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微信的背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前幾年,同事們都上QQ時,我總覺的QQ在另外空間是有通道的,有使用QQ的同修也覺察到了,夢中出現兩條深不可測的通道,裏面有邪惡的眼睛在盯著自己。

當出現微信的時候,一位親戚來我家,我在學法時,他的手機經常出現提示音,這種提示音讓我學法靜不下來,他總看手機,走來走去,讓我感覺到鬧心。我在天目中看到:我家的空間場中開始出現一團混沌物質。我忍不住問他:「你總在看甚麼?」他說:「是微信。」我說:「能不看嗎?」他解釋了一通,意思是這個東西好像很重要,我沒有說甚麼。這個親戚走了,半天後,我家又清亮了。

所以,當同事們都上微信時,我沒上,因為我覺的那個東西是網絡爛鬼弄來的東西,一個讓修煉人牽扯精力、鬧心的東西。後來單位通知事情都用微信,我告訴身邊的一位同事,有重要事情告訴我。

因為我不上微信,我的同事有一次在辦公室突然衝我發脾氣,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一位對我一直很友善的同事,在幾位同事面前突然對我發飆,直呼我的名字,說:「某某某,你為甚麼不上微信,你怎麼這麼特殊,人都說『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你說,你是大隱?還是小隱?」在她說話時,我看見她頭頂上出現一個很惡的、頭頂上面帶著天線的生命,指著我,對我破口大罵。我不動聲色的清除這個邪惡生命,平靜的對同事說:「我不是大隱,也不是小隱,我覺的那個微信很牽扯人的精力,我不想用它。」過後我想:網絡爛鬼真是不遺餘力的想破壞修煉人的清修,想把修煉人拽下去。

我有時需要上網查一些知識,有一次上網之後,多看了一下感興趣的內容。我回家看《轉法輪》時,覺的眼睛發黏,眼皮發硬,睜起來費勁。眼睛不由自主的眨了幾下,我看見有白色的蟲子在從眼裏劈里啪啦的往外掉,我知道了,我看人中的東西,不好的生命就往我眼裏進,看大法書時,大法就在清理我的身體,清理鑽進我眼睛裏的蟲子。

去年冬天,我真切感覺到上常人網站是一個很凶險的過程,那一次,我的手機剛要聯網,那一瞬間,我看見許多的網絡爛鬼在另外空間迅速的搭建網絡通道,好幾個空間的門打開了,三界中慾界、色界的爛東西,還有其它的敗壞物質和一些醜惡的生命,迫不及待的、躍躍欲試的想要闖進我的手機裏,我慌忙的把手機斷了網,坐在椅子上,我有一種被驚嚇到的感覺。我意識到:不能上常人網站了。

師尊的新講法發表後,我決定換一個不能上網的手機,這樣想了,卻兩天沒有行動,結果晚上做夢,夢中在忙著換手機,換不能上網的手機,忙了一宿。白天,我趕緊把手機換了。

常人中現在有一個詞,叫「行動力」,對於手機,我們真得快速的拿出一個力度來,比如微信,就是卸載,或者換一個不能上網的手機。我認為,對師尊的講法和明慧網的通知,領悟如何,體現出一個修煉者的悟性。師尊說:「講人的悟性問題,這是指在修煉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層次或者是師父講的某一種東西,某一種法,你對它的理解成度。」 [1]

師尊在新講法中說:「你們知道嗎?山上很多大法小弟子為了不被干擾,就一個電話,不上網。」 [2]

我想:大法小弟子這樣做,老大法弟子就可以放鬆嗎?難道大法弟子的標準會因為年齡不同而有分別嗎?師尊珍惜弟子,看護著弟子,而網絡魔鬼在往魔窟裏拽大法弟子。修煉人的心是清淨的,而手機上面甚麼東西都有,看了都是污染,能勾起人的七情六慾,使人心泛起,達不到清心寡慾,不利於修行。

我知道有的同修修煉狀態非常不好,都和手機有關。一位同修在七二零後,在監獄中被殘酷折磨,出來後,沉迷於電腦、手機,色心非常強,後來完全變成了常人。

有人使用微信,是為了省錢,是為了聯絡感情,這涉及到利益和情感的問題,對於修煉人,名利情不是應該執著的,反而正是應該修去的東西。當然,也有人是為了工作便利。微信的使用在社會上能普及,是外星科技肆虐人間的表現之一,外星科技和邪靈互為利用,在控制人、改變人,甚至要毀滅人。修煉人把微信卸載下去,就是杜絕它們對自己的窺測和控制;也是從社會的泥沼中拔出腿來,逆流而上;同時也是在自動歸正自己的修煉狀態,使自己對應的宇宙天體和自己承擔的宇宙範圍自動更新,也會帶來一種天象的變化。

常人中有句話:「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們真的要有修煉人的態度了。卸載微信,好處多多,何樂而不為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新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