的蔬菜
錢幣、真相幣、現金、
耳墜、項鏈、西服
存摺、銀行卡
糧食等。

限於文章的篇幅,我們從664個案例中節選出29個具有代表性的案例,讓讀者從不同角度來洞悉這場迫害的邪惡程度以及中共人員的貪婪和殘暴。

(一)、抄家、搶劫案例

十九年來,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政策給無數法輪功學員造成災難性的傷害。尤其「經濟上截斷」這一迫害政策致使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失去工作、生計無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惡警在綁架、抄家時,搶走大量的私人物品以及現金,然後再伺機勒索學員家人錢財中飽私囊,就是這樣,中共法院在誣判法輪功學員時,還要處以數額不等的罰金。

1、半夜三更,翻牆而入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半夜三更,成安縣政保股楊士華為首的幾個惡警翻牆入室,將曹桂堂老人綁架到成安縣看守所關押兩個月,家人被惡警楊士華敲詐三千元後,曹桂堂才被放回。

2、翻牆而入實施搶劫

二零零二年皇曆三月十一日,曲周縣公安局李同仁帶人開了兩輛車竄到李和平家中。由於家中沒人,惡警就翻牆而入進行非法抄家:搶走錄音機一台,一本《轉法輪》、三盤錄音帶、身份證、幾張傳單。李和平二哥正好在家門口掛犁去犁地,看見惡警的強盜行為,就上前論理,惡警就把他二哥戴上手銬,用電棍擊打,並抓往派出所,直到晚上才放回。

3、跳牆而入,嚇壞孩子

趙改芹,女,曲周前陳村人。二零零一年皇曆三月二十四日深夜兩點,曲周警察崔朋章、馬金生、婁慶文等開著3輛警車帶領20餘名打手,跳牆竄進法輪功學員趙改芹(女)家中,不由分說連穿衣服時間都不留,就連人帶被子一下裹走,塞進警車,連夜奔到曲周縣城,臨走還搶走了一個充電的手電,當時把趙改芹的女兒嚇得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此後連續幾天孩子嚇得家不敢回、覺不敢睡。

4、翻箱倒櫃、缸裏的糧食亂攪了一通、拿走VCD和小鍋蓋……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胡懷朝帶領七八個人著便裝闖入楊喜田、王巧蓮夫妻家,未出示任何證件,也未說明身份,翻箱倒櫃把屋裏翻了個底朝天。拿走VCD和小鍋蓋,隨後又去王巧蓮兒子的房間翻箱倒櫃,然後又到王巧蓮公婆屋裏亂翻,把糧食搬騰了一陣,缸裏的糧食亂攪了一通。

5、電腦、打印機、複印機、傳真機、切紙刀等印刷設備被抄走

王風平,女,年齡未知,涉縣井店鎮人。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涉縣國保大隊胡懷朝為首的惡警綁架了王風平,同時抄家時,抄走了電腦、打印機、複印機、傳真機、切紙刀等印刷設備。

6、人不在家家就被抄

徐志欣,性別不詳,年齡未知,天鐵集團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八月,徐志欣帶著女兒去天津看望她的爺爺,人還沒回來,家已被抄,真相資料等物品、還有大約幾千元被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胡懷朝帶人搶走。

7、收藏的名人字畫、文物古董,都被警察明著搶,暗著偷走了

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晚上,邯鄲國安特務來到法輪功學員劉葆春家撬開門鎖,搶走了夫妻二人的照片、身份證、房產證、戶口本、金銀首飾、筆記本電腦、VCD、照象機、生活用品以及前兩次非法抓捕他們的拘留證、逮捕證和判決書,還有值錢的證券等,劉葆春是位雕塑家,他創作獲獎作品的獎牌也被這伙中共暴徒搶走了,家裏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國安特務一掃而光,包括夫婦二人一生中收藏的名人字畫、文物古董都被這些警察明著搶,暗著偷走了。

8、幾台電視機被搶走

生文成,男,39歲,魏縣泊口鄉生莊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訪,被鄉政府、派出所綁架,抄家,搬走三、四台電視機(因自己是修電視機的),後來轉入魏縣看守所,關押三個多月,被惡警勒索走3500元。

9、抄家時將兩歲的幼子一起綁架

李海霞,女,年齡未知,武安市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武安市公安局在李海霞家中出示「搜查證」,搶走大法書籍若干,磁帶12盤,錄音機一台,並將李海霞和兩歲的幼子一起綁架,關入康二城派出所兩天。

10、深更半夜,跳牆入戶撬門企圖綁架

二零零七年皇曆三月初七凌晨兩點鐘左右,永年縣刑警七中隊兩個警察翻牆跳入法輪功學員侯小霞家院子撬門。在全家未穿衣服時惡警就闖入臥室,妄圖綁架侯小霞,被其丈夫大聲呵斥趕出門外,隨即村領導及一些村民趕到後,質問他們為何深更半夜跳牆入戶,為何深更半夜撬門時,這些惡警感到心虛,無話可說,隨後他們搪塞幾句就趕緊溜走了。

11、警察:把房子燒了,我就不信翻不出東西來。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晚點,永年縣政保科科長陳聚山、縣公安三中隊、劉漢鄉派出所、縣電台等十多人將高殿貴家圍住,闖入家院後將大門反鎖,將高殿貴推打在牆角處不得動身,並大喊:「你還煉不煉啦,把所有的東西交出來,如不老實把你家翻個底朝天,把房子燒了,我就不信翻不出東西來。」此次抄家,惡警搶走兩本週刊和價值一千多元的mp4等私人財物。

12、派出所所長直接搶走2000多元錢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雞澤縣小寨鎮派出所警察徐勝波等三人到馮素齋家非法抄家,並把她和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強行帶到派出所。所長賈建國特別邪惡,把抄來的師父法像摔了個粉碎,嘴裏還罵師父和大法。最後向馮素齋家人勒索了4000元,才將人放出。第二天,賈建國和惡警徐勝波又對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張榮愛非法抄家,直接搶走張榮愛2000多元錢。

13、連鞋內都要搜查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臨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李雙、張緒明、劉亮等一夥人就像土匪一樣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郭華彬家中,非法抄家。連郭華彬家的鞋內都搜查,國保人員一無所獲,沒有找到所謂的迫害「證據」,這伙人揚長而去,並恐嚇她以後會再來。郭華彬第二次被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後,臨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勒索她五千元(未開任何收據),吃喝一千元,才將郭華彬放回。

14、雞飛狗跳,動用百名持槍武警綁架、抄家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邯鄲市和曲周縣出動近百名全副武裝的武警,他們持槍、拿著電棍和橡皮棍,在邯鄲「610」頭目、曲周縣委副書記張東明、公安局局長陳希寶、縣「610」主任喬令懷等帶領下,闖入法輪功學員張鳳嶺的家中,亂抄亂翻,將張鳳嶺夫婦強行綁架。並抄走VCD一台、錄音機兩台、錄音帶二十盤,大法書籍二十二本,還有其它物品等。當時武裝警察進村是晚上十點,一直折騰到十一點半離村。

15、順手牽羊,抄走幾千元現金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霍俊梅在家中忙家務,曲周縣縣委書記楊中信等人來到石家莊市將她綁架,帶回曲周。當天深夜,惡警趁火打劫,又去霍俊梅家搶劫,抄走師父法像,錄像帶、電視機和所有能搬走的東西等,惡警順手牽羊,搶走家中的幾千元的現金。

16、只讓穿一條內褲和一隻鞋子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三日夜,曲周侯村鎮派出所惡警翻牆闖入法輪功學員常美娥家中,惡警綁架常美娥時只讓她穿著內衣和一隻鞋。

17、讓家屬找不著人再勒索

二零零七年元月初左右,曲周縣河南町派出所惡警將劉貴方綁架走,當時劉貴方生小孩剛剛滿月,惡警把劉貴方秘密關押,讓家人找不著人,然後向她家勒索2000元,並將三本大法書和衛星天線沒收,才將人放回。

18、電視、收錄機、VCD、衛星轉播器、大法書籍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曲周縣公安局、侯村鎮派出所駕駛兩輛車共6、7個惡警把法輪功學員馬修圓綁架後,又重返回來通過村支書把家中的電視、收錄機、VCD、衛星轉播器、大法書籍及有關大法的一切資料等全部搶走。

19、氣管、切菜刀也搶

張懷俊,男,館陶縣徐村鄉西馬蘭村人。二零零五年皇曆正月十五日半夜,館陶縣公安局樸振光(副局長)、郭玉珍、孫明然等30多人對張懷俊夫妻實施綁架、抄家。惡警將張懷俊家洗劫一空,搶走了複印機、電視機、VCD機、切紙機、復讀機、訂書機、兩個高級充電燈、一個氣管、兩把切菜刀、身份證、行車證、戶口本、人民幣六百元、硬幣三十元等其它物品。

20、霸佔民宅,把肉、雞、魚、海鮮、雞蛋等吃了個精光

馬金秀,女,年齡未知,河北館陶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零點,館陶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夥惡警,翻牆砸門闖入馬金秀家,強行將她綁架到城關派出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不煉功)和12歲的兒子(致使孩子輟學)。

隨後,所長陳培義讓六、七個惡警強行住進馬金秀家,大吃大喝一個星期左右,把馬金秀家過元宵節的肉、雞、魚、海鮮、雞蛋等吃了一個淨光。霸佔期間,警察把馬金秀家折騰的亂七八糟,一副書法家的「忍」字價值無法估計,卻被惡警搶走了,馬金秀家飼料丟了二、三袋,鐵板丟了兩塊,當時正是飼料生意旺季,一有客戶到馬金秀家買飼料,陳培義手下的惡警就說「她家不賣料了」,從此無人再到馬金秀家買飼料,使馬金秀家受到了極大的經濟損失。

21、警察偷走600元

代秀芬,女,年齡未知,家住峰峰礦區。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那天,楊英、張合文等20多人去她家進行搶劫,惡警偷走600元錢。搶走影碟機、收音機、師父法像、大法書籍、資料、護身符等價值800多元。

22、搶走的轎車被國保大隊一直開著

鄭獻臣,男,年齡未知,曲周縣農行幹部。二零零五年皇曆正月十五日晚上,鄭獻臣被曲周縣公安局綁架,半個多月後被送到邯鄲市勞教所勞教三年。鄭獻臣有一輛七、八成新的藍鳥牌轎車,用於婚慶出租,放在電力局院內。鄭獻臣被勞教後,縣公安局又到電力局把鄭獻臣的轎車搶去,國保大隊一直開著這輛車,家屬多次索要,國保大隊拒不歸還。

23、衛星接收器被警察拽走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點左右,永年縣公安局惡警又闖到法輪功學員高粉蘭家,將她未修煉的丈夫綁架走,並非法抄走電視機一台、影碟機一台、將普通衛星接收器拽走。

24、高頻頭、電視機、手機、計算機主機、MP3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十點,在永年縣公安局副局長楊慶社的授意下,國保大隊惡警將法輪功學員郭領芹綁架到看守所,郭領芹家中的六套衛星鍋、二十多個高頻頭、電視機、手機、計算機主機、MP3等被惡警搶走。

25、警察住家不走,吃、偷、搶全幹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晚,永年縣政保股陳聚山和一中隊隊長楊慶社,伙同派出所人員50多名惡警相繼抓捕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惡警賴在法輪功學員蘭鳳家,一住7、8天,跟土匪一樣把蘭鳳家裏的肉、半袋花生吃光,這還不說,蘭鳳家裏的一些現金、女兒的耳墜、項鏈和女婿的一套西服全部不翼而飛,法輪功學員趙川傑被抓捕時手機、門市鑰匙也被搶走不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劉海峰被惡警搶走了1000元左右的現金。

26、先砸門,再用萬能鑰匙打開家門

蘇學玲,女,47歲,邯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單位故意讓熟人捎信讓她到單位辦個甚麼手續,她去了,等出來後回家拿點衣服,邯山公安分局惡警砸門,用萬能鑰匙打開她家門,強行將她綁架,並將VCD、錄音機、煉功帶等東西搶走。

27、3萬多元學雜費被搶走

趙鐵峰,男,年齡未知,邯鄲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中共開「十六大」前,趙鐵峰遭邯山分局惡警綁架。惡警黨殿軍、邢建軍對趙鐵峰大打出手,用幾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身體各部位,尤其電擊胸部,直至趙鐵峰不省人事。惡警還非法抄了趙鐵峰的家,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搶走。趙鐵峰的愛人是學校的班主任,收到學生的學雜費3萬多元也被惡警搶走。

28、光天化日,翻牆入院實施搶劫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左右,雞澤縣國保大隊惡警大隊長陳書萍帶領惡警在敲門不開的情況下,竟然在光天化日下翻牆入院,進屋搜查所謂的證據。

29、趁家屬上班之際,警察偷開家門入室盜竊

秦建學,男,年齡未知,峰峰礦務局人。二零一二年,邯鄲發生「二二五事件」中,秦建學被第三次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妻子和一個智力不全、需要人照顧的女兒。秦建學被劫持的不長時間,他的妻子在家找東西時,發現家中丟失價值一萬多元的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和2000多元現金也不翼而飛。

秦建學的妻子查看家裏所有的門窗,結果發現哪裏也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所有窗戶都關的好好的,防盜門的門鎖也沒有被損壞的痕跡。秦建學家裏被盜,作案人就是邯山區公安分局參與綁架秦建學的警察,他們當時非法抄家時,看到過那些金銀首飾和現金。是他們從秦建學身上拿走的鑰匙,趁秦建學妻上班之際,偷開其家門入室盜竊。

(二)開除公職停發工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不久,河北全省各級「610「就明確規定:凡是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律開除公職、停發工資。對於在職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經常用開除公職、停發工資的手段加以迫害。

十九年來,只要在職的法輪功學員在傳播法輪功真相中遭受勞教、判刑等迫害,就面臨被單位開除的處罰。一旦被開除公職、停發工資就意味著斷絕了經濟來源,特別是單職工家庭,這就是滅頂之災,家庭生活由此而陷入極大困境之中。

案例1、開除再開除,以「包庇罪」勒索學員家屬1萬餘元

侯海萍,女,一九五八年生人,原中國銀行邯鄲分行光明儲蓄所所長。一九九九年底,侯海萍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3年,送往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迫害,同年被開除公職。二零零二年春侯海萍回到家中,因生活所迫,到平安保險公司工作,以推銷保險為生,遭綁架後,保險公司將侯海萍開除。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晚十一點,約30人闖入侯海萍家中非法抄家,惡警抄走電腦、移動DVD、大法書籍等物,並綁架了侯海萍及其丈夫到滏園派出所,以所謂的「包庇罪」恐嚇其丈夫,並向其丈夫勒索現金1萬餘元,沒任何收據。第二天下午才放其丈夫回家。

案例2、非法勞教停發兩年工資

何建軍,男,年齡未知,涉縣二中教師。二零零三年六月份,何建軍因為在網上發真相帖子,遭到以涉縣國保大隊胡懷朝為首的惡警和網管支隊的惡警唐玉章劫持,後被敲詐勒索3000元,不開任何收據憑證,同時單位領導又請惡警吃喝,家屬給他們送禮,後何建軍被調離一中才了事。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何建軍再次被涉縣國保大隊惡警胡懷朝綁架,搶走電腦一台及部份大法資料。40天後,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停發了2年工資,不許何建軍教課。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因為訴江,涉縣文教局在縣610的命令下,又停發了何建軍與張俊亮兩位教師的工資,何建軍老師的孩子與全家的生活費用需要他支付養活,他的父親又患癌症,剛做完手術,花光了家裏的所有積蓄。

案例3、工資下降二級,免半年獎金

趙利華,男,年齡未知,武安市人。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趙利華因在家上明慧網被邯鄲市國保大隊,武安市公安局,2672公安處李亮等人綁架,惡警同時搶走家中打印機、電腦、大法書、法像等價值約一萬多元的私人物品,並且被非法關押24小時,罰款5000元,沒收據。還脅迫家屬寫保證書。這次綁架事件之後,趙利華工資被迫下降二級,免半年獎金。

二零零三年開始,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所有訪問國外「敏感網站」的家庭記錄電話號碼並全面監控、竊聽、調查,對修煉大法者的家庭只要發現上網,立即抄家(依據是公安部內部的非法規定:法輪功學員上網就屬於刑事犯罪)。

案例4、停發工資並調離原工作崗位

張斌,男,40歲,他和妻子朱桃珍就職於邯鄲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同是邯山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夫妻倆出於對政府的信任,毅然放下工作到北京去向政府反映情況。出乎意料的是,八月底,他們一回到家的當天晚上,就被滏園派出所綁架到邯鄲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禁40天。之後,張斌又軟禁在家將近一年,被逼寫檢查,停發工資並調離原工作崗位。

案例5、經濟上截斷,非法判刑時再遭罰款

原邯鄲市公安局六處副處長栗從春,二零零五年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當局開除公職、非法判刑,老人出獄後只能依靠妻子的微薄薪水維持生活。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栗從春在肥鄉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並被罰款5000元。老人經濟上被截斷,自身拮据的不行,哪來的錢給中共?──這是邯鄲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經濟迫害的一個縮影。

案例6、被單位開除工職,無以為生

梁紅顏,女,年齡未知,原天鐵醫院職工。二零零一年底,她上明慧網被網警跟蹤綁架、判刑四年,把她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期間她被多次體罰毆打,她申請上訴無人幫忙代理,獄警指使普通犯人多次無故的凌辱毆打她,使她精神受到極大摧殘,經常恍惚迷糊。二零零五年底,梁紅顏回到天鐵集團後,被單位開除工職,無以為生。沒多久,她離了婚,失去生活來源。

(三)罰款、敲詐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除綁架、勞教、判刑、辦洗腦班關押法輪功學員外,還以各種藉口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現金。中共人員層層「剝皮」,把許多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生活逼入絕境。一旦敲詐勒索不到需要的現金時,就馬上翻臉報復。

根據有限的迫害資料我們做了一下據不完全統計,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金額總計至少502.3141萬元,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剋扣、停發工資。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金額(萬元)
圖:1999~2018年邯鄲各地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金額(萬元)

(三)個案舉例

罰款、敲詐勒索是中共公、檢、法構陷法輪功學員案件中的一個普遍現象,從數百元到數萬元不等,這種罰款,如同構陷法輪功學員一樣沒有任何法律依據。邯鄲的中共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巨額敲詐勒索,使許多人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生活落入困苦之中。

下面的案例,只是邯鄲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近千個案例中的20多例。這些善良人曾經遭受的苦難今天看來也足以讓我們為之動容。

1、每人勒索50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曲周縣依莊鄉政府將本鄉學員20名(依莊村9名,東路莊2名,亞路莊2名,辛慶1名,軍營村6名)哄騙到鄉政府非法關押10天,每人勒索500元。

2、3萬元被「巧妙」的騙走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上午11點左右,邯山區公安分局、羅城頭派出所惡警綁架了姬瑞嶺、姬俊雲兄妹,同時還綁架了姬瑞嶺的妻子和兒子,並從姬瑞嶺家搶走現金5200多元,還有一個存摺等。惡警從姬俊雲家裏搶走兩台電腦,並從門市搶走一捆現金(具體多少待查),惡警藉機敲詐家屬,先讓家屬買兩條好煙(210元一條),取出盒內香煙,把3萬元人民幣放進煙盒內備好,而後通知家屬把備好的「兩條煙」送出來,再派司機把換成3萬元人民幣的「兩條煙」拿走。就這樣3萬元被惡警巧妙的騙走了。

3、一張照片2000元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成安縣公安局國保頭目連日紅、楊洪斌等一行四人流竄到本縣道東堡沙河村法輪功學員李運玲家中非法抄家,到處亂翻,由於沒有搜到任何敲詐的藉口,最後竟無恥的以上次曾在該學員家搜到一張大法師父照片為由,敲詐該學員2000元才離去。

4、6次綁架,被勒索15000元

曹桂堂,男,77歲,是成安縣化工廠退休職工。第一次綁架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惡警楊士華從曹桂堂身上搜走他僅有的380元錢;第二次綁架:曹桂堂和老伴合計遭敲詐4200元;第三次被綁架,家人被惡警楊士華敲詐3000後,曹桂堂老人才被放回;第四次綁架,惡警向家人勒索2500後,才放曹桂堂老人;第五次綁架曹桂堂老人被新城區派出所惡警楊洪斌惡警敲詐5000元;第六次曹桂堂夫妻兩人遭綁架,老人被惡警敲詐2000元左右。

十多年來,老人一共被中共當局敲詐勒索錢財累計約15000元,這還不算他的家人為了營救老人被迫請客送禮找關係的花費。所有這些,那些所謂執法警察也從沒有給曹桂堂老人任何手續和憑證。

5、李愛蓮經濟損失20多萬

李愛蓮,女,年齡未知,館陶縣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中共對李愛蓮及家人恐勒索多次,大概有20多萬元人民幣。一九九九年李愛蓮因去北京上訪,被強行劫回拉到館陶縣馬頭關押20天,罰款幾百元。第二次上北京上訪,李愛蓮被當地警察罰款8800元。中共十六大期間,館陶公安局長陳啟明、政委孫銀盤變本加厲恐嚇並勒索李愛蓮家4500元。二零零九年李愛蓮被綁架到冠縣公安局看守所,家人又被敲詐3萬元。

6、經濟損失數十萬元

馮河現,男,年齡未知,魏縣縣城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關進大名看守所一年零五天,罰款後放出。二零零九年九月,馮河現被搶走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各一台,VCD一台,打印機一台價值7000元及光盤,勞教一年三個月,被勒索錢財30000元。馮河現被迫害的牙齒脫落,兩眼昏花;精神遭到摧殘,經濟損失數十萬元。

7、不分青紅皂白,每人被罰款5000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魏縣北羅營村有一姓邢的女學員,在拘留所遭受嚴重迫害,湯水不進。回家後,當地惡警竄至家中,因當時其不在家,(後來被抓走),惡警就把他哥哥、兄弟、親戚、家屬與鄰居(他們都沒修煉)抓走十幾口人,每人被罰鉅款5000元。

8、抄家、騷擾,被敲詐勒索、罰款

郭花祥,性別不詳,年齡未知,涉縣河南店鎮法輪功學員,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時因堅定信仰,被非法關押十五天,並被當時的公安局一科科長郭銀群非法勒索兩次,每次2000元。後來又多次被非法抄家,騷擾,被敲詐勒索、罰款兩次,第一次5000元,第二次4000元。

9、強迫踩師父法像,勒索了一萬元才把人放回

馮彩霞,女,57歲,涉縣灘裏村人。二零零九年,涉縣國保科長胡懷朝非法到馮彩霞家抄家並將其綁架。胡懷朝一夥從精神上折磨迫害馮彩霞,強迫讓她踩師父法像等手段進行人身攻擊,詆毀大法,隨之對家屬進行敲詐勒索,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家屬被勒索了一萬元,才把人放回。

10、扣留汽車及車上的蔬菜,敲詐家屬一萬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左右,邯鄲市成安縣法輪功學員張蘭鳳與親戚開車去臨漳縣菜市場進蔬菜返回途中,被臨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警察非法扣留汽車及車上的蔬菜,將張蘭鳳非法關押在臨漳縣公安局,由一名男警察和三名女看守看管。後經親朋好友多方營救,臨漳縣公安局才同意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放人,但狠狠敲詐張蘭鳳家人一萬元。

11、光盤二百張;卡和護身符二百張;真相幣二百七十元

胡考時,男,66歲,復興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胡考時在邯鄲市西環發放光盤時被戶村派出所巡邏隊綁架,隨後,警察到他家入室搶劫,搶走空白光盤200張;卡和護身符200張;真相幣270元;安裝天線、工具和全部設備全部搶劫。並以早日放回家誘惑詐騙現金1000元。

12、勒索再勒索,臨漳惡警欲壑難填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臨漳縣法輪功學員宋振海連人帶車被杜村集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六月六日下午,宋的妻子王秋芬去公安局要人,被國保大隊長張緒明等人非法關押40天。張緒明在釋放王秋芬時將搶劫去的1萬多元吞入自己腰包,又誘騙宋振海家人繳2000塊錢,說可以把扣押的麵包車開回家。但家人把錢繳了以後,張緒明馬上翻臉不讓開車。又勒索1萬元,遭到拒絕後張緒明惱羞成怒,將構陷材料遞交到臨漳檢察院、法院,結果導致宋振海被冤判3年。

13、僅魏縣一地的學員就被勒索達72.329多萬

當下,世人盡知中共邪黨的官員腐敗貪婪成性,無官不貪。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經濟上的掠奪就成了這群善良修煉人的又一場深重災難。僅僅魏縣一縣就有112多人被勒索,金額達70多萬元。

魏縣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名單,請見附錄2.

中共對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的經濟掠奪具體數據目前還無法完整統計,以上案例是從明慧網上收集到的邯鄲法輪功學員所受經濟迫害部份情況。

我們保守估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邯鄲地區至少有五萬名法輪功學員遭遇過邪黨的各種迫害,那麼,這裏統計的數據只能佔總數的冰山一角。但僅從本文提供的案例和數據,也足以讓善良的讀者從另一角度來認識這場迫害運動的邪惡。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