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肆虐 且看邯鄲迫害(五)

河北省邯鄲地區十九年中共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上文)本綜述報告用真實的案例和確切的數據勾勒出十九年來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基本概況,具體包括以下內容:

一、肉體消滅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為 非法勞教
三、假借法律 實施枉判
四、綁架抄家 經濟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殘暴折磨
六、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七、迫害大法 邯鄲惡報
八、邯鄲惡人 榜上有名
九、結語
附錄1.邯鄲地區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附錄2.魏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名單
附錄3.邯鄲地區各市區縣部份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附錄4.邯鄲地區法輪功學員歷年被綁架、抄家、勒索、洗腦、酷刑、勞教、判刑情況詳細名單統計表

* * * * * *

六、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邯鄲市曲周縣一法輪功學員全家八口人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問好。類似這樣全家八口、十口、多至十幾口的家庭向大法師父問好、感恩的例子,明慧網上每年都有很多。

整理中發現,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功,在邯鄲地區也有不少這樣的家庭。究其原因,法輪功濟世救人,拯救了無數被頑疾折磨和生命垂危的人,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醫學所不能的奇蹟。一個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身上多年的頑疾一下子不治而癒,這是吸引全家走向修煉道路的主要原因。再一個自己的家人是不會欺騙自己家人的,許多人修煉法輪功後,出於得法的激動心情,會主動向身邊的親人介紹、分享自己的心得和喜悅,正是這個心傳心的原因,所以全家人接二連三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

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修煉利國利民,不但對社會、他人有好處,也會給自己的家庭帶來很多的好處。但是在中共的暴政下,邯鄲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被中共暴徒迫害、株連得支離破碎。每一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連帶著整個家庭的悲歡離合,其中的辛酸、苦難、冤屈、痛楚演繹著一個又一個燕趙悲歌。

案例1、仝存書一家二十三人修煉大法,十六人遭中共殘酷迫害

仝存書,女,50多歲,大名縣人,曾在邯鄲市叢台區工作。仝存書全家有23人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瘋狂鎮壓後,她家中有16人慘遭迫害,有的被關押;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非法枉判。家人被中共惡徒敲詐勒索現金達17萬元。

仝存書本人多次遭綁架、關押,其中:二零零零年十月,仝存書和丈夫、女兒在北京被綁架、非法關押兩個多月。二零零一年七月,仝存書又被綁架、關押;二零零三年仝存書被邯鄲市叢台公安分局、叢台區檢察院、叢台區法院枉判五年徒刑,被劫持到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二零一一年,仝存書在河南南樂縣營救哥哥仝瑞卿的過程中,被南樂縣刑警大隊綁架,遭大名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仝存書的姪子在夜間開出租車時,被邯鄲市叢台區公安分局伙同光明橋派出所,理由是車上放有真相光盤。當夜惡警們把仝存書、仝存書的兒子、仝存書的哥哥及仝存書的姪子、外甥共五人都綁架到光明橋派出所。外甥沒有修煉,被惡警毆打,最後被勒索400元放回家。仝存書與兒子、哥哥、姪子共四人被關到邯鄲市第一看守所。後兒子、哥哥被勒索取保,姪子被非法勞教2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仝存書的女兒正在上中專,警察一次次去學校騷擾,女兒被迫退學,痛苦的離開了學校。同年九月二十七日,仝存書女兒被大名縣公安局惡警綁架、關進大名縣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仝存書被大名縣公安局警察敲詐勒索了8500元,才將女兒取保候審,此時家裏已是負債累累。

二零零四年冬天,中共惡徒綁架仝存書的丈夫黃建嶺未遂,再次綁架仝存書的女兒,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後,又敲詐勒索了5000元錢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邯鄲叢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安振志帶人綁架了仝存書的哥哥仝瑞卿,勒索3000元後取保候審。

二零零三年,安振志伙同「610」人員再次綁架了仝瑞卿,並將他非法勞教2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下午,大名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出動五輛警車、二十多人對仝瑞卿非法抄家。警察搶走現金、存摺、工資卡等達十三萬多元,當時仝瑞卿不在家,警察便綁架了他的兒媳白順峰、大孫女仝曉凱、二孫女仝小寧、孫子仝鐵龍四人作為人質。後白順峰被非法勞教兩年。仝瑞卿沒有陷入魔掌,於是中共在全省網上非法通緝他。

二零零四年冬天,警察想綁架仝存書的丈夫黃建嶺,多次闖到家中騷擾,81歲的老父親無力再承受這如此大的壓力,不長時間就痛苦的離開了人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大名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孫甘店鄉派出所惡警綁架了仝存書的丈夫黃建嶺,將他劫持到邯鄲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半。惡警沒有抓到仝存書,於是在網上非法通緝她。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仝存書的姪女婿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仝存書哥哥仝瑞卿在河南南樂縣城被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仍在河南鄭州市新密監獄遭受迫害。

案例2、丈夫被酷刑摧殘致死 妻子張蘭鳳又被綁架,遭惡警勒索一萬元

張蘭鳳,女,64歲,成安法輪功學員。張蘭鳳原來從頭到腳一身病,心臟病、眩暈症、婦科病出血身上僅剩四克血、胸悶、常年咳嗽、發燒等疑難重病,四處求醫不見效,經常臥床不起。一九九六年,就在張蘭鳳的生命奄奄一息的時候,她喜聞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功後不長時間,多年的疑難雜症全沒了,從此無病一身輕,她處處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到處講述她親身受益的體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張蘭鳳和丈夫夏文仲因堅持信仰和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告訴人們中共邪黨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事實,經常被當地的惡警綁架、非法抄家、敲詐,最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丈夫被迫害致死

張蘭鳳的丈夫夏文仲,原成安縣水利局職工,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家庭幸福和睦。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成為當地惡警迫害的重點。從此他家無寧日,先後十次被成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成安鎮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夏文仲的大多半的時間都是在看守所或監獄等場所裏度過。期間,他被單位開除工作,停發工資,多次敲詐勒索錢財,總金額已很難詳細統計。下面是他被迫害部份情況。

二零零二年大年剛過,也就是正月二十,成安縣公安局長李志德帶政保股楊士華、田貴生、刑警、武警約四、五十人來到看守所,將法輪功學員翟連生、夏文仲從監室提出去按跪在院裏,由武警五花大綁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上完繩,李志德大聲嚎叫:「夏文仲,你們在看守所還敢煉功!」並辱罵法輪功師父。就把翟連生、夏文仲、王書軍等法輪功學員與其他刑事犯一同帶走,在成安縣新電影院召開刑事犯公審大會,並沿路遊街示眾,還拉到路固、漳河店等鄉鎮。他們被綁著遊街兩個多小時左右。


被迫害得身體虛弱的夏文仲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夏文仲再次被中共當局綁架,在成安縣公安局內,夏文仲遭五個惡警用電棍電擊,他一隻手被銬住掛在局裏的鐵欄杆上一宿,被迫害的身體出現嚴重高血壓,不能起床,不能說話的情況下,並被冤判四年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在河北省大名監獄,夏文仲被惡人強行脫光衣服用戒尺毒打。最後他在河北冀東(唐山市)監獄又被關押一年多後,被折磨至神智不清、記憶衰退、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才讓家人接回家。此時他的身體已極度虛弱,一直便血,一條腿不能動,家人詢問他在裏面受到了何種酷刑、怎樣的折磨時,夏文仲痛苦的無法表達,一直說:「卑鄙!卑鄙!」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夏文仲在家含冤離世,年僅59歲。

張蘭鳳遭綁架、被惡警勒索一萬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4點左右,張蘭鳳與親戚開車去臨漳縣菜市場進蔬菜返回途中,被臨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開車攔截,稱張蘭鳳沿途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他們已經跟蹤一路。警察將張蘭鳳及其親戚劫持到臨漳縣公安局,非法扣留汽車及車上的蔬菜。

警察將張蘭鳳非法關押在臨漳縣公安局,由一名男警察和三名女看守看管。臨漳縣國保警察陰謀進一步迫害張蘭鳳,帶她到醫院體檢,結果檢查出高血壓、心律不齊等症狀。那些警察不死心,仍圖謀繼續迫害。後經親朋好友多方營救,臨漳縣公安局才同意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放人,但狠狠敲詐張蘭鳳家人10000元。

案例3、丈夫屢遭綁架,妻子被看守所酷刑致死,兒子兩次被勞教

李剛林,男,60多歲,邯鄲市復興區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李剛林由於不放棄信仰,被多次非法長期關押。其妻劉煥青因不放棄信仰被邯鄲第二看守所酷刑致死,其子李石頭是大學講師,也數次遭到中共的綁架和勞教。

二零零零年初,李剛林被勝利橋派出所綁架,非法拘禁於邯鄲市第二看守所5個月。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李剛林夫婦再次被勝利橋派出所從家裏綁架,李剛林被非法拘禁達十個月之久。

二零零二年九月中旬,李剛林在家中被勝利橋派出所警察綁架送看守所,因血壓高達240,沒送進去,在派出所關兩天後又送看守所,血壓仍太高而被拒收,警察們只好將他送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勝利橋派出所警察們又一次將他綁架,直接送邯鄲市勞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下午,李剛林再次遭綁架,被送進邯鄲洗腦班。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復興區國保大隊伙同勝利橋派出所警察八、九個人,再次闖到李剛林家騷擾。

妻子被邯鄲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

李剛林妻子劉煥青,曾三次被復興區公安局勝利橋派出所惡警抓進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惡警從家中將李剛林夫婦綁架,劉煥青被強行關押在邯鄲第二看守所長達一年多時間。

在看守所,劉煥青被視為「頑固分子」,戴著沉重的腳鐐、手銬。惡警崔樹敏經常用電棍擊打劉煥青全身,使她身體和精神受盡了野蠻摧殘,體重由原來140斤降到不足80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時,看守所為了推脫責任才允許家屬把她接回家去,回家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劉煥青就離開了人世。

兒子在勞教所被當眾剝光衣服羞辱、長時間不讓睡覺

李剛林兒子李石頭,是碩士研究生,在單位深得領導的賞識和同事們的稱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李石頭堅持到公園裏煉功,以行動來證明大法的清白,以行動來抵制人權及信仰自由的被踐踏。遭綁架,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頭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因不堪牽連,妻子與他離婚,在天津雙口勞教所,李石頭多次遭受電擊、毒打、被當眾剝光衣服、長時間不讓睡覺、接受強制轉化。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長期的惡劣生活條件,使李石頭生了嚴重的疥瘡,全身潰瘍腐爛,不敢穿內衣,腳上淌著膿血,腫脹的穿不上鞋,雙手潰爛,淌著血水、膿水。全身瘦的皮包骨頭,走路只能拖著腳、彎著腰。看到他的人,誰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學府、受人尊敬、才華橫溢的高級知識分子。

後來,李石頭被邪黨轉到漁山勞教所一大隊迫害。漁山勞教所,又稱採石場,那裏的恐怖環境和繁重的奴役使曾經來過這兒的犯人談虎色變。李石頭到這不久,因拒絕教導員李佔的無理體罰,即被李佔拳打腳踢(李石頭的近視鏡被打碎),而後被李佔和惡人周海英(李石頭的號長)電擊,進行強制轉化。

出來後李石頭被學校開除工職,無以為生計。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頭去一位同修家串門,被早已在那裏蹲坑的勝利橋派出所警察再次綁架,後直接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非法勞教兩年。

案例4、屢遭酷刑、冤獄、妻離父亡,李明濤一家多人遭中共迫害

李明濤,男,48歲,原邯鄲建設銀行職員。二零零三年七月,李明濤被中共官員枉判十一年徒刑,他的妻子因承受不了中共的殘酷迫害被迫離婚。李明濤父親李家功也因中共長期迫害而含冤離世。李明濤的兩個姐姐因幫父親郵寄真相信而分別被叢台公安分局非法勞教2年和敲詐勒索8000元。

李明濤屢遭酷刑,兩次身陷冤獄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邯鄲市邯山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了時年31歲的李明濤等幾名做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惡警搶走李明濤身上的現金、身份證及一切通訊工具,將李明濤家中的所有大法書籍、現金、存摺和值錢的東西洗劫一空。邯山公安分局惡警私設公堂,對李明濤等進行了長達二十多天的刑訊逼供,用高壓電棍電擊全身,長期吊銬,李明濤的手、腳、胳膊、腿都腫的老高,手銬都卡到肉裏。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鄲市邯山區法院將李明濤非法秘密判刑,刑期長達11年。中共當局也不通知家屬,直接將李明濤秘密送到石家莊北郊第四監獄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李明濤結束了長達11年的冤獄回到家中,卻不斷受到當地有關部門惡人的騷擾和監視,繼續維持對他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明濤在邯鄲肥鄉區再次被非法開庭,主審法官柳延峰非法對李明濤被判刑四年,並罰金4000元。目前李明濤被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遭受迫害。

父親李家功被迫害致死

李明濤父親李家功是邯鄲市機械電子研究所高級工程師,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多年的高血壓不治自癒,大法的神奇在老人的身上不斷的展現,使得家人相繼得法修煉,一家人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四月李家功參加了「四二五」和平請願,回來後,中共便對這個善良老人開始了長達10年的迫害。李家功的單位邪黨書記馬路昌、光明橋派出所惡警宋某、蘇曹派出所等單位惡人,平時或每逢「敏感日」必上門騷擾、恐嚇並多次抄家。十年來,老人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中度日,致使精神長期壓抑,積鬱成疾,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老人含冤離世。

案例5、六歲女孩的童年:媽媽遭酷刑,爸爸被迫害致死

王書軍,男,36歲,邯鄲成安縣林裏堡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書軍和妻子趙素英帶著只有兩歲的女兒一起去北京上訪,被當地警察綁架回了成安縣公安局。

王書軍1992年5月在新疆邊境部隊當兵服役時的照片
王書軍1992年5月在新疆邊境部隊當兵服役時的照片

夫妻兩人分別被關進兩個辦公室。四個惡警對嬌小的趙素英實施酷刑,他們讓趙素英脫掉鞋子,光著腳,雙腿跪地,用內帶金屬絲芯一米左右長的粗黑皮橡膠棒,四個惡警輪番抽打她的腳心、腿肚子、後背;用煙頭燙她的耳朵,一邊打一邊逼問她為甚麼去北京,足足毒打四個小時。惡警看王書軍身體結實,不停猛擊他的胸口,打得更慘。當天夜裏兩人又被關進成安縣看守所繼續迫害。

後來王書軍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石家莊第四監獄。石家莊第四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王書軍在那裏因不放棄修煉受盡了折磨。二零零三年十月,王書軍好不容易被放回家,但還是不能獲得自由。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書軍再次被邯鄲610頭目曹志霞、縣公安局連日紅等中共人員以不轉化為由,再次強行從家裏綁架到邯鄲市洗腦班(邯鄲勞教所專管隊)。洗腦班惡徒對他進行慘無人道的摧殘,王書軍絕食抗議二十多天。

長期的監獄折磨,使王書軍的身體極度虛弱,在洗腦班關押一個多月後,王書軍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決不寫「保證書」。曹志霞之流看他身體實在不行了,怕擔責任才放他回家。

可長期的迫害使王書軍的身體難再恢復,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點,王書軍含冤去世,年僅36歲。家中一貧如洗,連安葬的費用都沒有。女兒那年僅僅6歲,再也看不著父親了。

案例6、迫害連失三條命,家庭陷入絕境,連安葬親人的費用都沒有,還欠兩萬元債

周振傑
周振傑

周振傑,男,68歲,邯鄲市成安縣法輪功學員,家住四清街。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成安縣公安局非法搜查,發現老人珍藏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遂將他扣留三個月,肆意折磨,後勒索人民幣2000元才放回家,不久,老人便離開人世。

周振傑本是家中的頂樑柱,一家人的生計全靠他修車、賣零件維持。老人死後,家人感到難以承受,一向身體健康的老人就這樣被活活奪走了性命,老百姓做好人就蹲大牢,太冤枉了。他兒媳去成安鎮派出所講理,還沒說甚麼,只提到老人是被迫害死的,派出所所長王旭軍馬上就暴跳如雷,兇相畢露,讓兩個警察擰著這個弱女子的胳膊從樓上拖下來,把她關到派出所一樓東屋內鐵籠子裏面。

周振傑老伴也是法輪功學員,丈夫的突然屈死,給她的精神造成很大痛苦,由於過度悲傷和驚嚇,大腦受到刺激,導致精神恍惚,恐懼到一個人大白天都不敢在屋裏呆,一向身板健康、動作俐落的老太太也於五年後悲憤離世。

周振傑的兒子精神也受到很大打擊,因那天警察來騷擾,是他開的門,沒想到卻引狼入室,奪走了慈父的性命。兒子悔恨交加,常自責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沒能保護了老父。就在其母親去世一年後,兒子也悲痛離世,才52歲。

當時周振傑的孫子剛成家,兩個孫女正在上學,僅靠柔弱的兒媳做小買賣、打工艱難維持一家人生計,生活極其艱難。一個家庭就這樣被中共害死三條人命,陷入絕境,連安葬親人的費用都沒有,還欠下20000元債。

案例7、長子程鳳祥至今下落不明,兩個兒子、兒媳、女兒、老倆口全都被綁架過

程培聚,男,70多歲,永年縣臨洺關鎮北東街村人,和妻子鞏雙芹、長子程鳳祥都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對這個家庭的迫害非常慘烈。

全家人皆遭綁架,兒子程鳳祥遭多種酷刑摧殘,至今仍下落不明

因長子程鳳祥參與沙河、邢台地區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七時,河北永年縣公安局政保股陳聚山帶領一夥惡警對程培聚非法抄家,妻子鞏雙芹、程鳳祥,還有兩個不煉功的兒子、一個兒媳全都遭綁架。

永年刑警中隊惡警隊長楊慶社在提審程鳳祥時,對程鳳祥施以竹籤插指、老虎凳、熬鷹、毒打、電擊、棍碾等13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明慧網有詳細報導)。

'程鳳祥照片'
程鳳祥照片

二零零四年,程鳳翔被邢台橋東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程鳳祥被中共當局「綁架失蹤」,家人再也得不到程鳳祥的一點信息,至今仍生死不明。

一家人被騷擾不斷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程鳳祥父親程培聚、妻子鞏雙芹、兒子及女兒又被惡警先後抓進公安局非法關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永年縣臨洺關鎮北東街村村長杜會的、副支書董小保又帶人騷擾程培聚、鞏雙芹等法輪功學員,讓老兩口簽撤訴江表,寫保證書、悔過書。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因訴江事件,臨洺關鎮北東街村委人員伙同包村幹部李棟再次到程培聚、鞏雙芹家中進行騷擾、拍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左右,臨洺關鎮派出所伙同村委再次到程培聚、鞏雙芹家中騷擾。

案例8、媽媽兩次被綁架,爸爸被判刑,女兒無人照顧流離失所

王秋芬是宋振海的妻子,都是邯鄲臨漳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王秋芬被中共警察抓捕迫害時,她的女兒才六歲。當時,臨漳國保警察張緒明、劉亮、李軍等非法關押她二十多天,勒索8000元才讓她回家。

王秋芬
王秋芬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王秋芬丈夫宋振海等法輪功學員開車途中向民眾免費發放神韻光盤,被杜村集鄉派出所幾個警察綁架。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下午,王秋芬去要人,被國保警察張緒明等人在公安局門口強行劫持,非法關押40天。

殘酷的迫害,使宋振海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最可憐的還是他們無辜的女兒,從記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被迫害的恐怖陰影中。二零一四年爸爸媽媽再次被中共綁架後,十三歲的她受到的打擊太大了。沒有父母的照顧、疼愛,幼小的她無依無靠,受人譏笑,也不能上學了,最後她被迫離家出走。幾個月時間了,家裏人都不知道孩子在哪兒。二零一五年二月中旬,宋振海被第三次開庭後,被臨漳法院非法判三年刑期。

案例9、孩子被綁架虐待、不修煉的丈夫遭酷刑、惡警叫囂「不說扒光她的衣服打。」

馬金秀,女,年齡未知,邯鄲館陶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12點30分左右,館陶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夥惡警,翻牆砸門闖入馬金秀家,強行將她綁架到城關派出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不煉功)和12歲的兒子。

惡警把馬金秀十二歲的兒子從被窩裏拉出來,不讓他穿棉衣,抓住他的頭髮往車上拉,把孩子也抓進城關派出所銬了起來。當時正值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凍,寒氣逼人,十二歲的孩子只穿著秋衣秋褲,挨凍受餓,在城關派出所被銬了兩天兩夜後才被放回。馬金秀的孩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從此失了學。

當時惡警把馬金秀一家三口綁架走時,家裏只剩下兩個幼孩,無人照看。

馬金秀被抓進城關派出所後,公安副局長、所長陳培義用酷刑對她逼供,陳培義讓人搬來「老虎凳」,放在他的辦公室裏,強行將馬金秀綁在上面,然後用鐵棍別住馬金秀的身體使她不能動彈,再一塊一塊的加磚,直到馬金秀疼得昏了過去,痛苦的無法言表。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

陳培義等惡警還用一種酷刑,把馬金秀的雙臂捆綁到背後,再往上提拉「吊繩」,惡警陳培義對馬金秀用盡了酷刑並大聲喊道:「不說扒光她的衣服打。」動用一系列殘忍的酷刑後,馬金秀被惡警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這期間,馬金秀的丈夫徐延立也遭到惡警的酷刑摧殘,他被強迫坐兩次老虎凳,戴大型腳鏈手銬,惡警打的他無法正常呼吸,甚至精神失常,不能正常生活,家中老人被嚇得臥床多日打點滴,多日才恢復。

'中共酷刑示意圖:戴腳鏈手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戴腳鏈手銬

在被非法關押在城關派出所期間,惡警陳培義還故意侮辱馬金秀的人格、挑撥他們夫妻關係,對徐延利造謠:「你媳婦都給你戴綠帽子了,你還不知道咧。」二零零九年十月,馬金秀解教回家後,丈夫徐延利多次審問她此事,並經常為此打罵,令馬金秀家至今無法正常生活。

案例10、妻子賣血養家,丈夫被重判十三年刑期

劉軍,男,年齡未知,邯鄲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劉軍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遣回邯鄲,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了近四個月。此後,迫害開始,劉軍被邯山分局非法拘留四、五次。他租的小房子也被警察搶劫了,家裏的東西全被惡警扔到院子裏,颳風、下雨、下雪,全都淋壞了。

每一次劉軍被放出來,都要被警察敲詐勒索5000元,原來全家僅靠劉軍掙的幾百塊錢度日,劉軍被綁架後,斷了生活來源,每次惡警敲詐勒索劉軍家裏的錢,都是朋友幫助湊的,沒有辦法,劉軍的妻子經常靠賣血來養家糊口。

二零零一年八月,劉軍做大法真相資料,被邯山區分局惡警綁架遭酷刑折磨,在看守所關押期間,劉軍的妻子帶著三歲的女兒到邯山區渚河路派出所要人,惡警們沒有人性,把孩子強行搶走,把劉軍妻子也綁架到看守所,一關就是半年多。

二零零三年,劉軍被中共當局枉判十三年徒刑,非法關押在石家莊監獄迫害。

案例11、受株連,孩子不能上學,壓力之下,丈夫成為精神病人,妻子含冤離世

張秀英,女,45歲,曲周縣南裏岳鄉小王莊村人。以前患有心臟病、經常氣短,經多次長時間治療,不見好轉;九七年皇曆正月初八開始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身體就跟正常人一樣了,從此甚麼累活她也能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張秀英被裏岳鄉政府非法關押、勒索現金300元。二零零零年,鄉政府與派出所惡警多次到她家恐嚇,還把她綁架到曲周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勒索現金兩千多元後,再把她轉入雞澤縣看守所,惡警想方設法敲詐,又逼她丈夫交現金2000多元才放人。

殘酷的迫害還牽連到張秀英孩子身上,當地中共人員不讓孩子上學,她丈夫受不了這樣的壓力成為了精神病患者。從此,張秀英的家庭生活變得更加困難,導致舊病復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張秀英含冤離開人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