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和法官的對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在當今的中國,很多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告訴世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勸人們退出中共邪黨,擺脫邪惡控制,選擇美好未來,因此而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被非法抓捕,判刑,酷刑折磨乃至虐殺。

具體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人員被中共長期洗腦,習慣於執行命令,以權代法,按照中共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的指示辦案,置法律與道義於不顧,枉法判決,鑄成無數冤案。

邪不壓正,蒼天有公道,人間現正氣。儘管中共當局極力掩蓋,但其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還是引起越來越多的世人的關注,有許多律師,不懼中共當局的打壓,衝破重重阻力,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十餘年來,上千場的辯護,讓很多人(包括出庭的公檢法人員)明白了真相。

在某地某次庭審過程中,法官聽了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的無罪辯護後,從法律的角度認可了律師的辯護意見,但心中對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及所為還是有些不解,於是在庭審之後就有了下面的一段對話。

法官:既然政府不讓煉,他們(指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非要煉?幹嘛非要和政府對著幹?!
律師:當然是他們覺得好了,修煉法輪功讓他們身心受益,為甚麼不能煉?
法官:可是政府認為會危害社會。
律師:你出國去看看,全世界到處都有煉法輪功的,沒有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政府認為法輪功會危害社會,包括同是中國人的台灣和香港,都支持法輪功,唯有中共政權鎮壓,這種對比難道不說明問題嗎?
法官:覺得好就自己在家煉,幹嘛非要出來說?
律師:自己覺得好,就想告訴別人,與大家分享,讓大家都受益,這是很自然的。

法官:那為甚麼還要勸人退黨呢?
律師:這要從兩個方面來看,從法律角度看,中共是執政黨,法輪功學員作為國家公民,談論執政黨存在的問題,就入黨、退黨發表個人的意見,是公民的權利,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從我個人角度看,我本人不煉法輪功,但我相信神佛存在,相信善惡報應。中共宣揚無神論,摧毀人們對神佛的信仰,對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社會道德、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對人民實行暴政,不講人權,不講法律,沒有民主,沒有自由,肆意欺壓百姓,其做法與黑社會無異,法輪功學員勸人退黨,就如同讓人脫離黑幫,真是件大好事!
法官:……
律師:在當今的中國,法輪功問題就是一塊試金石。中共迫害法輪功,孰正孰邪,孰善孰惡,稍有頭腦的人,只要了解事實真相,都會看得清楚,只是在現實利益和道德良知之間如何選擇而已。

法官:你這樣做,難道你就不擔心會影響你和家人的幸福生活?
律師:我這樣做恰恰是為了我和家人能夠擁有更好的生存環境。面對暴行,如果每個人都選擇沉默和退縮,那只能使惡人越來也猖獗,好人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狹小。不為正義發聲,就是對好人犯罪,就是對自己和後代不負責任,我們總不會希望中國也變成北朝鮮吧。我為法輪功做辯護,是因為我佩服這群人,面對暴虐,他們堅守信仰不放棄,捍衛權利不退卻;他們所考慮的,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的得失,更多的是世人的道德良知和未來;他們善良平和,沒有暴力,如果面對這樣一群善良的人還不能夠喚醒一個人的良知,那這個人真是不可救藥了。

法官:(略顯尷尬,開始有些自我解嘲)唉,話說起來容易,共產黨那麼強大,就憑他們這些人(指法輪功學員)就能改變過來?再說了,我們吃這碗飯也不容易,只能按上面的意思辦,這個你還不明白嗎?
律師:以我的感覺,似乎法輪功學員並不是非要與共產黨對著幹,他們勸人退黨,是為退黨的人好,而不是要把共產黨如何,他們這樣做是發自於他們內心的善良,就像人渴了要喝水,餓了要吃飯那樣自然,然而,這種源於內心的善的力量卻是無比強大的,他能喚醒更多人的良知,一旦世人都開始覺醒了,那中共的極權統治也就岌岌可危了,你回顧一下歷史,看看前蘇聯和東歐的共產政權,哪個不是這樣解體的?你再看看當今世界潮流,是向極權獨裁方向發展,還是向民主自由方向發展?其實對這一點,中共高層是非常清楚的,要不然為甚麼把家人和財產都轉移到海外去了,其實他們早就把後路安排好了,哄著不明就裏的基層人員為他們賣命,他們自己呆一天撈一天,不行就走。至於你該怎麼辦,關鍵還是看你自己想怎麼選擇,你們自己不是常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嗎?在以權謀私的時候你們有那麼多的聰明才智,怎麼到了該伸張正義的時候卻沒有智慧和勇氣了呢?不好意思,話說重了,我無惡意,只想勸你別給中共當替罪羊。

此時法官若有所思,不再言語。

相信看過上面對話之後,會為你進一步了解法輪功真相打開一扇窗戶,正如律師所言,在當今的中國,法輪功問題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在事實真相面前,做出良心的選擇,為正義發聲,就是為自己負責。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