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蘭,是我中學時期最好的朋友,形影不離。她生的端莊漂亮,挺拔有氣質,熱愛舞蹈,並夢想著成為一名舞者或者演員。但是由於我們大學不在一個省份上的,漸漸的失去了聯繫。畢業後,從老家偶然打聽到,她定居武漢,有了家庭孩子,而我和老公定居上海,也有了孩子。日子就這樣重複著。

找回蘭,是在兩年前,那陣子,我頻繁夢到她,對她的想念也愈發強烈。終於,在孩子出生百天的時候,我回老家,輾轉找到了她的父親,當十年後,電話裏再次聽到蘭喊我名字的時候,我淚如雨下。就這樣,我們恢復聯絡,又成了最好的朋友。

現在的蘭,辭去了之前工作了八年的大學後勤工作,去往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我知道,這個決定是艱難的。起初遭到了家人極力的反對,但是她熱愛舞蹈,熱愛表演,之前的工作除了打雜與勾心鬥角,再沒有甚麼可想起。當時聽她的這個人生計劃,其實我內心裏是不贊成的,我知道,這個圈子很亂。但是我也知道,她是個好強,也有毅力的人,做演員也是她一直的夢想,所以我心裏更多的便是祝福。

然而,去了北京,她才知道,演員這條路,不是花高價學習專業、有身姿,就可以實現的。人脈、權勢、投資,更有甚者,是被潛規則,否則是沒有好戲,甚至沒有劇組會給機會的。一年的學習計劃,剛進行了不到一半,蘭就開始迷茫了,這條路到底是否該走,怎麼走?

每天面對這樣的問題,我真心為她著急和擔心。最開始,我是鼓勵她,先安心學習,有這麼好的舞蹈基礎,形體氣質,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會有好的劇組和導演給機會。再接著,蘭通過北京的圈內朋友,見過三、四個劇組,很明顯,她的條件是優於其他人的,卻總是落選。熟人曾經給過暗示,經紀人也給過暗示,蘭懂,我也懂。面對這個曾經猜測到的亂象,我眉頭皺起。

回想著蘭總是在電話裏和我開心的講解著表演中聲台形表的含義,自己的水平,和需要去追趕以達到更好的成績,我都非常心疼。一個人在北京,留下家庭孩子和父母在武漢,只為了在年輕的時候通過努力闖出一片天地,實現自己的夢想。三十歲的年紀的確不太適合這個圈子,但是也確實有圈內人士相中了她。然而說白了,太多的人想成為演員成為明星,憑甚麼給機會呢?其實答案就擺在那裏。在我的心裏一直有一桿秤,支撐著我,去勸勸她,永遠不能偏離真正人生的方向。

我想,每個人心裏都有這樣的一桿秤,只是有著不同的標準。如何去判斷一件事情該做不該做,怎麼做,這樣的問題無時無刻不在困擾我們。而在我的內心深處,始終有著那麼一個標準,就是真、善、忍。我老公的家庭中,公公、婆婆、婆婆的婆婆,以及公公家很多長輩,都是法輪功修煉者。

我最起初走進這個家庭的時候,我是知道這件事情的,但是我並沒有抵觸情緒,因為信仰自由,我要先去了解,才能加以判斷。我看到的是,老公家庭的和諧謙讓。後來通過一些資料,了解到了很多不可想像的法輪大法的真相。我很慶幸,我可以看到這些真相,我很感激,讓我知道真相,並通過偉大的師尊,得知了宇宙的真理和做人的標準,那就是真、善、忍。

從二零零四年認識老公至今,法輪功在我的認識裏,變的越來越明朗,一切負面的宣傳,不過是共產黨由於無力阻止正義的傳播而惡意製造的虛假新聞,栽贓陷害法輪功。眾多法輪功修煉者,因為修煉而被剝奪自由,因為宣揚正義而被關押。而我公公,就是其中之一。他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了,不判也不放。因為判,沒法律依據;不判,共產黨六一零非法組織不甘心。而他被長期迫害的原因竟然僅僅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這就是邪黨的法律,公然踐踏人權,褻瀆法律。

像公公這樣的法輪功學員做的事情,不過是講述法輪大法好的真相,維護正義而已。在這樣的大環境裏,我看到的是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以真、善、忍的標準來做人做事,在工作中和生活中,我也時常用這個標準來引導自己,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我會先找自己的原因,是我太粗心,還是我說話方式不對,還是我準備不充份。身邊與我交流合作的人,很少會遇到有爭執的時候。出門在外,難免遇到陌生人求助,或者遇到陌生人需要幫助的時候,心裏的信念,總會引導著我,先以大善去對待,伸手相助,回以笑容。雖然有時候會吃虧,但是於內心來講,是平和的,是幸福的,是充滿希望的。不以惡小而為之,不以善小而不為。我感到自己在一點點的被宇宙大法真、善、忍同化著。

蘭,作為我最好的朋友,我錯過了她的大學生活,錯過了她的婚禮,錯過了她從少女到媽媽的轉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本善良單純,她的能力與條件足夠去發展演藝事業,為何被逼去面對這樣社會的人際與交易中?我在蘭面對「該與不該」的問題,我用我所理解的真、善、忍大法的法理,給了她一個明確的建議。

我告訴她:「親愛的蘭,我們是最好的閨蜜。我們彼此了解,有著共同的價值觀與人生觀。面對你的夢想,我也是多麼希望你可以成功。然而面對演藝圈,面對好與壞,善與惡,你是否明白,你的一次選擇可能會造成永久的傷害,傷害自己,傷害家人。如何去回答你的問題,我的答案,很明白,學習表演,豐富了你的人生,實現了你對演藝的專業學習,至此,已足矣。因為,走進演藝,如果要拿自己的清白做代價,這是萬萬不可取的。人生來就是受苦的,我們做了好事就積德,做了壞事就造業,德多了,將來會得福報,造業多了,將來都要還。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問問自己,這個選擇是否遵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得與失是否值得?也許走出這一步,你有可能遇到導演可以將你一夜捧紅,然而你會真的快樂嗎?違背了良心,違背了宇宙的真理,這就是在造業啊。作為朋友,我支持你學習,但是絕對不支持你以這樣的方式換取成功。」

蘭在那頭不說話,她是一個信任我的人,這些道理,我時不時都會和她提起,漸漸的,她明白了,並急切想知道如何才能做好人,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甚麼樣的師父才能給以正確的指導?

在師父真善忍的指導下,我同樣保有一顆善心和蘭多次溝通著,按照這個宇宙標準去給她分析問題,給予建議。她的身邊不乏有人鼓勵她「豁出去」,她曾經動心過,因為她太渴望成功,只有我一個人,堅決反對著。因為我們的關係十分要好,她理解我的好意,也深知「豁出去」的後果,有了真善忍的標準,做事情太容易分析出該與不該,如何去做。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就是我們生活和工作中的最佳指導。

講過和蘭交流,目前,蘭已經清醒認識到了問題,並已經決定五月份北影進修結業後,轉身去北京舞蹈學院考級,之後,便回武漢自己開舞蹈教室。她有愛心,表達能力好,漸漸明白法輪大法的一些法理,也變的更加善良和樂觀,我相信這樣的老師,可以帶出更多擁有著真善忍特性的學生來。我一直認為,舞蹈才是蘭該走的事業之路,縱然沒有做演員那麼來錢快,但是心裏踏實,桃李滿天下的幸福,也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

再次聊天,蘭總是對我當時的極力阻止充滿感激。我們聊的再也不是演藝圈裏的亂象,再也不是如何才能得到導演的機會,看看如今那些沒有營養的電視節目就能想像。我們聊的更多的,是今天遇到的事情我們是如何去寬容去向內找原因的,如何用真善忍去解決的,是關於舞蹈教室的步步計劃。舞蹈專業出身的她,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路。

有多少人,也同樣在探索人生的路,只是,他們還沒能有緣得知正道,在扭曲的價值觀與社會觀下,變的急功近利,爾虞我詐,變的不像自己。正如一段話所說,有目標的人在奔跑,沒目標的人在流浪;有目標的人在感恩,沒目標的人在抱怨;給人生一個夢,給夢一條路,給路一個方向。我是多麼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到這樣的宇宙大法,給予人生正確的方向,擁有和我、和蘭、和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一樣踏踏實實的智慧人生。