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微信後果可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我的先生(同修)以前是個網盲、電腦盲(指甚麼都不會操作),因工作關係,二零一六年由他人指導在蘋果智能手機上安裝了微信。豈料,安上後就放不下了。

我具體不太清楚他在微信上工作的內容,但自從使用上微信後,他白天可以從吃完早餐一直到中午去上班期間都捧著手機,晚上回家吃完晚飯可以看手機一直到十一、二點,學法、煉功、發正念幾乎完全停止,並且脾氣暴躁,經常一不順眼就開罵,家裏的阿姨大氣不敢出;小孩調皮,時不時就被先生咆哮訓斥,所以很多時候家裏的氣氛很壓抑。我多次提醒先生這個狀態很不好,他也知道,但他控制不住發火。

可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在明慧網發表了《所有大法弟子須知》後,我讓先生趕緊看這篇通知,並請他找會卸載微信軟件的同修去幫助,先生看完通知後,嘟囔了一句:「那不是沒得看微信了嗎?」給我回了一句「沒事」,就離開房間了,又捧著手機看起來了。

七月九日他出差去外地參加行業的會議,因早上八點多的火車,他晚上調了兩個鬧鐘怕趕不上,(據事後他自己回憶九日凌晨三點多就醒了,睡不著,躺著床上腦子裏開始胡思亂想)後來六點多鐘他起來洗漱完畢後,臨走給我打了招呼。下午四點多還給我發了短信和打了電話,告訴我他已到達目地地。這一切看似都很正常,但晚上八點多鐘,先生突然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起先是問我是否後天確定也要出差,小孩都安排好了嗎,我回答是的,他說話吞吞吐吐,我說你怎麼了,有甚麼事嗎?他嘆了一口氣說:「我身體很難受啊,到現在都沒吃飯,全身乏力,腳都走不動路了,狀態很不好呀,我告訴你一聲!」我立即意識到這是邪惡的迫害,趕緊說:「你立即做該做的事,否定一切!」(因在電話裏不能說的太多),他回答:「我沒有帶,做不了啊,不行呀!」

我反覆提醒他要有正念,讓他自己多保重,電話掛斷後,我沒多想,因為他說話都還很正常,沒有想到事情有多嚴重。到了第二天上午十一點多,先生的大兒子突然給我打了電話,說他爸(指我先生)的隨行朋友說先生的情況很不好,並且已經不想接電話了,必須去外地把他接回來,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那會正在開會,就說等會回覆他。會後我仔細問先生的大兒子甚麼情況,他說:「我爸昨晚一宿沒睡,說睡不著,一個人呆在賓館,哪都不想去,感覺走不動,朋友打來的快餐也沒怎麼吃,出現好像六年前的狀態。」(註﹕六年前邪惡在另外空間直接對我先生進行思想和肉體上的迫害和控制,他整個人變得非常膽小、恐懼,精神狀態很差,言行舉止有些異常,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接近三年的時間他才走回來。)

聽大兒子這麼一說,我立即說馬上訂機票,我們當天晚上九點多趕到了外地,看到在賓館獨自坐著的先生。那一刻,我心裏「咯登」一下: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脫離大法其景象是多麼的淒涼,只剩一個肉體,其它甚麼都沒有。

我們立即幫先生收拾行李,和先生隨行的朋友打聲招呼,謝謝他們幫忙照顧,離開後住到了另外一個賓館。先生這一次被迫害的表象比較嚴重,精神高度緊張,無法入睡,沒有食慾,口乾舌燥。據先生說他腦袋裏胡思亂想,亂七八糟,根本睡不了覺,全身乏力。我馬上說發正念清理,到十一點五十五,他還能跟著一起發正念,我說:「明早我們一起煉功,你先學法。」先生拒絕學法,說現在根本聽不進去,我就建議他先休息,明天再聽。我們各自休息。

次日早上五點五十五分前,我敲先生他們的門,問他昨晚休息的怎麼樣?他說沒怎麼睡,睡不著,我接著說:「那我們發正念吧!」先生搖搖頭,拒絕,怎麼都不肯發正念,躺在床上。我立即發正念清理一切迫害我先生的邪惡因素,發完正念後我說:「咱們一起煉功吧,你現在的狀態不好。」先生回答:「是不好,但我煉不了,渾身沒力,難受,腦袋裏胡思亂想。」

白天賓館人多,嘈雜的聲音很大,我試著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先生聽,他說:「讓我休息休息吧,身體沒力,腦袋裏很亂,現在聽不進去。」他的怕心比較重,正念不足,所以我沒有勉強。我說那你先休息,我們下午出去轉轉。(為甚麼我會提出,出去走走呢,因為他的肉體完好,沒有任何問題,走路一點問題沒有,但就是思想裏不好的念頭給他造成假相,認為自己身體不行了,走不了,無法煉功,但是,他又無法識別這個思想不是自己真正的思想。)

下午他能和我們一起出去走走了,狀態稍有好的改變,到了晚上,我問先生:「師父最近一次的講法你看了嗎(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先生說只看了一遍。我說那好,我就讀師父這次的講法給你聽。我讀了近一個小時的法,讀師父經文時我流淚了,發自內心的為師父不捨棄任何一位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而流淚。我的三歲小孩看見我哭了,就問我:「媽媽,你為甚麼哭呀?」我回答:「師父告訴我們要有正念,不要放鬆自己,所以我們要告訴爸爸要振作起來,師父非常珍惜我們。」孩子點點頭:「嗯。」

讀完這段法後,先生說:「先休息休息吧,你們也累了一天了。」我提出一塊發正念清理這些邪惡的因素,他搖搖頭。我說:「那好吧,你先休息。」回到我自己的房間,我立即發正念清理我先生空間場範圍內一切邪惡因素。

第二天早上五點五十分,我敲先生的房門,他大兒子把門打開,我進去後,先生醒了,見到我後甚麼也沒說,豎起大拇指,然後說了一句:「昨晚我終於睡著了。」「那我們起來煉功?」我問道,先生回答:「現在我能睡了,就讓我再多睡一會吧。」我內心非常清楚,這次又是師父幫助我先生清理了大量的邪惡,他才能睡著。

我想告訴還沒有卸載微信的大法弟子:微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像鴉片,你上癮後無法擺脫。雖然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順利的回到了家,但情況還是不樂觀,我的先生已經無法正常上班,總想躺著,身上沒力,打不起精神,不想動。好在他的眼睛已經不能再看手機的亮光;一開始回來這些天每餐吃完飯就躺下,近幾天他可以煉一套或兩套功法了,講法錄音能聽了。只是還會不知道師父在說甚麼,先生自己說:「我以前看法能看到內涵,現在甚麼都看不到了,不知道書上寫了甚麼。」

我的先生一直在微信上迷戀他自己的工作天地,非常執著自己在微信裏行業圈內的人對他工作的認可,並飄飄然,對親朋好友說話的態度都居高臨下,讓身邊所有的老朋友親人都感覺他變了,有些生意上的朋友乾脆就不搭理他了,致使生意非常清淡。我先生這次被迫害的經歷是非常可怕的!這個教訓和代價是非常沉重的!

我寫出這段可怕的經歷是再一次提醒執著微信的同修,任何一個執著都將成為舊勢力往死裏迫害大法弟子的把柄和理由!

再次與所有大法弟子重溫師父的慈悲苦度:「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1]

文章中有任何不在法上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