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卸載微信的一點困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日】對於微信的處理我是這樣做的,買了新手機(插入原來電話卡),原手機的微信退出登錄後卸載,原手機(無電話卡)放在家裏不隨身攜帶。可是幾天後,我又兩次重新安裝了微信,原因是這樣的:

第一次:我發現雖然微信退出登錄並卸載了,可是別人給我發消息還能正常發送,沒有任何提示,這就造成了別人誤以為我收到了消息只是沒回覆。我之前沒有廣而告之我不用微信了,只告訴了幾個常聯繫的同事和家人。於是,我又安上微信,一看,在卸載期間的消息都收到了。我就找到「停用」兩個字的圖片換成我的頭象,在暱稱後面附上:有事打電話和號碼,這樣我以為別人就知道我停用微信了,我又卸載了。

第二次:可是出乎我的意外,通過反饋,仍然起不到這個作用,多數人以為我只是換了個頭象而已,而且這時班級群的群主(休假了)把群主換成我了,我要想再換成別人,必須上微信自己操作,別人沒有這個權限,於是,我又安上了微信,把群主更換成了別人。至此,我有了重新的思考。

自從明慧網發表了《大法弟子須知》一文,看到的有關交流文章都是正面處理微信的,我很佩服同修,也給我很大的鼓勵,因此我才決心脫離微信,可是實際情況千差萬別,我在想:我們完全不考慮他人的感受而一味的單方面停用微信是不是合適呢?比如我是幼師,一直糾結班級家長群該怎麼辦?現在是假期沒甚麼事,馬上開學了,雜事很多,都是在群裏通知和反饋完成的,家長幾乎每天都要告知孩子的情況,如果我不用微信了,那麼就會給另一位老師增加很大的工作量,我也覺得不太合適。我想到了師父講的那個五百隻小白鼠實驗的法理,師父說:「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1]

現在的社會實際情況已經是這樣了,微信幾乎人人在用,離開它已經寸步難行了,但是通過我兩次卸載微信的經歷,確實體會到這個軟件的流氓程度,是不能被新宇宙承認的,大法弟子也不能認可它,但是目前情況下,為了不給常人造成負面影響,我想下面的做法是否合適,提出來與同修共同探討:

1、去掉對微信的執著和依賴,能做到不看朋友圈、不使用微信紅包、不看熱鬧新聞等,不做休閒娛樂之用,確實是工作上難以脫離的情況下暫時使用。

2、準備兩個手機,一個不安裝微信正常攜帶使用。一個安裝微信放在家裏或單位,不隨身攜帶,只為常人工作聯繫之用。

我想這也是一個過渡的做法,平時儘量少使用或不使用微信聯繫朋友,逐步脫離微信的控制,如果能達到不會帶來負面影響了就立刻卸載和停用。

不知道我這樣悟對不對,也怕偏離法,因此寫出來想與同修交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