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從命令與維護良知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我看見他在火車站上注視著我們乘坐的列車離去,他變得越來越小,他站在那裏,看上去相當惆悵,彷彿對我們的離去感到不安,對正在做的工作感到不安……」

這是一列滿載匈牙利猶太人的列車,駛往奧斯維辛集中營,而站台上的那個人正是納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艾希曼負責將整個歐洲的猶太人送往死亡集中營,經他手處置的猶太人有五、六百萬。在一般猶太人心目中,他是「邪惡的虐待狂」,是「最變態的惡魔」。而大屠殺的倖存者埃利耶.維埃塞爾,他所見到的艾希曼,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平常到在執行死亡任務時似乎還顯露出良心的隱隱不安。

史料記載了艾希曼的冷血和殘忍。他在戰爭結束時曾叫囂:「我將高興地跳進墳墓,因為我知道德意志帝國的五百萬個敵人已經像牲口那樣被殺死了。」這時的艾希曼,面對幾百萬人的生命竟然無動於衷,良知已徹底的泯滅。

然而,艾希曼並非天生的魔鬼,他經歷了一個人性魔變的過程,這一點,從他身為納粹黨人的經歷可以窺探一二。剛開始,艾希曼在目睹死亡集中營的慘烈場面時也曾有過噁心、恐懼、作嘔(人的本性中厭惡犯罪的心理)等不適的經歷,為此他提出過調動申請,但上司回答道:「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結果,他還是堅守崗位。往後就是晉升、習慣、麻木、沉溺,幹出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事情而無動於衷。他的良知就是這樣在一次次的服從命令的過程中逐漸喪失。

一九六零年,艾希曼被逮捕歸案。他以「服從命令」為自己辯護,稱自己「只不過是齒輪系統中的一支,只起到傳動的作用罷了。」和對待許多其他納粹黨徒的一樣,法庭駁回了他的「齒輪」之說,因為判定一個人對其行為是否應該負責,主要不是命令而是良知。良知才是最高準則。翌年艾希曼被判處死刑,再翌年被處以絞刑。

良知曾經一次次叩響艾希曼的心門,他卻念著「服從命令」的魔咒拒絕開門,錯失了維護良知的機會,因而也失去了逃離魔掌的機會。而一旦良知停止運作,艾希曼便走上不歸之路。

漢娜﹒阿倫特在近距離觀察艾希曼之後,提出了一個概念:平庸的惡。透過她的觀點加以剖析,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艾希曼的良知是如何因服從邪惡命令而一步步泯滅的。

阿倫特認為,邪惡是一種平庸、膚淺的狀態,是一種「不思考」的東西。邪惡平庸體現為順從、麻木、沒有是非判斷力,服從命令而作惡,卻失去了用善惡和良知判斷自己行為的能力。不難斷定,魔鬼就藏在自上而下的納粹命令之中。正如後來的米爾格萊姆實驗所證實的那樣,當邪惡的命令來自權威,無思的人就會基於服從權威的心理,漠視良知發出的道德指令,使得道德抑制弱化甚至喪失,從而無障礙地選擇邪惡的行為。即使有良心的不安,也會將責任推給權威。從中可以看出,服從邪惡命令的過程,就是摧毀良知的過程。久而久之,良知便會徹底淪陷。

對艾希曼而言,他所體現的邪惡平庸就是盲目服從大屠殺的命令,心甘情願地成為納粹殺人機器上的「齒輪或螺絲釘」,成為納粹黨手中的「工具」。這個被阿倫特稱之為「非人化」的過程,是摧毀人性、毀滅人的道德良知的過程,正是艾希曼在一次次的服從命令的過程中自覺或不自覺的完成的。

人之為人,就是人有區別於動物的道德良知。孟子說:「所不慮而知者,良知也。」良知是人生命中先天具有的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上天在人的生命中賦予良知,就是讓人在是非善惡面前能夠有所察覺、有所分辨、能夠正確選擇。有時候,霎那間的戚戚然就是良知的勸諭。就像站台上的艾希曼,「惆悵」、「不安」的感受正是他滑向深淵之前良知給予的神諭式的警告。而一旦失去良知的指引,就會陷入無明的黑暗之中而迷失,這時邪靈便會操控人犯下更大的罪惡而人卻不自知,這便是走向毀滅的過程。人要想拯救自己,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回良知,回歸真善忍。

在傳記片《漢娜﹒阿倫特》中,有一段阿倫特面向學生啟迪心智的演講,她說道:「思考,就像是在最安靜的時候面對自己;思考並不需要更多的知識,而是獲得分辨是非美醜的能力。思考賦予人們度過關鍵時刻的力量,從而防止災難性的後果。」從良知所承負的天意來看,阿倫特在此所說的思考,其實正是找回良知的過程。

找回良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極權統治下,極權者不僅通過邪惡的命令來摧毀良知,更是通過洗腦催眠來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擾亂人的正常心智,同時掀起大規模的群眾運動來製造聲勢,這些無疑都增加了找回良知的難度。這個時候,來自外界的聲音就顯得極為重要,也彌足珍貴。艾希曼說:「沒有外在的聲音來喚醒我的良知」,這是他的大不幸。而在這一點上,今天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可謂前所未有的幸運。

在中共極權之下,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很多參與迫害者都因為「服從上級命令」而不知不覺地成為了新生代的艾希曼。他們正邪不分,迫害好人,犯下彌天大罪,比艾希曼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法輪功學員在自身遭受殘酷迫害的情況下,一直在做著講清真相、喚醒良知的事情──真相就是指路燈,它能幫助人走出謊言的迷瘴,找到塵封的良知。這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法輪功學員以他們的慈悲傳遞著這樣的天意: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不知悔改的迫害者除了人世間的審判,還會在宇宙正法中被上天淘汰,而得救的人一定是良知尚存的人。

那麼,對於今天的艾希曼們來說,傾聽法輪功學員的聲音,了解法輪功真相,找回良知,拒絕服從邪惡的命令,就成為得救的唯一希望。如何去做,也就是每個人各自最終歸宿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