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學生的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也是慚愧,我作為一個長春人,這麼久以來對法輪大法的了解卻一直都是片面的。中共當局的各種宣傳,以及從小到大所看到的政治教科書上,無不採用了同一種不容置疑的說法。那時候還小,也就沒有深思地全盤接受了當局的宣傳灌輸。現在想來,或許從那時開始,思想就被無形枷鎖束縛了。

就這樣,某些從小就被潛移默化中養成的觀念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和一個學法輪功的朋友交談,才算真正意義上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在得知他是修煉人的時候,我的第一想法是恐懼,然後想要逃避。不過呢,朋友是那種三觀很正的人,他平時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裏,他是很好很好的一個人,我對他也一直存在一種敬仰。我那時候只是抱著一個想法,如他這般的人,斷然不是邪惡。大概是這樣的信念,才讓我強行按捺住心中的不安,靜靜的聽完了他的講述。可能因為經常讀歷史的緣故,我倒也不認為政治立場的不同會導致朋友之間的反目。所以我們心平氣和的探討和溝通,他也拿出了大量的證據。然後我才發現,也許,有些事,我從一開始就想錯了。

各種深植腦海的觀念從來都不是一朝一夕間鑄就而成的,所以說,突然一天被告知之前所信奉的一切全都是假相,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在一朝之間全部崩塌,那種絕望,那種無助,真的可以讓一個人沉寂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可能對一切都失去了信心的。

最開始的那段日子很黑暗。我用朋友給的途徑開始瀏覽大量書籍,包括《九評共產黨》和《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等。然後又翻閱了其中各種引用段落的全文,包括《聖經﹒啟示錄》等。那時的我對一切都開始充滿懷疑,泡圖書館,查資料,無論是海外還是國內的論述,企圖通過邏輯思維來找出點謬論以安慰自己充滿質疑的心。

最後,我嘆息著承認,現如今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日益浮躁的現實無處不展現著這個時代確實是缺少了一種正念。法輪功當真如當局所說是所謂的反華勢力嗎,卻不知,究竟何為華夏?千百年來,中華民族經歷了朝代迭起,風雲變幻,一個傳承了千百年的民族靈魂豈是由某一個政權所控制的。我想,我忠於這個國家,忠於這個民族,但我,真的做不到盲目忠於某一個執政黨。

然後我在朋友的勸說下開始閱讀明慧網上的文章了,可是,就如同二維生物無法理解三維空間的存在一樣,我的已有認知完全不能接受那些與修煉有關的信息,無論怎樣,心裏都拒絕相信。後來試圖用網絡上的修仙小說思想來代入,更是南轅北轍。朋友倒是很理解,無論我問出多麼不經過大腦的愚蠢問題,朋友都耐心為我一一解答,並不時安慰我,給我指點前路。

當時也不是很在意那些的,只想著或許還是緣份不到吧,就這樣懷揣著將信將疑的態度,算是勉強同意了三退。不過呢,當時並沒有多少真心,還是抱著兩不得罪的心態,想著反正是化名,也不怕甚麼。

後來有一天睡不著,夜裏爬起來讀了一會兒《轉法輪》,然後又上了明慧網,不小心看到了李洪志先生的照片。他的眼睛似乎蘊藏了星辰大海,如同坐在對面看著我一樣,不知為何心裏一驚,竟不敢直視。偷眼瞄了好久,我突然醒悟過來,僅僅是靠朋友給我做所謂的三退是沒有用的,只有我自己內心深處真正意識到了甚麼是正確的,甚麼是錯誤的,我才能算是真正從中逃離。

想著朋友以前一直跟我強調緣份的重要性,總是跟我交流溝通,費盡心力地想要救我出來,我卻總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難怪心性總是難以提高了。

我既然有幸得以窺到真相,就一定會珍惜這一切,才不辜負朋友的苦心,也不辜負李洪志先生的暗中關照。縱然人在迷中,也要上下求索,才能悟出宇宙間最樸素的道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