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西遊記》中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全身心沉浸在這莫大幸福裏的我,由衷感悟在法輪大法修煉的幸福榮耀說不盡道不完。

我一九六零年出生,用當年的眼光看,我生活、學習、工作,還算比較順利,沒多少磨難,然而卻並不快樂。上中學後開始漸漸對各種事物有自己的想法,漸漸特別敏感,不滿對立的心理越來越強,看甚麼都不順眼,也常跟家人吵架,不僅讓周圍的人痛苦,也深深傷害著自己。可從沒想過要改變自己,就這樣過了很多年。工作步入社會後,越活越迷茫,不明白人為甚麼而活呢?

一九九五年春,有機會拜讀《轉法輪》一書,還很喜歡看師父的其他著作。天文學、物理學講起宇宙、時空晦澀難懂,不知所云,我以前完全沒興趣;但是在師父的著作裏,宇宙、時空等等等等,超越人類空間的一切,太有意思了,太奧妙了,又非常有道理,邏輯縝密,看的愛不釋手。

有同事對我說:你學了法輪功後看起來和善多了,現在見了你喜歡跟你說話;過去你看起來特別厲害,根本不想理你。另一同事也說:我知道是法輪功改變了你。

確實,修煉法輪功後,我心裏清澈、踏實,沒有煩惱,身心輕鬆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宣傳和打壓,我明白那是宣傳,都是謊言。十餘年裏,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關押、非法拘禁洗腦班及非法判刑;被長期強制灌輸各種侮辱、詆毀、攻擊法輪功的東西;遭受各種侮辱、謾罵的人身攻擊,暴力毆打,把擦茅坑的布塞到我嘴裏,用鐵絲纏勒我的頭、嘴;冬天被扒光衣服從頭到腳澆多盆冷水,被關禁閉,長期不讓睡覺,抓著頭使勁往牆上撞,縫衣針扎手指甲縫、腳、膝、耳,耳朵扎穿後,扯著針上的線來回拉等等等等。

其中一次是二零零零年聖誕節間一天的晚上,多名警察無故闖進我家把我抓走,投進看守所。我被暴力灌食、長時間罰跪後,銬上手銬、和對死囚用的腳鐐,關在只有垃圾、糞桶、密不透風、不透光的所謂小號幾天。我高燒不退數天,到醫院後發生呼吸衰竭,兩次下病危通知,被迫氣管切開,並被醫院診斷為嚴重的肺結核。從醫院回家後,越吃治結核的藥越沒胃口,吃不下飯,兩個月後,我私下停了藥,正常修煉,反而飯量增加,身體一天天好起來。

我親身經歷氣管切開後不能發聲、不能說話,即使拔管縫合切口後,仍不能正常發音,聲音、音調變的很難聽,數月後,切口完全長好,聲音、音調才漸漸恢復正常。所以在病床上一看到「天安門自焚」,我就知道是假的,小女孩氣管切開卻正常的發聲是造假,人燒了而腿中間的裝了汽油的綠色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是造假,滅火毯不為滅火,像等口令似的甩起來像演戲等等。

二零零三年,原單位要員工重新簽勞動合同。儘管工作認真負責,但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原單位領導就迫使我放棄工作,在善意溝通無果的情況下,只有放棄自己的利益,沒有任何依法「結賬」,一紙「解除勞動合同」,我就沒了工作。

說實話,面對鋪天蓋地的打壓,最初我不知所措,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感到放棄修煉,再回到迷茫的過去那樣,精神的痛苦更無法承受,想清楚決心繼續修煉時,感到面對打壓自己真的有勇氣了。第一次被關在看守所時,心裏很怕,獄警一吼,心裏都哆嗦。後來就想「我是一個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去做」,無怨無恨對待一切折磨、恐嚇,飄著雪的冬天,在放風場被扒光衣服從頭到腳澆多盆冷水,心裏依然無怨無恨的時候,我覺的沒甚麼可怕的了。當時一個被關的婦女說你這樣會落下毛病的。但回家後,我感覺自己像脫胎換骨一樣。

以後再面對各種折磨、酷刑,我就這樣把自己當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去做,無怨無恨。說實在的,當這樣去面對酷刑、折磨的時候,都覺的自己比痛苦磨難高大,那一切都算不了甚麼,心裏坦坦蕩蕩。而家人為我擔驚受怕,巨大的精神壓力,度日如年,從這個角度說,在迫害中他們比我更苦更難。

單位不講法律解除我勞動合同,說有不同意見你可以去仲裁。反覆考慮之後決定申請仲裁。當時仲裁部門聽到我學法輪功,話都不讓我說完,就趕我出門。幾經周折,我請了律師,仲裁部門又請示了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才給我出具不給仲裁的文件,才得以到區法院立案打官司。法官調查時,仲裁部門編了一套說辭,做偽證,當時一聽我就炸了:你仲裁也是一級執法部門,居然做偽證,明目張膽明知故犯,不罪加一等嗎?

從法院出來,深一腳淺一腳,氣的路都走不穩,不知怎麼辦時,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做,要慈悲對待。修煉那麼久,那是我第一次想到要慈悲對待遇到的不公。很快心平靜了:仲裁的人也是怕啊,文革的遭遇深深烙在人們的心裏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鎮壓,更甚於文革,講實話他怕自己受牽連,不說假話他不敢啊。所以我把事情經過原原本本寫下來,對其行為表示遺憾的同時,對其內心的恐懼表示體諒,也以尊重他的態度,請他對我敘述的事情經過給以審查,不實之處請他指出更正。把這個遞交法院、仲裁等有關部門後,心裏踏實、平靜,雖然對「慈悲」的認識極其膚淺,但我體會到,想到要慈悲對待時,自己內心裏的寬容、體諒、安寧、溫暖……慈悲對他人的時候,自己又何嘗不是慈悲的受益者呢!

之後又經歷了一些波折,我的原則是對法律負責、對被告負責、對自己負責就行,不取不義之財,過程中法官對我說:像你這樣好的人太少了。最後一審判我勝訴。

被告不服,上訴到中級法院,我遞交應訴材料後,幾次到法院詢問,法官都支支吾吾,半年後區法院給我一份中級法院的判決書判我敗訴,判決日期竟然在半年之前的被告上訴日那兩天。中級法院就是這樣玩弄法律。

過程中我和律師的配合很好,律師說法律上本來這是百分之百贏的案子,律師事務所主任批准免去我後續的律師費,我再三要求繳費,告訴他們我有這個經濟能力,但他們說,他們也想做些正義、有意義的事情,話已至此,除了感謝,我不好再說甚麼了。

在監獄,雖然也經歷了殘酷的折磨,但始終對具體的每個人無論是獄警、囚犯,我都無怨無恨,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已經在我心裏扎根了,所以心裏始終都很坦蕩,身體的苦痛也就不算甚麼了。在身邊日夜監視、折磨我的囚犯無法理解,但我們分開的時候,監視、折磨我的囚犯頭兒對我道歉,並說她再不會那樣對法輪功學員了。獄警說我心態好,您想像的到嗎,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卻有心替獄警、囚犯著想,想到她們的苦衷、沒人理解的難處,雖然不能替她們解決,但旁人的理解,對自己心理上也是很大的安慰,精神的支持,每個人都需要。

不知不覺的,「我太幸運、太幸福了」不時的從心底油然而生,漸漸對幸福有了自己的感悟,原來幸福不來自於索取,而來自於放棄,不來自於緊緊的抓住利益,而來自於真心的為他人著想,甚至不惜放棄自身的利益,幸福不來自於功名利祿,而來自於對人生意義的覺悟,對真理大道義無反顧的堅守與維護。

真切感受到「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自己多麼幸福榮耀!得一個人身不容易,轉生在中土─我們神州大地也不容易,要求得正法就更難上加難,本次人類五千年歷史,只在二千五百年前,古印度釋迦牟尼佛傳過佛法,在西方基督耶穌教過人。要生在中土神州,又恰好趕上正法師父親自在世傳大法度人,這萬古機緣,也許只可遇而不可求吧!

萬幸的是,今天,你、我、他,神州大地上的每個人,都趕上了這萬古機緣,只是江澤民和中共祭起血腥鎮壓,謊言欺騙、誣陷栽贓鋪天蓋地,破壞人得正法,煽動、欺騙人敵視、仇恨正法而毀滅人,所以世上很多人才對這萬古機緣茫然無視,在名、利、情中苦苦掙扎。

衷心的祝願有緣的您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我們千萬年的等待,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組織,接上生命的聖緣,我們就擁有無比光明、幸福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