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刪除以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

微信刪除以後

文:大陸大法弟子

今年八月十八日晚,也就是我微信刪除後不長時間,我家廚房窗戶被氣槍射穿了一個洞。我的第一反應是當地國保人員所為,因為他們監控不上了。

九月三日上午九點左右,我妹妹出去買菜,有一男子拿鑰匙打開了我的樓門。我母親八十多歲,身體不好,看到來人拿起這個東西看看,那個東西看看,不一會兒走了。回想起二零零一年,我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後,警察搶走了我的鑰匙,並且抄了我的家,沒想到他們還配了鑰匙。

從我實名訴江後,經常當我晚上十一點後燈還亮著時,樓下總有人彈很響的手指。其中一個晚上,我看電腦十二點過了,沒有理會彈手指的事。當晚被惡人從廚房窗戶進入房間,盜走了我的筆記本電腦,使我痛悔不已。好在電腦系統是同修全盤加密的,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記得二零一五年六月訴江後,八月就接到當地國保隊長的電話。當時我換拿了母親的手機,可他們直接掛通我母親的電話要我去國保核實一下。我也知道是訴江的事。第二天出門,迎面站著一個陌生人看我過年貼的有關大法內容的對聯。他看見我後馬上轉身下樓,見我去了國保,他就朝相反的方向走了,大概是怕我不去國保核實訴江信息。

惡黨如此無恥的監控修真、善、忍的好人,更顯其末日心虛瘋狂。希望被邪惡抄過家同修最好立即更換門鎖,加強安全防範,嚴防這些流氓土匪。更希望同修齊發正念,解體銷毀共產邪靈,給眾生爭取自由選擇生命未來的時間和空間。

卸載微信,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文:大陸大法弟子

說起卸載微信,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真是慚愧,經過師父的多次點化,才把微信卸了。回頭看看,甚麼都沒耽誤,甚麼顧慮都是多餘,只管照著大法去做,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的天目看不到,但是,不好的東西也是物質存在,是一個黑色的能量場,我時不時的能感受到。不光是在打開微信之後,就是在電子設備上看到微信圖標時,我也能感覺到一股渾濁的能量向著我的頭部而來,同時有輕微的頭暈。這種感覺並不強烈,可能因為它是肉體的反應,真正在另外空間的反應會比這強烈不知多少倍。但我出於求安逸心,並不想認真思考解決這個問題,在明慧編輯部發出卸載的通知後,也遲遲沒有採取行動,甚至還給同是修煉人的父母裝了微信,覺得反正只用來通話,那個設備上也沒別的,通訊錄和銀行賬號甚麼的都沒有,不會有甚麼問題。

有一天,我又使用微信時,輸入法突然失靈了,不能用了,這是從沒發生過的情況,我感覺可能是師父點化不讓用微信了,但惰性又佔了上風,覺得自己手機上的微信已經卸了,就只剩下iPad上的這個,也不是經常看,就又拖了下去。直到有一天,看到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意識到卸載微信是師父所要的,怎能有任何理由不做?這才把微信上的名字改成了「某某已卸載微信」,把微信卸掉了。

卸了微信,交流的問題怎麼解決呢?我忽然想起來,好幾個月前的一天晚上,丈夫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告訴我某某軟件能視頻通話!還特意讓我連線了一次試試。我想到:丈夫對電子設備的使用除了通話和短信,基本上是一竅不通,也不感興趣,他怎麼突然發現了這麼一個功能呢?這不是師父的點化嗎?

卸載微信之後,我發現自己的生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就連給孩子報網課,與老師的交流也可以在網校的客戶端進行,微信根本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可剝離。而且卸載微信之後,一下子感覺時間多出來了不少,煉功也比以前容易入靜了,事實證明,只要照著大法去做,師父給予的都是最好的。

微信對我危害

文:北京大法弟子 梅子

提筆不知從何寫起,總覺得自己修得不好,沒甚麼寫的,就從我的病業假相說起吧。

我在二零一五年,因起訴江澤民,被非法拘留十四天。那時一直用人心看待這件事情,覺得我們地區那麼多同修都沒事,就我有事。回來後也沒有認真找自己,因此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身體明顯消瘦。直到現在聽了同修的體會,才知道自己問題的嚴重。以前同修都說我悟性好,當時覺得自己還行,也沒在意,現在想起來,我哪是悟性好啊!我只拿法對照同修,而從來沒有好好照照自己。深挖下去,自己還有顯示心、求名的心、妒嫉心、不讓人說的心,要不深挖,還真不知道。

真得好好向內找了,自己為甚麼會被非法拘留、為甚麼會出現病業假相,深挖下去真是太可怕了。在我被非法拘留之前的幾個月,我兒子在我手機裏給我安裝了微信,從那以後,我就沉迷於這個微信。每天學法就像例行公事一樣,學一講或一講多點就行了,剩下的時間就是在微信上聊天,和同學聊、和親戚聊、最後和陌生人聊,被它帶動的神魂顛倒。一聊就是大半夜,要是沒人聊,還覺得很空虛。那時自己根本不像個煉功人,讓魔鑽了空子,因此才會出現被非法拘留,直到今日才醒悟。

從拘留所回來後,還沒悟到它的嚴重性,接著還是玩手機、看微信,身體開始出現病業假相,可是還沒真正悟到,雖說比以前玩的輕、看得少了,可還是沒有真正斷了。

有一次去同修家學法,他們家裏放了一個火盆,學完法剛走出他們院門我就暈倒了。同修趕緊把我抬回院內,我才醒過來,我說沒事就起來了,很長時間身體都不舒服。栽了這麼個大跟頭,自己還不悟、不向內找、還找同修的毛病,認為她不應該把火盆放在屋裏。現在想起來,自己還是個煉功人嗎?都是在拿人理去看問題,從來沒有用法來對照,

師父的一次次點悟,就是不悟,還求師父幫我解決問題。也許師父看我實在不悟、不願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就借用同修的體會來點悟我,我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是我錯了。

我以前不愛煉功,從明白了微信的危害後,我煉功也正常了,有時偶爾沒跟上晨煉,就在晚上補上,誰知我這一煉功沒幾天,神奇的事出現了,以前不走的表,現在開始走了,還挺準,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呢!謝謝師父!我現在不玩手機了,微信只在工作上用,它太害人了,魔性太大。我現在可以用大量的時間來學法、發正念,用法來歸正自己,全身心溶於法中。

謝謝師尊的苦度!謝謝同修們的幫助!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