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百姓營救趙樹霞 老父母感言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三月六日,天津大港法輪功學員趙樹霞被警察綁架、毆打,關押在南開看守所。天津公安局南開分局伙同大港區四化裏居委會人員還到她的父母家非法抄家搶劫,令她的父母備受驚嚇。

趙樹霞目前已被非法批捕,將面臨非法庭審。她抗議非法關押,已絕食近半年之久,身體極度虛弱。

她的父母整日為她擔心,八十多歲身患糖尿病併發症、雙目失明的父親天天想她回家,終日焦慮不安,一度病重住院。老母親守在老伴身旁,擔心老伴的身體,還牽掛著女兒,常常以淚洗面。

天津百姓聽到好人被中共迫害,至今已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紅手印、簽名,營救趙樹霞回家。

聽聞此事,兩位老人感動得落淚,並對前來看望他們的好心人,講述了他們親眼見證女兒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卻遭到中共迫害的事實,以及他們從曾受益於大法的美好,到受中共謊言毒害,阻撓女兒修煉,但最終明瞭真相,對法輪大法充滿了感恩的心路歷程。

聽起來這又是一個良知經歷曲折的故事。下面是兩位老人的敘述:

趙樹霞母親:我閨女學煉法輪功快二十年了。顧家,顧孩子,有時間就往家奔。學法輪功後,原先的病都好了,打一學到現在,沒吃過藥,待人特別真誠。

法輪功剛被迫害時,她非得上北京為師父說話去,我沒學法輪功,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理解。

她說:我看了法輪大法書,師父對我們這麼好,我們能不去說個公道話?去一回(信訪辦)攆一回,這邊還抓她,沒治呀!勞教五年啊!她絕食要死了送大港醫院,讓我們去看看,勸她吃飯。我送去許多好吃的,她不吃,警察讓我們簽名,我不識字,也不知簽甚麼名。她說我不簽,我沒幹壞事。

最後她都沒血壓了。警察讓我接人,她丈夫和弟弟把她接回來了。回家她的身體也好了。

我閨女修煉法輪功身體好了,省了一部份錢,看我身體不好,就勸我也學法輪功,我害怕沒學。她告訴我:那你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每天有空就念,我丈夫也念。

趙樹霞父親:我以前也煉過,打壓後害怕,不敢煉了,身體有了病,大兒子拉著我去了醫院,就放棄修煉了。閨女被逮起來了,我確實害怕,去勞教所勸她,她絕食。我們也不敢煉了,閨女回家我老跟她鬧,國家(註﹕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不能代表國家)不讓學,她非學,我也不說了。唉!

我原先得過腦栓塞,腿拉拉著走,確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腿往外冒涼風,感覺特別輕鬆。到後來,慢慢的就不拉拉腿了,看不出腿畫圈了。確實大法好 !

說到有很多好心人都在關心她女兒,在用不同方式營救她,老父親擦擦眼淚說:師父慈悲,這些壞人,人不人,鬼不鬼的,早該報應他們了。我聽說公安(警察)打煉法輪功的老人,用電棒電。李洪志師父不報應他們壞人,是給壞人機會,對人太仁慈了。

過去有個大蘆葦場,旁邊有個小廟,好些人去求香灰治病,一吃就好。那的幹部給廟扒了,他扒完廟都爬不到家了。你不信,就給你看看。神鬼自古都講的。師父太慈悲,看護著那麼多弟子。

老父親還說:這個法輪大法,將來國家還得號召學這個法,一個是對人有好處,對國家各方面都有好處。不像那些吃喝貪污的,他們光想吃拿國家的,拿人民的錢糟蹋著玩。我們單位頭頭經理一頓飯就花五萬。我們那不大的頭,小處長,退休沒走,小金庫裏的錢不敢往外拿,聽說七千萬。

我閨女這些年掙錢就想著救人了,我們不要她的錢。我確實需要女兒回家照顧,我多少也是為國家出點力,到現在我們需要人時,沒人照顧。我們家裏離不了她,我是雙眼瞎,怎麼辦?到現在還弄個閨女被看守所押起來了。管好人的就是邪的。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