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肆虐 且看邯鄲迫害(一)

河北省邯鄲地區十九年中共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引言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中國經濟時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我站起來了!》的報導。文中講述了河北邯鄲一個癱瘓整整十六年的病人謝秀芬,僅僅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就奇蹟般站起來的感人故事。在當時的中國大陸,許多人就是通過官方的這個報導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效果,從而走入法輪功修煉的行列。

'上圖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中國經濟時報》刊登這篇文章的截圖'
上圖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中國經濟時報》刊登這篇文章的截圖

邯鄲,因邯山至此而盡得名,這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三千多年沒有改過地名的城市。邯鄲在河北省西南部,是冀、魯、豫、山四省交界區唯一的特大城市,轄六區、一市、十一縣,總面積一點二萬平方公里,其中市區面積四百五十平方公里,全市總人口九百六十三萬。邯鄲的歷史文化,包括修煉文化,底蘊豐富,有「成語之鄉」的美名,是中華文明重要的組成部份。邯鄲成語如「邯鄲學步、完璧歸趙、負荊請罪、黃粱美夢、紙上談兵」等故事膾炙人口,所蘊含的文化理念教育、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一九四九年十月,以中共政權為表現形式的西來共產幽靈,通過暴力全面入侵、附體了中華民族。從此,神州大地上紅魔肆虐,馬列邪教盛行。在中共暴政下,邯鄲地區的老百姓也經歷了中共歷次整人運動中帶來的死亡、飢餓、恐懼、貧困和痛苦。由於黨文化的滲透,無數的中國人被變成無信仰者,幾千年傳承下來的傳統文化被中共徹底摧毀。尤其在中共所謂改革開放這幾十年的物慾橫流中,民風衰敗,許多人急功近利,身心浮躁、頹廢,精神極度空虛。

一九九四年春天,法輪功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傳入邯鄲地區,無數的邯鄲人就是因為真善忍道德的感召力和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而紛紛入道得法。短短幾年,邯鄲修煉大法者呈現幾何上升,達數萬之眾。

正如當地的一位法輪功學員所言:「我之所以喜愛法輪大法,是因為大法沒要一分錢將我從久治不癒、停藥等死的絕境中救出,從此我身心愉悅、健康,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就是返本歸真。修煉使我對待周圍的人更具慈善之心,在矛盾面前向內找自己原因,而不是找別人的過失。此外,大法正在逐步恢復人類的傳統文化,在改變人心,重建人的道德。法輪大法這麼好,我當然要堅修到底。」

大法福報於邯鄲人,類似這樣的感言實在太多了。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儘管每一個人的心路歷程都不盡相同,但都體現出法輪功真善忍的巨大力量。無數的病人因此而恢復了健康;無數迷茫的人因此而找到了心靈的歸宿,他們先他後我的良善行為使周圍的人受益,也使無數的家庭因此而充滿歡聲笑語。

'上圖:一九九八年夏天,邯鄲法輪功學員在展覽館廣場集體煉功出現的神奇景象,一根金色光柱在煉功場中直通天頂'
上圖:一九九八年夏天,邯鄲法輪功學員在展覽館廣場集體煉功出現的神奇景象,一根金色光柱在煉功場中直通天頂

法輪功濟世救人,提倡的真、善、忍宇宙特性不可避免的觸動了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質。一九九九年的七月,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強烈妒嫉,與中共相互利用,公然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共利用謊言栽贓,綁架了全體中國人民。轉眼十九個年頭過去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騷擾、酷刑、冤獄等迫害每天都在發生著。

圖:1999年7月至2018年8月31日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各類迫害人次統計
圖:1999年7月至2018年8月31日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各類迫害人次統計

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數萬名法輪功學員幾乎人人都受到中共當局不同程度的迫害。本報告的引用材料主要來自明慧網有關邯鄲地區的迫害報導,截止日期是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除此之外,我們還走訪了一些經歷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將這些大量的迫害事實根據市、區、縣進行分類整理。初步得出邯鄲地區十九年間的迫害數據: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2787人次;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06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88人次;
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402人次;
被酷刑摧殘的法輪功學員至少276人次;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8人;
被搶劫(抄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670人次;
被敲詐勒索的金額至少達502.31萬元;
被強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至少186人次;
被開除公職停發工資(包括扣工資獎金)至少52人;
曾經或至今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至少90人次。

這些數據雖不全面,但已觸目驚心。因中共迫害目前還在持續,我們無法進行有效的全面調查,只能以點帶面地加以綜述。迫害高峰期間,邯鄲各縣、市、區「610」舉辦了為數眾多的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邯鄲縣市區各看守所、拘留所、邯鄲勞教所紛紛跟進,成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導致邯鄲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致使他們的親屬、朋友、同事和單位受到株連。

原邯鄲市政法委書記張有祥、周國江、「610辦公室」(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曹志霞、公安局局長李桂洪(已遭惡報死亡)等迫害元凶沆瀣一氣,積極追隨江澤民和中共流氓集團拼命迫害法輪功,他們一邊指使廣播、電視、報紙配合中共的中央電視台誣陷、造假,一邊操控公、檢、法、司執行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政策,對信仰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具體包括綁架、勞教、判刑、關押、酷刑折磨,抄家、關洗腦班、騷擾、監控、跟蹤、敲詐勒索和開除工職等迫害手段。

中共對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打壓使中華民族完全處於浩劫、噩夢之中。而這其中,河北又是全國迫害最為嚴重的省份之一,作為河北的一個地區的邯鄲的迫害形勢又是重中之重。為達到迫害目的,中共當局在邯鄲甚至動用了武警部隊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並無人性的使用藥物強制懷孕的女法輪功學員墮胎;使用藥物摧殘法輪功學員;將精神正常的大法學員關進精神病院進行迫害。如邯鋼職工劉勇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迫害,時間長達十二年。

中共就是通過這些非人的折磨,造成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致傷、致殘、致死、致精神失常、致家破人亡……

邯鄲勞教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納粹集中營,是人間魔窟。迫害高峰時邯鄲勞教所關押著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至少迫害致死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致殘、致傷無數。裏面的所外地痞高飛、惡警葛慶喜、左濤、高金利都是人間惡魔,他們所犯下的都是滔天罪行。限於文章的篇幅,本報告中涉及到邯鄲勞教所的迫害只是一少部份。

十九年過去了,這場邪惡的迫害在大陸還在繼續著,有的迫害人員已經忘記了他們當初所幹的這些惡行,也有的迫害元凶至今逍遙法外,甚至還因為曾經的迫害「政績」而升官發財。然而,人在做天在看,無論中共和參與者怎樣刻意隱藏罪惡都無法逃脫善惡必報的天理。這十九年來,邯鄲出現了大量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遭惡報的案例,我們在本綜述中將以專門的篇幅予以闡述。

我們強調一點,本綜述是針對邯鄲地區這十九年間發生的迫害案例做一次總體回顧,目的是揭露中共邪惡、制止迫害、還原歷史真相。為了便於整理和閱讀,我們把邯鄲市和邯鄲縣合在一起為邯鄲市區,具體包括叢台區、復興區、邯山區、峰峰礦區、肥鄉區、永年區、武安市,其它縣為涉縣、成安、大名、魏縣、雞澤、館陶、曲周、臨漳、磁廣邱(磁縣、廣平、邱縣)。

本綜述報告用真實的案例和確切的數據勾勒出十九年來邯鄲地區輪功學員遭迫害的基本概況,具體包括以下內容:

一、肉體消滅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為 非法勞教
三、假借法律 實施枉判
四、綁架抄家 經濟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殘暴折磨
六、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七、迫害大法 邯鄲惡報
八、邯鄲惡人 榜上有名
九、結語
附錄1.邯鄲地區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附錄2.魏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名單
附錄3.邯鄲地區各市區縣部份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附錄4: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抄家、勒索、洗腦、酷刑、勞教、判刑情況詳細名單統計表

* * * * * *

一、肉體消滅 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秉承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指示,邯鄲地區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檢、法、司部門動用一切邪惡的迫害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絕人寰的群體虐殺。

在明慧網已核實的四千二百五十八例迫害致死案例中,邯鄲地區有九十一人。二零一八年八月,我們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到,十九年來,邯鄲地區被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一百零六人,為河北省之首。

被迫害致死學員遺照(左起):尋瑞林、蓋新忠、劉煥青、張曉茹、任孟軍、張清朝、吳瑞祥、盧兆峰、王書軍、李玉昌、宋興國、段興月、魏勇、夏文仲、李家功、張銀所、周振傑、段新樹等人。

這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官員、高級工程師、退休公務員,也有鄉間純樸的農民。有二十歲出頭的風華正茂的小伙子,有七、八十歲的高齡老人。有的是在劫持後幾天就被迫害而溘然辭世;有的是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洗腦班的長期酷刑折磨中而死去;有的是在高壓、騷擾和恐嚇中鬱鬱而終。

我們從其中僅僅選擇三十多個案例提供如下

(一)公安局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尋瑞林被酷刑致死,成安公安二千三百元買斷一條人命

尋瑞林
尋瑞林

尋瑞林,男,時年四十九歲,成安縣人,曾患頭痛病多年,四處求醫問藥,不見療效,受盡病痛折磨。一九九七年,尋瑞林走入修煉法輪功之後,頑疾不翼而飛。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尋瑞林和其他學員一起開法會時被成安縣警察綁架,遭暴打和嚴刑逼供。四、五個惡警圍著尋瑞林打,他的白襯衣變成了紫紅色,渾身是血。

三天後,臨漳公安把他帶走繼續迫害,尋瑞林絕食絕水,希望以這種方式喚醒警察的良知和善念,但繼續遭到酷刑,惡警以暴力灌食。九月八日,家屬得到當局通知趕到臨漳醫院時,尋瑞林已停止呼吸,他睜著眼,半握拳,臉向右邊歪,左臉耳根有黑紫瘀血,嘴角有白色乳狀物。最後成安惡警以二千三百元了事,掩蓋罪行。

案例2、張曉茹被濮陽市惡警活活打死

張曉茹
張曉茹

張曉茹,女,時年五十歲,邯鄲市復興區勝利橋人,原在《邯鄲日報》報社工作,她曾經三次被綁架,二零零零年底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張曉茹從勞教所回來後繼續向世人講真相,被邯鄲市「610」犯罪團伙及派出所惡警連續騷擾,並唆使張曉茹的丈夫對她進行毒打。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張曉茹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到河南省濮陽市趙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大慶路派出所惡警綁架,後又劫持到濮陽市公安局,副隊長王海真非法審問張曉茹兩人時,遭到抵制,王海真等中共暴徒惱羞成怒,拳打腳踢,百般折磨,當場將張曉茹活活打死。

(二)看守所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陳玉清被看守所酷刑致死,邯鄲公安局嚴密封鎖消息

陳玉清,女,時年六十一歲,家住邯鄲市聯紡路。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陳玉清到北京上訪,被叢台區公安局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陳玉清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十月十四日,陳玉清就開始嘔血,咳嗽不止。多次報告管教人員無人理睬。在生命垂危時,按警報器看守所也無人理睬,致使陳玉清十月十八日死亡。

陳玉清被迫害致死後,看守所的獄警和獄醫連看都沒看一眼,就叫犯人把陳玉清抬出去,惡警還欺瞞其他法輪功學員,說陳玉清已經被救活了,回家養病了。陳玉清被火化時,邯鄲市公安局連他的親屬都不准到場,他們在去火化場的路上布滿了警車和警察,一步一崗,戒備森嚴。嚴密封鎖消息。

案例2、毒打、罰站、做奴工,王改便被武安看守所酷刑致死

王改便,男,時年六十三歲,邯鄲武安市大同鎮人。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大同鎮派出所劫持,送至武安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惡警強制他一天幹十幾個小時的活,撕棉絲。惡警用皮鞭打他手,還長期罰站,身體已經很虛弱了,惡警也不放人,又非法將他判了勞教。送到邯鄲勞教所,因身體被迫害得多處有病,勞教所拒收。又回到武安看守所,惡警把人折磨得已是奄奄一息,才釋放回家。

同年六月,王改便又遭惡警綁架送勞教所。因查身體非常虛弱勞教所拒收,又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期間被折磨得雙腿浮腫,進食困難,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擔責任,在這種情況下,又勒索家裏三千元錢,才讓家人把他接回家。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王改便離開人世。

案例3、蓋新中在永年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蓋新中
蓋新中

蓋新忠,男,六十多歲,永年縣界河店鄉北兩崗村人。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因收留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程鳳翔,被永年縣陳聚山、楊慶社、胡俊安、崔為國等五十多名惡警綁架、抄家。在永年縣看守所,蓋新忠以絕食方式抗議永年縣公安局沒有人性折磨迫害,惡警就讓一個小門診的醫生宗愛蘭在看守所內、惡人們強行按住蓋新中的頭和四肢,對他進行暴力灌食,並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來折磨他多日。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看守所所長郝玉明指使宗愛蘭等人再次強行對蓋新中進行灌食,在使用暴力時惡人把胃管硬生生插進蓋新中的內臟器官,造成鮮血大量從他口中噴出,當場噴了郝玉明一身,最終導致蓋新忠窒息身亡。僅僅二十四天,中共就將一個健康而又善良的好人迫害致死。事後永年縣公安局惡警對蓋新忠家屬連哄帶騙,沒有給家屬任何證明,就草草埋葬。

(三)勞教所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打毒針造成肌肉萎縮、呼吸困難,盧兆峰英年早逝

盧兆峰
盧兆峰

盧兆峰,男,年齡未知,是大名縣埝頭鄉劉莊村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皇曆九月,盧兆峰被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二隊隊長李海明很惡毒,給盧兆峰戴上頭盔用穿著皮鞋的腳踢他,橡膠棒打,不讓他睡覺,恐嚇他「你再不轉化,就將你活埋。」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盧兆峰還被勞教所打毒針,造成雙腿脹痛、抽筋、肌肉萎縮、呼吸困難,迫害致奄奄一息時,勞教所怕擔責任,趕緊讓家人把盧兆峰拉回家。二十天後,盧兆峰溘然辭世,凌晨五點,紅光籠罩半個天空,山河變色,出殯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為他嗚咽悲歌。

案例2、任孟軍被邯鄲勞教所獄警毒打致死

任孟軍
任孟軍

任孟軍,男,五十六歲,河北省沙河市東馮村人。二零零一年八月,任孟軍與四十名法輪功學員集體聲明勞教所強化洗腦作廢,抵制無理迫害和關押。當即遭到五大隊隊長王峰的毒打。惡警王峰不讓任孟軍睡覺,一打瞌睡就用電棍電,同時用兩根木棒往身上打,換用穿著皮鞋的腳踹(木棒為現砍的木棒,直徑六、七釐米粗)。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一次五大隊集體出工時,王峰故意刁難任孟軍,任孟軍走到勞教所大門口時,以任孟軍東張西望為藉口,王峰像瘋了一樣撲上去把任孟軍打倒在地,專門用拳頭往頭上打,用穿著皮鞋的腳往任孟軍的腰眼猛踢,打的任孟軍喘不上氣來。任孟軍臉部腫脹,身體受嚴重內傷。

二零零一年十月期間,因任孟軍向隊長再次聲明自己以前被逼所寫的「悔過書」作廢,而被五、六名值班隊長長時間毒打,造成內臟嚴重受傷,不能進食。勞教所為了推卸責任,匆匆把任孟軍送回家。到家後十幾日任孟軍便離開人世。事後,勞教所的警察造謠說任孟軍是因病死亡。

案例3、僅十一天,宋興國在邯鄲勞教所被惡警酷刑致死

宋興國
宋興國

宋興國,男,時年二十九歲,河北黃驊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宋興國被中共非法勞教兩年,警察將他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迫害。從進勞教所開始,宋興國便以絕食抗議當局對他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石家莊勞教所惡警見宋興國不肯「轉化」,便將他送到邯鄲市勞教所。轉到邯鄲時,宋興國的左手臂已在石家莊勞教所被惡警使用酷刑打斷。十一月上旬,邯鄲勞教所惡警在宋興國奄奄一息的情況下,殘忍的採用插胃管這種痛苦的方式給他灌食,十一天後,宋興國在邯鄲市勞教所被迫害的離開了人世,年僅二十九歲。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案例4、屢遭酷刑齊建朝被勞教所迫害的英年早逝

齊建朝,男,時年三十多歲,邯鄲永年縣法輪功學員。畢業於河北大學,在保定中興(田野)汽車公司工作。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在永年縣公安局局長王保世、政保股股長陳聚山等惡警的陰謀策劃下,被永年縣公安局小龍馬鄉派出所人員從家中綁架、劫持到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在保定勞教所,齊建朝經歷了上繩、蹲小號、坐飛機、背寶劍、吊銬、毒打、用煙頭燙(胸口留有碗口那麼大的煙頭燙的傷疤)等各種酷刑摧殘,他的一隻手的大拇指被吊銬得已經失去知覺而殘廢,身上、胳膊上傷痕累累。因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虛弱,精神恍惚。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齊建朝在家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火燙(繪畫)
酷刑演示:火燙(繪畫)

案例5、勞教所迫害一年有餘,李記逍含冤離世

李記逍,男,邯鄲市郊區彭家寨鄉下莊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秋天,彭家寨派出所警察王春堂等人又強行將李記逍綁架到派出所,二十四小時後送到邯鄲市「610」洗腦班進行迫害。因李記逍堅持修煉,又被送到邯鄲市第二看守所,數月後被送到邯鄲勞教所迫害一年有餘。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李記逍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七歲。

案例6、蒿文明被勞教所迫害致死

蒿文明,男,魏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蒿文明被當地惡人送邯鄲勞教所遭迫害,勞教所惡警迫害他,經常不讓睡覺。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蒿文明離開人世。

案例7、被勞教所迫害成為精神病人,柴和平含冤離世

柴和平,女,五十八歲左右,原是邯鄲市供電局職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柴和平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一年柴和平再次去北京上訪,又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二看守所數日,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受到殘酷迫害,成了患精神病的人,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含冤離世。

案例8、段新月在勞教所遭摧殘而死

段新月
段新月

段新月,男,年齡未知,邯鄲市雞澤縣人。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段新月被雞澤縣公安局綁架後,直接送到邯鄲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段新月遭獄警左濤在圖書室電擊。邯鄲市勞教所的高壓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給段新月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胃部時常疼痛難忍,在以後的日子裏日趨嚴重,後期多次吐血,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段新月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案例9、兩次非法勞教,魏勇悲慘離世

魏勇
魏勇

魏勇,男,時年五十多歲,邯鄲魏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初,魏勇被魏縣六一零頭子和公安局長連瑞興送到邯鄲勞教所迫害。當時魏勇患心臟病,血壓高達一百八十九,邯鄲勞教所強行收下。惡警隊長趙某春對魏勇進行毒打,逼迫奴役勞動,身體素質急速下降和惡化。惡警們對魏勇毒打、恐嚇,逼迫他「轉化」,魏勇堅定自己的信仰,在邯鄲勞教所關押了一年多的時間,又被轉押到保定勞教所關押迫害,在保定勞教所受盡了各種酷刑摧殘。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魏縣城關派出所惡警趙凱綁架了魏勇,後又送往邯鄲勞教所進行關押迫害。在邯鄲勞教所,惡警一直強迫他帶病做奴工,同時還不斷威逼其「轉化」,寫「四書」、寫保證。二零一一年十月,魏勇突發大腦主幹出血,住進了醫院,昏迷一個多月,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

案例10、酷刑摧殘,趙申興被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後死亡

趙申興,男,年齡未知,武安市種植蘑菇的能手,他曾經三次被中共非法勞教。在邯鄲勞教所,趙申興受到酷刑摧殘,牙齒被獄警打掉,還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零一年,趙申興被武安市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趙申興再次被武安市公安局非法勞教二年,期間在看守所被惡警毒打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武安市城關派出所惡警將趙申興從家中再次抓走,武安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城關派出所所長侯向前非法將趙申興送邯鄲勞教所勞教三年。到邯鄲勞教所後,趙申興因精神失常現象嚴重被保外就醫。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趙申興因連年被迫害在家中含冤離世。

案例11、兩次非法勞教,開除公職,鄉幹部張清朝含冤離世

張清朝
張清朝

張清朝,男,年齡未知,原曲周縣槐橋鄉黨委副書記,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無理免職。之後,遭其單位、當地派出所惡警多次綁架,被兩次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侯村鎮派出所警察到槐橋鄉政府強行綁架了張清朝,直接送往邯鄲市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張清朝在勞教所遭受了各種摧殘及折磨。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張清朝在放假回家的路上,被曲周縣侯村派出所綁架、抄家,後再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張清朝從邯鄲勞教所回家後,沒有工作,沒有生活費。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在極大的痛苦及壓力下,張清朝含冤離開了人世。

案例12、毒打、強制勞役郝玉枝被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酷刑致死

郝玉枝,女,時年五十八歲,是邯鄲館陶縣法輪功女學員。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郝玉枝被館陶縣國保大隊隊長李俊山一夥綁架,惡警在郝玉枝家非法搜走大法書籍,光盤等物品。李俊山等惡警捏造罪名把郝玉枝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某日晚上,郝玉枝被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惡警吳麗娜用棍棒毒打胸部,之後郝玉枝胸口疼痛,並出現下身出血現象。大隊長臧志英帶郝玉枝去勞教所醫院看看,沒有治療,之後又強迫郝玉枝去地裏幹活,並派犯人趙娜娜做包夾監控郝玉枝。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郝玉枝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被酷刑迫害致死。

案例13、不讓睡覺、打毒針、灌不明藥物,吳瑞祥全身中毒導致死亡

吳瑞祥
吳瑞祥

吳瑞祥,男,年齡未知,河北蠡縣人。二零一二年四月,蠡縣公安局局長王軍昌、國保大隊韓金鎖等人將吳瑞祥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邯鄲勞教所二大隊迫害。為了強制「轉化」吳瑞祥,惡警高飛等人指使犯人輪流看著他,二十四小時不讓他睡覺,長期不給洗澡,強迫他身體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侮辱他、強行給他洗腦。

勞教所利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也是非常泛濫。吳瑞祥不吃飯抗議,惡警就把他綁在床上野蠻拿著粗管灌食、打毒針,四、五個人強按住他,灌不明藥物。吳瑞祥問:「我沒有病,修煉十多年,從沒得過病,沒有吃過一粒藥,你們為何強迫我吃藥?」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由於惡警打毒針、不明藥物的摧殘,吳瑞祥出現身體危險,從肚子直到胸前都是大大小小的紅斑。邯鄲勞教所知道不行了,才讓吳瑞祥回家。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吳瑞祥在家含冤離世。

其實打毒針、藥物摧殘只是法輪功學員遭到的眾多酷刑迫害中的一種,但是它卻反映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多麼的陰毒與邪惡。

(四)因上訪而被迫害致死案例

段新樹
段新樹

案例1、段新樹,男,四十三歲,雞澤縣曹莊鄉段莊村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八月,段新樹為了說句公道話,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後押回本地,關押在看守所迫害一個多月,家人被勒索交七百元才放人。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段新樹被邯鄲六一零邪惡之徒綁架到洗腦班遭受折磨。由於中共的長期騷擾、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段新樹含冤離世。身後留下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生活艱難。

翟連生
翟連生

案例2、翟連生,男,六十歲,成安四清街人,是成安縣早期大法弟子。翟連生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進京上訪後,被關進看守所七個月,並遭到惡警毒打,折磨成病,不能進食,後警察向家屬索取一千二百元才放人,回家不久離開人世。

案例3、張秀玲,女,年齡未知,邯鄲市邯山區大法弟子。曾經多次進京上訪,也多次被抓捕、關押及被殘酷折磨,導致精神失常。二零零一年七月,張秀玲含冤離世。

案例4、翟鵬雲,男,六十三歲,邯鄲市糧食局職工。大法學員翟鵬雲一九九九年進京上訪。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散發真相資料,被邯鄲市渚河路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送邯鄲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在獄中身體被折磨得極度虛弱,一個月後保外就醫。出來後身體一直不能恢復,於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案例5、周俊華,女,三十七歲,邯鄲永年人,邯鄲棉機廠工作,幹部、經濟師職稱。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前,周俊華曾患有腫瘤疾病,修煉大法後,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精力充沛,身體輕鬆。曾先後在邯鄲兩區(復興區、叢台區)舉辦的大型法會上,講述了自己的修煉心得,對人們啟悟很大。周俊華曾兩次進京上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她經常受到中華橋辦事處、中華橋派出所、居住地居委會及單位的騷擾、恐嚇,使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傷害,身體狀況陡降,後雖經過醫院多次治療,還是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悲憤離開了人世,年僅三十七歲。

案例6、張運清,女,五十四歲,武安市人,曾經患白血病,多方治療不見好轉;在修大法後身體痊癒。為證實大法,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上訪,回來後在武安被強制辦學習班洗腦三天;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時,被610綁架至武安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勒索罰款五千元;回家後村派出所、鄉政府不法人員經常去家騷擾,後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三年皇曆臘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五)高壓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張欽增,男,八十歲,曲周縣林業局局長(退休幹部)。修煉法輪大法前曾是身患多病的人,每年的藥費就是二、三千元,在農村趕集走三、四里路都得停下來休息幾次。一九九七年張欽增有幸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身心得以淨化,身體上的病都沒有了,每年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村裏人也都說,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邪黨迫害開始後,張欽增受到鄉鎮派出所、「610」小組不斷上門騷擾,威逼、恐嚇,使其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壓力,致使身體健康惡化,在二零零五年離開人世。

案例2、姜秀婷,女,年齡未知,館陶縣河寨鄉五村人。修煉前一身病,尤其胃下垂達十公分,不能直腰,十分痛苦。一九九八年學煉法輪功後喜獲康復。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她和修煉的兒子、女兒均遭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姜秀婷含冤離世。

案例3、王書廷,男,年齡未知,邯鄲市邱縣邱城鎮西街村人。修煉之前患腦血栓無法治癒,修煉後疾病痊癒。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王書廷被邱城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縣拘留所,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王書廷被勒索一千元後放出,回家後,出現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書廷含冤去世。

案例4、楊希峰,男,時年六十歲,邯鄲市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大法前,曾經患有腦動脈硬化、十二指腸球部潰瘍(曾三次大出血)、糖尿病,尿糖四個十號、引起視力減退,心臟不時難受。一九九五年在熟人介紹下修煉了法輪功,煉功幾個月後,身體有了明顯變化,飲食上稀的、硬的、涼的、甜的都沒事,和沒病前一樣,正常上班。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邯鄲610指使派出所、辦事處、單位、居委會不法人員開始迫害他,阻止他修煉,導致他身體重新出現不適症狀。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邯鄲市公安局局長王軍簽字:「只要有一口氣看守所就得收下。」逼迫看守所將楊希峰非法關押。一個月後,楊希峰舊病復發,被惡警敲詐五千元錢允其取保回家,於二零零二年皇曆九月十九日含冤去世。

案例5、李俊海,男,時年六十五歲,邯鄲曲周縣侯村鎮堤上村人。修煉前李俊海半身不遂、高血壓,一九九八年得法時是拄著雙拐到的煉功點,學法煉功後一個多月身體完全恢復。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後,鎮政府和派出所找到他,威逼恐嚇,並對他進行關押、罰款迫害。李俊海承受不住壓力,不敢再煉了,結果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一年三月去世。

案例6、代敬修,男,時年七十歲,邯鄲曲周縣蘆莊村人,曾患食道癌。病重不能進食,又無錢醫治,整天痛苦不堪。九八年得法後病情快速好轉,吃飯正常,紅光滿面。中共的迫害開始後,不法警察經常到他家裏騷擾,嚇得他停止修煉。後來病情惡化,於二零零二年秋天去世。

案例7、宋卷明,男,時年六十歲,邯鄲曲周人。宋卷明曾得一種血液病,四十天就得換一次血,多方求治無效。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一個月身體完全恢復正常,還能幹一些體力勞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派出所的人到家裏說不准他再煉法輪功,否則抓捕。家裏人害怕,把法輪大法書、磁帶等都給毀壞。宋卷明心裏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大法給的,可外來的和家裏的雙重壓力使他精神上承受不住,導致舊病復發,不久死亡。

案例8、任好春,男,時年五十五歲,邯鄲曲周縣依莊鄉依莊村人。此人曾是心臟病患者,並有偏癱、眩暈症,走路都須扶著牆。多方求醫無效,極度痛苦。九八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不久身上的病全好了,身體恢復了健康。九九年由於中共的迫害,任好春不堪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放棄了修煉,本已經恢復的身體舊病復發,二零零一年二月離開人世。

案例9、李付芹,女,時年四十七歲,邯鄲曲周縣侯村鎮堤上村人。修煉前患有腦血栓、高血壓等病,一身是病。九七年得法修煉後不長時間疾病一掃而光,甚麼活都能幹。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鎮政府、派出所對她多次進行關押、罰款、威脅、恐嚇。李付芹在強大的壓力下,只好放棄了修煉。沒多久,舊病復發,於二零零零年正月含冤離世。

案例10、賈風召,男,時年七十九歲,館陶縣房寨鄉河寨村人,全家都修煉大法。一九九八年得法後,半身不遂的他基本恢復正常,幾年來從沒用過一粒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大法後,惡警多次到他家騷擾、抄家,並勒索人民幣近萬元。二零零三年十月,賈風召的幾個兒子都被迫流離失所,老人又驚又怕,又無人照料,於二零零四年二月初五舊病復發,含冤去世。

案例11、蘇某某,男,時年六十三歲,邯鄲市交通局職工,曾患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疼痛難忍,多方醫治無效,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煉功不久疾病痊癒。其妻是邯鄲市十二中教師,同時隨之得法,身上的多種疾病不治自癒,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老蘇在二零零零年回老家邱縣在村頭發真相資料,被人綁架,遭嚴重迫害後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自理。當局把他放回家後,不斷對老蘇夫婦又三天兩頭進行騷擾恐嚇,二零零三年十月,老蘇含冤離開人世。

案例12、張俊河,男,時年三十六歲,邯鄲魏縣王營村人。二零零二年皇曆九月二十八日,張俊河被派出所及本村村民張三雲(又叫黑蛋)等闖入家中,以搜出大法書籍和煉功帶為由,強行將他綁架到魏鎮派出所,後被非法送入魏縣看守所,一個多月之後,由村支書出面,讓家人拿出五千元才放人。

回家後,張俊河日漸消瘦,被醫院診斷為糖尿病。二零零四年十月前夕,張三雲、張慶子、李陳重、張海(大隊會計,患腦血栓已死)在張俊河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再次非法闖入搜走一本大法書籍,以此要挾家人出錢,再次索要八百元。由於多次非法勒索和長期的迫害造成的巨大精神壓力,患重病,二零零四年皇曆臘月二十八日,張俊河含冤去世,去世的時候兒子才十一歲,家中只剩下孤兒寡母和年邁的老人相依為命。

案例13、張秀英,女,時年四十五歲,邯鄲市曲周縣南裏岳鄉小王莊村人。以前患有心臟病、經常氣短,經多次長時間治療,不見好轉;一九九七年皇曆正月初八開始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身體就跟正常人一樣了,從此甚麼累活她也能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張秀英多次遭到中共不法官員、警察綁架、勒索,不讓孩子上學。她丈夫受不了中共的壓力,導致成精神病,從此她的家庭生活變得困難。後張秀英也舊病復發,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含冤離開人世。

案例14、李彩蘭,女,年齡未知,涉縣東戌村人。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涉縣政保科伙同涉縣610把她綁架到宋家莊洗腦班,當時洗腦班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每人六百元。二零零八年被綁架到涉縣看守所,後送往石家莊勞教所,因為血壓高勞教所拒收,後又返回非法關押在涉縣看守所,被涉縣公安局敲詐勒索了家裏上萬元的錢財後才被放回。總計被涉縣國保勒索三次共計一萬一千元。二零一二年春,李彩蘭含冤離世。

(待續)

詳細內容,請見明慧網已發表《邯鄲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調查報告》(1)(2)(3)(4)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